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天哪,她拒绝了余大少爷!

作者:女子如莲 字数:602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主持人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大圆顶图书馆,请三对幸运的同学抓紧时间到一楼大厅里来。

我顺势往一楼的看去,此时一楼阅览室的灯已经亮了起来,在正中央的舞台大屏幕上,显示我和余夏的样子,我急忙捂着自己的脸,不敢吱声。然而一双温暖的手,轻轻地抓起我,似乎被这种温暖感染了,心里稍微松弛了点,跟着他的慢慢的走进电梯,余夏温柔的对我笑了笑,露出那两个深深地酒窝。我没有一点的反抗,余夏的手很暖,像是一下子把我的紧张情绪抚平了。

许久后,我们走到了一楼的正中央的小舞台上,灯光打在脸上,有些刺眼,急忙用手去遮住。周围都是大家关注的目光,闪烁的荧光灯让我看不清楚同学们的表情,但我隐隐感到杀气的袭来。

我只顾低着头,不敢再往下看,那双手也轻轻的放开我,我觉得这时我就像一个外星来客,等着别人用异样的眼光审视我。

这时,主持人走到我的身边,脸上带着神秘的笑容,抬眼看看站在身边的余夏,问道:“余大少爷,有什么话要跟大家说吗?”

余夏面对着大家,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两个深深地酒窝,就听到下面有人发出一片尖叫。他握拳,轻轻地在嘴角咳了两声,说:“谢谢。”然后就,没有其他的话了。

身边的主持人,表情有些紧张,但似乎又下了很大的决心说:“我以为余大少爷,不会参加这次迎新活动了,没想到你这么幸运,再次被选中。”

“再次?”我的心“咯噔”了一声。

我隐隐约约的听到同学们的小声议论:“他不会又一次放女生鸽子吧,上一届的学姐就是因为他的当众拒绝,一气之下转学了,看来这次白荷要遭殃了。”

余末站在那个大声议论的同学身后,狠狠地用胳膊肘撞了一下她的背,她愤愤的转身,却迎见余末更加凶冷的眼神,便不再说什么了。

怎么回事儿,我怎么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虽然知道惹到了富二代没有什么好结果,但是也不至于让我在新生入学晚会上就遭受到如此待遇吧。此时,我真想幻化成书签,藏着这里任意一本书里,不要出来见人了。

全场都在等待着余大少爷发话,他倒是面带微笑不紧不慢的说:“不会的,如果可能,我们还会试着交往看看。”

台下一阵唏嘘。

我说余大少爷,你有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说出这样的话,不是告诉过你吗?我有男朋友的。

“不可以,我有男朋友的。”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竟大声的说。

台下突然一阵安静。

趁着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我急忙跑了出去,不允许任何人动摇宁洛在我心中的位置,就算开玩笑也不行。

我拼命地往前跑,只觉得要远远地离开那里,远远地。

门口停着一排的“宝贝车”,就像童话中接送公主的南瓜车一样,但我不想做灰姑娘,也不想被王子挑中,只想找到宁洛,依偎在他的怀里,这样就好,简简单单的。

终于逃出了城堡,我缓慢的走在夜幕中的林荫道上,路灯昏暗的照着地面,拉长我疲惫的影子。思念把我重新拉回了暮城海岛的高中,那个被视作危楼的教学楼的傍晚。

在那间废弃的音乐教室里,只有钢琴,宁洛和我。我们在那里亲吻,拥抱,两颗火热的心,无法被束缚。宁洛温热的唇在我的脸上、脖颈、往下肆意的吻着,我爱他,只能回应着他对我的热爱。此时,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可以给予我亲爱的男人,可能只有自己的身体才是给她最好的礼物。

痛,撕心裂肺的。可痛,只会让我把他抱的更紧,更依赖。亲爱的,以后我就真的属于你了。我相信那时你也爱我爱深入骨髓。我们像地球上的所有生物一样拥抱蜷缩在一起,在教室昏暗的角落里,他替我穿好衣服,而我却忍不住在他的耳边轻轻地吻着,他那么好,我们是一体的。

如果不是那一次的意外,你也不会去读那所你不喜欢的学校,不会离开暮城,或许我们已经结婚,在岛上过着美好的生活,我们可以像陆铭一样,在岛上开一个小酒吧,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夜夜拥你入眠,可是你在哪里?你究竟在哪里?我真的好想你。

此刻,所有的人都在大园顶音乐厅里放肆的狂欢着,而我想要在学校长凳上度过了我漫长的时光,希望没有人来找我,我想也不会有人来找我,她们会觉得我不自量力,活该孤独的走掉。但江琳还是在两个小时之后,找到了我,坐在我的身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我小心的抬起头,看看她的表情,确定风平浪静之后,问道:“余夏,他没事儿吧?”

