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怀了谁的孩子?

作者:女子如莲 字数:437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荷?”方凯和我还在追溯着往昔,只听身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忙站了起来,妈妈就站在我的身后,她穿着一身运动装,是散步走到了这里。

“妈。”我只叫了一声,妈妈朝我身后看去,当她确认是方凯的时候,急忙把我拉到身后,指着方凯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语气里满是惊讶,还有些许气愤。

“白老师。”方凯的声音恭敬如初。

“我有没有说过,不准再靠近我的女儿。”妈妈的声音低沉而有力,似乎像一把剑,直直的朝方凯刺去。

我忙拉着妈妈转身走,不想让她再说下去,可妈妈似乎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她那利剑般的眼睛时刻盯着方凯。许久,她才走上前去,对方凯说:“如果,我发现你再接触我的女儿,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妈妈一直是慈祥的,但是如果是遇到了方凯,一切都会发生变化。但,白荷知道方凯一直都很辛苦,都在替自己考虑。

四年前,当方凯背着还很虚弱的我回到家的时候,妈妈正在赶一篇很重要的稿子。当她看到我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她立马冲了过来,把我从方凯的背上拉下来,问是怎么回事,见我们都不出声,便夺过方凯手里的医院报告单一看,整个人像被雷击到,往后趔趄了几步。

几分钟之后,她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把抓住方凯的头发,狠狠的在他的脸上打了几下,身体站不稳的扶着床。

“为什么?方凯,你可是我最喜欢的学生呀!”妈妈的声音颤抖着说。

“对不起,老师,我……”方凯的话欲言又止。

“怎么办?我女儿之后要怎么生活?”妈妈看着我,见我没有一点表情的靠在墙角,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嘴巴泛白,眼睛无力的看着一个方向,竟心疼的哭了起来。她的声音很大,我从来都没有见到她哭过,我真的让母亲很伤心。

拖着刚刚做完人流之后虚弱的身体,我一步一扶的走到妈妈身边,重重地跪下,伸手拉住妈妈的衣角:“妈妈,对不起,你别再哭了。”

妈妈看到我,由之前的生气改为愤怒,伸出手在我的脸上狠狠地打了几巴掌,她还要打,被方凯拉住了。

甚嚣尘上的怒气,窜进妈妈的脑袋里,她痛不欲生的靠在床边上,想要说什么,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能感觉到从她的呼吸里,散发出了的难以置信的可怕信号。

她没有抬头,指着方凯的方向:“你走,离开这里。”她的话一如今日,充满了杀气。面对自己最喜欢的学生,和自己唯一的宝贝女儿,她能说什么呢?

方凯没有说话,转身离开了我家。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他,听说他被叔叔带到了岛外的学校上学。

如今,他竟又回到了这里。妈妈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女儿会忘记方凯带给她的伤害,在岛上自由的生活,这也是能够由着女儿读三年高中的原因。

我急忙拉着妈妈离开海边,不让她再继续说下去。

妈妈回到家里,一把把我推开,赌气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关上门不出声。我忙使劲的敲门,妈妈每次关上门的时候,我都很害怕,因为他会很长时间不理我,而且这次我是真的伤透了她的心。

我径直走到阳台上,我家的阳台上摆放着几盆薄荷,品种各异。有苹果薄荷,橘子薄荷,香水薄荷,辣椒薄荷,欧薄荷,留兰香圆叶薄荷等十几种薄荷。我和妈妈最爱薄荷,因为他的花语是:“愿再次与你重逢。”我现在觉得自己好孤独,每当妈妈把自己关起来生闷气的时候,我就很想很想宁洛,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不好,真的好期待和他再一次重逢,告诉他,我心里所有的秘密。

第二天,当我起床的时候,妈妈已经不在她的房间里,我仔细想了想,以妈妈的个性,现在她应该是去了我的高中,我顾不得收拾打扮一路小跑来到学校,身后的陆铭一路狂奔,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当她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妈妈已经和站在门口的校长说完话,准备转身离开。

妈妈转身看见荷,没有跟她说话,从她身边绕了过去,径直走向了停车场,身后的陆铭乖巧的向妈妈问好,她只是笑了笑。

陆铭忙追上了我问:“白校长怎么了?”

我不能跟陆铭说什么,因为陆铭也不知道我和方凯的这段往事,如果让他知道了,他会做出什么事儿,我也不知道。在他的心里,以为我就是一个纯洁美好的姐姐,我不想打破我在他心中的印象。

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了校园,身后有人叫住我,转身一看是暮城高中的校长,他是一个很有名望的长者,妈妈的朋友。

“白荷,你母亲跟我说,把你调到别的班,却不告诉我原因。要知道还有半个月就要高考了,这样好吗?”

