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枫叶林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509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你怎么了?从刚刚开始就一句话也没有说。”齐西将刚刚捡回来的柴火放下朝司马月走去。

“没什么……”

“没什么?”

“恩……”

“你转过头来让我看看?”

“真的没什么……”司马月转过头,两眼含泪,咬着嘴唇努力抑制着不让泪水流出来,一副可怜的样子看着齐西。

齐西楞了一下:“哎……难道你怕黑?别哭了,我马上就生火。”说着将手上的点心递给了她,“你的肚子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咕咕的叫,先吃点点心,我马上就去做饭。”

司马月接过点心慢慢吃了起来,可是她倒不是怕黑,而是担心风魔离的安全,看着包袱里风魔离留给她的披风,不禁就哭了起来。

“不好吃吗?”看着司马月半天都吃不完一块的样子,作为一个厨师的齐西难免有些生气。

发现齐西的态度变化之后,司马月开始狼吞虎咽起来:“当然好吃了!”

“哎……”齐西蹲在了司马月的前面,拍了拍她的头,“越看越觉得司马兄不容易呀,这么小的身躯,却在江湖上独自漂泊了这么久,放心,以后跟着我,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噗……”看着齐西撒谎都撒得这么正经的样子,司马月不禁笑了出来,将点心喷了齐西一脸。“呵呵……对不起,只是觉得齐兄这个样子很有趣,呵呵……”说着慌忙用手为他擦脸。

齐西并没有躲开,虽然周围没有灯火,但是两人的距离借助月光足矣看清楚对方的脸,齐西看着此时笑着为他擦脸的司马月,竟有些移不开视线。

“你怎么了?”

“岂有此理,竟然这样浪费食物。”齐西迅速站起来转过了头。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刚才是怎么回事’?齐西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我是绝对不会有这种嗜好的’!想到这里,齐西转过身抢过了司马月的点心,怒气冲天的样子:“不准吃了!”

“喂!我还没有吃饱,你的态度怎么变来变去的呀?你这样谁受得了呀?”司马月站了起来。

“想要吃东西的话,就快点去生火!”说着走进了马车。

“真是奇怪……”司马月摸了摸还没有吃饱的肚子。

生火对司马月来说就是小事一桩,没过多久柴火就哗哗的燃了起来,这时齐西拿着厨具走了出来。

“喔!你居然带着这么齐全的厨具?”司马月看着齐西手上应有尽有的厨具,不禁有些吃惊,但是齐西并没有回她的话,开始动手做起菜来。‘这人真是奇怪’。

司马月一直在旁边看着齐西做菜,不是感叹他的刀法,不是加些柴火,中途两人没有说一句话,料理的香味越来越浓,司马月充满期待地望着锅里,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红彤彤的脸颊上带着少许的笑意,齐西无意中看了一眼司马月,一脸气愤的转开了头。

“好了。”

“喔!”

齐西撕下一只鸡腿递给了司马月,自己也吃了起来,相比司马月的吃相,齐西的要斯文太多。

“好好吃!真的太好吃了!”

“你能不能慢慢品尝我的料理。”

“可是……”

“没有人会抢你的。”

“要是不快点吃完的话……”司马月随口说了一句,“不是……因为太好吃了嘛,我又不是美食家,只要好吃就努力吃呀。”

“真是的……”

“你终于肯说话了,”司马月边吃边看了一眼齐西,“刚刚为什么这么生气?”

“我没有生气。”

“你真的打算一个人闯荡江湖呀?”

“……”

“恕我直言,齐兄真的不适合在外面闯荡,在齐尚居你也一样可以继续做你的厨师呀。”这也只是缓解尴尬嘴上说说而已,其实最不希望齐西回去的就是司马月了。

“我其实也是这么想的。”

“什么?!”司马月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本来这次也是为了逃婚才跑出来的,现在女方应该不会再嫁给我了吧。”齐西心里也很明白司马月现在很需要他的帮忙,既然司马月这么说了,干脆就耍耍她。

“怎么可以呢?!”

“不是司马兄给的意见吗?”

“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好不容易逃出来,怎么能轻易的回去呢?男儿志在四方,一直呆在齐尚居只会让埋没你的才能,而且你也不想想自己的美貌,就算被你逃婚,那方也肯定会原谅你,还会嚷嚷着要嫁给你的。”

“但是在下一点武功也不会……”

“没事!我保护你!”

“你保护我?”

“不不!是我们相互照应。”

“说得也对。”齐西一副犹豫样。

“别想了,既然齐兄心意已决,就大胆地去闯吧,我支持你!”司马月说着准备拿第二块鸡肉,却被齐西制止住了。

“趁我们吃的时候熬些粥,待会儿好喝,你到车里去将鸡蛋拿过来。”

“好……”司马月有些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看着车里满满的食材,司马月控制不住心中的喜悦笑了起来,“好期待接下来的旅途呀,呵呵……”说着拿起了装有鸡蛋的篮子走了出去。

此时齐西已经将米准备好了,司马月轻快的跑了过去,根本没有注意到被自已遗弃在一旁的木柴,结果狠狠地被绊倒,篮子也飞了出去,正好扣在了齐西的脑袋上,一瞬间齐西就被一股腥臭味包围住了。

“糟了!”司马月马上爬了起来,跑到齐西面前为他擦脸。

“……”齐西感觉到了脸上传来的疼痛。

“呵呵……”司马月看着齐西脸上的几道伤痕,再看了看嵌在自己手掌心的几颗石子,一时张着嘴说不出一句话。

“怎么了?”

