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青春校园浪漫事件

作者:女子如莲 字数:357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世界的变化总是让我措手不及,在海岛的时候,我每天坐在海边望着夕阳落下,吹着海风,以为一辈子就这样了,没有想到有天我会离开海岛,还遇到了这么多事,这么多人。或许,这就是成长。

这些天,都没有宁洛的消息,不知道他在做什么?那天对他的态度让我陷入深深地自责。我应该相信他,听他解释。余末和我在宿舍见面也只是尴尬笑笑,我不去问,她也不解释,尴尬之极。每天,我把自己关在书海里,在这个压力山大的学校里,我不能再跟别人差距太大了,至少不能落后倒数第二名太多的分数。

时光荏苒,江州的冬天来了,雪花如纷飞的鹅毛,从天际飘飘荡荡的落下来,洋洋洒洒的。我这个从小在海岛上长的女孩,从未见过下雪,这种雪白的物质对我来说完全是陌生的。

打开宿舍的门,试探着伸出手来,雪花轻轻的落在我的手心里,顷刻间融化成一滴水,好神奇的现象。校园里已经铺上了厚厚的一层雪,还没有人在上面留下痕迹,我小心翼翼的踏出一小步,咯吱咯吱的声音甚是神奇。身后留下我浅浅的脚印。

“啊”我正沉浸在雪的世界里,身后就挨了一下,转身一看,原来是江琳,她“咯咯”笑着,看着我准备进行第二次攻击。我忙摘下手套,抓起一捧雪,凉凉的瞬间冰彻我的心底,学着江琳的样子,在手心里攒成一个球,狠狠的朝江琳的方向砸去,没有想到没有砸到江琳,却结结实实的砸在刚出门的余末身上。于是天地间进入了尴尬的沉默,似乎要凝结的冷空气。

一个雪团再次结结实实的打在我的右肩膀上,不过这一次不是江琳,而是余末。

“怎么了?砸了我还不允许还手了?”余末依旧趾高气昂的说。

“我没有用这么大力气吧。”我不服气的回应,顺手攒起雪球,朝余末再一次砸去。

“好哇,你还敢砸我,看我怎么收拾你。”余末也不顾她那身等了一个月才从法国寄回来的高级定制羊驼大衣,跟我和江琳、之后加入的欣悦一起疯跑在落满白雪的院子里,笑声在这个封闭的象牙塔里回荡着。

但下雪了,并不都意味着美好,也就意味着有些事情要结束,有一些人将会离开我们的空间了。我说的就是宁洛,为期半年的培训,就要在这个冬天画上句号。以前在海岛的时候,我每日都在想他,我以为他也会像我想他一样想我,所以心贴的这么近。然而现在我们离得这么近,却因为而变得生疏起来。我以为的山盟海誓,会不会只是不能实现的空谈。

西方人的圣诞节已经被国人认为必须要过的节日,尤其是这个充斥着归国游子的贵族校园。早早的,校园里的树上,装上了彩灯和吉祥物,使人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

我和宁洛走在充满着节日气氛的小路上,彼此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走着,仿佛我们是进入“七年之痒”的老夫老妻一样,没有了话题。

“还记得我们在海岛上一起过的第一个圣诞节,那时候海岛上的温度正好是这里春天的温度,我们就这么手拉手,在长满椰子树的小路上静静的徜徉,我们站在一个椰子树下看别人在树上刻的字,有一个被人遗留在树上的椰子突然掉了下来,正好砸在你的左肩上,可把我心疼坏了。不过你说,幸好没有砸到我。”

我停了下来,转身站在宁洛的面前,看着他已经不如当年清澈的眼睛问道:“你还记得吗?你说要在海边用椰子树建一所小房子,只要我和你一起住。”

“对不起。”宁洛把我抱在怀里,轻轻地吻着我的左脸,小声的在我耳边:“对不起,是我变了。”

这句话让我的鼻子一酸,之前的所有猜测,怀疑都变成了浮云慢慢地从头顶消散了,我的宁洛又回来了。

我们牵着手走回了公寓,宁洛不时的伸出双手,把我的手护在手心里,小心地揉搓着,像个温柔的妈妈在呵护襁褓中的孩子。

手心里的温热瞬间传染了整个器官,热泪从眼眶流了出来被寒冷瞬间冷却,却一脸的幸福。

过了圣诞,就是新年,学校的跨年晚会如约而至,这场舞会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邀请自己的男朋友参加,没有男朋友也可以邀请一个异性参加。在这种极其暧昧的时刻,培训学院的熟男们成了炙手可热的选手。我时常在想,学校千叮咛万嘱咐的不要靠近这些外来的精英们,为什么会允许在新年晚会上破例呢?当然,各自宿舍的管家要严防死守,如果哪个宿舍的“大小姐”与培训学院的学员产生了感情,这个管家就要被撤职,永远不能在艾琳出现。

