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距离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545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她的身体怎么样了?”赫连厥站在一旁问道。

司马月瞪了赫连厥一眼,打了一个哈欠,明显有些不高兴:“摄政王大人,请您不要这么心急,我这不是还在把脉吗?”说着司马月看向了躺在床上的穆笑凡,只能通过遮挡的面纱,勉强看清她的轮廓。

“看来月姑娘昨晚没有休息好呀?”赫连厥带着些笑意。

“可能是吧,加上今天又起这么早,真是的。”说着瞟了赫连厥一眼,今天早上天海没有亮,司马月就被赫连厥的手下架过来了,她到现在都还沉浸在睡意中。

“姑娘不能怪我,要是等那家伙起床的话,恐怕就请不到姑娘了。”

“那家伙是谁?”司马月没有心思再去参透刚刚赫连厥的话中之意,因为此时躺在床上之人的脉象让她非常在意。

见司马月突然严肃起来,赫连厥也不禁往床前移动了一步。

“大人,我从刚刚开始就想问了,我与女王大人同是女人,这帘子是不是有些多余。”

“女王大人的长相怎么能被……”赫连厥还没有说完,司马月就伸手撤掉了帘子,“你干什么!”赫连厥一把抓住了司马月的手。

“刚刚发现女王的脉象有些奇怪,所以想进一步检查,不管你们定有些什么规矩,但是请别忘了,我是一个大夫,病人在我眼前时,我会毫不顾忌地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说着挣脱了赫连厥的手,可是指甲却不小心划伤了赫连厥的手指。

赫连厥没有再说什么,看了看自己的伤口,又看了看司马月那有些过长的指甲,记忆中有个人也和她一样,‘女人怎么都喜欢留指甲’。

“摄政王大人,殿外有人求见。”这时有侍卫的声音传来。

赫连厥看着躺在床上的穆笑凡,有些为难。

“大人,既然您请我来为女王诊治,就请绝对的相信我。”

此时赫连厥看着司马月的眼神有些严肃,“呵呵……本王当然相信你。”说着走出了房间。

司马月在确认赫连厥走后,笑着看了一眼穆笑凡:“女王大人,他已经走了,您可以醒过来了。”

听了司马月的话,穆笑凡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还真是个倔强的孩子……”说着开始脱起穆笑凡的衣服。

“你干什么?!”穆笑凡一下就蹦了起来。

“你终于舍得醒了。”

“你就是他说的司马月?”

“正是在下。”

“好大的胆子,见了本王,竟然不行礼,而且还这样戏弄我。”穆笑凡抱着手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呵呵……”司马月笑着说道:“明明就还是一个小屁孩,装什么女王大人的气场呀,你根本就驾驭不了。”

“你!好大的胆子!来人……”

穆笑凡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司马月蒙住了嘴巴,“女王大人最好闭嘴,您也不想把赫连厥招来吧?我是来为您看病的,还请您配合。”

“你这么目中无人……哎哟!”穆笑凡还是一副不肯认输的样子,虽然她不想见到赫连厥,但是眼前的这个女人也让她很火大,“你干什么?!”

“您这里是怎么回事?”司马月留着穆笑凡发青的手臂。

“不想告诉你!”

“您说什么?怎么这么不听话!”司马月的手加大了力度。

“好痛!我一定要处死你!”

“为什么在他面前不拿出这样的勇气?”司马月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明显与刚才不同。

“你说什么?”穆笑凡的气势一下不知道消失到什么地方去了。

“没什么,您能告诉我这里是怎么弄伤的吗?”

“……”

“是他?”

“我……”

“偷跑出去的时候,被他发现了?”

“你怎么会知道?”

“我当然知道,不要问我为什么,你问了我也不会回答。每个月都会溜出去一次吗?”

“恩,不过已经三个月没再出去了,每次都被他抓个正着。”

“三个月呀……”

“不知道老爷爷的身体怎么样了?”

“老爷爷?”

