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被救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373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咳咳……”

“教主,您的伤不要紧吧?”风凌天有些担心地看了看自己前面的林樱瑾,‘要不是为了救自己,教主也不会硬接下那个人的那一掌’。

“没事,眼下最重要的是快点找到千昊辰,玉玲的病也快要发作了。”此人正是天下第一大教弑魔教的教主林樱瑾,年纪轻轻就将从上一代教主手中接过的弑魔教发展壮大,据说他的武功深不可测,这世上没有几个人是这个年轻人的对手。此时他早已摘下了在晟安中为了掩人耳目而戴在头上的帽子,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显露无疑,深邃的眼神带着一抹淡淡的焦急,眉宇之间透露着一股不容别人触犯的霸气。

‘想不到那一掌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风凌天看着再一次咳嗽了一声的林樱瑾,难免有些担心。

“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儿呀!”齐西不耐烦地看了一眼贴在他身边的谷衣。

“呵呵。”谷衣丝毫不受影响,带着笑容哼起了小调。

“这位小姐,我们已经到了城镇了,你这样也不怕其他人笑话……”齐西还没有说完,就发现自己的手臂被松开了,带着疑惑看向了身后。

“帅哥哥,我们有见面了!”谷衣跟着林樱瑾边走边惊讶地说着。

林樱瑾有些尴尬地想劈开眼前的这个女孩儿。

“你不认识我了吗?我就是……”

林樱瑾当然认识她,数十天以前在东陵突然被这个女孩儿缠住,没想到她的脚力竟然如此了得,硬是跟着他追到了晟安,好不容易才将她甩掉,想不到又在这里遇到。

“小姑娘,请你离我们公子远一点。”风凌天有些不耐烦地站在两人中间,将他们隔开。

“帅哥哥,你今天也会在这里休息吧,不如我们一起呀?呵呵。”

“姑娘!请你自重!”风凌天的音量明显比之前要大了很多,街上的行人纷纷看向了这边。

“为什么要这样吼我……呜呜……明明你也长得这么好看的……呜呜……”谷衣开始委屈地哭了起来。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些开始指责起风凌天。“姑娘,”林樱瑾突然开口说道:“你要是再哭下去,你的伙伴可要逃出这座成了吧。”

“伙伴?”谷衣低头想了想,突然焦急地看向了刚刚齐西所在的地方:“糟了!”可是齐西早已不见了踪影,就在谷衣的目光四处寻找着齐西的时候,林樱瑾也趁机快速消失在了人群中。

山里已经开始起雾了,天色也变得暗了起来,这片无人的荒草地上只有司马月和千昊辰两人,司马月望了望四周,不禁打了个寒颤,她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白衣男子,再一次怀疑起自己现在到底是生是死。

“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呀?”

“……”

“喂,能不能回个话呀?”

“……”

“你……”

“到了。”

“到了?带我到这里来干什么?除了野草什么也没有……”直到眼神扫过不远处的一座坟墓时,才停止了抱怨,微微睁大着眼睛看着千昊辰,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回过神开始抽泣起来:“我果然是死了,对吗?神仙大人。”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千昊辰看着此时满脸污渍有些看不清容貌的司马月,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话。

“怎么办?师傅交给我的任务都还没有完成,呜呜……他们还在等我……那家伙欠我的鸡腿都还没有还我……”说着失落地坐在了地上。

“你的想象力到底是有多丰富呀,只不过看见一座坟而已,是怎么想到自己死了的?”

“难道不是我的坟吗?”

“呵呵,你知道自己是掉下山崖的吗?这荒郊野岭的,谁还有闲心把你埋了?”

“这不是我的坟?”

“恩……”千昊辰看了一眼司马月,表情开始变得有些沉重。

“你怎么了?”

“其实那十珠羽幻红并不是我培育出来的,而是……”说着看向了前方的坟墓。

“是死去的那个人吗?”

