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令人费解的富家女

作者:女子如莲 字数:589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冬天带来的静谧笼罩着整个校园,谁都不知道在这寒夜里究竟酝酿这什么。艾琳学院大二学生的第一次淘汰考试也如约而至,这次考试将会综合暑假之前的那场考试成绩,淘汰10名同学。这些同学不能到瑞士读剩下的两年,而是会被送去普通的大学,或者干脆回家。

而大家读艾琳的目的就是为了,或者这后两年的学习机会,可以到瑞士世界银行、世界前100强企业里实习名额。

但该来的始终会来,离寒假还有2周时间,大二学生进行了转院第一次会考,成绩张贴在教学楼的墙壁上,最后十个同学的名字用红色的笔迹圈了起来,如果不能加倍努力,恐怕就要悲剧了。

余夏和余末似乎继承了极其优良的基因,占据第二名的好成绩。有的时候,我们总是在羡慕,为什么所有的好事都会降临在一个人身上,其实你不知道,他们只是把我们长大后才做的事,提早的做好了。我们不能怪他们太过优秀,因为在我们在尽情玩耍的年纪,他们已经学习了很多。

大二考完,接着就是大一,我的成绩依旧排在年级的最后一名,但庆幸的是,我们的差距已经从80分,缩短为15分,这对我来说,无非是巨大的进步。

考完之后,如释重负,我们终于可以暂时离开这个校园了,到自己想要去的地方。余末去了迪拜旅行,欣悦为了恶补语言去了法国,江琳居然真的去了韩国找陆铭,寻找他的真爱去了,而我选择回到暮城海岛去。现在的暮城温度适宜,最适合度假了。

只可惜,这个海岛上再也没有可爱的弟弟陆铭了,我也找到了亲爱的宁洛,这次回海岛,本来希望宁洛一起回来,可是公司要他做培训报告,就不能回来了。

我站在来时的地方,等待轮船靠岸,每周三的这个时候,船长都会准时停靠在这里。这是我才想起来时那个奇怪的现象,那股莫名其妙的风到底是哪里来的,或许真的是我做了一个很长时间的梦,忘记了时间也不一定,时间总是有很多的事情难以解释的。

船长热情的招呼我们上船,熟悉的海风迎着家的方向,闭上眼睛坐在甲板上,不知不觉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几时,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却看到大家陆陆续续的下船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自己明明只是打了一个盹儿而已,船就在一次经过了三天吗?不由我想甲板上已经没有人了,我怀着疑问急忙下船。

回到家里,屋门紧缩,从窗户往里面望去,白色的窗帘遮住了视线,我用钥匙打开门,屋子里的家具、家电都盖上了白布,白不上还落满了灰尘,因为许久没有人来过,房间里满是潮气,只是站了一会儿,就浑身发痒。打开通往院子的玻璃门,院子里的薄荷由于长期没有整理,四周长满了草,薄荷耷拉着脑袋,真个院子显得死气沉沉的。

我轻轻地摆弄着那盆我最爱的苹果薄荷,用松土的小铲子,挖起土层往上翻,没有想到里面竟然有一个小小的袋子。袋子很别致,但花色和样式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袋子前后都绣了两朵薄荷花,清雅肃静。打开小小的袋子,还有一个小盒子。里面有一张粉色的纸折叠的整整齐齐的,这许是母亲留给我的吧。我急忙打开纸条,母亲的字迹映入眼帘。

白荷:

女儿,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妈妈或许已经离开了海岛。至于离开的原因,我想你已经成年,应该要告诉你的。其实你已经长大了,也会发现,其实海岛上住着的每一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秘密,这就是他们离开原来居住的地方,选择迁居到海岛的原因。妈妈心里也有一个秘密。

你出生的那一天,你的爸爸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我还记得那是一个特别奇怪的下午,你的爸爸开车送我去医院准备生你,可是车子行到一片废弃的建筑工地的时候,天色突然暗了下来,四周什么都看不见。只一会儿的功夫,天又恢复了晴朗,但是坐在驾驶室里的你爸爸却消失了。我不顾身体虚弱,下车去找,但是最终体力不支,路人把我送到了医院。我在医院生下来你,跟谁说发生在你爸爸身上的事儿,他们都说我在说胡话,还说我的了产后抑郁症,让我回家多休息。你的爷爷奶奶因为思念儿子过度,加上心脏不好,几年之后就去世了,姥姥姥爷本来经营的生意也因为亏损严重而破产,姥爷精神一下子接受不了,选择跳楼结束自己的生命,比你姥爷年轻10几岁的姥姥,也选择远走他乡,组建了新的家庭。

我万念俱灰,带着你坐船来到了海岛,暂时忘掉了以前的生活,选择重新开始。我以为一切都可以平静下来,没有想到方凯回到了岛上,其实我知道方凯是个好孩子,以前欺负你的那个孩子一定不是他,但我知道方凯一直都在为你着想,他为了让我误解他是个禽兽,竟伪造留女生在家的假象,好让我放你离开暮城。我知道女儿的长大了,心是留不住的,就将计就计放你离开了。

