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北玉田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355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公子,你没事吧?”风凌天担心地看着自己身旁的黑衣男子。

“没什么大碍,不过那两个人到底是谁?”

‘第一次见到公子受伤,想不到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公子的武功高出这么多的人存在’。风凌天的表情有些严肃,就在刚刚两人准备赶往国寺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两个人影挡去了他们的道,最后对方突然就撤退了,这次晟安聚集这么多高手,难道全是为了国寺?

“他就是风魔离?”两个人影站在高处看着从寺庙里出来的风魔离,年老之人开口自言自语道。“不过还有一个人好像一直不见身影。”

“师傅,一切都准备好了,明晚就有好戏看了。”旁边的年轻男子笑着说道。将目光转向了前面的司马月。

“不过这背后的主人到底是谁?竟然能联合水月宫和弑魔教,刚刚那个黑衣男子,应该就是弑魔教的现任教主,年纪轻轻竟然能有如此武艺。”

“能得到师傅的夸奖,看来那个人真的不简单。”

两人的身影随着风魔离和司马月的远离,也消失了。

“你可以出来了。”赫连厥的话音刚落,一个女人就出现在了他身后:“想不到这次你竟然亲自出动。”

“这个东西对那位大人来说非常重要,我自然要重视。”女人的声音有些冷漠,虽然带着面纱,但是却掩盖不住她散发出的气质,面纱下绝对是一张倾国的容颜。

“倾水楼发生的案件是怎么回事?”

“是底下的人误解了这次的任务,擅自做出的决定,没想到对手竟然这么弱。”

“呵呵……宫主可别掉以轻心,说不定真正的敌人还藏在暗处等候着时机。”

“弑魔教的人还没有赶到,就是因为这个?”

“也许吧……钥匙还是没有找到。”

“我已经去查看过那一具尸体了,并未看出哪里不对。”

“是吗?”赫连厥轻声应答着,转过头看了一眼女人有些过于长的指甲。

“还不休息吗?这么晚了一个人坐在屋顶干什么?”一副楼梯搭在了屋顶,还未见司马月的身影就听见了她的声音。

“你呢?”风魔离看着站在梯子上的司马月。

“不是担心你吗?你都没有睡,我怎么睡得着呢?”说着打了一个哈欠。

风魔离看着司马月有些凌乱的头发和衣服,有些哭笑不得,现在她的这一副样子,任谁看都是刚刚才睡醒。“那还真是劳月姑娘费心了,你就一直站在那里?”

“没事,在担心你师妹呀?”

“没有,她不是好好的在邢务府吗?”

“你已经知道了?”

“我在少陵倒下的地方发现了这个?”说着拿出了剑穗。

“是楚一心的……”

“月姑娘一开始就知道师妹没有危险,对吧?”

“我……”

“师妹身体不好,我好像从来就没有与你讲过,但是你为什么当时会说这样一句话。”

“猜的呀,看表情就知道了,你忘了我是一个大夫了吗?”

“是吗?”

“花少陵他……”

“是我的疏忽才让师弟惨死。”

“我……”

“不是月姑娘的错,你就不必自责了。”

“我当然不会自责呀!”司马月有些不耐烦了,“我救了那小子,他应该感谢我才是,我是为什么还要自责呀?”

“你说什么?!”

“哈哈……离兄还真是好骗,哈哈……”

“你的意思是……”

“当然都是假的咯。”

“可是当时大夫说已经断气了。”

“你知道有一种药叫假死药吗?人吃下之后会在一段时间陷入假死状态,就像真正死了一样,你当时只知道伤心难过,火葬的一切准备工作可都是我和楚一心做的。”

“楚一心?”

“放心,那家伙信得过,而且现在应该正和你师弟在一起上演一出好戏呢。”

“到底怎么回事?”

“到时候你自会知道。”

“为什么连我也要骗?!”风魔离有些生气。

“呵呵……我和楚一心经过精密的商量,认为离兄不具备骗人的演技。”

“你们!”

