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这个孩子不能要!

作者:女子如莲 字数:231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方凯想起五年前的那个夜晚,是方阿姨离开江州的前一晚。那晚下着大雨,半夜方凯听见有人敲门,打开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我。当时我整个身体被雨淋湿,只能颤抖的抱着双臂。方凯忙把我拉进家里,那时家里很乱,方阿姨正在里屋收拾行李。

我进了屋,二话没说跪在方凯面前,颤抖着,抬眼看着方凯:“救救我,救救我。”

方凯忙把我拉起来,让我坐在沙发上,给我拿了一个暖手袋,披上毯子。

“方凯我,我……”我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

“没事儿,你说,有我呢。”

“我,我怀孕了。”我一度哽咽。

“是,宁洛的?”方凯半天才回过神来问。

我点点头,方凯站了起来,要冲出门去,却被我一把拉住。

“求你了,不要去找他。”我拉着方凯说:“他已经走了。”

“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这个时候他怎么能走呢?我早跟你说过,不要跟宁洛那样的人渣在一起,你就是不听。”方凯还是准备出门,他以为我刚才的话是为了维护宁洛而说的谎。

“我求你了,方凯,别去。”我继续哀求着。

这时,方阿姨从里屋出来,方凯知道阿姨一定都听到了。

我吓得蜷缩在墙角,方凯忙站在她前面,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只不过是出于本能。

“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方阿姨的声音远远地传来,我不知道说什么。

“阿姨,这是我的事儿,你让我自己解决行吗?”方凯近乎哀求的说。

方阿姨笑了笑,慢慢的走近他们说:“你要去医院帮她打掉孩子吗?”

“我。”方凯似乎还没有真的下定决心。”你一个18岁的男孩子,要带着15岁的女孩子到医院去拿掉孩子,你以为医生会给你做手术吗?“方阿姨继续厉声说道。

小小的我们,根本想不到那么多。

“如果我让你把孩子生下来,我来抚养,你愿意吗?”方阿姨许久后,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不,不可以。”我不可能答应这样的要求。生孩子?对我来说跟下地狱没什么区别。

“阿姨,你不要说这样的胡话,白荷还那么小。”方凯伸手拉着我,他也感觉出来我的手那么冰凉,还在浑身颤抖着,此刻,方凯是我唯一信任的人。”那怎么办?”方阿姨一时也想不到办法。

就在这时,小小的方凯重重的跪在方阿姨面前,抬头看着一脸错愕的方阿姨说:“让我带白荷走吧,我们离开这座小岛,到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不管是以什么方式,都不能让白荷的名誉受到一点伤害。”

“你傻呀孩子?你们都还这么小,你要带她去哪里?”方阿姨似乎被方凯的这一举动震慑到了,开始有些动摇。

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他推开走近的方阿姨拉着我,夺门而出。哪知海岛竟下起了冰雹,起初的时候还很小,可是越下越大,越来越密集,地上的小草都被砸断了。

方凯把我护在自己的衣服里,拼了命的往前奔跑,海岛一眼望去,看不见有任何可以避一避的地方。不一会儿,我就感觉自己的小腹剧烈的疼痛,不能再前进半步。方凯心疼的抱起我,缓慢的迎着冰雹往前走,冰雹打在他的头上和身上,鲜血沿着头发往下流,我被方凯紧紧地护在怀里,只有膝盖以下漏在外面,也已经被冰雹打得青一块紫一块了。

不知过了多久,方凯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了,周围很多医护人员关切的围在周围,屋里的灯光亮的刺眼。他的意识恢复清醒的第一时间,就想起了我,立马从病床上坐了起来,拉着身边的护士姐姐问我的情况。护士姐姐说我现在身体很虚弱,孩子是保不住了,医生正在给她止血。

方凯飞也似的跑了出去,也顾不得自己也是一个伤残人士。看着每个病房上的门卡说明,来到妇科病房前,正巧手术室的灯灭了,方凯可以第一时间进入手术室。

方凯看见我虚弱的躺在病床上,眼睛微微的张开,刚从麻药中苏醒过来。他急忙跑过去拉着我的手问道:“你怎么样了?还痛吗?”

我无力的摇摇头,方凯这才露出了一点点微笑。

“你就是一起送来的男孩吗?”身边的医生问道,方凯以为他会以一个大人的视角去痛骂自己,他已经做好被骂的准备了,只要不伤害到我,他愿意做任何事,承受任何指责。

没有想到,主治医生没有劈头盖脸的批评他,取而代之的是几近宽慰的话:“女孩子被你保护的很好。”

医生的话让方凯不知道怎么回答,我虚弱的看了看方凯,眼角不禁流下来眼泪。方凯目不转睛的看着我,这是我第一次这么看着他,在此之前,我的眼里只有宁洛。

“孩子已经没有了。”医生惋惜地说。

对于这样的结果,方凯和我不知道应该是喜还是悲,这种复杂的情绪,让我们都沉默了,只是隐隐作痛的小腹让我清楚地意识到,那个曾经属于自己身体一部分的东西,已经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方阿姨知道方凯心里面还装着我,她也知道自己怎么劝丢失没用的,便不再说什么。这次回到岛上,方阿姨和方凯一起回到街角的那个小理发店,那个带给自己无限回忆的地方,在这里没有竞争、没有压力、没有比赛,哪里都是宁静闲适。但方阿姨是对于未来还很有野心,她必须跟随自己的内心,去闯荡。这一点,方凯不像她,他没有很多想法,只是那个从小就住在自己心里小女孩,一直是她回来的理由,仅此而已。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