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陷进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358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天色已经大亮了,可是晟安的街头却依旧人影稀疏,可能是因为突然到来的寒冷天气,大家都想在被窝里多呆一会儿,偶尔有几只流浪猫穿梭于晟安的大街小巷,不管他们比其他人多几倍的努力,始终回不了自己的家。

“娘,好冷。”

“马上就到家了。”妇女说着蹲下将小孩的衣服裹紧了一些。

“恩。”小孩红彤彤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爹肯定会被吓一大跳的,呵呵。”

“是呀,提前一天回来了。”

“娘是放心不下爹爹。”

“是呀,不知道他这几天吃的是什么?我们快回去吧,今天娘给你们父子两做大餐。”

“太好了,呵呵呵……”

“来,把刚刚买的馒头拿上,这样手就不会冷了。”

“恩。”

小孩从母亲手里接过装着馒头的纸袋,但是却不小心掉在了地上,其中一个馒头滚出了纸袋,小孩想去将它捡起来。

“那个已经脏了,不要了,纸袋里不是还有两个吗?”小孩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妇女将小孩的手紧紧地牵在有些粗糙的手里,两人说说笑笑地离开了。

楚一心表情有些严肃地建起了掉落在地上的馒头,“真是浪费。”

“你好像做了多余的事情了。”司马月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你还是赶快离开吧,赫连厥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楚一心的语气很平淡,“刚好还没有吃早饭。”

“喂,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已经招供了,不过我也不能再呆在这个地方了,花少陵一直在找我,但是我不知道该如何向他解释。”

“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你!”司马月的表情有些凝重。

“每次遇到你我都会倒霉,这次的工作又丢了。”

司马月靠近了楚一心,有些生气地一拳打在了他的肚子上:“你小子再说一遍?竟敢这样和你师姐讲话!”

“哎哟!”楚一心捂着肚子大叫出了声,“师姐,你还记得曾经没有控制好力度,差点没一拳把你师弟打死吗?”

“这个……”司马月有些不好意思得拍了拍手,“那是原来,现在才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话说回来,你的易容术也未免太差了吧?这是什么?”说着拉起了楚一心耳旁已经露出破绽的面具。

“虽然比不上谷衣,但还是骗过了这么多人呀。”说着自己揭掉了面具,一张五官精致的帅气脸庞显现了出来。

“这张脸才是我的师弟嘛。”说着捏了捏楚一心的脸颊。

“师姐,我已经长大了,你能不能注意一下礼节。”

“哼,是呀,你已经长大了,你自己说你离开大家多少年了?楚倾阳!”

“也才一年而已。”

“一年而已?你知不知道师傅差点被你气死。”

“那师姐你怎么在这个地方。”

“我……师傅让我来找你回去。”

“师傅差点被气死,应该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吧,”楚倾阳看着有些心虚的司马月,“也不想想大师兄和玉儿师妹离开多久了?”

“大师兄?那家伙在不在根本就没什么区别吧。”

“也对,基本上除了师傅就没人见过他。”

“就是呀,所以他是个例外,玉儿还小,又是倔脾气,你怎么能和他比呢?”

“好好,是师弟错了,但是还请师姐高抬贵手,你知道我喜欢游历天下,阅览群书,要让我一直呆在一个地方,我真的会死的,师姐你也不想想,当初……”

“好了,我知道了。”司马月很清楚眼前的这个人有多难应付,只要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从小到大从来就没有说服过这个家伙,每次都是被他说服,而且自己本来也是逃出来的。“师姐我就当没有看见过你,你也没遇见过我,知道了吗?”

“谢谢师姐,那么师弟就告辞了。”

“喂,你接下来去哪里呀?”

“不确定,应该会去苍月吧。”

“好了,你走吧。”反正这小子接下来要去的绝对不会是苍月,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个重情谊的小子,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就是那里。凡儿暂时会没事的,想必每个月都是赫连厥故意放她出去的,那个老爷爷就是赫连厥本人,他们身上的香味都是一样的,恐怕是因为三个月前察觉到这次的行动,所以才不准凡儿出宫的,看来在他心里,凡儿依然很重要,只是凡儿好像……‘哎,只能顺其自然了’。

“月儿?”

这一声月儿包含了太多的温柔让司马月不敢抬起头,两人就这样站在飘着雪,安静得只听得见风声的大街上,风魔离看着司马月的眼神里,充满了悲伤与不舍,他知道自己无法留住眼前的这个人,早在月儿掉下山崖那一刻开始,从他风魔离出生在那个地狱里开始,两人就注定没有任何的交集。这一次,他只是想笑着亲自送走司马月,不想像上次那样,连声再见都没有,让她孤零零地离开。

“月儿,昨晚你说的那些是真的吗?”

“恩,对不起,骗了你这么久,我果然不应该承认自己的身份,都怪你露出那样一副伤心的样子。”司马月有些责备地抬起了头,“不过现在看来,就算是承认了,你好像也很伤心,对不起,我不能再继续留在倚月山庄。”

“我很开心。”风魔离笑着说道,“知道月儿还活着,师兄很开心,难道你要让师兄不带一点难过地送你离开呀?”

“你……”

“我不会留月儿的,月儿去你想去的地方,做你想做的事情就好,师兄怎么会阻止你呢?小时候我就知道,月儿绝对不会一直呆在有一个地方的,那个总是对一切充满好奇的司马月,一直向往着更辽阔的天空。”

“我……”

“但是我希望月儿知道,师兄不是因为舍得才不留你,而是因为非常舍不得才让你离开。”

司马月双眼含泪望着面带微笑的风魔离,雪越下越大,她不禁打了个寒颤,低下头擦掉了脸上的泪珠,等她抬起头时,风魔离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脱下自己的披风,正在为她披上,身体开始变得暖和多了,她望着比她高出一个头,脸上洋溢着笑容的风魔离,不禁往后退了一步,留下风魔离此时冰冷的双手悬在空中。

风魔离脸上一瞬间掠过一丝的失落,“快走吧,赫连厥应该不会轻易放你走的,现在的月儿能保护好自己,师兄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说着转过了身,“月儿刚刚理解错了师兄的问题,你昨晚说的那些经历,我真的希望是你胡编乱造骗我的。”

“我……呵呵,当然是骗你的呀。”司马月努力压制着自己想哭的心情。

“那就好……”

“矮个儿……”

“恩。”

“你不要答应得这么顺口好不好。”

“月儿叫我,我就答应。”

“保重。”司马月的声音很小,不知道风魔离能不能听到。

“师兄!”紫昕璃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风魔离快速转过了头,他知道这是司马月要离开的时候了,可是转过身时,早已不见了她的身影。

“师兄!你怎么跑到这个地方来了?”

“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已经好多了,吃了好多好吃的,呵呵。”

“怎么会这么傻,跟自己过不去。”风魔离带有些指责。

“我知道了,下次要是再被别人抓去,璃儿一定好好吃饭,所以师兄不要生气了。”

“我怎么会生师妹的气呢?”

“对了,我把重要的事情忘了!”

“怎么了?”

“风姐姐来了。”

“她怎么会下山来?”

“是呀,好像从来没有见过她离开过倚月山庄,而且二师兄他……”

“发脾气了?”

“嗯,一直找不到楚一心,我看他都快要急哭了。”

“呵呵……这小子,我们回去吧。”风魔离说着再次往身后望了望。

“恩。师兄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

“你的披风呢。”

“不知道掉在什么地方了。”

“哈哈……师兄,这么大件的东西,掉到什么地方去了你都不知道,真像个小孩子。”

“也许吧,还一直没长大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