江琳笑了笑,拉了拉披肩:“他能有什么事儿,不过今天我倒对他有了新的了解。”

我忙问:“你们不是一起长大吗?还有事情是你不了解的?”

“当然,余夏在我心里一直是一个娘到家的人,做事优柔寡断,我们老是说,他和妹妹生反了,但今天他拼命维护你,替你说的那些话,我对他另眼相看。”

“他说了什么?”

江琳转头看着我:“他说你是一个很善良温柔的女孩子,要知道余大少爷走路都不看地上是不是有生物的。”她笑了笑似乎很兴奋的说:“今天太解气了,你知道吗?我从小就很讨厌余夏那种自以为是的样子。”

我没有想到江琳竟是这种反应。

江琳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反应太过激烈,收敛了一下:“不好意思,我是说你真的是给余夏这小子一点教训了,我早都看他不顺眼了。”

我释然的笑了笑,试着问:“你们之间有过节吗?”

江琳也对我笑了笑说:“中学的时候,有人当着他的面问着他,将来会不会娶我,你猜他说什么?他竟说娶谁都不会娶我,你听听,你听听。”

我忙问:“他怎么那么说?”

“不过,我还是很感谢他的,是他的话让我从之前180斤的胖丫头,变成现在95斤的窈窕淑女,从美国回来,我还没有正式在他面前出现过呢!”

我上下打量了江琳,不能想象之前她的样子。

江琳接着:“不过,我觉得余夏这些年真的长大了,你知道吗?今天你走之后,他当着同学的面说,自己可能配不上你呢!”

“他真的这么说?”我有些惊讶,我认为我会被埋葬在不自量力的指责声中,没有想到他会这样替我开脱,却把自己说的那么卑微。

“你知道吗?这所学校的学生都是家世显赫的上游社会的后代,但余夏是富二代中的富二代,不仅因为他家世是最显赫的,而且他天生一副祸国殃民的俊美容颜,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少女,但他却没有对任何一个女生表现出丝毫的兴趣。但是,这次他有点不一样。”

我抬眼看着眼前这个江琳,月光下她更加明艳动人。她这样一位住在城堡里的公主,有着与别的女孩子不一样的气质,不骄傲,不自以为是,我想只有她那样的公主才配的上余夏。

我轻声的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余夏是个很优秀的男生,但是,我真的有男朋友,他在我心里他是最好的。”

此时,江琳看着我,不知道想说什么,又咽了下去,站了起来,拉着我往宿舍方向走,一路上她都没有说话,快到宿舍的时候她才说了一句,似乎思考了很久的话:“我不知道爱情是什么,但是希望你不要随时间而改变。”

我点点头,看着宿舍的灯还亮着,便和江琳走了进去,余末和欣悦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我没有说话,转身准备回自己的房间,这时余末的声音传来:“真是看不出来,你这么了不起。”

我停下脚步,转身对余末:“今天是我不对,我会向你哥哥道歉的。”

余末:“你让我哥哥闹了一个大笑话,我想你以后的日子可能不好过咯。”

我没有接她的话,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刚睁开眼,我就看见学校发来的短信,今天有语言课。我从书架上拿来教科书,走出门去。江琳刚好从楼上下来,走过来和我一起出门。

语言课教室在大圆顶对面的教学楼的公开课,会遇到不同的系部的大一新生。当我走进教室的时候,发现大家都对我投来了异样的眼光,江琳似乎也感觉到了,拉着我往后面走。

为了不让我胡乱思考,江琳忙对我说:“今天这节课得好好学,讲课的老师听说是我们学院最贵的老师,而且一节课要同时学两门语言,信息量大得很的。”

但身边同学的小声议论,还是让我的心静不下来,脑子嗡嗡的。语言老师的课很精彩,但是我很难注意自己的精神,因为不断地有同学的眼光从各处嗖嗖的传来。

我的头开始慢慢地低下,不敢再看向任何一个地方,直到身边的江琳拼命地摇了摇我的手臂,我才意识到此刻大家的眼睛都看着我。

江琳用手捂着嘴,低着头:“老师让你站起来回答问题。”

我忙站了起来,看见语言老师正满脸严肃的看着我,忙站起来:“对不起,我没有听清楚题目,您能再说一遍吗?”

