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倚月山庄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326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不好了!!”

“怎么了?”

“快传御医!”

“皇后娘娘……玉贵妃……”

“快去禀告皇上!”

“……”

宫女们参杂着各种慌乱情绪的声音,与冬日白雪覆盖的皇宫有些格格不入。因为惊慌而摔倒的痕迹依然清晰地留在月沁宫的雪地上,三三两两的宫女跪在庭院的地上哆嗦着不敢抬起头,凉亭边那一大片刺目的鲜红慢慢扩散开来,着一袭鹅黄色长裙的女人倒在血泊中央,毫无血色的脸颊,预示红颜的消陨。

凉亭中的女人背对着众人,一袭素裹白色长裙和白色披风,简单的发髻和散披着过腰的长发,除了胸前戴着的蓝色项链,全身上下没有其他的配饰。女人右手拿着还滴着血液的长剑,闭着眼睛没有任何的表情。

“皇上驾到!”听到这个洪亮但是明显有些慌张的声音,宫女们更加紧张,转了个方向继续跪着。但是凉亭里的白衣女子并未有任何的动作,只是睁开了双眼。

着一袭紫衫的皇帝走进了月沁宫,深邃的眼神,轮廓分明的五官,尽显王者威严,但是看上去带有些沧桑,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女人,将目光转向了白衣女子,没有太大的表情。跟随在他身后的侍卫和宫女,见到这一幕,都吓得跪倒在地。

“皇上!呜呜呜……玉姐姐她……”跪在稀疏人群之中的女人跪着走到皇帝身边,哭泣着大喊道。

但是皇帝并没有理睬,过了许久他才开口小声问道:“御医还没有到吗?”

“启禀皇上,已经派人去通知了,应该快到了。”管事的宫女哆嗦着回答道。

“夕影。将玉儿带到太医院去。”说完一个黑衣男子在众人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出现在了凉亭前,抱起了倒在血泊中的女人。“全部退下。”这话一出所有人就像得到解脱一样,慌忙地跑出了月沁宫。

“你这个疯子!!”刚刚跪在皇帝面前的欣贵妃在离开之前冲着白衣女子大喊着,可是站立着的两人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她不明白为什么皇帝会如此的平淡,宫里所有人都知道,皇帝与皇后一年都不曾见一次面,白衣女人顶着皇后的头衔,一直呆在月沁宫从不曾踏出这里半步,在她看来与冷宫无异。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想到这里她继续开口说道:“皇上,您一定要为玉姐姐做主,将这个魔女……”话还未说完,一把带血的长剑快速划过她的耳旁,刺进了旁边的木门,被割断的头发随着她的尖叫声掉到了地上。惊慌失措跪在地上的她看了一眼皇帝,换来的只是一句,“送欣贵妃回去。”绝望和惊慌交杂的她在贴身丫鬟的搀扶下离开了。

停了一天的雪又开始飘了起来,隔着飘落的雪花,他一直看着她给的这一抹于他而言奢侈的背影,有多少年没有见到过她的容颜了呢?他只记得已经一千一百六十三天没有听到过她的声音了,“我恨你!!”这是她最后对他说的话。那一年他也是在这个飘雪的季节第一次见到她,那时的她天真活泼,总是笑着说要开心地活下去,可是现在的她真的活得开心吗?他,对你来说真的这么重要吗?

两人就这样一直站立着,雪越下越大,开始有些看不清对方的身影了,他往前移了一步,深怕她的背影在自己的面前消失。女人突然转过身开口道:“天气转凉了,皇上还是快回去吧。”这一句没有带有任何感情色彩的话,却让显得沧桑的脸色有了些生机,眼神像小孩子一样充满了期待。女人边说边朝着屋里走去,雪太大,他没有看清她的脸庞,还和记忆中的一样吗?好想和她说说话,看着她的身影慢慢消失,他话到嘴边却没有说出口,眼睁睁看着她走进了屋。

“翼。”一个女人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听到这个称呼,他急忙地想往前走去,记忆中的那天,她第一次这样叫他,也是最后一次。可是还没有踏出第一步就停下了脚步,回过神转身看着刚刚这个声音的真正主人,身后的女人有些哀伤地看着他。

二十年前。

“大师兄,呜呜……”小男孩哭着对比自己稍大一些的男孩哭诉道。

“你又被她欺负了?”

