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夜幕前的宁静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555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三人说着昨晚发生的事,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邢务府的门口。

“也就是说上次我们遇到的那位老人救了那些女孩子?”

“是的,但是……”

“你昨晚消失不见之后,我和楚大人带兵去了那家包子铺。”

“什么?”

“虽然有些冲动了,但是离兄当时真的是特别担心,你妹看到那眉头皱得?”楚一心打趣着风魔离。

“咳咳……不过却有重大的收获,而且听了你刚刚讲的事情,就更加确信了。”

“是吗?”

“我们去的时候老板并不在,只有他的弟弟在。”

“也就是说打晕我的很可能就是那家店的老板?”

“对,而且还发现了一件东西。”

“一幅画。”楚一心补充着,“你猜那幅画画的是什么?”

“不可能是离兄钟意的那位青衣女子吧?”司马月敷衍着楚一心的提问。

“离兄钟意的?”

“别听她胡说,”风魔离有些无语的说道,“不过你还真猜对了。”

“真的!”就在司马月为此震惊的时候,从大厅里慌张地跑出一个人。

“楚大人!”

“怎么了,不会是少凌他出事了吧?”三人都有些紧张。

“不是,是……是摄政王!”

“摄政王?”

“是的,摄政王传令让负责这起案件的司马月姑娘和风魔离少侠进宫去见他。”

“好了,我知道了。”

等刚刚的人走后,司马月才转头看向了风魔离,一脸疑惑的样子。

“二位?”

“楚大人,我师弟就交给你了,我们去去就回。”此时风魔离的表情有些说不出的奇怪。

“好的,那二位要小心。”说着转身离开了。

风魔离没有说任何一句话朝门口走去。

“呵呵……这下有趣了。”司马月突然饶有兴致地微笑着。

放在桌上的点心让紫昕璃越看越生气,她干脆用手将桌子嫌掀翻了。

“紫姑娘,为什么要生这么大的气呀?你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这样让我很为难。”

看着进来的人,紫昕璃抓起凳子就扔了过去:“楚一心,想不到你竟然出卖我们!亏我们这么信任你。”

“在下从一开始就没有说过我是好人。”

“气死我了,滚!”说着另一只凳子又飞了过去。“你到底想怎么样?!”

“放心,不会对姑娘怎么样,到时候自会放你出去。”

“你要是敢伤害我师兄,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楚一心将桌子摆正,捡起地上的点心吃了起来,“想必这个姑娘是不会吃了吧,我会再给你送干净的过来,你想要见你师兄,最好是好好吃东西,要不然命都没了,还怎么见。”边吃边朝门口走去。

“你不放我出去,我就不吃,坚决不吃!”

楚一心背对着紫昕璃,“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为什么你与你师兄名字里都带有一个相同发音的字?”

“诶?什么意思?”可是楚一心已经消失了踪影。

“公子,真的不和赫连厥合作?”

“风凌天,我和他们并不是合作关系,只是碍于上一辈的关系,而且这次刚好有事路过晟安,才勉强答应下来。”

“是属下没有考虑全面,还请教……公子恕罪。”风凌天低下头说道。

“你的动作太大了。”黑衣男子稍微拉起帷帽的黑纱,端起了茶杯。“好好调查一下昨天碰到的那个女人。”

“您是说负责这次案件的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不简单。”

“就办案进度来说,脑袋还算聪明。”

“我说的可不是脑袋。”风凌天一脸疑惑地看着黑衣男子,只见他嘴角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

“怎么从刚刚开始就不讲话呀?”司马月看着走在自己身边的风魔离。“摄政王呀,好像听别人说,他是西晟国的第一美男子,”风魔离没有要回话的打算,“不过,离兄应该和他有得一拼,呵呵……”风魔离还是自顾自地走着。

“二位,请在此等候片刻,小的这就进去通报。”

“劳烦你了。”司马月回应道,就在侍卫走进殿的时候,她发现大殿左边的拐角处一个女孩子正看向这边,发现司马月的目光之后,女孩迅速躲了起来。

“二位,摄政王有请。”

两人在侍卫的带领下走进了大殿,出于礼节没有认真观察里面的情形。

“参见摄政王。”

“二位不必多礼。”

司马月慢慢抬起了头,这才看清刚刚讲话的男子,‘他就是摄政王?长得果然很漂亮,不过’……

“两位别来无恙。”站在赫连厥身边的井穆成开口笑着说道。

“你是那天的大叔!”

