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并不是所有的富人都不仁

作者:女子如莲 字数:516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从来没有想到进入大学的日子会变得如此忙碌,我对海岛的记忆已经渐渐地模糊了起来,但每当难过的时候,妈妈的样子总会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真的很想很想妈妈,不知道她到底跑去了哪里,为什么都没有跟我联系,难道真的要抛下我一个人吗?还是她遭遇到了什么不测?这几日,我总觉得自己万念俱灰,负面情绪一直缠绕着我,去找宁洛,这几日他们有很重要的几个讲座要进行。

陆铭终于到了首尔机场,这是他第一次出远门,沿着机场的英文提示,去了行李和几个学员一起,走出了机场大门。即将进入11月的首尔,温度十分适宜,在机场对面的大楼上,有一组明星海报十分耀眼,经纪人给这些孩子们指了指说,那是现在最红的5人男子组合,就是来自K-star的,以后他们就是你们的师兄。

大家都兴奋的看了看彼此,要知道这个组合在中国的知名度也很高,班上的女孩子都会省钱买他们的海报和唱片。陆铭心想有一天自己也可能成为他们当中的一个,那时候家人和白荷姐姐就会为自己感到自豪了。

大巴把孩子们送到了宿舍,宿舍离首尔市区有一定的距离,车在路上开着,陆铭才发现韩剧中的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宏伟建筑,似乎不属于这个城市,取而代之的是看起来极为普通的,中国二三线城市的一般建筑风格,这与自己以前想的可不一样。车子缓缓驶进了一个院子,这个房子有三层,似乎有些年头了,爬山虎爬满了两边的墙壁,每一层大约有四间房子,没有华丽的装饰,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民房。有些小孩发出低低的叹息声,经纪人似乎听到了,便解释道,你们要加倍努力,将来如果可以出道,就会住上比现在好几倍的房子。

但他们可能不知道陆明以前是一个住在古堡里的王子,第一次见到这么古朴的异国建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滋味,突然想到对自己无比严厉的妈妈,那似乎也是一种爱。

很快,经纪人为他们分好了宿舍,陆铭和一位来自美国的话16岁华裔男孩儿分在一起,男孩儿名叫麦克,中文名叫沈家全,听起来很温暖。家全从小在美国长大,中文不是特别流利,但勉强能够交流。陆铭的英语还算可以,暑假的时候他会到美国找大姐,或者到德国找二姐和爸爸,外语比岛上的其他孩子要好一些。

天气渐渐凉了下来,秋天总是来得慢,走得快。余夏自从读了艾琳就很少回家,不是忙着学习,就是忙着慈善社团的活动,这可把妈妈贡梅急坏了,偏巧艾琳学院坚决杜绝家长到学校学校找学生。下午帮白荷补习完英语,余夏想该是回家看看了,便叫上余末一起回家。江城是个四面环江的城市,没有山,只有高低不平的宏伟建筑来诠释连绵起伏这个词语。他们的加坐落在有名的富人区,隐藏在著名大学后面的片区域,远远地四处都有关卡把守,一般人很难进入这个区域。车子进入6排18号别墅,这个采光最好,面积最大的房子,就是兄妹两人的家,平时爸爸很少回家,家里只有保姆阿姨和妈妈在家,略显冷清,还好妈妈是个闲不住的人,她把院子里种上时令的花束,显得生机勃勃。多少给这个寂寥的校园,增加些许温度。

贡梅早已站在院子里望着一双儿女从车子上下来,两年前,他们从美国回到了江州,居住于此。

“妈妈,给你带了礼物。”余末下车走到妈妈面前,彼此来了个大大的拥抱,并把手里的一束雏菊和一个信封交到妈妈手里。

贡梅把雏菊递给了阿姨,打开信封,里面是这次考试的成绩单。余末像小孩一样,把成绩单拿给父母看,她觉得母亲物质上什么都不需要,这成绩单或许会让她在周边富人区的夫人面前扬眉吐气一番。果然,最了解母亲的就是女儿,贡梅高兴地拍着手,喜不自胜。

“好了,我们进屋吧。”余夏拥着母亲和妹妹进屋了,大房子里没有过多的装饰,大体都是黑白色的,只有沙发和墙体的一些装饰多了点点彩色的装饰,越是简单,越是考验女主人的勤劳,贡梅这点经得起考验。