“呜呜呜……”小男孩捂着眼睛,哭声越来越大。

“你还真是没用,被一个女孩欺负成这样。”

“是那家伙不好,不高兴就动手打人。我……”男孩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苹果大小的泥团就打中了他的脑门,他捂着脑袋大哭起来,“好痛,我一定要告诉庄主,让他好好惩罚你。”

“你想告状就去,本公主才不怕呢。”小女孩有些冷漠地说道。

“公主?明明是不知道哪里来的混小子……”话还没有说完,小女孩就冲上去抓扯着小男孩的头发,两人顿时扭打在一起,可是小女孩完全占上风。

“大师兄救我。”可是旁边站着的男孩并没有插手的打算。

“我才没有被抛弃!!我才没有被抛弃!!”女孩不停重复着。

“月儿住手!!”男子的声音响起。

女孩停了下来,右边已经被男孩扯散的头发有些凌乱,脸上沾满了泥浆,一副高傲的样子。

“师傅……”小男孩像看到救星一样,站了起来,跑向男子,一把保住了男子的双腿,委屈的哭诉着,脸上有很明显的抓痕。

“你们两个又开始调皮了,罚你们不准吃晚饭,今晚就到后山面壁室去面壁思过。”紫慕轩看着这两人哭笑不得,虽有些于心不忍,但是还是对两人做出了惩罚。

“师傅,不是我的错呀。”男孩满脸流着鼻涕和泪水,有不少粘在了紫慕轩衣服上不甘地反抗着。

“双方起争执,必然两人都有错,凌儿,你是师兄,凡事要让着师妹一点,月儿刚刚进山庄不久,对一切都还很陌生,你应该多帮帮她,可是你自己说,这一个月你们打过多少次架了?”紫慕轩耐心地训斥道。

“可是……每次都是她先动手的。”

“可是是你先动口不是吗?”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传了过来。

“璃儿,身体不是不舒服吗?快进去休息。”紫慕轩一脸宠溺的样子。

“爹,我没事了。我可以作证,每次都是二师兄先挑事的。”

“我……”

“呵呵……二师兄,爹不是每天都在教我们吗?不能逃避自己的责任,上次你是怎么说月师姐的呀?”

“我……”

“本来师兄嘴巴就毒,哼!”见花少凌没有说话,小女孩儿笑着跑向了司马月,“月师姐也有错,不能随便就出手打人,这是不对的喔。”

司马月看了一眼紫昕璃,又看了一眼花少凌,“哼!”说着离开了。

“师傅,我不要跟她呆在一起,我可以换个地方吗?”

“不行!”紫慕轩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呜呜……”低着头走向了后山。

“凌师兄,等等。”紫昕璃跑到花少凌身边,递给他一张手帕,“把鼻涕擦擦,脏死了。”意识到自己现在的丑态的花少凌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手帕,飞快地跑开了。

“哎。”一直站在旁边的风魔离轻声探了口气。

“离儿,你才多少岁呀?别成天叹气。”

“大师兄,倚月池的莲花开了喔,你不是答应师妹,陪师妹一起去摘的吗?我们走吧。”说着拉起了风魔离的手朝内院跑去。

看着陆续消失的四人,紫慕轩叹了口气,若有所思地离开了。

这里是天下闻名的倚月山庄,坐落于西晟国最高的山——灵溪山的顶端,风景宜人,与世隔绝。它的地位并不是因为实力有多强大,而是天下战乱之时这里救助过很多受难之人,被称为仁义山庄。还有一方面的原因是,传说倚月山庄藏着一个很大的秘密,这与天下人都想得到的一件东西息息相关,所以很多名门都想尽办法在这里安插眼线。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