“别生气呀!这样很伤身体的,呵呵……”

“是,我没有你们两那种天生的骗人演技。”风魔离看着司马月依旧带有些睡意的脸颊,“今天也不带面纱了?”

“大晚上的,带着干嘛?其实带着那种东西很不方便,而且还很难受,我已经决定明天之后就不带了。”说着又打了一个哈欠,只是这次还忘乎所以的伸了个懒腰,结果重心不稳往后倒去,“啊啊!”等她紧张的情绪平缓过来时,已经被风魔离紧紧地抱在了怀里,第一次感觉原来自己和他的身高相差这么多,她抬起头看向了风魔离,此时风魔离的眼神里,充满平时很少见的严肃。

“谢谢你,不过你可以放开我了。”司马月对风魔离炙热的眼神感到些许的尴尬,使劲挣脱着。

可是风魔离并没有松手,反而更加用力,“你是月儿?”这像是在问司马月,又像是在陈述着一个事实。

“不是!”说着狠狠踩了风魔离一脚,他这才松开手,司马月快速地跑离开,只剩风魔离一人有些失落地站在原地。“那晚你叫的‘月儿’也是在叫她吧?”司马月在不远处停了下来,“就是我失踪那晚,当时你的表情真的很自责。”

风魔离没有出声,皱着的眉头更加紧了。

“其实我认识一个和我同名的女孩。”司马月转过身看着风魔离,风魔离正一脸疑惑地看着她,“小时候我遇见过一个也叫司马月的女孩儿。她满身都是伤痕,十指沾满鲜血,她说自己一直紧紧地抓着藤蔓往上爬,试了一次又一次,但是终于还是承受不住放开了手。”

听到这里风魔离的眼里微泛着泪光看着司马月。

“她总是独自围着自己用稻草做的被子,蜷缩成一团说就算是这样的她,也有一个人愿意去疼她爱她,她说的那个人就是离兄吧,所以她并没有怪你,也没有恨你,她应该是希望你能幸福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不知道在遇到我之前,她吃过多少苦,在生命的最后,她微笑着对我说‘你要快乐地活下去,活得比任何人都要自在开心。”

那一抹小小的身影,拖着满身的伤痕,在这个冰冷的世界里独自前行着,有再露出当时的笑脸吗?一个人努力地挣扎着,会孤单寂寞吗?风魔离许久没有留下的泪水,滴在了冰冷的地面上,“像她那么倔强任性的人,一定被别人教训得很惨吧,我……”就在这时,风魔离被一双小小的手臂抱住了。“月姑娘……”

“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呀!让人看得心疼。”司马月此时也已经泣不成声。

“谢谢你一直陪着她。”

“我也要谢谢她。”

“她去世的时候有很痛苦吗?”

“呜呜呜……”司马月加大了哭声。

“她当时被狼群围攻,我赶到的时候,她已经……面目全非了,呜呜……”

听到这话,风魔离的心一紧,紧握着双拳,手上的血管清晰可见。就这样两人不知道悲伤了多久,司马月放开了风魔离,踮起脚用手摸了摸风魔离的头顶,突然开口说道:“已经长这么高了,看来不能再叫矮个儿了呀。”

“诶?”风魔离一脸疑惑地看着司马月。

“呵呵,现在再叫矮个儿,师兄还会答应吗?”

“?”风魔离还是一副没有明白的样子。看着此时脸上还有泪痕,但是却开心笑着的司马月,风魔离终于知道自己刚刚被耍了,眼前的这个人就是月儿,现在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高兴,不知道为什么,他此时好想伸出手拉住眼前这个人,可是等反应过来时,司马月已经离开他一丈远了,只是当时他还不知道,这辈子再也无法抓紧眼前这个人的手了,再也不能了!

“师弟师妹们都平安无事的回来了,你可以放心休息了。”边说边朝房间走去,但是没走几步又停了下来,“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

“什么话?”

“你竟然没有好好听我讲话!”司马月生气地转过了身。却听见背后传来了那句熟悉的话:“只要月儿叫我,我就会答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