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小侍从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351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司马月摇了摇脑袋,叹了一口气,一个纵身跳上了前面的马车。

“你是怎么做到的?”男子有些吃惊地看着司马月。

“我司马月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司马月生气地坐在了男子的身边。“我帮你修好了车轮,你竟然招呼也不打一声扔下我就跑。”

“原来你会武功?”

“不然像你一样?”司马月看了看男子,一脸嫌弃样,“如果真像你这样的话,早就尸骨无存了,我对你没有被强盗抓去做压寨夫人感到非常的震惊。”

“我说过我是男人。”男子故意提高了音量。

“谁说过男子就不能做压寨夫人了?”

“原来江湖这么乱,在下都不知道,自从小时候被男孩子表白过之后,小弟就对断袖之怀有深深的敌意。”

‘在下?小弟?这人的语气怎么突然变得谦逊起来了’?司马月拿过男子旁边的点心吃了起来,男子并没有阻止,“真好吃!”说着拿起了第二块:“少年呀,你真是不知江湖的险恶呀,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呀,哎……”司马月说着开始擦起了眼泪。

“莫非兄台也曾……”

“哎,就是因为这样才发奋努力,终于练就了一身能够保护自己的武艺了。”

“兄台,在下齐尚居少主齐西,为了不再让兄台受到伤害,从现在开始,我们还是结伴同行比较好。”

“齐尚居的少主?”马车突然震动了一下,司马月痛苦的拍打着胸口,直到喝下齐西给的水,才将卡在喉咙的点心吞下去,‘这人竟然是齐尚居的少主,怪不得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有你这样的少主,我真是为齐尚居的将来担心,可怜你爹辛苦建立起的家业呀’。

“兄台还好吧?该怎样称呼你呢?刚刚好像听见你说你叫司马月,这个名字还真是好听。”

“不是不是……是齐兄听错了,我叫司马瑞。”‘不愧是商人的儿子,真会拍马屁’。“想不到你竟然是齐尚居的少主,只不过齐兄的江湖经验还比较少吧,齐尚居是天下闻名的商行,齐兄毫不顾忌地讲出你的身份是很危险的。”

“其实除了随商队去经商,我一次也没有成功的离开过我爹身边。”

‘能离开才怪’!司马月露出一副同情的样子:“为什么?”

“从小我身边就安插了一个会武功的随从青儿,每次我逃出来都会被她抓回去。”

“在下不明白,齐兄这么好的身世,为什么还想闯荡江湖,像我们这样都是被逼无奈,才不得已在江湖上飘荡的。”

“司马兄有所不知,在下从小就对厨艺非常感兴趣,希望能成为天下闻名的大厨,而不是继承家业。”

“大厨?齐西?”司马月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我从刚刚就感觉齐西这个名字很耳熟,原来你就是那个名厨齐西!”

“正是在下。”

“听说你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露过面,没想到居然就是齐尚居的少主本人。”

“司马兄的目的地是哪里?”

“司琪国的国都雪蕤。”

“正巧在下也要去那里!看来我们就只好一同前往了。”

“呵呵……是呀……”‘只要能离开晟安,去哪里对你来说都是一样的吧,突然变脸,就是为了让我呆在你身边保护你而已,不过既然是齐尚居的少主,身上一定带了足够的银两,也算是一笔不错的交易’。想到这里司马月看了一眼驾着车的齐西,不禁感叹道:‘人长得这么好看,而且还是一个大厨,要不是脾气太恶劣的话’……

“看司马兄的样子,应该赶了很久的路了,什么时候离开晟安的呀?”

“昨天早上。”

“我是今早才离开的,幸好你离开得早,要不然根本就出不了城门。”

“怎么了?”

“昨天晚上晟安发生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好像国寺里面的东西被盗走了,从昨天晚上开始,就禁止任何一人出城门。”

“这可是一件大事呀!不过不愧是齐尚居的少主,这种情况下都能出得来。”

“而且还不止如此,倚月山庄一夜之间被灭。”

“你说什么?!”司马月慌忙站了起来。

“司马兄,危险!”

‘怎么回事?’司马月慢慢坐了下来,回过神焦急地问道:“齐兄说的可是真的?”

“恩,听说山庄上下无一人幸免,而且最让人在意的是,凶手好像只有两个人,真是不可思议,仅仅两人就能让倚月山庄陷入绝境……”

齐西后面的话,司马月根本就没有听进去,‘矮个儿’……

“那么我就告辞了。”

“王爷一路小心。”赫连厥的脸色有些严肃。

“哈哈……”

“不知王爷所笑为何?”

“没什么,看到摄政王现在的样子,不禁想起了本王的侄儿,总是露出一张严肃得让人害怕的脸。”

“……”听到井慕轩这句话,赫连厥突然皱紧了眉头。

“这次的事件说不定能让摄政王因祸得福,那么告辞了。”

“王爷慢走。”

赫连厥的脸色明显有些憔悴,好像一夜之间老了很多。昨天赫连厥听了司马月的话,带着士兵将烧毁的验尸房仔细找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任何线索,看来是被昨晚的那两个人捷足先登了,司马月的确是出了城,而且再也没有回来过。倚月山庄被灭与国寺被盗几乎同时发生,看来除了林樱瑾提到的那两个人,还有另外两个高手混进了晟安。

“你……”

赫连厥转过身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穆笑凡,“这么晚了,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

“难道又想溜出宫去?”

“才不是!”穆笑凡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大声的在赫连厥面前说过话了,赫连厥有些许的吃惊,穆笑凡看了看赫连厥憔悴的脸颊,眼里顿时溢出了泪花:“我再也不溜出去了……”昨天司马月的话让她感觉到很疑惑,为什么会叫赫连厥老爷爷,为什么说厥哥哥一直都没变,现在她总算有些明白了。

穆笑凡鼓起勇气走到赫连厥的面前,赫连厥睁大了双眼,背在身后的双手有些颤抖。她已经很久没有靠赫连厥这么近了,但是他身上的香味却依旧很熟悉,此时穆笑凡的哭泣声越来越大。好像意识到什么的赫连厥连忙往后退了一步,但是却被穆笑凡一把抱住了。

“你干什么?!放开本王。”赫连厥马上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

“我不要!”

“你!”赫连厥开始挣脱起来,但是没并没有太用力。

“对不起。”

“……”

“凡儿已经长大了,也要保护厥哥哥!”

“你到底在说什么?”说着挣脱开了穆笑凡。

“凡儿不会再让厥哥哥一个人前进了,不管前方有什么在等着,请你一定要带着我一起。”

“……”

“启禀摄政王,拓跋丞相求见。”

“我知道了,让他在大殿等候。”

“是!”

“又是那只老狐狸,我……”

“你快回房去!”赫连厥说着朝大殿的方向走去。

记忆中有多少次被群臣围困,眼前这个男人挡在了自己的前面,直到渐渐地身边再也没有他们犀利的话语和狡猾的嘴脸,也正是从那时起,他不再是以前的厥哥哥,但是其实变的并不是他,而是自己。变得比以前软弱了,跟不上那个人坚强的步伐而已,为什么会一直没有注意到呢?

“我也要去!”

“你敢不听我的话?”

“你竟敢这么对女王讲话?”

“你……”

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飘雪的黑夜里。

“还有本女王命令你,不准娶那个女人!”

“你说什么?”

“现在还不是你娶妻的时候。”

“……”

“因为我还没有变得更坚强更完美,请摄政王大人等着我。”

两人没有再说任何一句话,也没有去看对方的表情,就这样静静地走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