华灯初上,舞会在湖边的音乐广场上举行,举办者还在调试音响,“喂喂”的声音,热气腾腾的咖啡和热饮被分装在精致的容器里,此刻被五颜六色的盖子盖着,看不出庐山真面目,这是艾琳的新年传统项目,也是许多同学的噩梦。响彻整个校园,不远处公寓里的女孩子们,都在精致的打扮着自己。

在余夏的宿舍楼底下,欣悦早早的打扮起来,本就娇小玲珑的她,经过精致装扮,显得更加惹人爱怜,有几个男生向她发出邀请,她总是摇摇头,今天他要鼓起勇气,向自己心目中的那位白马王子,说出自己心里所想。

“余夏。”远远地,欣悦就看到余夏从宿舍里出来,穿着不似其他同学隆重,跟平时差不多。

余夏停住脚步,刚刚学生会的同学打电话要他帮忙调制音响,现在他准备要去那里。他微笑着,露出两个迷人的酒窝说:“欣悦,有什么事儿吗?”虽只是一句平常再不过的话,但在欣悦看来,确如佛祖赐福版的恩惠。

“余夏师兄,你今天晚上有舞伴吗?”一向胆小的欣悦,还难以置信自己竟然真的说出了这句话。

“嗯,还没有人邀请我。”余夏不假思索的回答。

“那,我可以吗?”欣悦迫切的想得到肯定的回答。

“好吧。”余夏爽快的答应了欣悦的邀请。

欣悦有些受宠若惊,竟无所适从。而在余夏的心里一直觉得欣悦是一个不善表达且敏感的人,现在她鼓起勇气邀请自己,如果拒绝,对她的伤害无异是巨大的。

欣悦高兴地就差跳起来了,挽起余夏邀请的手臂,这距离近的简直可以感受到他的脉搏、呼吸的节奏,还有淡淡的香水味。

广场上,人们开始陆续的集中到中心舞台区域。欣悦和余夏在人群中寻找着熟悉的身影。人群中传来小小的尖叫声,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边站的这位西装笔挺的轻熟男身上,挽着这样的男士,我心里暗自高兴,这就是洛,我引以为傲,愿意付诸一生的男人。

江琳带来一位据说是表弟的年轻人,是江琳认识的所有男生堆儿里精心挑选出来的一款,据说是国际排名前20的嫩模,以前只听说过女嫩模,还第一次见识到男嫩模。如果这些男孩儿能有公司包装他们像女模一样闯荡娱乐圈,估计各种“流”们,会减少好多。的确,以宁洛和表弟为中心,被无形的分成了两个圈子,大家对他们品头论足,好不欢喜。当然,这是在余夏到来之前。这位英俊与人品俱佳的慈善社长,比那两位熟知程度低的帅哥,更具有话题和竞争力。

就在这时,一只手从身后挽住了余夏的另一只胳膊,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妹妹余末。

“哥哥不会介意挽着妹妹吧,欣悦也不会,对吧?”欣悦先是一惊,脸上并没有表示出不悦,只是小声的说当然不介意的话,余末做人的一向宗旨是到哪里都要成为焦点。

余夏挽着自己的妹妹和欣悦走到天鹅湖边,远远地湖中心和舞台已经准备就绪,主持然开始就位,一切马上开始。

“亲爱的同学们,欢迎大家来到迎新年晚会现场,我们都知道新年晚会是大二的学长学姐们跟大一的同学们最后的一次欢聚,因为明年6月,他们就要去瑞士攻读后两年的课程了,所以有什么要跟学长学姐们说的,今天就趁此机会说清楚。”

观众席上发出哄笑声,主持人继续用不挑破但暗含提示的语言,挑逗着大家的神经。

“好了,暧昧完了。我们开始进入今天的“艾琳游戏”环节。我先向学弟学妹们解释一下游戏规则,当然大二的亲们,如果嫌我解释的不够好,你们也可以自己解释给你身边的人听。一会儿音乐声起,请大家排好队,每人拿一杯热饮离开,找个位置享用。当音乐停的时候,如果刚好轮到你拿杯子,那么这个人就会被挑出来,接受我们的奖励。”主持人顿了顿,故意吊人胃口。

“奖励就是,只身跳进湖里,游到湖中心,取回带着礼物的袋子。今年我们的礼物依旧是全球独一无二的,艾琳特质的钻石徽章,每年只有五个幸运的同学会得到。但如果你不愿意跳进冰冷的河里,那就算自动放弃。如果是女生的话,可以邀请自己的男伴,或者全场任意一个男士帮你拿到。大家明白了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