其实,我多想和你留在岛上,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但是你的爸爸消失的太诡异,我一定要找到他。我知道这件事背后一定藏着一个可怕的秘密,作为妈妈,我不能让你陷入危险之中。你走后的一天,我接收到了一个神秘的存折,上面是以你的爸爸的名字开户的,我知道你爸爸或许还没有死,而是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里等着我去找他。我把卡上的钱一分为二,我带走了其中的1亿,剩下1亿存进银行,分三次打在你的卡上,希望你的后半生可以衣食无忧。

女儿,如果我找到了爸爸,一定会回来找你,但是如果没有找到,可能我已经不再了,希望你可以坚强的活下去。

爱你的妈妈

我看着手里的信,心情久久的不能平静,原来我也有一个这么惊心动魄的身世,还有一个妈妈从来都不愿提及的爸爸。

海岛上也放了寒假,方凯应该一个人在家,现在的岛上,只有他是我的亲人了。敲响他的小木门,没有回应,我便绕进院子的方向,朝里面看,门是虚掩着的,许是在家里睡着了。

“白荷,你回来了?”正在我四下张望的时候,方凯拿着一把铲子,出现在离我几厘米的地方,吓得我急忙往后褪去。

“吓死了了,你在干什么?”我忙问道。

方凯举着自己手里的铲子:“看不出来吗?我在修剪院子里的植物,对了你放寒假回来了对吧?”

我点点头,向方凯叙述着我在艾琳所受的苦,还有那难以听懂的语言课。方凯推了一下我的太阳穴说:“那你怎么不来问我呢?我是教什么的?”

“哦,对啊,你是外语老师,可是我们不仅要学好英文,西班牙语和法语也要学好,你会吗?”

“当然没有问题,我现在正在准备考研,要考第二门外语,我选的刚好是西班牙语,我有我学习语言的方法,保证对你倾囊相授。”太好了,我还以为因为放寒假回家,会把功课落下,幸好有你。”

方凯真是一个天才,他把英、法、西班牙语的区别和练习研究的很透彻,并且给我列了一个表来区分,只一周的时间,就觉得自己进步很大,有些知识好像茅塞顿开了。我发现我的人生只要遇到方凯,似乎总会逢凶化吉、否极泰来。

冬夜的海岛,略微有些凉爽,穿上厚厚的外套,我和方凯走在人烟寥寥的私人海滩上,这个海滩只接受岛民游玩,是岛上对岛民的福利项目。走的这半年,我似乎已经忘记了大海的味道,这咸咸的海风吹在脸上,舒服极了。

“见到宁洛了吗?”方凯问道:“打你的电话总是无法接通。”

我忙解释道:“那个学校有规定,学生不能在校园里使用自己的手机,只能使用学校配发的手机。这手机不知道是信号不太好,还是学校人为的干扰,接受学校的信息就很好,但打出去总是频频出错。不知道学校是怎么想的。”

“学校可能想让你们好好学习,不想因为外界事物对你们造成影响而替你们屏蔽掉一些不重要的电话。”

“可是,你对我很重要。”我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方凯转头看了看我,笑着说:“你能这么说,我很开心,其实我很喜欢呆在岛上的感觉,与世无争,简简单单,在大城市里有太多的事情逼着我们一定要向前向前再向前,我不喜欢。”

“我也感觉到了压力,但现在我还想拼一拼,看看自己的能耐到底有多大。”

“那就好,如果想回来,我随时都在。”

我没有回应方凯的话,不一会儿方凯又问道:“我刚才好像问过你见到宁洛没有?你怎么没有回答我?”

“见到了,但是宁洛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宁洛,变得很陌生。”

“或许是许久未见,还没有适应,时间长了就会习惯吧。”

“我也希望如此,他也是我留在江州最大的理由。”我的心里充满甜蜜,但我知道在方凯面前提起宁洛,他会不高兴的,即使不是因为我,从小他也不喜欢宁洛。”对了方凯,你平时上完课,在岛上都做什么?”

“我在做一件非常浩大的工程,至于是什么,迟早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这么神秘?”我问道,心里画出了几千个问号,但方凯似乎不愿意说。

江琳真的是我认识过的奇女子,之前我以为她说喜欢陆铭只是一时兴起罢了,没想到她还玩儿真的。一张飞机票就从江州飞到了首尔,一下飞机就拿出我给她的地址,找到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陆铭的宿舍而去。哈韩的江琳看着窗外疾驰而过的风景,想象着韩剧中的男主角都出现过的场景,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其实,她不是第一次来韩国,在她读高中的时候,曾经因为喜欢一个韩国明星组合成员,从美国飞到首尔,跟着这位偶像满亚洲的跑,神州大地充满了她疯狂的追星足迹,而她自己却不以为然,还大言不惭的说,自己这是在游学。这种行为好听一点的叫追星,难听一点的叫“私生饭”,专门窥探明星隐私为目的的粉丝,是明星最头疼的了,真是可怜,估计连自己的爸妈他都没有这么关注过。

