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我居然差到这个地步

作者:女子如莲 字数:331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陆铭在决定去韩国之前,还是回到了岛上,母亲姜澜做了一桌子好吃的等着儿子回来,一坐下来,母亲就给陆铭加了慢慢的一碗菜,放在陆铭面前,微笑着让他快点吃。看着几日不见头发有些发白的妈妈,陆铭竟不知道怎么开口了,他忍着没有说话,很慢很慢的认真的品味着妈妈做的每一道菜,恐怕以后都很难再吃到了。

第二天早上,姜澜上楼叫陆铭吃饭,却发现屋子里整整齐齐的,桌子上还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清楚地写着:

亲爱的妈妈:

儿子这一次又要让您失望了,我已经通过了韩国K-star的面试,今天就会坐船到韩国去。我知道我一直不是一个让您骄傲的好儿子,这一次我一定会做出点什么,让你也为我自豪一回。

爱你的儿子

姜澜看着这封信,手不住的颤抖,儿子怎么就这么不能理解妈妈的心呢?既然这么不愿意学习钢琴,为什么不早说呢?不过,这也怨不得儿子,她也一直没有告诉陆铭,近些年,尤其是两个姐姐都留在了海外,自己就没有很认真的教导陆铭钢琴,这是有私心的,她不想儿子离自己太远。老公和女儿都常年住在海外,岛上家里就剩下自己和儿子两个人,不管陆铭学琴如何,她都想有一个伴儿在身边,为什么自己就不能早些向孩子表露自己的想法呢?那样儿子就不会那么决绝的离开自己,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了,从今以后,家里就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儿子也像姐姐和丈夫一样都走了?这硕大的家业,就剩下自己一个孤家寡人了。

虽然15岁的陆铭还不知道那个叫韩国的地方离自己的家到底有多远,但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离开家就是这一次。公司为在中国挑选的两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儿安排了两天后的飞机,在韩国首尔与在日本和澳大利亚的两个男孩儿一起,作为新一批的练习生,进入K-STAR。

随着月末的来临,大家的心情都变得紧张起来,对于即将面对的月考,每个人心里都是打鼓的,尤其是像我这样外语基础不好的人,更是一大难题。这些日子,我和欣悦一起呆在图书馆里,没日没夜的背诵着厚厚的外语书,而余末和江琳则每天在家里,研究时尚杂志上帅气的男模,哪一个线条更加优美,最新的美妆还有哪种自己没有集齐,甚至打算起秋假的时候到哪里去玩。似乎月考对两位来说不是个事儿。

月考在毫无阻碍的情况下如期进行,我看着每一道题的答案似乎都是对的,好难选择。一袭长发,被我无情的扎了起来,把整个脸毫无遮挡的暴露在外面,以减少我的焦躁。

一整个下午只考了两场,只觉得外面的知了叫的很吵,还好难熬的日子很快过去了。

考试完的落寞是我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在小岛上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什么都会,现在看起来真的有点井底之蛙了,此刻我真的好想找个人抱一抱,好想见一见亲爱的宁洛,这几天都因为考试,没有见过宁洛,感觉好像过了好久似的。我拿着自己做的新鲜的海岛便当,走到宁洛的楼下,心想着他吃着便当的样子,跟以前高中时候一样的笑容,就觉得很幸福。

“余末?你们怎么会”刚到培训楼下,就看见余末和宁洛,在路灯下聊着什么,而且还很开心,宁洛脸上还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是我许久都没有见到的。

听到我的声音,两位忙转身看着我,余末走了几小步,过来拉着我的手说:“荷,你别误会,我和宁洛在聊你,不信你问宁洛?”余末转身看了看宁洛,轻声慢语的问道。

宁洛忙点头,朝我走过来,问道:“你怎么来了?考试结束了?考的怎么样?”

