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天生大明星

作者:女子如莲 字数:616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睡意朦胧中我接起电话,居然是陆铭的妈妈姜澜阿姨打来的,在我的印象中她不是有重要的事情,是绝对想不到打电话给我的,一定是陆铭出了什么事。

“不好意思这么早给你打电话,我想问一下,陆铭最近跟你联系了吗?”姜阿姨焦急的问。

“一周前有过联系,之后一直在用微信聊天,怎么了阿姨?”我听得出来情况有些不太对劲儿。

“如果陆铭跟你联系,记着打电话通知我,好吗?”

“嗯,好,可是宁洛,他,他怎么了?”

“这都怪我,我不该逼他参加这届的音乐节的,他一定是担心自己发挥不好,这才把自己藏起来的。”

我忙安慰:”陆铭是个很贴心的孩子,他不会做傻事的,我想他只是想静一静,说不定过一段时间就回去了,您不要担心,如果他联系我,我会第一时间告诉您的。”

“那就好。”姜阿姨带着哭腔,我能想象的出来她伤心的样子,毕竟陆铭是她唯一的儿子,而且一直都是她最心疼的孩子,尽管她对这个儿子要求几近苛刻。

放下电话,我便启用所有能联系到洛的方式,可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他一条信息也没有回,要知道以前,我不管用什么方式联系他,他都是第一时间回复过来,看来他真的伤心了。

不行,我要回到小岛去,这是我的第一想法,陆铭如果出了什么事儿,我会很难过的。可是,现在正是上课时间,学习任务很重,每天都有很多的新知识需要汲取,况且艾琳学院的第一次月考马上就要进行了,这一次月考要进行排名,还要在全校同学面前张贴,要知道很有可能宁洛是会看见的。

一早上,我都处在精神崩溃的边缘,直到中午,我突然想起一个人,便马上拨通了电话,电话两声之后接起来,这是他的习惯。

“方凯,我是白荷。”如此平静的对话,没有丝毫的波澜。”哦,白荷,你好吗?在那边还适应吗?外语学起来吃力吗?”

方凯每一次都会讲到我心上,说到我的痛处,但每一次有困难的时候,他都是我值得信任的人。

“还好啦,我今天给你打电话,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你认识陆铭吗?”我焦急的无法寒暄。

“认识,最近没怎么见过他。”方凯回答。

“他妈妈打电话说,他不见了,一个15岁的孩子能去哪里。”

我用最简单明了的话语和方凯解释陆铭离开的原因,希望他能够帮我找一找,我把所有我认为陆铭会在的地方跟方凯说了说,希望他能仔细帮忙寻找。

然而,一天过去了,所有的地方都找过了,依旧没有音讯,焦急的我,有些不知所措。

白天刚上完课,我就用各种方式去联系陆铭,都没有结果,直到半夜,他才在msn上留给我一条信息:

姐姐,明天到你们学校门后见一面吧,不要告诉妈妈。

出于对陆铭的尊重,我只把消息告诉了方凯,让他委婉的告诉姜阿姨,有人在江州见到了陆铭,可能马上就会找到。

第二天,我迫不及待的走到陆铭和我约定的地方,陆铭带着深灰色的帽子,露着他那双出色的精灵耳朵,此刻脸上没有往日灿烂的笑容,面色凝重的看着玻璃窗外,服务员小姐把咖啡端到他面前,他都没有察觉。

我安静的坐在他的对面,只觉得这孩子,似乎一夜长大,变得多愁善感,不似以前那么阳光灿烂。

“快喝吧,该凉了。”我轻声的叫回神游的陆铭。

他这才反应过来,看着许久没有见面的我,缓缓地低下头,眼角有一丝眼泪,悄悄地顺着白皙的皮肤留下来,让人心疼。

我忙坐在他的身边,帮他擦眼泪,他轻轻的伏在我的腿上,像个受惊的小鸟。我笑了笑,他不说话的时候,依旧很有魅力,周围的服务员在一边交头接耳,这才让我意识到,这是公共场合。

我忙扶起他坐好,他的眼角还有微微的泪水,残留在眼角。

“没有关系,有什么事儿跟姐姐说。”我趴在桌子上,从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他整个低下的脸,他只好把脸又低了一点。

“我不想回小岛了。”陆铭抽泣了几下说。

“好,不回去,我们不回去。”我拿出纸巾给他,等待着,直到他跟我说出这第一句话。

正当我不知道怎么劝他的时候,有一个带着黑框眼睛,40岁左右的中年男人,在不远的地方来回踱步,不时的看向这里。我心想可能遇到什么不怀好意的人,就想拉着陆铭换个地方,就在我们要站起来的时候,服务员走了过来,把一个大大果盘放在我们面前,说是那个人送的。我心想,彼此都不认识,为什么要送果盘,非奸即盗,于是便站起来准备快速走出去,没想到那个男人竟微笑着站在门后,伸出手来要和我们握手。

