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学院的神秘来客

作者:女子如莲 字数:475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早上,我被学校的手机短信惊醒,原来是管家段叔叔发来的短信:

从今天开始,学校的培训学院要来一批学员,进行为期半年的培训,希望大家记住我曾经和你们说过的话,不要和他们走的太近。

大家拿着手机短信,不约而同的聚集到客厅里,大家都认为这是一个值得一起探讨的有趣问题。江琳同学的八卦能力着实让人十分佩服,你只要说出一个人的名字,她都会如百度百科一般,把人家的家世背景、功德事迹给你介绍的清清楚楚,是我们这个小集体的“人脑百度”。此时她拿着遥控器打开电视,跟着屏幕里的健身教练,扭动着本就极细的腰肢:“这下我们校园该热闹了,一大波成熟有魅力的男人正在向我们靠近。”

余末敷着面膜,面无表情却似乎饶有兴趣:“终于不用再看那些四肢没有长全的小怪物了。“

余末喜欢比自己年龄大,有学识有魅力的男士,而江琳则不然,她发誓要找一个比自己年龄小的,至于小多少居然没有底线。欣悦对于异性的年龄没有具体的要求,只要来电,一切皆可。而我,只喜欢宁洛,我不知道宁洛属于哪种款,但大体上,我和余末对于异性的看法,还是颇为相似的。

欣悦是个很听话的孩子,一看从小到大就是那种三好学生,把别人跟自己说的话当做至理名言,此刻她还是不依不饶:“你们不是真的想要和这些培训生发展一段感情吧?别忘了段叔叔的话。”

余末把手搭在欣悦的肩膀上:“我觉得他们没有什么不好,听说能来这里培训都是各个大企业有前途的年轻人,不比那些自以为是的富二代差到哪里去吧。”

江琳:“我同意余末的观点,我觉得凤凰男有凤凰男的可爱之处,不明白父母在担心什么。”

欣悦:“我是绝对不会接受凤凰男的追求的,他们休想站在我的肩膀上网上爬。”

江琳笑了笑:“我倒不这么认为,他要踩着女家的财力往上爬,也要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办法超过女方家庭,否则只能对我们言听计从。”

的确,像江琳和余末这样的家庭,即使对方没有什么本事,只要她们喜欢,随便给他一个职位就可以了,若想超过女方的家庭是相当有困难的,像欣悦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

“反正,我觉得段叔叔的话还是要听的。”欣悦准备好上课的书,先走出门上课了。

在艾琳,学系的概念是模糊的,你可以随意选择科目来学习,毕业时按照自己修完学科的内容,来发放学业证书的。欣悦和我觉得语言是我的一大关,便决定先修语言。江琳和余末从小在外国长大,外语很强,所以她们选择了企管、财税等相关专业,为未来成为合格的继承者,打好基础。

第一节语言课结束后,大家要从教学楼移步到大圆顶上课,教学楼紧挨着的培训学院,此刻终于打开了那扇大铁门,大家都好奇的往里面张望,远远地只见一群穿着笔挺西装的人群,他们不苟言笑的走近会场,有学校男生无法赶超的成熟。

余末向来不喜欢关注别人,此刻也要有兴趣的看着那些提着公文包缓缓进入会场的哥哥们,脸上褪去骄傲的微笑,显得意味深长。自此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余末都会神秘的消失在课后,江琳说余末家里在新加坡开了分公司,所以父母要她和余夏暂时看管一下公司,这也许是余末神出鬼没的真正原因吧。

海岛上的陆铭已经升入高二一个月,没有白荷的日子他都觉得相当的无聊,母亲要他好好地在家里面练琴,以迎接即将到来的海岛音乐节,算是给自己无聊的日子找一些事儿做。

海岛音乐节安排在每年的10月中心,是由海岛上许多爱音乐人士举办的,起初只是岛上的居民在一起交流。近些年来,由于岛上对外开放的脚步,有很多外岛人也被音乐节的浓厚氛围所吸引,不远万里来到这里,于是,就造成了现在繁荣的景象。音乐节大约要持续一个月之久,岛上的酒吧被安排成各种乐器的比赛场地,陆铭的3号沙滩奶茶店也被安排接待钢琴比赛,这个时候,也是陆铭的小店最忙碌的时候。