“月姑娘。”风魔离提醒着司马月。

“喔,失礼了。”说着小心谨慎地看了一眼赫连厥,却发现他此时正看着自己。

“你就是司马月?”

“是的。”

“有非要戴着面纱的必要吗?毕竟将这么重要的案子交给一个身份不明的人,邢务府确实欠缺考虑了。”赫连厥的语气带有些责备。

“其实这面纱……”

“启禀摄政王,月姑娘的脸因为小时候被油烫伤过,所以留有很大一块疤痕,这一点在下已经确认过了。”司马月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风魔离抢了去,“而且,此次的案件是因为月姑娘精通医术,而两个被害者又中了奇怪的毒,所以就拜托她帮助搜查了。”

“是这样呀,月姑娘对医术很精通吗?”

“只是略知一二而已。”

“是吗?那么案子结束之后,还请姑娘为本国的女王陛下看诊。”赫连厥这话一出,风魔离与井穆成都看向了他。

“女王的身体有什么不适吗?”

“她从小身体就很弱,只是今年年初开始出现了恶化,虽然已经派人去请神医千昊辰了,但是他肯不肯来就是另一回事了,所以想让姑娘先看一下。”

“喔?要是能请到那位神医的话,女王的病自然会痊愈,但是在这之前希望小女子的拙技能为女王陛下减轻些痛苦。”司马月毫不犹豫地应了下来。

“哈哈……月姑娘果然豪爽,就这么定了,那么我们谈一谈这次的案件吧,凶手有眉目了吗?”

司马月与风魔离对视了一眼,两人虽然各自都收集到了一些线索,但是还没有正式地总结过,现在也只有临时拼凑了。

“希望摄政王在听了我们的分析之后,答应我们一个请求。”司马月先开口说道。

“只要我能做到。”

“在此谢过了。”再次看了一眼风魔离,之后继续说道:“首先来说第一起案件,尸体在城西被发现,四肢被砍只剩身体,身上除了脖子上的奇怪印记外,找不到其他的伤口,死因应该是中毒生亡,而且身份不明。”

“那么那个奇怪的印记是怎么回事?”

“如果我没有辜负家师的教导的话,那是一种叫做绞蛛蛊的蛊毒。”

“蛊毒?”

“是的,而且这种蛊毒应该出自北辰的巫毒谷。”

“那么这次的案件与巫毒谷有关?”

“我并不这么认为,这一点待会儿再解释,我与离兄再次检查尸体的时候,在第一个被害人的脸上,有一条很不起眼的刮痕,可是验尸的时候,大夫并没有发现,而且有发现可疑人物进出过验尸房,可见那条伤痕就是那时留下的,这意味着或许死者身上还留有什么我们看不到的重要东西,至少曾经被害者持有过那样东西。”

三人都认真地听着司马月的分析,只是井穆成嘴角依旧带着笑意。

“关于被害者的身份问题,其实我开始也只是怀疑,刚刚进城的时候,就听见大家在讨论少女连续失踪的事情,奇怪的是我在这里的这几天,没有任何少女失踪的消息。”

“所以你怀疑被害者可能是那个采花贼?这么说来,好像失踪的女孩已经被月姑娘救出来了。”

“其实是一位老爷爷的功劳。”

“老爷爷?呵呵……”赫连厥此时嘴角略微上扬。

“从哪些女孩口中得知,每天都会为他们送东西的男子,已经六天没有出现了,这与第一具尸体发现的时间间隔一模一样。”

“那么他为什么会被杀?”

“离兄。”

“嗯,”风魔离点了点头,“可能与一位女子有关。”

“女子?”