“你们好,不要害怕我没有恶意的,这里是公众场合,到处都安装有摄像头,没有危险的。”他说话的声音很怪,不像是本国人。

我和陆铭彼此看了看,没有理他,趁他不备马上冲出了咖啡馆,一路跑着跑着,直到把陆铭脸上的伤心都跑没了。

我们坐在江边,远处的高楼大厦在云雾里,看不见了,只有平静的江水和偶尔驶过的邮轮。

陆铭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我的心也放进肚子里了。

“姐,你猜刚才那个叔叔为什么要找我们。”

“我想他一定是个算命的,想骗我们的钱。”陆铭笑着说。

“我猜不是,他一定是觉得我们陆铭长的可爱,想骗你去当明星吧。”我发挥着天马行空的想象说。

“是当明星不错,但不是骗,是真的。”有个声音从我们背后传出来,吓得我和陆铭马上从长椅上站了起来。

“你们不要跑,听我说,我不会伤害你们的,这是我的名片。”我把陆铭推到身后,伸手接过那张名片,这张名片正中间写着公司的名字K-star,这可是韩国相当知名的一家公司,下面写着一个一行中文字朴振宇经纪人。

“你真的是韩国星的经纪人吗?”我问了一句废话,显然是。

“如假包换,不好意思我的中文有些蹩脚,我们希望这个男孩子可以到我们公司来面试,如果可以的话,就进入韩国公司培训。”这个自称朴振宇的人,带着不太流利的中文。

说完,那人就转身离开,我和陆铭彼此看了看,又重新坐回长椅上,看着手里的那张名片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你掐我一下,不是真的吧。”陆铭对我说,我轻轻的咬了一下他那精灵般的大耳朵,看着他五官揪在一起,揉了揉自己的耳朵,证明这件事儿是真的。

然后,我们彼此看着,一阵的狂喜,在江州的江边疯狂的喊叫着,想到陆铭有一天站在万人瞩目的焦点,赢得大家的掌声,我就觉得很开心。

我把陆铭安排在学校附近的旅馆里,安顿下来之后,陆铭打通母亲的电话,姜澜听到陆铭的声音就哭了起来,这是陆铭的第一次出走,平时他都是很好的孩子。

“妈妈,对不起。”陆铭听到妈妈的声音,情绪就有些失控了。

“你跑哪里去了,你知道妈妈好找你吗?”姜澜是个脾气泼辣的人,对陆铭所有的爱都化作这句略带情绪的疑问句。

“对不起,妈妈,我让你失望了,但我真的弹不好钢琴。”从小到大,陆铭都不敢说出这句话,怕一向骄傲的妈妈生气,怕自己做不到姐姐们那么优秀,每一次练钢琴都是心理的一种折磨,而他从来都敢跟妈妈说一个“不”字。

电话那头是长久的沉默,许久才说出一句话:“对不起,孩子,没有想到你心里是这么想的,你的两个姐姐打电话的时候也跟我说过同样的话,我或许真的错了。”

陆铭听到妈妈这么说,心里隐藏很久的委屈一下子就发泄出来了,他坐在宾馆昏黄的灯光下,彻底的对妈妈释怀了。但脑子里闪过另一件事情,今天和白荷遇到的朴振宇先生,是不是真的可以带自己去韩国,还是一个未知数,这件事儿就等到明天到K-star面试之后再说吧,这对于陆铭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第二天一大早,陆铭就独自来到K-star的江州总部,以前在岛上的时候,班上有些同学很喜欢K-star的明星,经常会拿到一些画报到学校,偶尔陆铭也会翻开看看,没有想到今天自己居然可以有机会到这里面试,想来还是有些小小的兴奋。

走近K-star的公司,一路的墙上挂满了该公司的明星海报,韩国公司喜欢以组合的形式出道,难道是因为人多力量大?这么看上去气势的确比一个人强的多,这或许就是韩国偶像团体能够被不同类型的观众喜欢的原因吧。

走了大概5分钟,就看到公司的服务台,一个漂亮的姐姐站在那里微笑的看着陆铭,陆铭忙伸手递出自己的名片,女孩伸手让他向前走,再往右转就是面试的教师,并说有许多的老师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要他快一步进去。

向右转的时候,陆铭就看到长长地走道上聚集了不少像自己一样的年轻小孩儿,有的是父母、三五好友陪着来的,只有自己是一个人,想起来莫名有些感伤,他靠在墙角,暗自神伤的站着,看着那些有笑有闹的同龄人。

大约等了半个小时,走廊里的人渐渐变得稀少,陆铭便走到了门口处,坐在长凳上。

“小伙子,你来了?”一个声音从自己3点钟方向传来。

陆铭忙抬头看,并起身回答:“是的,我来了。”对于陌生人,青涩的陆铭还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按照问题来回答,脸上带着那迷死人的纯真笑容,眼睛此时圆圆的,显得很有神采。

“你直接进来吧。”朴振宇先生伸手请他进来。

陆铭便跟着走了进去,这是一间很大的舞蹈练习室,对于陆铭来说并不陌生,因为自己是艺术生,从初中来时就一直在舞蹈室和钢琴房之间游走,相对于钢琴来说,自己对舞蹈还算有一定的造诣。