连续三个问题,我正要回答,他伸手接过我手中的便当盒,打开一看:“海鲜便当,我最喜欢了。”说着,从里面夹起一片三文鱼,放进嘴里,满脸享受,伸出大拇指对我点赞。

看着宁洛满脸的笑容,我刚刚的小疑问也消失了一大半。宁洛夹起一块鱿鱼,送到我的嘴边,要我张嘴。

“好了,不要在我面前秀恩爱了,我走了。”余末耸了耸肩,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又伸手跟宁洛拜拜,然后如平日一样,超级有范的走开了。

我看着宁洛沉浸在美味的海鲜便当里,今天考试的烦恼全部都没有了,宁洛真的是我的良药,无论什么时候。

考完月考,我的心里有了些许的放松,想到大圆顶找几本闲书来看看,刚走到门后,就看到几张巨大的海报张贴在大门上,很多同学都凑近去看。这些是社团招新的广告,不过相对于以前高中的社团,这里明显更加高大上了,有风险投资社,外语联盟社、古玩投资社等等似乎都跟经济投资有关的社团,这似乎和这个经济学院很搭调,虽然我很想报一个类似于外语联盟社的来提高我的英语水平,可是把整个课余时间都献给外语,我还真觉得受不了。就在我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不太起眼的社团名字出现在我的面前——慈善社。

我心想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团,看着大家似乎兴趣也不是很高,便走上前去一看究竟,社团上面只有名字和几个社团成员的简介。余夏?慈善社的社长是余夏?这才让我想起,我还没有当面向余夏道谢,感谢他让我找到了宁洛。当时匆匆一面,也没有留下联系方式,真的是一大败笔,于是,我便走到了社团大楼,按照指示来到慈善社的办公室,轻轻地敲门。开门的是一位穿着朴素的女孩儿,带着黑框眼镜,一身牛仔装显得干练十足,她似乎很惊讶有人会来敲门,微笑着拉着我进来,对里面的人:“我们有新成员加入了。”我刚想解释我并不是因为要加入社团才来这里的时候,余夏已经出现在我的面前了,与先前不一样的是,此刻他带着一个大大的金丝眼镜,桌子上摊着一些类似文件的东西,他正认真的写写画画。抬头看见我,有些惊讶的放下笔,请我坐在对面的长椅上。

“你好,白荷,没有想到你回来。”余夏说着话,摘下眼镜,揉了揉有些疲倦的眼睛,微笑着,两个深深地酒窝,呈现出来。

“我来其实是想”还没来得及等我说出话来,那个女孩就对余夏说:“看来,我们明天的活动是有帮手了。”

“什么活动?”我心里想着,所谓的慈善社是不是就是召集大家为灾区或者偏远地区的儿童捐献东西,然后以学校社团的名义捐出去,也许并没有什么难的。

“对了,忘了告诉你,明天我们要到近郊的“阳光之家”去,那是一个收留和治疗孤独症儿童的福利机构。你有兴趣去吗?”

这听起来是一件非常有意的事情,我没有理由拒绝,反正我也想找机会好好地跟余夏道谢的。

“好的。”我点头答应着,余夏依旧对我报以温暖的笑容,但令我疑惑的事,凭着余夏的个人魅力,为什么这个社团都招不到人呢?

第二天,我做了一些好吃的,依照约定的地点到达了福利院,余夏和学姐已经到了,这座福利院坐落在近郊的一座小院里,房子只有两层,院子也不是很大,远远地看到许多的小孩在干着各自的事情,却没有别的学校小孩子的吵闹声,显得异常的安静。

我们三人把带来的慰问品放到院长的办公室,慈祥的女院长给我们分配了任务,我们被安排在三个班里,配合老师陪一天得了孤独症的孩子们,这看起来是个简单的任务,我们三人信心满满的走近三个教室,我被分在月亮班,这个班里只有10几名小朋友,此刻都在玩着各自的玩具。

我在昨晚预想了很多的游戏,想要今天的时候和孩子们玩,以前在岛上的时候,我没事儿就回到妈妈的学校去帮学校的老师看小孩儿,小孩子们非常喜欢我,我也很愿意和他们去玩儿,去闹。我想这件事儿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儿。

“小朋友们,大家集中一下好吗?”我拍了两下手,希望小朋友能够配合我集中在一起玩游戏,没想到我指令一出,他们居然跟没有听见一样,各自玩着各自的东西。,

月亮班的老师忙过来解释说,这些孤独症的孩子,智商都比普通的孩子低,对我说的话,都没有反应能力,而且这个班的小孩儿年龄都偏小,我们要做的就是安静的陪伴,不要出事就行了。我答应着,此时余夏从外面走了进来,依旧是那温暖的甜蜜笑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