“没事!”说着撕下自己的衣袖,“我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马上就为你擦干净。”

司马月的双手手腕突然被齐西一把抓住了,看着一脸阴沉的齐西,司马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齐西看了看她掌心的石子,好像明白了脸颊疼痛的原因,司马月想挣脱他的手掌,但是却意外的发现此时他的力气非常大,‘这是怎么回事’?

齐西突然嘴角上扬,“呵呵……你还真是喜欢浪费食物。”说着将头慢慢靠近司马月。

“你要干什么?”

“我向来是有仇必报!”

“啊!!”司马月用尽全力挣脱开了齐西,跑到了离他很远的地方。

“竟敢在本少爷的脸上留下伤痕?”

“我不是故意的。”司马月紧捂着衣领。“你看,我的手也受伤了。”说着将手掌摊开。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齐西说着朝司马月走去。

“而且你要行走江湖的话,总该有点伪装才行,就像这样在脸上划几道伤痕,弄点污渍什么的。”

“谢谢你的提醒。”

“不用谢。”

就在这时锅里的水已经烧开了,齐西停下了前进的步伐,往回走去,司马月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们还是在这个地方分道扬镳吧。”

“为什么?!”

“照这样下去,我还没有被抓去做压寨夫人,就被你害死了。”

“不要说得这么严重嘛,不就是……”

齐西没有理睬司马月,将米倒进了锅里,司马月试着慢慢靠近了火堆。

“呵呵……齐兄,是小弟错了,下次一定会加倍小心的,这样会感冒的,粥就交给我了,你还是赶紧到那边的小河里清洗一下吧。”说着看了一眼旁边的美味。

“我可没有带换洗的衣服。”这句话明显是说给司马月听的,说得时候还故意看了一眼司马月的衣服。

“我……”

“你还是走吧。”

“没事!我的衣服先借给齐兄,,毕竟都是因为我才会这样的。”说着脱掉了自己的外衫。

“好吧,虽然小了一点,但是勉强能御寒,那么我就去了。”说着也脱下了自己地外衫递给了司马月,“去那边洗干净。”

“喔……”

“抓紧时间,要是粥糊了的话,你今天就不用再吃任何东西了。”说着朝河边走去。

“可恶!”司马月穿着单薄的衣服,走向了另一边的河岸。

黄衣少女离开无幽谷已经好几天了,第一次到外面你的世界来,什么也不懂,身上的银两已经被人骗光了,幸好自己还没有被骗走,果然独自一人下山时个错误的决定,她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叹了一口气。

“今天又要露宿荒野了吗?”说着靠在树干上蜷缩着身子,委屈地掉下了几滴眼泪。“三师姐,你到底在哪里呀?谷衣说不定哪天就被人拐去了,你要是再不出现,就再也见不到你可爱的小师妹了。”小小的身影一直嘀咕着。突然发现不远处有动静,于是她悄悄地往前走去。

透过灌木丛,正好看到光着上身正在清洗的齐西,两只圆圆的大眼睛像是找到宝藏一样发着光。“这个人长得好美呀……呵呵……”谷衣是无幽谷十玉之中排名最小的,平时也很乖巧,最拿手的就是易容术,小小年纪就已经得到谷主的真传,但是唯一的缺陷就是,喜欢发花痴,几个美貌的师兄根本就不敢出现在她的面前,不然这丫头会一直缠着他们不放。于是此时的谷衣也依旧沉浸在美好的童话幻想之中。

司马月以最快的速度洗完了衣服,哆嗦着在火堆前面取暖,虽然自己带着风魔离给的披风,但是要是被那个家伙看见,一定会被抢去的,“可恶!根本就拿不准他的脾气性格,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呀?”司马月翻搅着锅里的粥,诱人的香味让她平静了下来。

“粥没有被你毁了吧?”齐西的声音响起了,司马月马上将正在啃的鸡腿藏在了身后。

“当然没有!”司马月转过了头看着齐西,‘天哪!’这是四司马月看到齐西的第一反应。

几缕打湿的头发垂落在齐西的脸颊旁,精致的五官在月光下轮廓分明,脸上的伤痕反而为他增添了几分阳刚之气,深邃的眼神正看着哆嗦在火堆旁的人,对于他来说有些过小的衣服披在身上,刚好替代了弄脏的上衣,魁梧的身材让司马月不敢相信这是那个连轮轴都折不断的富家公子。

“你看什么?羡慕本少爷的美貌?”齐西已经来到了火堆旁。

“切,”司马月转过了头,“粥已经好了。”说着马上盛了两碗。

“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什么?”

“我的意思是离我远点。”

两人沉默着凝视了对方许久,司马月才开口说道:“那边好像有人。”趁齐西转过头的瞬间,抓起了一大把地上的沙子,扔进了锅里。

“既然你这么不想看到我,那么我就到那边去吧。”说着端起了刚刚盛上的两碗粥离开了。

等到齐西喝下参着沙子的粥,怒气冲冲地冲到马车旁时,司马月早已将两碗粥喝完,哆嗦着来回徘徊着。

“你在粥里加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有加呀,齐兄做的粥真是太好吃了,我一口气就吃了两碗。”

“是吗?那边还有,再吃一碗?”

“不用了,已经饱了,我去收拾一下,今晚就在这里休息了。”

“今晚连夜赶路。”

“已经赶了整整一天的路了,齐兄也累了,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是累了,可是你的精神好像还很好。”

“我好像也累了。”

“你什么都没做就觉得累了?果然还是分道扬镳吧,我可不想带着一个累赘在身边。”

“呵呵……刚刚开玩笑的,齐兄尽管在车里休息,我来驾车。”看着齐西的背影,司马月真想拿起旁边的碗扔过去。‘要冷静,毕竟是自己不小心惹出了麻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