余夏坐在贡梅身边,伸手给她捏了捏肩膀,或许这是妈妈最爱的时刻,儿女承欢膝下。

“对了,听说江琳今年也回来了,没事儿让她到家里来坐坐,我们俩好好聊聊。”贡梅看着一双才18岁的儿女,突然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余末饶有兴趣的说:“妈,今天本来打算叫江琳一起来的,可是哥哥催的太急了,没有来得及,下一次绝对一起来。”

余夏瞪了一眼余末,这个妹妹实在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江州的初冬,比往年冷了一些,余夏和大家商量着举办一场小型的募捐晚会,来给在工地上忙碌的农民工送棉被和生活用品。师姐和余夏已经安排好在学校大圆顶的音乐厅来进行,海报和相关宣传活动在学生会的帮助下有条不紊的进行。我和欣悦负责节目的编排,商量着各自准备三个节目,欣悦虽然平时不怎么说话,但是交际协调能力惊人,利用各种资源,不过半日的功夫,就找到学校里能歌善舞的女孩,完成一个健美操、一个街舞和一个合唱的任务量。这让我真心很佩服,这个月我除了学习,急着赶上大家之外,没有任何的交集,现在能去找谁呢?我更不能跟余夏说放弃,上次帮我找宁洛的事情,我还没有表示感谢,他交给我这么一点小事我都办不好,就太失败了。

不管我准备好没准备好,晚会还是如约而至了,欣悦兴奋地跟我在后台说,她租的衣服有多漂亮,节目有多精彩,而我心里一直打鼓,自己准备的节目到底大家会不会喜欢,能不能达到让大家捐出一份爱心的目的。

音乐声起,大圆顶音乐厅灯光亮了起来,台下慢慢坐着同学,没有想到这次晚会会吸引这么多的人来。师姐作为本次小型晚会的主持人,在即将开始表演的前一个小时,问我要节目单。可是,我请来的嘉宾还在来的路上,我不能保证演出质量。师姐看了看没有说话,只是抬眼给了我一个信任的眼神,可能她觉得我的构想也符合她的心意。

按照事先说好的,欣悦准备的节目先表演,之后才是我的。我焦急的坐在后台等待着,前台的节目效果很好,赢得了大家的一片掌声。很快,师姐就来催我准备了,可是后台的小门还是没有动。没有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上。舞台上的镁光灯此刻打在我的的脸上,有些刺眼,江琳的粉红色礼服穿在我的身上,略显宽松,光亮在身上展现出斑斑驳驳的色彩。我缓缓地走到钢琴边,沉下心来,大不了做一下我个人的独奏音乐会了。

台上的灯光开始暗下来,追光打在白色的钢琴上,我深深地舒了一口气,手慢慢的开始走在琴键上,奏起《最美的夜晚》,这首我最喜欢的一首钢琴曲,最适合平复自己的思绪。舒缓的音乐声响起,观众席慢慢的安静下来。就在这时,舞台的追光打在舞台另一侧的,几个穿着朴素的小孩缓缓地走上舞台,他们身后的江琳、余末跟我伸出ok的手势,我的心彻底的放下来了。

孩子们站在舞台的中间,开始表演节目,在此之前我请江琳和余末帮忙,把我想让孩子们呈现的内容对孩子进行了培训。台下的观众此时也开始议论纷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站起来,跟孩子们做了个手势,孩子们慢慢的走到台中央,开始表演节目。

“大家好,我们来自遥远的中原小镇,爸爸妈妈在这个城市打工,已经三年没有回家了,我们很像知道他们在这里过得好不好,穿的暖不暖。”小女孩话里有浓浓的家乡口音,却极其认真的说。

一个皮肤黝黑,身材瘦弱的男孩,走到前面,拿出厚厚的一叠卷子,举过头顶说:“爸爸,我又考了100分,这已经是第97个一百分,奶奶说,我集齐100个一百分,你就会回来。”

男孩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一个小小个子的女孩,朝前翻了一个跟头,说:“爸爸,你知道吗?我唱戏特别棒,已经被老师挑去唱戏了,我学会唱你最喜欢的那出戏,你想听吗?”

最后一个小女孩眼眶红红的,走到台前说:“爸爸,你知道吗?就在前几天,妈妈离开了家,我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我和失明的也要已经几天没有吃饱饭了,你知道吗?”

