第25章 枫叶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349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天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司马月蜷缩在柴房的墙角,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呀?你可千万不要怪我呀,我一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你培育出羽幻红,所以你千万不要来找我呀,要是你还放不下千昊辰那家伙的话,尽管去找他好了,虽然你的死是因为我的关系,但是我不是故意的……”

千昊辰在门外带着许久未有的笑意,看了看一片漆黑的夜空,“终于可以轻松一段时间了。”说着离开了。

天还没有亮千昊辰就被断断续续地响声吵醒了,等他推开门时院子里的羽幻红已经不见了踪影,远处司马月摇晃的身影隐约可见。

“这么快就已经摸清了这一带的地势,这个小子果然不是一般人。”说着打了个哈欠关上房门。羽幻红每天寅时都需要冰冷的露水所浇溉,而前面的湖水温度刚好合适,所以他才选择了这个地方。

“还有最后两盆,累死我了。”天已经大亮了,司马月小心翼翼地将羽幻红搬回了院子里,还有两盆还在湖边,她看了看厨房里正在做早饭的千昊辰,不禁想起了齐西做的美味,‘那家伙还活着吗?哎,真希望他能乖乖的回家去’。想到这里司马月伸了个懒腰,朝湖边走去。

“啊啊!!”

听到叫声千昊辰连忙从厨房赶了出来,可是周围并没有任何的动静,不知道过了多久,司马月抱着最后的两盆羽幻红出现在了千昊辰的面前,生气地将药材放在了地上,指着已经被自己洗干净的脸说道:“我的脸是怎么回事?”刚刚在湖水的倒影中看见了自己五颜六色的脸颊,着实被吓了一跳。

“我怎么会知道。”

“我不就是掉下悬崖而已,脸怎么会变成这样,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我能对你做什么,不过也是奇怪了,与你一起掉下来的还有很多食材,也许就是那时候粘上的吧。”千昊辰说着用手抹去了还留在司马月脸颊上的一丝番茄的残渣,“长得倒是挺不错的,就是矮了些,不然的话说不定依伊会喜欢。”

“依伊?”

“做得不错嘛。”千昊辰看了一眼院子里的羽幻红。

“不对,就算是和食材一起掉下来……”

“吃饭了。”千昊辰没有理睬司马月,向屋子里走去。

“喂……”

接下来的日子对司马月来说简直就是地狱,本来身上的伤就还没有好,还要不分昼夜地照料药材。每天子时和丑时她勉强能放心地靠在屋檐下小睡一会儿,寅时浇水,吃完早饭要根据天气的变化,将羽幻红移到不同的地方,自己也只好守在它们身边不敢离开,午时要让羽幻红彻底远离阳光,申时开始要熬制特制的药水作为肥料,如果有闲暇的时候,还要帮忙照管后院的蔬菜,打扫卫生。而千昊辰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信任司马月,说是有事要办,几天不见踪影。

“呵呵,这才像样嘛。”司马月满意地看着院子里自己辛苦移植的花草,“你们一定不要辜负了我的付出,好好长出果实,知道了吗?”她抱起一盆羽幻红开始自言自语起来:“虽然长出果实可能会被吃掉,但是总比自己放弃生命要好,你说对不对呀,呵呵。”

就在这时从院子的外面传来了响声,司马月小心翼翼地上前查看,但是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因为院子里还有羽幻红,所以司马月也不敢离开太远。接下来几天她始终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看着她,但是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影。

可能是因为这几天太过劳累,身上的伤开始疼了起来,被痛醒的她发现身上多了一件披风,耳边隐约可听见雨水滴答滴答的声音,“下雨了吗?”说着没想太多继续闭上了眼睛,不过下一秒像是受到惊吓一样,马上站了起来,向院子里望去,本来在那里的羽幻红已经不见了踪影,也许是因为毕竟自己精心照料了这么多天的缘故,司马月的眼里顿时溢满了泪水,急忙冲了出去,但是却被一只结实的手一把拉了回来,有些惊慌失措的她正对上一双深邃的眼睛。

“千昊辰……”

千昊辰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一直看着司马月。

“对不起,呜呜……羽幻红不见了。”说着看了一眼住了她移植的花草外,空无一物的院子,“一定是那家伙做的,这几天一直感觉周围有什么人在。”

千昊辰笑出了声:“呵呵。”

“你笑什么!羽幻红不见了!”

