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差点要了我的命

作者:女子如莲 字数:212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五年前,我喜欢上了一个叫宁洛的男孩,是高我两届的学长。最初看到他几次,他总是一个人趴在对面教学楼的栏杆上,出神的望着来往的人群,充满了心事。偶尔有同学从他身边经过,朝他身上拍一下,他也会跳起来回击同学,然后利用自己身高的优势,把同学的头狠狠的往下按,再把对方撂倒在地,直到同学服软,灰溜溜的离开。起初以为是偶然,然而这样的事不止一次的上演着,仿佛那个年龄的男生打招呼的特有的方式。

渐渐地,我开始透过窗户,偷偷的看他,小麦色的皮肤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乌黑深邃的黑眸镶在细长的眼眶里,鼻子高挺,唇形绝美,满脸的英气,再加上高高的身材,可能会被小弟拱成老大的外形。和同学一起上厕所的时候,他总是走在最后边,高别人一大截。他的手插在口袋里,酷酷的,身边有女孩经过的时候,他偶尔会摘下别人的发夹,引得女孩子生气,羞红了脸,而他又会退过来,替女孩重新戴在头上,再若无其事的离开。

他的这种做派,偶尔也会给自己招来一些伤害,几次看到他的嘴角有微微的血丝,许是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暗恋,随着时间慢慢发酵,渐渐地开始。暮城高中三个年级,分别在三栋教学楼上。高中课业负担重,谁也无暇到其他年级去转悠,除非是遇到了不得已的事。记得那天,坐在第一排的我,被化学老师安排到高三顶楼器材室去送还酒精灯。我满怀期待的踏上这栋我向往已久的教学楼,宁洛的教室在二楼,从一楼上来时,我就在想会不会遇到他。

我低着头,踏上通往二楼的最后一个台阶,正要抬头,有一个大手把我的头箍摘了下来,几乎在一瞬间我的头发立马向耳际散开。慌忙之下,我用双手去抓散下来的头发,却忘了手里还托着两个乘着满满酒精的酒精灯,而酒精灯的瓶口只用薄薄的一层硬纸托着灯丝,里面的酒精不听话的从缝隙里逃了出来,顺着我的头发流满了整个后背。不巧的是,身后的化学老师是个老烟鬼,正好伸手点烟。电光火石之间,我的头发连同衣服瞬间引燃,背后开始了灼热的疼痛。我已经怔的失去了知觉,身边的同学开始哇哇大叫,几乎在同一瞬间,就有一盆水整个朝我身上泼来,火势就在另一瞬间被熄灭,我像落汤鸡一样站在原地,毫无感觉,仿佛刚才的起火,和现在的被浇灭都不是发生在我的身上。然而定睛一瞧,宁洛就站在我的面前,手里拿着我的头箍,用他那双不大却有神的眼睛看着我。

下午我被特许没有上课,同学带我一起剪掉了10年的头发,然后回学校拿书包。暮城高中的教导处正对着校门口,远远地,我看见一个身影站在那里,靠着墙,右脚弯曲踩在墙上,左右晃动着,身边站着以前我觉得很高大的教导副主任,在他面前却形同侏儒。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惹事的宁洛,学校知道他的调皮差点出了人命,便要狠狠的修理他。

看到我从身边经过,他竟吹起了口哨以引起我的注意,我本不想在这个时候看到宁洛,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应该走上前去,接受他的道歉。平日里,我多么的爱慕他,没想到我们的第一次正式接触,他就差点把我送到阴曹地府去,着实让人害怕。这时,教导副主任看见我,忙把我叫了过来,之后看见妈妈也从屋子里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奶奶,满眼含泪。

母亲看见我忙跑了过来,左左右右,上上下下浑身打量了一番,发现没事儿才松了一口气。她转身对教导副主任说:“我刚才跟着孩子的奶奶聊过了,眼见女儿没什么事儿,我们也不想追究孩子的责任,毕竟这也是一个意外的事件。”母亲话说得淡淡的。

我对母亲的决定有些愕然,平日里她最疼我的,怎么可能让别人欺负我,现在怎么这么就算了,甚至不要求宁洛向我道歉?虽然我不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女生,但一句对不起应该不算奢求吧,最主要的是如果能看到他充满歉意的神情,应该足够我回忆一星期的吧。然而这美好的一切,现在竟被母亲大方的拒绝了。

教导主任满脸有些喜出望外的说道:“白老师,谢谢你,您真是太通情达理了,我们一定好好教育学生,避免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母亲点点头,拉着我往校门外走,转头看看宁洛,他也是一脸的错愕。

我坐上母亲的小摩托后座,从背后搂着她的腰,趴在她的背上,闷着声不说话。

“荷,还在生气吗?”

我用手指在她的背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是”。

“那,你知道妈妈为什么不想追究那个孩子吗?”

我摇摇头,母亲接着说:“宁洛是个可怜的孩子,是她奶奶出海打渔时在海上捞到的,当时孩子已经奄奄一息,经过几天几夜的抢救才救活的。”

我的心“咯噔”的跳了一下,那么帅气

没有想到洛还有这样的身世。

“所以,我决定原谅他,看着我的女儿好好地,我就放心了。”母亲说了一句温暖的话,把我的心轻轻地抚摸了一下。

还好,我是一个幸福的人,还有妈妈陪着。

这是,我和宁洛的第一次正式会面。

此刻,海风吹进我的窗子,吹动我翻开的日记,日记里满满的对宁洛的思念。洛,你好吗?我好想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