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宫雨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310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等到谷衣从自己沉浸的童话之中醒过来时,司马月已经驾着马车离开了,看着远去的马车,谷衣慌张地跑了起来,一心想再见到齐西的她,此时已经将口中的三师姐忘得一干二净了,这一路上他就是这样被那些美男子带到晟安的,小小的身影在月光下快速奔跑着,尽管被马车甩得很远,但是还是决不放弃。

“这里应该就是浅溪谷了吧?”中年男子一副疲惫的样子,身后背着一个大包袱,“听山下的人说,在这里见过他,应该还没有离开吧。”说着叹了一口气,自己怎么就这么命苦呀,已经三十五岁了,还是一个小小的侍卫,好不容易取了个老婆,成亲还不到一个月,就被指派了这么一个艰辛的任务。

两个月前,摄政王突然命令包括他在内的二十个侍卫,找寻神医千昊辰的下落,将他带回晟安为女王陛下治病。可是已经找了两个月了,还是一无所获,没想到今天竟然听到山下的居民说在这里见过他,真是老天开眼呀,终于怜悯我这个可怜的人了。

想到这里,前方出现了一个白衣男子,‘难道就是他!’男子刚刚的倦意立马消失,想着终于熬出头了,快速跑向前:“请问!”

一个长相英俊的男子转过了头,‘哎,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怎么就这么大呢?’男子看着眼前的男子,身材高大,长相俊美,神情平淡,眉宇之间透露着淡淡的威严,一看就是与世隔绝的高人,整个人在青山秀水的映衬下,宛如在世的仙人。

男子不禁又感叹起了自己的人生,看来应该就是他了。“请问你是神医千昊辰吗?”

“神医不敢当,在下正是千昊辰。”千昊辰的声音很平淡。

见他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高傲严肃,男子稍微松了一口气:“请神医一定要帮帮在下。”说着跪在了地上。

“你起来吧,如果兄台是为病患而来大可无须如此,在下行走江湖只为济世救人,只要在下能做到的,自然会随兄台走一趟。”

‘天哪,这个人真的是神仙呀,竟然这么爽快地答应了。’男子想到这里流出了泪水,他站了起来感动地说道:“在此谢过神医了,子按下是西晟国的侍卫,为了为女王陛下治病,所以一直在寻找着神医,希望您能随我走一趟,治好了女王……”

男子还没有说完,千昊辰就开口阻止道:“还请兄台离开这个地方。”

“诶?”男子疑惑地看着千昊辰:“神医刚刚不是说只要是病患就……”

“确实如此,为天下的病患治病在下义不容辞,但是我千昊辰这一生绝不会为西晟穆家的任何一个人治病。”此话带着明显的不快,说着离开了。

“神医,你等等我。求你了。”

“好困呀。”司马月打了一个哈欠,已经快到山顶了,翻过这一座山应该就能到下一个城镇了吧。她拉开帘子看了一眼在车内睡得正香的齐西,一副不甘的样:“等快到雪蕤的时候,我就把你卖给青楼。”

已经快卯时了,天已经开始昏昏亮了,司马月是在抵挡不住深深的睡意,但是却不敢停下来,只要爬上山顶,下山就快了,只好继续坚持。寂静的山路上,除了冬日出没的动物不时传来的叫声外,就只有马蹄声,马车已经到了山顶,已经可以从对面山上看到初冬的朝阳了,马车一直往前行进着,只是这驾车之人的眼睛却紧闭着,抵挡不了睡意的司马月,终于闭上了眼睛。

前方不到五十米的地方就是悬崖了,司马月好像意识到了一样,睁开了眼睛,但是不知道是因为做了短暂的噩梦还是因为抽筋,竟然在醒的那一瞬间挥动了鞭子,结果马车直直地冲向了悬崖,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的睡意昏沉的司马月一副冷静的样子,直到悬崖出现在她眼底,一切都已经来不及时,她才大叫出了声,等齐西醒过来时,已经飘在了空中。

“怎么回事?!”看着飘在空中的自己,以及自己下方的马和车,他依旧还是搞不清楚状况,表情到时异常的平静,是个正常人应该都会以为这是个梦吧。就在这时他感觉到一股从下方传来的强大压力,之后自己和马都平安地回到了地面上,这才清醒过来的他往悬崖下看去,只见司马月一身单薄的衣服,帽子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一头长发露了出来,嘴角沾着少许的血迹,慢慢地消失在他的面前。

“司马瑞!”齐西这才喊出了声。看着司马月渐渐消失在自己的眼前,齐西的心里充满了一直以来都不曾有过的担心和害怕。

就在刚刚出事的瞬间,司马月强行冲破了自己此时被封印的内力,将齐西安全送了回去。明知道这样做自己会没命,但是已经来不及想这么多了,看着齐西担心的神情和紧张的眼神,司马月不禁笑出了声,“看来我这一生与悬崖的缘分还真是不浅呀。”说着闭上了双眼。

“神医,求你救救我们陛下呀?”天还没亮,千昊辰就起床采药了,男子从昨天开始就一直跟着千昊辰。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还是请回吧。”

“你就当是救救我吧,要是您不答应的话,我一生都要在外漂泊了。”

“虽然很同情你,但是恕我无能为力。”

“求求你了。”男子突然跪在了千昊辰的面前。

“我不是……”

就在这时食材接连而至掉在了两人不远处,两人疑惑地看向上方时,一个白色的人影掉了下来,正好砸中了跪在地上的男子,男子当场就失去了意识。只剩千昊辰有些吃惊地站在原地。

已经正午时分了,从司马月掉下悬崖开始,齐西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为什么心里面会这么难过,那家伙死了,对我又没什么坏处,大不了到了城镇跟着商队一起行动。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害怕’?齐西倒不是有多害怕失去司马月,只是为什么会这么在意他,从刚刚开始那家伙的笑容就没有从自己脑海里面消失过,这种心情大概过两天就会好吧,最让齐西在意的是,他竟然对一个男子持有这样的感觉。

“终于追上你了。”谷衣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齐西,开心地凑了上去。

“你是谁?”

“我是你未来的妻子,呵呵。”谷衣说着坐在了齐西的身旁。

“你说什么?”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呵呵,你好,我叫谷衣,其实我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在找你,昨晚见到你的时候,就知道我找到了。”这话她对很多人讲过。

“你脑袋是不是有问题呀。”齐西说着开始查看起有些破损的马车。

“不会的,请你以后都让我跟着你。”

“为什么我一定要让一个小丫头跟着我呀?!”

“你不喜欢我吗?”

“我为什么要喜欢你?”

“难道你喜欢男人?”

谷衣的话又让齐西想起了司马月,“不喜欢你等于不喜欢女人?”齐西愤怒地看着眼前的小女孩。

“可是谷衣这么可爱,师兄师姐都是这么说的。”

“那是他们,并不是我。”

“呜呜……”谷衣哭着接过齐西手中的碎片,边哭边修理起马车,不一会儿马车就像从来没有受损过一样,出现在齐西面前。齐西只是从头到尾惊讶地看着谷衣,“这是我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再见。”谷衣说着一副依依不舍地样子。

“等等。”

“你改变注意了?”谷衣笑着转身期待着。

“丢下一个小姑娘不管怎么算是人呢?一起走吧,到城镇再说。”齐西并不是善心大发,而是从这个女孩身上看到了利用价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