“呵呵。”千昊辰为司马月擦去眼角的泪珠,“你能不能先观察清楚周围再哭呀,真是麻烦,你看那边。”说着指向了司马月的身后,十珠羽幻红好好地被放置在屋檐下。

“是你移动的吗?”

“哎,你还真是没用,”千昊辰边说边坐了下来,“要是我今天不赶回来,所有的努力不就都白费了。”

“你还好意思说,这几天你跑到什么地方去玩儿了!”司马月生气地指着千昊辰责备道。

“呵呵,我是去救人,并不是去玩。”

“哼,总之你没有资格怪我。”司马月别开脸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好好,我不责怪你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就这样一人坐在地上,一个站在一边,暂时陷入了沉默,只有不断下大的雨,敲打着地面溅起的水声。

“你为什么没有逃走?”千昊辰的声音有些低沉。

“你在说什么!”司马月使劲敲打着千昊辰的肩,“呵呵,都是江湖中人,说话算话,我答应了你,就一定会做到,更不会背叛你。”话是这么说,但是司马月在听到千昊辰的问题之后,马上痛恨起了愚蠢到不行的自己,‘对呀,我怎么这么笨,为什么不逃走?’于是将这一份不甘心转化成力量打在了千昊辰的肩上。

“不会背叛我吗?”

“当然咯,呵呵。”

“在这个世界上,到处都充满着背叛,朋友之间、兄妹之间……”

“千昊辰。”司马月将手放在了千昊辰的头上,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在这个世界上,我和你都太过于渺小了,所以不要奢望太多,只要还有一个人愿意相信你,只要还有一个人不会背叛你,那么你就还有去相信别人的理由。”

千昊辰没有回答司马月的话,只是眼神里带着不小的震惊。

过了一会儿,司马月移开了自己的手,“呵呵,要是哪一天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你,所有人都背叛了你,那么我一定会做那最后一个相信你的人。”

“呵呵,那就有劳你了。”

“哎?”

“怎么了?”

“你的手臂怎么了?”司马月注意到了千昊辰右臂的伤口,整条手臂几乎沾满了血迹,破烂的袖子根本遮挡不住肌肤,仔细一看他的右脸也有些微的伤痕。

“你还真是够迟钝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就是去看诊而已,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被逼婚了?”

“你在说什么?”千昊辰有些生气。

“呵呵,开玩笑的。”说着准备上前查看千昊辰的伤口,但是却因为脚伤的关系,狠狠地摔了下去,被千昊辰稳稳地接在了怀里。

看着离自己只有几厘米的司马月,千昊辰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起了眼前之人的性别。

“谢谢你。”在刚刚跌入千昊辰舒适的怀抱那一刻开始,司马月的睡意就马上袭来,好像在这样的怀抱中永远的睡去。

“你还真是不小心。”说着有意要让司马月离开。

“好困呀。”说着开始慢慢闭上了眼睛。

“困的话自己回屋去睡。”

“腿都快断了,走不动了。”

“看不出来你还真是个无赖。”

司马月的眼睛早已闭得紧紧的了,脸颊往千昊辰的衣服上蹭了蹭,“好香呀。”不一会儿就只剩下她微弱的呼吸声了。

“呵呵,”千昊辰不禁笑了起来,小声地说道:“你说要做最后一个相信并不会背叛我的人?”他看了看院子里多出来的花草沉默片刻之后,继续说道:“那么有一天如果没有人愿意站在你那边时,我也做最后一个你跌倒时接住你的人。”说着将司马月抱紧了屋子。

司马月紧抓着千昊辰的衣服,将头深深的埋在他的左臂里。雨依旧一直下着,今后两人也用各自的生命守护着今晚所许下的承诺,只是那时的他们就算只是想拉住对方的手都做不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