“对,我们沿着各种线索锁定了一个可疑的地点,城西的包子铺。在第一具尸体的发现地,散落有一种叫百思菊的花的花瓣,这种花非常奇怪,一般生长在深山密林中,但是又必须要有足够的阳光和温度才能存活,晟安的夜晚非常寒冷,百思菊能存活已属不易,所以依照这一点,我们找到了犯案的真正地点,在那个地方发现了一条手帕,而这条手帕的主人竟是曾经失踪过的一个女孩的,在下的师弟也曾经说过,还有其他人在跟踪这个女孩,而且在这家包子铺找到了一张画像,画像中的人与这名女子长得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这家包子铺中的主人喜欢这名女子,用那种蛊毒救了她。”

“是的。”

“但是也没必要做得这名张扬吧?”

“这就是接下来要说的重点。”司马月开口解释道,“为什么要特意用这名招摇的方式杀人?在这起案件发生之后,晟安城晚上没有一个人敢出门,因为手段过于残忍与危险,摄政王身边的侍卫被临时派去晚上巡逻,本来负责防守国寺的武力就减弱了。”

“他们的目标是国寺?”

“绞蛛蛊不是普通的东西,能够得到它的,自然是大有来头的人物。所以我前面说不可能是巫毒谷的人做的,凶手这么做第一可以顺势让晟安陷入恐慌,第二可以诬陷北辰国。哪家包子铺是三个月前才刚刚开的,相必一直在等合适的机会,这次恐怕最开始也是在他们的意料之外吧。”

“所以为了制造更大的混乱,就杀了第二个人?”

“不,两起杀人案的凶手不是同一个人。第一,四肢被切的地方完全不一样,第一具尸体是一刀砍断,动手的第一个有武功的人,而第二具尸体明显是砍了好几次,应该是一般人所为;第二,两句尸体身上的奇怪印记居然在同一个地方,位置一模一样,这是中了同一个绞蛛蛊绝对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你怎么可以这么肯定是同一个?”

“真正中了蛊毒的二人,印记的大小和颜色的排列方式是完全一样的。”

“真正的两人?你是说第二个被害者根本就没有中蛊毒?”听到这里,风魔离难免有些吃惊。

“对,就在我想再一次去确认尸体时,已经发生了火灾,放火烧尸的人恐怕就是真正的凶手了,我之后去了雕花行,老板的手艺真的太厉害了,雕刻的东西全部栩栩如生。不过还从伙计的口中得到了一些线索。”

“原来你昨天是去了那里,你怀疑那个雕花老板?”

“嗯,据店里的伙计说,他们的老板都三十好几了,也没有成婚,但是却与一个女人走得很近。”

“难道是那个农妇?”

“我也这么认为,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家计这么紧张,第二名被害者却出手阔绰,可能是因为发现了妻子的奸情,所以以此勒索两人。院子里晒着的药草表面虽然干了,但是却含有很多水分,是因为她丈夫死的那晚没有记得收进屋吧,凶器可能就是采药时用的小锄头。”

“所以你那天就是为了找锄头,才要求进屋的吗?”

“还有一方面,想确认她的家境。”

“那么为什么会想到模仿第一具尸体的样子呢?而且两人应该没有见过第一具尸体才是吧?”井穆成终于开口问道。

“月姑娘,少凌早晨醒来之后,就发现了身旁的尸体,直到邢务府的人来之前,都没有人敢接近尸体,尸体脖子后方有这样的印记,就连少凌最初也没有发觉。”

“离兄,你忘记你师弟倒下的地方了吗?”

“你是说?”

“这一点等你师弟清醒了就自然明白了,可能是你师弟酒醉昏迷的时候,雕花行的老板途经过那里,并在不注意的情况下,被尸体绊倒,所以才看到了那个印记,第二具尸体的死因恐怕是流血过多,动手的应该是农妇,伤口在大腿上,所以为了隐藏真正的死因,才想起利用前两天发生的案件。之所以一大早就召集邻居去找尸体,是因为如果再下雨的话,会影响雕刻的印记,毕竟上有颜色,而且让这么人发现尸体会引发一时的混乱,对办案起到一定的干扰作用。”

“好好,二位果然厉害。”赫连厥走向了两人,“不过证据方面……”

“这正是方才我想让摄政王帮忙的原因。”

“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