陆铭的小店是在他12岁的时候爸爸开的,起初只是爸爸在经营,2年后,爸爸由于生意要到岛外去,妈妈又是好清静的人,因此14岁的他便接收了这家店,成为岛上最年轻的老板。

陆铭妈妈姜澜,照例从钢琴房里搬出那座只有在比赛时候才出现的金品钢琴,替换掉原来在店里的那家旧钢琴,这家钢琴是难得的红色烤漆。姜澜从顶楼不怎么打开的衣橱里找到那件绣着薄荷的燕尾服,抖落些许微尘,做旧古木衣撑轻轻撑起肩膀,挂在阁楼窗口的衣架上,此时阳光正透过窗户柔柔的照进来,照在那件绅士服上,姜澜露出淡淡的笑容。今年儿子要在音乐节上大展身手了,这是自己多年来的夙愿。

陆铭从学校回来的路上,已经看到各个酒吧张贴的通告,提前到来的客人把岛上的旅社占满了,还有很多人没有地方可住,被临时安排在民宿里,陆铭的家也毫无例外的被安排了许多参赛选手和游客。这座坐落在半山腰上的庄园经过女主人的打理显得格外有魅力,主体建筑是岛上常有的欧式风格,其他地方也不乏东方元素,亭台楼阁,园林小河,尽管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却在这里融合的相得益彰。

陆铭住在阁楼的最顶层,打开窗户就可以看到远远地大海,记得很小的时候,妈妈教陆铭和两个姐姐弹钢琴,陆铭是三个孩子当中资质最差的,经常被妈妈拿着小鞭子打他的小手,每次看到姐姐们那么快的练习好曲子,而自己总是最后一个,心里就很焦急。

两个姐姐都从事着与钢琴相关的行业,大姐陆潺是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毕业,在美国爱乐管弦乐团做助演,姐夫给她成立专门的经济公司,负责全世界的巡回演出,她一直是母亲的骄傲,这是她辛勤培育的结果。二姐陆琴跟着在德国做生意的爸爸,19岁的她就读于柏林艺术大学大一。跟两个姐姐比起来,自己资质真的差了很多,母亲非要自己学习钢琴,可自己内心是不喜欢的。

面对即将到来的钢琴比赛,陆铭心里一直打鼓,若这次搞砸了,别人就会嘲笑妈妈,尤其是这段日子,陆铭看到钢琴就觉得头痛难忍,但他不敢告诉妈妈,怕她伤心。而姜澜也知道自己儿子的资质,在别人面前他是万千宠爱的校草,但在姜澜心里却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小孩儿,至少在陆铭的心里是这么觉得。

陆铭心里的苦,只有白荷知道,而白荷此时却不在他身边。

进修学院来了这些成熟人士之后了,许久不出现在餐厅的江琳和余末都穿的花枝招展跟着我和欣悦出现在那里,其实学校餐厅的饭菜相当的豪华,只是这两位大小姐每天靠着各种营养品,维生素A,B.C.D.E.F.G生活,三餐不进,油盐不食的,此刻却因为这散发着成熟荷尔蒙的异性,出现在这充满人情味儿的地方。

“喂,看我左边九点钟方向,像不像李易峰。”江琳推了推余末,余末鉴赏完毕之后,伸手在面前打了个叉,表示异议。

我看着余末的样子,禁不住笑了,平时高傲的像个公主,现在一下子转性变为一个花痴的小女生,还真是滑稽。余末似乎看出我在笑她,立马正襟危坐,高傲如初。江琳则是女神范儿的外表,花痴女孩儿的内心,,当然还有无所不能的腐女做派。而欣悦则是个很现实的女子,做事喜欢计算着是不是值得,很有商人潜质。而我,也说不清到底是个怎样的性格,或许别人才会把自己看清,自己却总是看不清自己。

