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作者:女子如莲 字数:515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陆铭心不在焉的看着海岛上来往的人群,很多的时候,他都在神游。不打游戏,不怎么爱玩儿手机的陆铭,眼睛特别的明亮,被人经常开玩笑说,陆铭的眼睛是看海水看多了,湛蓝湛蓝的。

自从方凯老师来了之后,白荷就很少出现在3号海滩奶茶店里,陆铭叹息着,把一杯薄荷味的奶茶调配好,放在一边,希望白荷什么时候来就可以喝到。

“来一杯喝的?亲爱的。”一个年轻女声从身后响起,听得出来是在海滩上玩儿,口渴了。

“冰水自取。”宁洛指了指柜台边的冰水机。

“喂,哪有背对着顾客的。”女孩似乎有些生气。

宁洛马上转身,面对这位不速之客。这个女孩的皮肤被太阳晒得黝黑,带着大大的墨镜,穿着豹纹比基尼,事业线呼之欲出。然而对于陆铭似乎没有什么吸引力。

他又一次义正言辞的说:“在海滩上,冰水自取,这是规矩。”

“喂,你怎么能这么跟我说话。”女孩声音开始变得很大声,说话间还摘掉自己的墨镜,眼圈周围皮肤很白,其他地方却被晒得很黑,活像黑白颠倒的熊猫,陆铭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女孩被陆铭这一笑,怒火又上了一个层次。

“没有,我破例帮你乘一杯冰水吧。”

“什么呀,我不喝了。”女孩觉得莫名其妙,海滩上人那么多,她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转身带上了墨镜,压低自己声音说:“我才不喝冰水呢!”还没等陆铭反应过来,她伸出自己的大长手,一把抓来刚才陆铭给白荷做的奶茶,扔下百元大钞就跑了,转身还对陆铭做了一个鬼脸。

陆铭没好气理他,他把钱扔到钱柜里,嘴里嘟囔着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几天,我不敢回家,怕看到妈妈死灰一样的眼睛,那种感觉让心理承受能力弱的人有自杀的念头。可是,毕竟自己是妈妈的女儿,家还是终究要回的,我拿着钥匙打开了门,妈妈正在看电视,偶尔发出她特有的奇怪笑声。我偷偷的溜进自己的房间,不想让她发现我。

就在这时,门铃突然响了,妈妈头也没有回对我说:“开门去。”

我吓了一跳,原来她知道我回来了。

我打开门,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方凯。我急忙推他出去,示意他妈妈在家呢。

然而妈妈是知道的,却没有把他拒之门外。

方凯走了进来,妈妈却依旧气定神闲的看着电视剧,我让方凯坐在沙发上,到厨房给他们准备水果。

“白老师,您好。”方凯礼貌的打招呼。

妈妈没有回答。

方凯继续:“我这次来,是想劝您让白荷考到江州去。”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因为我会一直留在海岛上,不会再离开了。”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只要白荷在海岛上,我就会一直在她身边,我相信这不是您愿意看到的。”

妈妈转身看看方凯:“你以为我没有办法让你离开海岛吗?”

方凯浅浅的笑了笑说:“我知道白老师您的能力,可是您更爱自己的女儿,您就让她去江州吧,说不定她会爱上那里。”

妈妈没有接他的话,只是在她的内心深处是不想让女儿离开自己太远。

我手里端着水果不敢往他们身边靠近,只觉得有一股强大的气流在他们只见盘旋,让我无法近身。

许久之后,只听妈妈说了一句话:“我会考虑的,你先回去吧。”

方凯才站了起来,走出门去。

我跟着方凯走了出去,他骑着单车来的,此刻却没有骑上立即离开,或许他知道我一直跟在他的身后。

过了我家蜿蜒的小路,来到一片无人的街心花园。此时正是正午,人烟稀少。方凯突然转身朝我走来,一把抓住我,深深地吻在我的唇上,一向矜持温柔的方凯,此时不知哪里来的冲动,就这么把我拥着,让我无法动弹。

许久,才放开我。

他看着我一脸错愕的眼神:“我知道在你的心里一直没有我的存在,所以我用这种方式向你告别。”

“方老师。”我一时语钝。

“别这样叫我,我还是习惯你叫我师兄。走吧,下个月的考试一定考到江州去。”

“江州?”