“恩,他虽然看上去凶巴巴的,但是每次都会安静的听我哭诉,而且会告诉我很多有趣的事情。”说到这里,穆笑凡看了一眼司马月,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会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人提到这些事。

“老爷爷呀……真好。”司马月笑了笑。

“不知道他的身体还好吗……”穆笑凡有些失落。

“哈哈……他的身体结实着呢,你就不用担心了。”

“你怎么会知道,难道你见过他?”

“恩,”司马月点了点头,“他地脸上是不是有一道伤疤?”

“嗯嗯……”穆笑凡突然间就有了生气。

“那就是了,他现在很好,你不用担心。”

“恩,谢谢你,刚刚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这下应该乖乖的让我治疗了吧?”

“嗯嗯……不过你到底是什么人呀?好像知道得很多。”

“我不是说过不会回答的吗?”

“教主让我来通知摄政王一声,这次的敌人非常不简单。”

“竟然能让他受伤?”

“是的,另外因为教中发生了一件大事,所以我们马上要赶回去,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您和水月宫了,在下告辞。”风凌天说着离开了书房。

‘有事离开?林樱瑾从一开始就不想参与进来,一直在旁边看热闹而已。’这次的事情不简单,短短几天晟安就聚集了这么多高手,最让赫连厥想不到的是,那个苍月的家伙竟然会趁他不在宫中的时候,盗取了钥匙。‘恐怕倚月山庄那边也’……

“没有刚刚这么痛了,你还真是厉害。”

“那是当然的。”说着端起了桌上的茶水喝了起来。

“你为什么要蒙着面纱?”

“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说着吃起了放在桌上的点心。

“不能吃!那是昨晚放在那里我没有吃的,你要吃的话,让宫女重新去做。”

“也就是说这些你都不要了?真是可惜了,说着又拿起了第二个。”

“你还真是个怪人。”

“不过,女王大人的脉象非常奇怪,在下现在的医术也只能控制住而已,要想根除的话,恐怕只有神医千昊辰能做到了,听说摄政王已经派人去请他了。”

“他不会救我的。”

“为什么?”

“没什么,我已经不敢奢求什么了,不知道自己能够活到哪一天。”穆笑凡低着头。

两人之间暂时没有任何的交流,就这样保持着安静,等司马月吃完最后一块点心,她才慢慢走向了穆笑凡,摘下了面纱。

“凡儿……”

听到这里,穆笑凡快速抬起了头,充满疑惑地看着已经摘掉面纱的司马月,眼角微含泪光。

“不是说要好好活下去吗?怎么能像现在一样垂头丧气的呀,我要生气了。”

“……”穆笑凡咬着嘴唇没有说话,泪水已经滴了下来。

“我可没有食言,好好地出现在了你面前,可是你怎么一副要死的样子呀?”

“我……”泪水已经沾满了脸颊。

“为什么你会这么怕他?发生了什么?他就是凡儿口中的厥哥哥吧?”

“呜呜呜……”

“呵呵……真是没用,还记得那个小女孩整天嚷嚷着‘厥哥哥一定会保护我的,你不用担心。’”司马月弯下腰替穆笑凡擦了擦泪水,“你在骗我呀,不然我一定会保护好小凡儿。”

“你终于来了,呜呜……凡儿还以为月姐姐已经忘记凡儿了,”穆笑凡一把抱住了司马月,“凡儿没有说谎,厥哥哥一直都很疼凡儿,只是后来他变了,开始不理我,不和我说话,还……”

“还与别人订了亲,是吧?”

“恩,所以凡儿也不理他了!”

“他定亲关你什么事呀?”司马月打趣道:“人家也已经二十一岁了,早就该娶亲了吧?你为什么要这么生气?”

“我……”

“呵呵……小丫头,难道你小小年纪就已经芳心暗许了?”

“才没有呢?!”

“瞧你红红的小脸蛋,开玩笑的。”司马月揉了揉穆笑凡的脑袋,“不过,既然凡儿的授位仪式改为了明年,那么我明年再来。”

“不要!”