走出食堂,大家还沉浸在成熟男性的魅力之中,远远地,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校园的榕树下,不是别人,竟是宁洛。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冲到宁洛的面前,冲他傻傻的笑,想要让他抱抱我,可是学校是个复杂的小社会,我不想给他造成负担。

宁洛看到我似乎很惊讶,但几秒钟之后才想到,我告诉他过,我在艾琳读书的。

“最近怎么样?”宁洛的手轻轻地扬起,本来想抚摸的我的脸,但似乎瞬间明白自己所在的地方,转而抚了抚我的头发。

他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浅蓝色的羊毛衫,穿在他187的身体上,如画报里的模特,让人欲罢不能。

“很好,只是”就在我要说好想你的时候,一双纤细嫩白的手,搭在我的肩上,这三个大仙出现在我的身边。

“这位是?”江琳的脸上带着邪恶的笑,看看我,又看看宁洛。

“你们好,我叫宁洛,见到你们很高兴。”宁洛脸上露出灿烂的微笑,伸出手来跟三位打招呼。

江琳、欣悦忙伸出手来,却被余末拦了下来,她依旧高傲的微笑着,伸手握住宁洛:“你好,我是余末。”

两人四目相对,看的我有些小嫉妒,忙把余末的手拉过来,没想到江琳更加夸张的握着宁洛的手,连一向矜持的欣悦也不例外。

“你们够啦。”我笑着用拳头在她们身上胡乱的打了一通,直到他们不再闹了。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这三个花痴少女轰走,拉着宁洛到大圆顶咖啡厅小坐。

咖啡厅的位置正好可以看见艾琳的全貌,我坐在这里看着宁洛,而宁洛更多的时候,是看向窗外,若有所思。

“冷吗?”宁洛握了握我的手,小心的问。

我摇了摇头,只是看着他,这样的世界才是我想要的。

“我明白的,今天是我忍不住,见到你太高兴了,以后我会控制自己的。”对于宁洛的话,我向来言听计从。

宁洛看着我,似乎觉得自己说话有些严重了,边安慰的语气问道:”你,还适应这里的生活吗?”

“挺好的,刚才那三个姑娘都是我的室友,她们都很随和。对了,余末你应该认识吧?就是第一个跟你握手的女孩儿。”

“第一个吗?我认识?”

我以为董事长的女儿大家应该都认识,然而宁洛却是一脸的疑惑。

“她是你们董事长的女儿。”

“噢,第一次见,欧诺很大的,董事长的私生活对我们这些下属都是保密的。”宁洛似乎真的是第一次听说余末,这让我很惊讶。

“原来是这样。”我恍然大悟,这里不是小岛,生活在那里十几年,所有的常驻岛民我们都认识。

上层人士的生活还真是复杂,不过想想也是可以理解的,每个人都不想被打扰,都想过平静的日子,这种生活在金字塔顶端的人也是一样。

“对了,我突然想到,小岛上的音乐节要开始了,我们要不要回去一趟?五年你都没有回去了。”我很想和宁洛有一段单独的时光,就和他手牵手,再次漫步在美丽的暮城小岛上。

“这次恐怕不行,明年吧,你也看到我才刚来培训。”宁洛和了一口咖啡,苦涩的味道让他皱起了眉头,我知道他向来不喜欢咖啡。

“好吧,这是我出生以来第一次没有参加小岛的音乐节,心里还真有些难过。”我失望的看着远处的校园,此刻,校园华灯初上,王子公主们的夜生活即将开始,灰姑娘和她的王子面对面坐着,而王子心里想的什么,灰姑娘已经猜不透。

依稀还记得,16岁那年,我第一次参加音乐节的比赛,宁洛一直陪着我练习的夏天,他一直都是最忠实的听众,坐在钢琴不远的长凳上,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似乎我就是他的全世界,当然,这只是我的臆想,反正在我的心里,他就是我的全世界。第一次比赛,我拿了很靠后的名次,很伤心,宁洛就背着我在海滩上一直走,直到我睡熟在他的后背上,那样的日子,我好怀念。

再一次在校园里见到宁洛,好像是高中时代的延续,生命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总是充满了感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