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遇袭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319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就是少凌倒下的地方,离第一具尸体发现的地点很近。”风魔离希望能在现场找到些什么。

“也许是你师弟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一些细节,所以想到这里来确认一下,毕竟他因为喝醉在案发现场与尸体呆了一晚上。”

“要真是同一个凶手的话……”

“他的手脚还健在是吗?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让凶手不得不停手。而且,这未免太巧了吧?你看。”司马月说着看向了不远处热闹的店铺。

“是呀,如果是巧合的话,也未免有些牵强了。”风魔离也看向了前面的包子铺。

“说不定另外一个跟踪那个女孩的,就是这个包子铺里的人。”

“这家包子铺确实可疑,昨天我们在那里停留的时候,楼上有人在监视我们。”

“那不就对咯。要是这一切都合理的话,还有一个疑问没有解开。”

“是什么?”风魔离问道。

“想必你也发现了吧,两具尸体有些不相同。”

“嗯,第二具尸体被砍断的地方切口很不整齐,而第一具却非常整齐,为此我也怀疑过那名农妇,但是她一个普通的农妇,怎么会有巫毒谷的蛊毒呢?”

“就是这一点。”

“还有一点,师弟的那个印记出现在胸口,但是另外两具都出现在脖子处,而且位置一模一样。”

“你说什么?!你确定那两具尸体的印记出现在脖子的同一个位置?”

“非常确定,因为很奇怪,所以比较关注。”

“你怎么不早说!你回邢务府去等我,我很快就回来。”司马月说着跑开了,风魔离想追上去,却被墙角处掉落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

井穆成站在城墙高处看着在人群中小跑着的白衣女子,露出了一丝笑容。

“成叔叔。”穆笑凡慢慢地走上了城墙,站在了井穆成的身边。

“凡儿,身体好些了吗?这里风大,快回去。”

“不要,只有这里才能看见外面。”

“凡儿,你是一国之主,不能一直想着外面的世界,知道吗?”

“正因为是一国之主,才更应该出去好好了解一下自己的国家呀。”

“好好,叔叔说不过你,凡儿说得很有道理,可是你知道君王离开皇城,会引发很多内部问题的。”

“反正……”穆笑凡没有继续往下说,而是转移了话题,“对了,成叔叔刚刚在看什么,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呵呵……在看一个女人。”

“诶,能被成叔叔看上的女人,让凡儿也来看看。”说着朝街上望去。

“已经不见了喔。”

“可惜,”穆笑凡看了一眼井穆成,拉住了他的手,“成叔叔要多来看看凡儿……还有母后。”说话的时候,情绪有些低落。

“我现在不是在凡儿的身边吗?”

“成叔叔,凡儿好害怕。”

“有什么好害怕的,连厥那孩子会好好保护凡儿的。”

提起赫连厥,穆笑凡抓着井穆成的手更加用力了,全身擅抖着。

“凡儿,身体有什么不适吗?”

“成叔叔,其实……”

“凡儿,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此时赫连厥的声音响起。

“喔,好久没有见了,让凡儿陪我说说话。”

“打扰王爷了,凡儿最近身体真的不是很好,我先送她回去了。”

“好的。”

“女王陛下,请!”

穆笑凡看了一眼井穆成,然而此时的井穆成却将头转向了另一边,她无助地走下了城墙。

“王爷,那在下也告退了。”说着跟了上穆笑凡。

等两人走了之后,井穆成才转过身,看向了皇宫最北边的皇陵:“青雪,对不住了,我不能破坏他的计划,保护不了凡儿了。”

司马月从雕花行出来,因为太过于着急,撞到了一个黑衫男子,男子戴着黑纱斗笠,看不清他的容貌,因为身上有一股好闻的香味,所以司马月在慌忙的道歉之后,多看了他一眼。

“公子,没事吧?”站在旁边的男子问道。

“她就是调查这件案子的人之一?”

“是的。”

男子看了看司马月的身影,抬起头望向了不远处的倾水楼。‘看来这次我亲自过来是正确的决定’。

夜幕开始降临,司马月藏在灌木丛后面,观察着前方的寺院:“那就是西晟的国寺?有五个人在防守。照这样下去,他们是不会动手的。”就在这时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司马月身后,将她打晕了。

一直不见司马月回来的风魔离有些着急,‘自己要是跟上去就好了。’现在又走不开,刚刚回来的时候,楚一天就将花少凌交给了他,说有急事要去办,直到现在还是没有回来。

司马月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小木屋中,他慢慢走了出去,望着荒芜一人的四周,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不远处整理着绳子。

“你醒了。”

“你是那天的老爷爷?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司马月揉了揉还有些疼痛的肩膀,“是您将我打晕的?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一次问这么多个问题,老夫该回答哪一个才好呢?”

“你是谁?”

老人摇了摇头,“你怎么又一个人晚上到处乱跑?”

“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您到底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

“谢谢了。应该是您救了我吧?”

老人没有回答司马月的话,拿起绳子往树林里走去。

“哎!等等我!”说着追了上去。“您知道刚刚打晕我的人是谁吗?”老人还是一句话也不说,继续往前走着,“这么晚了,你到树林里面去干什么?”

老人突然转过头,愤怒地看着司马月,“你马上给我滚回木屋去!”

“我不说话了还不行吗?您看您拿着绳子,应该是要去做些什么,如果不嫌弃的话,我愿意帮忙,以报答您的救命之恩。”

“那还真是不用了,我对你这个疯丫头不只是一点的嫌弃。”说着自顾自地往前走去。

“臭老头!”只不过声音小得只有司马月自己猜听得到,‘你以为我想跟着你呀,看到你的那张脸就让人害怕了。’不过必须跟着他,刚刚打晕自己的人已经可以确定是谁了,虽然现在自己还处于那种状况之下,但是能偷袭到她,已经说明那个人武功非常不简单,而这个老者竟然能从他手上救下司马月……

司马月一直保持距离跟在老人的身后,直到抵达悬崖边,老者才停下了脚步,他往悬崖下看了看:“你不是说要帮忙吗?”

“我……”司马月站在原地有些踌躇。

“把绳子系在那边的树上。”说着将绳子递给了司马月。

司马月慢慢往前移动,远远就伸出手结果绳子,之后迅速跑了回去。

老人看了看司马月,“系紧一点!”

“好,不过您准备做什么?不可能……”司马月抬起头的时候,悬崖边上已经不见了老人的身影,“怎么回事!他不可能掉下去了吧?”说着慢慢朝悬崖边上移去,她前倾着身子试图能看到悬崖下面的状况,但是却徒劳无功,她理直气壮地自言自语道:“反正我也救不了他,还不如回去搬救兵。”此时司马月的额头上已经沾满了冷汗,两脚有些发软。就在准备转身的时候,被石头绊倒跌下了悬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