“凡儿,听话,你必须要学会自立,才能保护好母后交给你的宝贝。”

“可是,你就不能留下来吗?”

“我还有事要办,这一年中,我一定会找到救治凡儿的方法,所以你要好好活下去。”

“我知道了……”

“凡儿,也许厥哥哥还依然是以前的那个厥哥哥。”

“诶?”

“呵呵……我是说……”

就在这时房间门被打开了,赫连厥带着侍卫走了进来。

“摄政王,难道有刺客?”司马月开口问道。

“刺客倒是没有,可疑人物到时有一个。”赫连厥看着司马月没有带面纱的脸,有些诧异。“想不到月姑娘面纱下竟然是如此一张漂亮的脸蛋,不是被烫伤留下疤痕了吗?”

“呵呵……我也觉得奇怪呀,这么多年都没有看过自己的脸了,想不到竟然好了。”

“看来月姑娘从来都不洗脸的嘛,自己脸上的疤痕好没有好都察觉不到。”

“是呀,一直在江湖上奔波,能吃上饭就已经不错了,还有时间洗脸吗?”

“……”赫连厥一时无语,他转过头看了一眼穆笑凡:“女王的病情如何了?”

“我已经开好药了,但是要想痊愈,恐怕还得另请高明。”

“麻烦月姑娘了,本王还有几个问题想问问月姑娘,还请你跟我走一趟。”

“这里被围得水泄不通,看来我不去不行了?”司马月看了看屋顶。

“姑娘知道就好。”

“你想做什么?”穆笑凡突然冲到了司马月的面前。

“女王陛下?”赫连厥的语气里充满了威胁。

“老爷爷。”司马月绕过穆笑凡朝赫连厥走去,用手使劲拍了拍他的后背,“今天好像没有驼背了。”

“你说什么?!”赫连厥有些慌张地看了一眼穆笑凡,之间穆笑凡一脸疑惑地看着两人。

“我最后提醒你一件事情,你知道苍月人口买卖组织里的人,都有一项什么特技吗?”

“把她给我拿下!”

“住手!”

所有人看向了门口,风魔离正一脸愤怒地看着赫连厥。

“师兄?”

“你来干什么?”

“摄政王,您的速度还真是够快的?”

“哼,要是不够快,你能让我把她带进来?”

“我不会让你伤害她的。”

“呵呵……那就要对你说声抱歉了。”

一时间房间里充满了令人害怕的气息,谁也不敢说一句话,好像两人之间的对决一触即发。

“等等……”司马月出口阻止道:“你们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呀,”众人松了一口气,全部看向了司马月。“你知道能将秘密藏在体内,但是却不留任何伤痕是怎没做到的吗?”听到这里赫连厥稍微睁大了眼睛。

司马月看了一眼穆笑凡和风魔离,对着赫连厥说道:“那我就告辞了,你还真是看得起我,十大侍卫全部到场了,呵呵……不过,就凭你们,是绝对阻拦不到我司马月的!”

“月儿?”风魔离有些质疑地看着司马月,刚刚她眼神里一闪而过的是什么?是杀气,能让他和赫连厥都能感觉到的杀气。

“矮个儿,谢谢你,保重。”司马月说着飞上了屋顶,埋伏在房顶上的五个侍卫在一瞬间全部倒下,等众人反应过来时,司马月已经消失了踪影。

“月儿!”

“月姐姐!!”穆笑凡看着破了一个洞的屋顶,眼里含着泪花。

‘月姐姐?’赫连厥有些疑惑地看着穆笑凡,‘她到底对凡儿做了些什么?’“来人,将女王大人带下去!”

“是!”

在穆笑凡离开之后,赫连厥才开口说道:“好厉害的武功,看来你的担心是多余的,不过隐藏得真是深,在你身边呆了这么久,你竟然也没有察觉。”说着看向了风魔离,“我还有事情要去办,但是你刚刚的行为有些过了,以后还请以那位大人的利益为重。”说着离开了。

“月儿……”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