“是我的妻子……”千昊辰说着转过了身背对着坟墓,一副伤心的样子。

“妻子?”司马月的表情有些惊讶,“好像从来都没听人提起过你的妻子。”

“我们一直过着隐居的生活,我偶尔会出山为人治病,而她因为体弱的关系,很少离开这个地方。”

“喔,还请节哀顺变,不要太过于伤悲,要是失去她真的太痛苦的话,就跟着去了吧……”

“……”千昊辰有些不解地望着司马月。

“呵呵……我是说……不不……”司马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出了刚刚的话,尴尬地解释道:“我听他们说,相思之苦真的很痛,很难受,所以……”说着慢慢失落地低下了头。

“很痛吗?”千昊辰看着此时的司马月,竟然有一瞬间想起了那个他这一生都不想再想起的人。

“是因为不愿意忘记她吗?”

“诶?”

“呵呵,没什么?”司马月突然抬起了头。

“说实话,因为家族的一些原因,我从小就不准接触三大奇药,所以根本不知道羽幻红的种植方法,为了不让她的辛苦白费,还请兄台留下来帮我……”

“等等!我虽然知道一些方法,但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真正的实物,怎么可能会栽培成功,兄台的这个请求还恕在下不能答应。”司马月也很想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可是自己真的从来都没有种植过,而且不知道会耽搁多长的时间,那样东西可能已经到达雪蕤了。

“兄台可知道内人离世多久了?”

“诶?”司马月停下了离开的步伐,疑惑地看着千昊辰。

“今天刚好第七天。”

“什么?”司马月不禁抱着身子,再一次望着已经昏暗下来的空荡草原。

“这个时间刚好是兄台掉下悬崖的时间。”

“所以?”

“你难道真的忘记了自己落地瞬间的事情了?”千昊辰还是握紧了双拳,一副很是生气的表情。

“我当时应该昏过去了吧……”

“也许你真的晕过去了,但是当时我的妻子可还是活生生地站在我的面前。”

“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掉下的地方正是她过世的地方。”

“我有些糊涂了,我掉下的地方正是她过世的地方?她死去的时间也是我落地的时间?”司马月努力试着弄清这两句话中的逻辑。

“你背上的伤好像很严重,骨折了好几处。”千昊辰突然说道。

“是你帮我接好的?”

“这里还有别人吗?”

“那你脱了我的衣服?”

“是呀。”

“所以你叫我兄台?”

“只不过你缠在胸前的白纱布太紧了,我看周围也没什么太大的伤痕,所以没有解开,有什么不对的吗?”

“没什么。”司马月摇了摇头,‘解开了还得了’!她低头往自己的胸前看了看,“哎……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接骨对我来说当然算不了什么。”

“呵呵,是吗?”司马月无语的看着千昊辰。

“大多都是内伤,所以都是用药物在治疗而已,只不过背部因为掉落的瞬间砸到了……”千昊辰没有再说下去。

“砸到了什么?”司马月好奇的问道,可是千昊辰并没有回答她,“砸到了什么?掉落的瞬间?”当司马月说到这里时,好像恍然大悟一样,吃惊地看着千昊辰:“不会是……”

千昊辰叹了一口气依旧没有出声。

“你的意思是我掉落的瞬间砸到了站在那个地方的……”司马月看向了离自己不远处的坟墓,“不会吧!”

“她离世的时候,还一再嘱咐不要怪你,所以我这几天都是带着怎样的心情在救治你,你能理解吗?”

“……”司马月早已一动不动站立在原地。

“刚刚听到你对羽幻红如此了解,多少有些欣慰,希望你能尽力帮她完成她的心血。”

“我……”

“她们一家人都是因为疾病而离开了她,所以栽培出能起死回生的羽幻红是她身前最大的愿望,”千昊辰说到这里已经走到了坟前,蹲下身抚摸着墓碑,“看来你的这个愿望永远也实现不了了,都怪我没用。”

“我一定会尽心栽培羽幻红帮她实现这个心愿的!”司马月突然开口大声说道。

“真的吗?”

“嗯嗯!当然,我还是先回屋子里去了,你们慢慢聊。”说着飞快的跑开了。

看着司马月消失的背影,千昊辰回头望了望坟墓,嘴角微微上扬。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