“没关系校长,我知道妈妈的意思。我已经读了三年高三,三年的老师都不一样,已经适应了,更何况这十几天也影响不了多少,您就按照我妈妈的意思吧。”

“那好的,你去二班吧,我跟李老师打过招呼,他会安排你的座位的。”

我点点头,陆铭充满疑惑的跟着我进了教室,此时教室里还没有几个人,我让陆铭帮我收拾书籍,高三的书籍是很多的,不一会儿一个箱子就装的满满的了。

周围的同学看我收拾东西,忙凑过来问什么事儿,我笑了笑,说讨厌他们了,要换个环境,然后匆匆的抬着箱子到了隔壁班。妈妈不想让我看到方凯,我随她的心愿。

当我拉着东西走到走廊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穿着时髦,画着淡妆的中年女子,身上散发的香味弥漫了整个走廊。她拉着身边的一个同学问:“你知道方凯老师吗?就是长得很帅,戴个眼镜的。”

同学指了指一班的教室,她便朝这里走来,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她似乎也意识到了我的注意。

我们互相对视了许久,只见她伸出食指,指着我,头左右晃着,像是在想我的名字。

“阿姨好,我是白荷。”我马上自我介绍,免得她再费神从回忆里寻找。

“你是白荷?你不是早应该读大学了吗?”

“我复读了。”

“哦。”她似乎还是不理解,因为以她对我的认识,我至少应该读大二了。

她慢慢的凑过来问:“见到我们家方凯了吗?”

我点点头,给她指了指不远处方凯的办公室。

此时,她似乎不急着去找方凯,而是对我仔细的观察,想说什么但没有好意思说。

我知道她想说什么,但是此时此地,她不能说。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竟拉着我跑下了楼梯,走到学校的小花园里,看四周无人,便小声的对我说:“你和方凯有没有在一起?”

我忙摇摇头。

她脸上露出不知是喜是忧的表情:“五年前,我见到你的时候,我以为你会跟我们家方凯在一起。我记得他带你去我那里剪头发。我这个人看人很准的,我知道方凯很喜欢你。”

我摸了摸头发,不知道怎么接阿姨的话,只是傻傻的笑了笑。

“阿姨,你怎么来了?”方凯在二楼看见我和阿姨在说话,便打了声招呼从楼上下来。

他一路小跑过来,高兴地和阿姨来了一个拥抱,寒暄几句。之后,才把目光转向我,问:“听同学说你转班了?”

我点点头,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转班好。”他嘴上说着。

“这世界真的是太奇妙了,以前你们还是师兄师妹,现在变成了师生,还真是有缘分呢。”

方阿姨继续说着,正在这时,上课铃响了,我像是得救了,说了再见便往楼上跑。

走到二楼的时候,我看到方阿姨和方凯坐在椅子上,愉快的说着什么,我也没有心思管,只好快步走进教室。

方阿姨就是五年前方凯带我去理发的那家店的老板,到后来方凯才告诉我,其实方阿姨是他的养母,把方凯从孤儿院领养来带到岛上的。她在来到岛上之前,是一个年轻的天才理发师,得过许多的大奖,有过许多的荣誉,但是她年轻气盛得罪了同行,遭到陷害,搞得身败名裂来到了岛上。她本想和这个捡来的孩子一起在岛上清净的过一辈子,但是没有想到有一家法国知名造型团队要打造最尖端的美发学校,打电话邀请她去,提出了许多优厚的条件,她这才留下丰厚的抚养费,把方凯交代了给房东老板。

方阿姨仔细的看着方凯,觉得他越发的帅气,不由得喜上眉梢。

“您这些年过的好吗?”方凯问道。

“我过得很好。”她说着从身后的手提包拿出一份杂志,交给了方凯,方凯认真的打开,这是一本尖端的美发杂志,之前他家里有许多。

他看见第一页封面上写着一排文字,“世界最顶级的美发导师积聚江州。”而方阿姨就是他们其中的一个,而且是唯一的女性,站在最中间的位置,显得自信且美丽。与之前在岛上时邋里邋遢的样子,判若两人。

打开扉页,第一章就是对方阿姨的介绍,她最大的特点就是自己的发型设计师不允许有镜子,她不听顾客自己的一件,却可以根据顾客不同的脸型设计出令顾客满意的发型。看到这里,方凯“噗嗤”的笑了,这正是自己的阿姨。

“孩子,我想带你去江州。”方阿姨认真的看着方凯。

方凯对这突然的一句话,一时不知道回答什么好。

“江州毕竟是个大城市,你在这海岛上再努力也就是一个高中老师,可是如果你到了江州,我保证能让你过上最好的生活。”

“阿姨,你知道我不喜欢快节奏,否则五年前我就会答应和你一起去法国的。”

“可是孩子,你还那么年轻。”方阿姨看着方凯,似乎一定要说服他,她再也不能让她的儿子离开自己,这些年在法国的孤独,只有自己最清楚。

“你在岛外生活这些年,过得好吗?我能猜想你回来的目的,是为了白荷吗?”

方凯迟疑了一下,他知道自己的一切都能被阿姨看透。

“你为她做了多少事?以前替她补习,替她写作业,甚至替她……”

“阿姨你别说了,我真的不想去江州,不因为任何人。“

方阿姨看自己劝不动,就索性放弃了,这个儿子真随她,一旦确定了事,几头牛都拉不回来。

“好吧,阿姨不勉强你,等你想好了就来江州找我,我会准备好一切等你来。”方阿姨站了起来,拿起自己的手包,叹了口气走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