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恐惧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250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不知不觉晟安已经入冬了,从早上开始天空中就飘起了小雪,邢务府客房区院子里,几棵腊梅的枝头上,已经零星地冒出了花骨朵,空气中充斥着满满的寒意。风魔离加上了一件灰色的披风,很早就出门了。昨晚他几乎就没有睡着,竟然真的是月儿,‘这次我一定要好好抓住你,不让你再从我身边离开’!想到这里,风魔离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今天一定要好好和她谈谈,这些年她过得还好吗?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去把师妹救出来,趁楚一心还没有回来之前。

紫昕璃被关在停尸房的地下室里,那天可能是她不下心触动了机关,所以掉了进去,之后就被楚一心监禁在那里。‘那个楚一心到底是什么人?如果最近两天盘旋在我周围的人影真的是他们的话,把师妹藏起来是非常明智的决定,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必须在今天之内赶回倚月山庄’。想到这里风魔离加快了脚步,可是因为太过于着急,他身上的锦盒掉在了地上,着地的瞬间就碎裂了,‘糟了’!风魔离急忙将碎了的锦盒与里面的荷包捡了起来,重新揣在了怀里,脸色有些凝重地看向了倚月山庄的方向。

紫昕璃看着桌上的点心,倔强地转开了头,继续查找着屋里的机关。已经找了这么久,还是什么也没有找到,明明楚一心那家伙每次都是转动石门旁边的灯座的,可是不管紫昕璃如何用力,就是不见任何的反应。

“不知道大师兄他们怎么样了?还有那个月姑娘……”虽然她并不是月师姐,但是总是不想要她和大师兄待在一起,想到这里,紫昕璃坐在了地上,任性地几天没有吃任何东西,脸色有些苍白,嘴唇也裂了几道口子,她蜷缩着身子,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天已经亮了起来,前院传来了阵阵哄闹声,‘出什么事了吗?’风魔离走出了房间,‘不会是月儿……’说着关上了房门,准备去看看。

“师兄。”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充满生气的花少陵,风魔离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了,“你小子竟然联合其他人来骗我!”故意摆出一副生气的脸色。

“是楚兄坚决不让我告诉你的,我也没有办法。”花少陵一副无辜的样子,“呵呵……只不过,在旁边看着师兄着急的样子,还真是……”注意到风魔离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花少陵没有再说下去。

“你和楚一心昨天去了哪里?”

“呵呵……”

“你笑什么?”

“演了一场戏。”

“演戏?”风魔离隐约想起了昨晚司马月的话。

“凶手已经招认了。”

“招认?你说的是第二起案件的凶手。”

“恩!虽然当时司马月提起这个方案的时候,我还不怎么愿意,但是真的是太好玩了。”

“什么方案?”

“再简单不过了,就是装鬼吓人呀,昨晚我扮成自己的鬼魂去吓唬那个农妇,结果她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对我下手,老老实实地招认了。”花少陵说着搓了搓冰凉的双手,“原来死者一直用她和雕花行老板的奸情要挟农妇,只要他们能定期给他银两,他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任由两人来往,要是不答应就把这事宣扬出去。可是案发那天晚上,因为死者索要银两数目太大,两人起了争执,正在收药的农妇用锄头伤到了死者的大腿,流血不止,当时雕花行老板因为担心农妇,并没有离开,不想再被死者威胁的两人将计就计,想出了这次的案件。”

“他们见过第一具尸体?”

“这就是我为什么会被袭击的原因,我想起了那天晚上隐约看到还有第三个人在案发现场,所以准备到那里去看看,结果就……”

“那个第三人就是雕花行的老板。”

“是的,恐怕就是那时看到了尸体脖子上的印记。”说到这里,花少陵看了看四周,“司马月呢?”

“应该还在睡觉吧。”

“不过那个女人还真是有趣,告诉她,下次再有这么好玩的事情,记得叫上我,师兄你不知道当时那个农妇的表情有多有趣。”

“捉弄别人你就这么开心?”

“呵呵……那是当然。”

“你!”

“对了,小师妹有消息了吗?”

“在里面。”风魔离说着看向了房间。

“她没事吧?”花少陵现在来不及问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大碍,找到她的时候,就已经昏过去了,应该是几天没有吃东西,身子有些弱。”

“那就放心了,师妹到底是被什么人抓走的?”

“楚一心。”

“楚兄!”花少陵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师兄弄错了,他怎么可能出卖我们。”

“也算不上出卖,我在那晚你倒下的地方发现了他的剑穗,应该是他将侍卫引到那里的,所以你才能及时被发现。”

“既然这样他为什么要抓师妹?”

“他现在在什么地方?你自己去问问他不就知道了?”

花少陵急匆匆地离开了。看着花少陵消失的背影,风魔离露出了担心的表情,‘他们为什么要让你服下解药?少陵,难道这一切都是’……

就在这时一个蒙面女子出现在了风魔离的身后,“少主!”

风魔离并没有回头,表情瞬间变得冷漠起来,只是淡淡地开口说道:“这几天一直潜伏真是辛苦你了!”

“请少主恕罪!”女人马上跪在了地上,“属下不是故意隐藏的,只是周围太多眼线了。”

“我知道了。”

“宫主传话,让少主马上回宫。”

“你先回去,等我安排好一切之后,自会回去。”

“是!”女人站了起来看了一眼风魔离,“少主,您还是当心一下赫连厥比较好。”说着消失在了院子里。

一处屋檐的积雪掉落在了地上,风魔离早已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神,透露着摄人的寒气,他一步一步走向了房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