“宁洛在那里,你到了江州,就离他近了。”

一提到宁洛的名字,心底里最柔软的部分被深深地刺痛。宁洛,我真的可以离你更近一些吗?真的可以吗?

带着对江州的希冀,我开始进入紧张的学习。在校长的应允下,我离开了学校,回家把自己关在家里,我一直认为,我一个人的时候心会很静,记东西也会很快。

偶尔,我会听门轻轻的被推开的声音,我知道那是妈妈在偷看我,复习累了,床边的小桌子上就会出现我最喜欢的饼干和牛奶。

不去上学的日子,陆铭成了我家的常客。他总是以各种理由来找我,比如替我带来学校老师准备的考卷,不知从哪里弄来的高考模拟黄金试题等。这些东西对一个第一年就能考上一本的我,是没有用的,我相信高考对我来说,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记得上两次高考的时候,我总是故意把会做的题做错,就是因为我不想离开海岛,不想离开妈妈,还有宁洛的承诺。

此时,陆铭坐在我不远的地方的凳子上,脸朝着凳子的后背,面向我。享受着妈妈给做的爱心小饼干,看着正在奋斗中的我。

“姐姐,你真的会离开海岛吗?”许久,他问出了这句话。

“会的。”我爱答不理的回答。

“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人愿意娶你,你会留下来吗?”

我摘下眼睛,揉了揉太阳穴,伸了伸懒腰“那要看是谁了?”

他忙把椅子拉近我:“如果那个男孩送你一座像城堡一样的别墅,还有一辈子都爱你的承诺,你会愿意留下来吗?”

我转身看着他,十六岁的他,嫩的要掐出水来。

我对他傻笑了一下,转而严肃的说:“不会。”他似乎很失望,把凳子往后拉了拉,表情沮丧。

我把凳子拉到他身边,轻轻的捏着他的脸说:“会有一个小公主出现,等着住进你的城堡的。”

此时,我离陆铭这么近,我才意识到,眼前这个男孩已经不是那个跟在我身后撒娇的小孩子,他已经长大了,还有一张足以让万千异性为之疯狂的俊美容颜,想到这里,我立马放开自己的手。

“怎么了姐姐?我喜欢你这么对我。”陆铭的小脸泛起了红晕,我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作为从小到大被陆妈妈唯一获准陆铭接触的异性,有这种反应或许是正常的,但这并不表示什么。

我急忙把凳子往后拉,没想到刚才陆铭的凳子是紧贴着我的凳子的,这突然一拉,他的凳子竟朝我的方向倾倒,顷刻间他连人带凳子压在我的身上,我只觉得脖子被凳子重重的卡着,喘不过来气。

许是被吓了一跳,陆铭忙起身把凳子挪来,扶我起来,拉进自己的怀里,说:“姐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刚刚被凳子这么一压,整个人有一种即将昏厥的感觉,现在又被他这么抱着,一种莫名的疼痛,从脖子一直延伸到全身,身子几乎要瘫软在陆铭的身上。

许久,我感觉脖子上有些潮湿。

“乖,别哭,姐姐会经常回来看你的,两星期好不好。”我轻轻的拍着陆铭的后背,好平复他的情绪。

“不好,我要天天看到姐姐。”陆铭还是小孩子,充满了孩子气。

我轻轻地抚摸着他柔柔的头发,他像一只小浣熊依赖大树一样依赖着我,从小就是这样,有的时候,她会叫我三姐,紧跟他那嫁出去的两个姐姐之后。而我,也只当他是弟弟,从未想过我们之间会有第二种感情。

许是觉得自己这样也不是办法,便轻轻的松开了我。我只觉得没有了依靠,一个趔趄差点摔倒。陆铭马上住了我,让我坐下。

入夜了,打开窗户,凛冽的海风吹得我的心轻轻的飞扬。今天,方凯和陆铭都在我离开之前,向我说明了他们心中的真实想法,我真的很感动。然而,这种感动且无法撼动宁洛在我心目中的位置。不管他有多坏,对我做过什么,我都那么爱他。