孩子在讲述着,我看到舞台下方有人已经开始小声的抽泣。曲罢,我缓缓地走到孩子们身边,接过话筒说:“大家好,我是慈善社社员白荷,这一次我们要给在江州工作的所有建筑队的师傅们送去被子和温暖的羽绒服。我知道在座的很多人都生长的在这个城市里,我们在享受这个座城市带给我们无上荣耀的时候,你有没有那么一秒想到过这个城市的建设者们?他们为我们建楼、修桥铺路,完成之后,默默离开这个城市,留给我们一地繁华。今天,我把这些建筑工人的孩子请到了我们的现场,希望大家能把你们的爱心带给这些孩子和他们的爸爸们。

台下袭来一股长久的沉默,许久之后,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我捐100个棉被,100个羽绒服。”江琳从幕后走了出来。

“我也一样。”高傲的余末也走了过来,微笑的摸着这些可爱的孩子的头,从我手里夺过话筒说:“如果谁捐的比我多,我就把笔记借给谁。”

台下先是一阵哄笑,接着就是大家叫好的声音,余末的气场总是那么强,那么让人佩服。师姐和欣悦忙把捐款箱搬到了台上,余末组织大家从舞台的一侧上来捐款,从另一侧离开舞台,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欣悦走到我的身边,对我竖起大拇指,说:“开始以为你没准备好,原来你在跟我开玩笑。”

我忙解释道:“你误会了,起初我真的一点底儿都没有,多亏了江琳和余末的帮忙,才能这么顺利。”

欣悦没有说话,径直走到余夏和师姐身边,协助组织大家捐款。看着欣悦的背影,我心生自责,作为一个活动的策划者,我应该向欣悦说明我的意图,都怪我之前没有多大把握才造成今天的局面,我错了,

七万零伍佰肆拾元,这是一个晚会大家募得的资金,用这些钱可以购买300多套羽绒服和被子,加上余末和江琳捐出的,一共五百套。这样的成绩比预想的要好的多。

“这次多亏了白荷,现场的观众都被感动了。”师姐把捐款小心翼翼的收好,对我说。

“不是的,这都是江琳和余末的功劳,江琳和余末为了帮我,赶上最早的飞机飞到中原,又用关系,买到最晚的机票赶到这里。是她们的帮忙才办成了这件事儿,况且她们还捐出了那么多的钱物,而我只是出了一个小小的主意,太微不足道了。”我忙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大家解释了一下,虽然我没有说出来太多的感谢之辞,但在心里已经给江琳和余末下跪了,这次真的多亏了她们。

“还有余夏、师姐的卖力宣传。欣悦为大家带来了那么多精彩的节目。”我尽量把话说圆满,但说出这样的话并不出于我的本心,只是我不想伤害任何人。

“领导总结的不错,鼓掌。”欣悦笑着,鼓掌说。

我想要解释什么,但觉得在此刻任何语言都觉得苍白。江琳和余末没说话,只是看了看欣悦又看了看我,沉默了。

余夏站了起来,走到窗口,看着窗外已经降临下来的夜幕,说:“好了,明天早上我们就可以出发去工地了,我今晚联系一下负责人,明天谁要一起去?”

“我,从小到大我都没做过好事儿,我想去。”江琳伸出手,边把身边的我的手和余末的手也举了起来,我伸手抓住身边欣悦的手,试探着举起来,她没有拒绝,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

第二天,大家到市场上购得了棉被和羽绒服,到了居住环境恶劣的建筑工地,工人师傅正在进行高空作业。我们随着余夏来到工人师傅的住处,一楼刚建成的毛坯房里的地面上,挨挨挤挤分布着许多的床铺。

不食人间烟火的少男少女们,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些工人的生存环境,这些小朋友也试着用眼睛去观察这些床铺。

“那个是我爸爸的床。”小男孩儿激动地跑了过去,指着那落满灰尘、散发着潮气的床铺说。

我和余夏面面相觑,这时工地上的负责人一路小跑进来,用浓重朴实的家乡口音说:“你们来了,大家都在列队欢迎你们的,到我们的礼堂去吧。”

跟着负责人往前走了百米,转身进了一个大厅,正在建设的是一个酒店,工人师傅们看我大家进来,热烈的欢迎鼓掌,着实把这些见过大世面的人吓了一跳。负责人把我们拉到正中间站着,农民工师傅用憨厚的笑容和雷动的掌声欢迎我们。余夏跟大家鞠了一躬,便让大伙齐心协力把车上的棉被、羽绒服卸下来,发到每个人的手里。孩子们终于可以跟父亲在一起了。我想起现在电视节目上最火的亲子节目,真的觉得他们很幸福,这些善良的建设者为这个城市做出的贡献,希望这个城市的居民能够记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