语言老师摇了摇头:“没有告诉大家我有一个习惯,问题只问一遍,说两遍是浪费你的时间,也是浪费我的时间。你叫什么名字,我会记住的。”

我忙解释:“不是的,老师,你听我解释。”

这时,我听见同学们小声议论和嘲笑的声音,我的脸开始泛红,不知道怎么解释。

“老师,她叫白荷,可了不起了,昨天在晚会上还当了一回灰姑娘呢。”一个声音从教室的某一个地方传来,大家的议论声四起。

老师拿着尺子在讲桌上狠狠的敲了几下:“我管你灰姑娘白姑娘的,你的时间和我的时间是都很宝贵,记一次过,这学期如果再有一次,语言课就不给过了。”

我想说什么,但江琳拉着我坐下,真的想变成一灰尘漂浮在空气里。

怎么办,第一堂课就遇到这样的情况,以后该怎么办?江琳担心的看了看我,我也觉得自己真的好倒霉。

终于熬到下课了,我拉着江琳飞快的跑出了教室,再在哪里待下去就要窒息了,就在他们出门的时候,有两个身影挡住了去路,我和江琳一抬头,不是别人,竟是余末和欣悦。

余末把我手里的课本拿了过去:“我哥在学校对面的洛可可餐厅请客,要我们四个一起去,跟我走吧。”

我本来想说不去,但江琳忙替我答应:“去,当然去。”

洛可可餐厅就在艾琳学院对面的如意广场里,远远地就看见一辆豪车停在餐厅门口,江琳就像见到宝贝一样冲了过去,表情夸张的指着车大叫道:“哇塞!阿斯顿马丁one-77。”

余末一脸嫌弃的看着江琳:“我说江大小姐,你能不能不这么大惊小怪的。”

我和欣悦也同时张大了嘴巴,这辆车的确是太抢眼了,路过的人都要对着它一顿狂拍。

余末拉着江琳,一脸嫌弃:“快点进去啦,余夏等一会儿该着急了。”

此刻已经接近中午,我们四个笑着推门进了餐厅,餐厅里却没有什么人,远远地一个穿着白色衬衣的背影出现在大家面前,许是听到了门开的声音,他转身朝笑了笑,两个酒窝显露无疑。

江琳咳了一下,微笑着走着猫步就过去了,余夏的脸有些疑惑,我们也随着过去。

江琳走到余夏面前,伸出手来:“你好,余夏,一年没见你好吗?”

余夏看看身边的余末,余末怂了一下自己的肩膀,他很疑惑的问道:“你是余末的室友?我们之前见过吗?”

江琳走到余夏身边,右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故意和他靠的很近,问道:“仔细看看,我是谁?”话语中极尽妩媚。

余夏把江琳的手放了下来,对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江琳朝他吐了吐舌头,坐到他的对面,拿起食谱:“余夏同学,因为你一句话,我用了两年的时间减肥,就是为了现在华丽的出现在你面前。”

余末也坐在江琳身边,看着哥哥疑惑的眼神不由得发笑:“哥,跟你指腹为婚的江琳你都不认识了吗?”

余夏一脸震惊的看着变化巨大的江琳,仔细的看了半天才说话:“真的是江琳。”

江琳把菜单交到我手里:“当然是我了,我为了看到余大少爷今天惊讶的眼神,每天只吃一顿饭,每天运动3个小时,终于在一年之内变成现在的身材,怎么样?还不错吧!”

余夏对江琳伸出大拇指,寒暄了几句,又看看坐在对面的我说:“你找到你的男朋友了吗?”

我忙摇摇头。

余夏从衣服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我:“根据你提供的信息,我找了在那家公司的所有司机的资料,锁定了这两张。”

我忙接过来,第一张不是,当看到第二张的时候,我的手开始颤抖,那就是我的宁洛,宁洛真的就在那所大厦里。

我忙站了起来:“谢谢你,你能现在带我去找他吗?”

余末接过我手里的照片,看了看:“哇,长的挺帅的,怪不得呢!”

我忙夺过照片,继续央求余夏带我去,江琳则拉着我坐下:“别急,吃完饭再去。”

我忙意识到自己的失礼,便坐了下来。

可能是太思念洛了,匆匆吃过饭,我便焦急的看着余夏,希望他可以带我去。余夏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的焦急,便跟各位说:“我和白荷出去一下,你们各自去玩儿吧。”

江琳嘟着嘴:“我还想坐坐你的阿斯顿马丁呢。”

余夏起身拿起背后的衣服:“改天吧,改天只带你一个人出去。”

江琳在空中比了一个剪刀手,表示同意,看看身边的余末也是一脸的不悦。她瞪着余夏:“余夏,你刚才才答应过送我回家的,怎么一会儿就忘了。”

余末在生气的时候就会直呼对方的名字,尽管那是他的哥哥。

余夏捏了捏余末的脸:“对不起了,妹妹,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说着便和我一起走了出去。

余末和江琳,欣悦三个人坐在那里面面相觑,还是江琳先开口:“你这个正牌妹妹被落在这里了。”

欣悦看着余夏为白荷打开车门,小声的说:“余末,你哥哥真的很帅呀。”

余末和江琳惊讶的看着欣悦,认识她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听到他对异性做出评价。不过,像余夏这样的男孩儿,谁都会忍不住赞叹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