记得那个暑假,我报名了离学校不远的游泳班。海岛上的孩子从小都会游泳,只有我不会。小的时候妈妈跟我讲了很多小孩被大海带走的故事,我一直心有余悸。直到进入高中,才深深地坚定,妈妈的话都是骗人的,我一定要学会游泳。

刚到泳池的时候,我觉得特别的不好意思,因为参加培训的都是比我小的多的小学生。在他们中间,我显得很不和谐。这些小孩子们也毫不吝啬他们的讥笑,对我大看特看,几乎要把我看穿了。

不一会儿,许是觉察教练来了,这些小鬼头乖乖的开始了热身训练。当时我近视大约300°,只觉得远处有一个高大的身影,向我们走来。走近了才看清,那不是别人,正是宁洛。

他走过来,蹲在泳池旁边,看见我把脸扭到一边,他竟用手捧起水朝我泼来。我暗暗的想,这个男孩跟人打招呼的方式,总是这么简单粗暴。

见我没有理睬,他跳入水中,水花四溅,眨眼间竟不知道游到哪里去了。突然之间,一股水花向上喷溅,他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几乎要紧贴着我。当时我穿着泳衣,被他这么一吓,几乎要摔倒在泳池里,还好他反应及时拉了我一把。

被吓了一跳,握起拳头朝他身上狠狠的打了几下,他还笑着,没有一点不悦。

“你看看我们见面的方式,不是在火里,就是在水里。”宁洛打趣的说,他离我很近,我似乎感觉到他的呼吸打在我的脸颊上。

“我……是来学游泳的。”我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说了一句没有轻重的话。

“我知道,所以要好好学。”说话间,我只觉得他的手在我的腰上,轻轻地拖着我摆出正确的游泳姿势,只觉得有一种酥麻的感觉从腰间漫延至整个身体,就像喝了一口酒微醺了一样,这是我第二次和他有肌肤之亲,。

整个练习的过程,我都有些心不在焉,宁洛教小朋友教的很认真,毕竟我是大人,比小朋友更快的学会技巧,独自练习去了。

终于到了休息时间,孩子们只顾在水里打闹,我坐在水池边喝水,不知何时宁洛已经坐在我的身边,他刚刚洗澡出来,身上散发着幽幽的香味,让人舒服。

他打开一瓶水,咕咚咕咚的一饮而尽。擦了一下嘴巴:“我觉得你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子,你知道哪里特别吗?”

我摇摇头,不敢看他的眼睛,只觉得脸颊绯红。

“我想让你做我的女朋友。”他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说出了这句话,一口水差点没有把我给噎死。

“真的,我会对你好的。”他本身坐在水池边,这时候竟蹲在我的身边,像一个可怜的孩子。

我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说:“你让我想想好吗?”

“好的,我给你1个小时的时间。”宁洛很认真的说。

“1个小时,不可以,太短了。”

“对我来说太长了,10分钟。”

“好了,一个小时就一个小时。”我被他噎的无话可说。

此后的一个小时,他就这么蹲着看着我,我想站起来,却仿佛被他的眼神给定住了,无法动弹。

“5,4,3,2,1时间到。”他看着表,满脸喜悦的朝我报时。

“我……”

“只要回答就可以,一个字或者两个。”

“我,愿意。”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回答的这么干脆。

宁洛欣喜若狂的将我抱起来,原地转了一圈,竟兴奋地把我扔进了水里。他一时忘记了我到现在还是一个旱鸭子,等他意识到的时候,我已经在水里喝了几口水了。

这个夏天因为这段恋情而变的异常完美,我们总会到出现在暮城海岛的每个角落,享受着甜蜜恋人所有的一切甜蜜,幸福的一塌糊涂。第一次吃到粘牙的麦芽糖,第一次出海,第一次夜不归宿,所有关于宁洛的回忆都是甜蜜的,不管未来他会带给我什么,我都坚信这段感情是至死不渝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