还好这些年她成长了一点,那也是因为爸爸对他物质上的严厉封锁,找了一个人专门看住她,只要有追星迹象,立马封锁她的财政,可惜这姑娘智商极高,用自己的零花钱在网上开了几家潮牌店,各个都是金皇冠,没两年就销量惊人,她把店交给别人打理,自己继续自己的追星事业。

不过这一次,她真的不是因为追星才来的韩国,是因为自己喜欢的人才来的。车子停在宿舍门后,他充分发挥了自己作为一名资深“私生饭”的经验,躲在角落里观察着宿舍的一举一动。

大约下午6时,一群男孩子从远处的公交车上下来,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楼,江琳一眼就认出了那个身材高挑,耳朵颇有特质的男孩,飞快的跑到他的身边,大声的叫出他的名字。

陆铭吓了一跳,自己还没有出道,而且还是一个异乡人。当他仔细一看是江琳的时候,他才放下心来。

“姐姐怎么来韩国了。”虽然自己不怎么喜欢江琳,而且见识到了她很无力的刁难,但是作为白荷姐姐的朋友,他还是不愿怠慢她。

“来看你呀,不过韩国真心很冷,你带的衣服够吗?”江琳关切的问道。

“还好,宿舍和练习室都有暖气,只是路上这一段有些冷,不过我们每天训练强度很大,也不觉得有多冷。”

“那就好,我给你带了棉衣和帽子,不知道合适不合适。”江琳从身后几个花花绿绿的行李箱里拉出一个黄色的箱子,交到陆铭的手里说。

陆铭有些不知所措,但看江琳身后大大小小的箱子,为了不给她添麻烦,他只好表示感谢并收下了。

江琳满意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这一次见到陆铭,一向大大咧咧的她竟温柔的如淑女般,令人不寒而栗。

第二天,江琳悄悄的跟着陆铭来到了c-star公司的总部,想来这里是重地,不能随便进去,但她真的很想看看陆铭是怎么训练的,便在c-star总部门后,等待时机。作为最大的韩流集散地,这间公司的门后总是挤着许多的粉丝,想要一睹偶像的芳容。

远远地,江琳看到一辆保姆车停在路边,她知道自己机会来了,忙冲上前去,站在车门口,弯下自己的身体,做出请的手势,等车上的人从车里下来,忙一把拉住下车的一位女明星,更巧的是这位明星自己还认识,于是用自己练了许久的韩语说:“珊妮,这边请。”

这是一个当红女子组合,有7个人,所以她们只顾用墨镜盖住自己巴掌大的脸之外,什么都要依靠身边的助理,她以为这是助理给自己请的保镖,便任由我这么拽着,做保护装,拉着她冲进人群中。粉丝们开始围拢上来,有的甚至想要伸手摸一摸自己喜欢的明星,都被江琳一把推来。就在这时,有一个彪形大汉朝珊妮走来,刚凑近就准备朝她胸上摸,说时迟那时快,江琳一把抓住大汉的手,用力一掰,他整个人扭了过去,江琳穿着高跟鞋,一把踹在他的屁股上,他被踹了好远,粉丝们聚拢了来,把他挡在外面。人群继续艰难的往前走,很快就进了公司。

珊妮充满感激的看着我,说要对江琳表示感谢,她马上挥手表示是自己应该做的,便不想多言,转身往公司里面去。听陆铭说他们训练的地方在地下室,江琳找了好久才找到地下室的出口。江琳沿着窄窄的地下室楼梯缓缓地往下,昏黄的灯光照亮着狭窄的走到,很难想象那么多风光无限的艺人,竟然要在这种环境下进行训练。大约是下了两层,地下室有些许的霉味,夹杂着因为空气不流通而造成的憋闷感,让江琳瞬间觉得头疼剧烈。江琳晃晃脑袋,继续往前走,终于找到了有亮光的房间,她探出脑袋往里面桥敲,之间有5个大约和陆铭一样年纪的年轻人,正对着镜子帅气的跳舞,地上摆放着他们的衣物和水分。一个舞蹈老师拿着鞭子,游走在这些孩子中间,谁做的不好,一鞭子下去,马上纠正过来。

唉呀妈呀,江琳不由得在心里默默的赞叹了一下,怪不得人家韩国能培养出这么优秀的舞蹈歌唱组合,敢情这是付出了巨大的辛苦才得来的呀。”你是谁?怎么在这里?”江琳转身看见一个保安模样的男子拿着电棍,朝她吆喝着问道。

江琳见势不妙,立马推开保安往外冲,身后几个人已经跟着追了出来,可惜江琳早已经设定好了逃跑路线,租来的车子就在门后停在,她一溜烟坐上车,飞驰而去。

这一路惊险的,好像自己在演韩剧似的,太刺激了,江琳不禁笑了起来。

余末把自己的世界交给了无尽的旅途,她想用脚印去想清楚一些事情,是不是该去争取,或者放弃。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