朴先生走到评委席对在座的评委说了几句,就示意陆铭可以做自我介绍了。

“大家好,我叫陆铭,来自一个叫暮城的小岛,钢琴和舞蹈是我的爱好,现在我向大家展示一下。”毫无修饰的开场白,陆铭显得很紧张,但配着他那玲珑的面孔和无法掩饰的精灵耳,显得颇具喜感,评委们相互看了看,都浅浅的笑了。

陆铭拿出我为他准备好的音乐,这是K-star老牌组合的成名曲,几个评委出神的看着,音乐刚开始是舒缓的,陆铭跟着节奏缓缓地扭动自己的身体,充分展示自己灵活的基本功,渐渐地进入精彩部分,随着音乐节奏的不断加快,心里的紧张情绪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手臂像钢铁侠一般,配合身体的移动,评委们也随着音乐不断地摇晃着自己的身体,显然是被感染了。

曲罢,大家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

“下面我给大家带来一首自弹自唱的歌曲。”虽然陆铭对于钢琴很不感冒,但是毕竟自己也学了10年了,一些简单的弹唱伴奏还是很信手拈来的。

陆铭有一副稍显浑厚的嗓音,可能刚过变声起,声音条件还不太稳定,但听得出来对于音乐的理解力还是有的。

一首歌曲结束,陆铭走到台中间跟评委鞠躬再见,准备走出门去,却被朴振宇先生叫住了,他拿着一个粉红了的信封交给陆铭,说:“你已经被公司录取了,这是飞往韩国的机票费用和合约,公司会安排你到韩国的国际高中读书,你可以回去跟自己的家长商量一下。”

陆铭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手,他颤抖的接过信封,不知道自己是以如何激动的心情走出了公司,直到走到无人的地方的时候,他才激动的大叫起来,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

一早上的课刚刚结束,欣悦和我相互拥抱了一下,今天的语言课又是一头雾水,照这样下去,考试肯定要不及格了,希望神灵保佑自己可以顺利通过月考。

接起陆铭的电话,我兴奋极了,忙跟宿舍的姐妹们报告,自己的弟弟就要成为韩流巨星了,这是值得炫耀的事情,我邀请三个姐妹和我一起去外面的韩式料理店,给陆铭庆祝。

听说陆铭长的相当的帅气,江琳依旧把自己打扮的公主范儿起来,余末表示对小男生没有兴趣,随便收拾了一下,便跟大家一起出门去了。

可爱的陆铭早已经等在门后,见我们过来,忙挥手示意,并打开门让我们进去,当大家看到陆铭的时候,不约而同的朝我竖起了大拇指,果然名不虚传,但江琳似乎有些一番常态,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居然有一些说不出的复杂,她急忙从包里拿出墨镜带上,转身准备往回走,却被我一路推着走近餐厅,我嘲笑的问她,该不是没有见过这么角色的少年,准备落荒而逃吧,她瞪着我不说话,只是很抵触的倒退着,坐在预定好的位子上。

欣悦和余末挤眉弄眼的小声议论着眼前的这个小男生,陆铭被他们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只能拿起水杯不停地喝水。

“介绍一下,这是我亲梅竹马的好弟弟陆铭。陆铭叫姐姐们。”

陆铭乖巧的向大家问好,欣悦和余末忙应声,但江琳只是点点头,却不把墨镜摘下来,这跟平时的她见到帅哥的反应可是截然相反的。

“干什么你?”余末趁江琳不注意,摘下她的墨镜,江琳伸手去抢,余末却把墨镜扔到不远处的沙发上,江琳气的直跳脚,忙伸手遮住自己的脸。

“你今天是什么情况,快别让弟弟笑话。”余末用细长瘦弱,却颇有力气的手,扒开江琳说。

“哦,是你,我见过你。”在江琳把脸露出来的一瞬间,陆铭就认出了她,原来江琳就是那次很没礼貌的在沙滩上抢了陆铭给白荷做的奶茶的游客。

江琳尴尬的笑了笑,不好意思的说:“弟弟的记性真好。”

余末颇感兴趣的问陆铭:“弟弟,这个姐姐对你做了什么?告诉我,我替你出气。”

陆铭想要张口说,江琳却朝他挤眉弄眼不让说,陆铭只好笑了笑:“以前在暮城海边见过的。”

“哦,是吗?那你见过江琳穿比基尼的样子了?怎么样?身材火辣吧?”余末继续逗着陆铭,陆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看着玩笑越开越过火,我忙转移话题道:“好了,不要开玩笑了,陆铭他还未成年呢。”

余末忙接过话:“姐姐,我们也刚成年。”一句话把我给硬生生弹了回去,我忙拿着身边的包朝她丢去,没想到她竟如神助般接在手里,还朝我眨了眨眼。

“好了,不闹了,弟弟,恭喜你可以去K-star了,要像记住江琳姐姐一样记住我们,等你成为明星之后,要给我们留最好的票,去看你们的演唱会。”余末说。

欣悦也举起酒杯说恭喜,江琳也硬着头皮举起酒杯。接着大家在愉快的气氛中,把自己关于韩国的所有信息都告诉了陆铭。包括在韩国的食物、敬酒、礼仪等等,陆铭像个小学生一样认真的听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