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你的普通就是最大的特别

作者:女子如莲 字数:719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江州的夏末是个阴晴不定的孩子,喜欢突然降下一阵雨,好像满怀心事的少女,突然因为什么事感怀伤神。

我在宁洛出现的地方,从上午一直站到太阳快要落山。我向每一个经过我的车辆行注目礼,然后报以微笑以示歉意,此刻,我的笑容已经僵硬到不行。

此刻,只觉得小腿酸胀,不由得拉伸了筋骨,伸伸懒腰。就在这时,我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从身边一闪而过,从倒车镜里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侧脸,此刻正认真的看着前方,手里握着方向盘。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离开我的视线。我忙奋力的往前追去,看着车子远远地消失,我下意识的记住了车牌号,江A66888。还好有了这个信息,我就能很快的找到洛。五年了,我第一次看到洛的侧脸,哪怕只有那么一瞬间,也心满意足了。

此时,华灯初上,偌大的城市,让我不知去向何方。

“你,还在这里?”身后突然传来一句颇有魅力的男低音。

我急忙转身,看到的竟是早上撞到我的那个男孩。

他对我笑了笑,伸出手来,说:“正式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余夏,现在读大二。”

“余夏?”我的惊讶脱口而出。

“你知道我?”

“你……是不是就读于艾琳学院?”

“你怎么知道?”他瞪大了眼睛,因为就读于艾琳学院,不亚于说谁整容的隐私。

“我和余末是室友,听她提起过你。”我笑了笑,江州其实很小。

他摸了摸后脑勺,笑了:“那你是我师妹了。”

“你和余末是双胞胎的话,我的年龄应该比你大。”我忙解释。

“你大一,我大二,理应我是学长,不管什么年龄不年龄的。”他说话的时候,会露出两侧浅浅的酒窝,给人暖暖的,如春光般的美好。

我低头浅笑:“好吧,师兄。”

“对了,你找的人找到了吗?”余夏想到我来这里的目的,忙问道。

我摇了摇头,但想到那个车牌号,便回答:“我记住他的车牌号了。”

“说来听听。”余夏似乎对此很有信心。

“江A66888”我清楚的说了出来。

余夏的眼睛突然瞪了老大,片刻之后,他继续问道:“你,确定?”

我自信的点点头。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你多久没有见过他了。”

“五年。”

“噢”他迅速作出回应,然后话锋一转,说“对了,下周学校要在大圆顶二楼举办新生入学仪式,你知道吗?”

“我听说了,有什么特别的吗?”我问道。

“艾琳可能跟其他院校不一样,新生入学大会是学生自己举行的。一般是大二的学生为大一的学生准备。”余夏似乎对此很感兴趣。

“那倒是挺特别的。”我的思绪完全不在这上面。

“不是特别,是非常特别,你最好打扮普通一点来。”余夏说的意味深长。

“你看我,还不够普通吗?”

“在艾琳,你的普通就是最大的特别。”

我抬眼看着他,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他也忙耸耸肩笑了笑:“没什么,尽请期待吧,那个夜晚会让你终身难忘。”

这个夜无尽的漫长,告别了余夏,我独自走在霓虹闪烁的大街上,周围来往着各个国家,各种肤色的人,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就在这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出了校门,我没有带那个功能强大的电话,而是带了自己原来的手机。来电话的是陆铭,我可爱的弟弟。

“姐姐,船到了吗?我估摸着差不多到了,就给你打电话了。”陆铭清脆的声音,就像糖豆一样,让我晦暗的思绪,变得多彩又甜蜜。

“已经到了。”我跟陆铭解释不清我在海上遇到的事情,我想他也不会相信的。

“怎么样?学校还满意吗?我跟爸爸说去江州找你,但是他死活不同意,姐姐在那里寂寞了,没人说话了怎么办?”陆铭的话,字字句句,暖彻心扉。

“没事的,像这样跟姐姐打电话不是很好吗?”

“好是好,只是见不到你的面,我就好想你。对了,在那里要保护好自己,不能被别人欺负,尤其是你的那些学长。姐姐长的这么漂亮,万一对你有非分之想怎么办?你要告诉别人你已经有男朋友了,知道吗?”

我忍不住笑了,真是个可爱的孩子。

“还有,姐姐不可以换手机号知道吗?你不知道我给你打了多少电话,你怎么就不接呢?再不接我就立马冲到你面前去。”陆铭的话像开闸的洪水,不愿停下。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要乖乖的听话,知道吗?”

“嗯,我会去江州找你的。”陆铭自信满满的说。

此时,有电话进来,我只能笑着挂掉了陆铭的电话。有一个熟悉的名字出现在我的手机里,那个我除了妈妈和陆铭之外最信任的人—方凯。

他的声音低沉,有些沙哑,作为一个高中老师,可能是职业病吧。

“到了吗?”

“到了。”

“都安顿好了吗?”

“好了。”

“江州天气变化比较快,注意出门带伞。”

“我会的。”

“那我挂了。”

“好的。”

我们的通话,平静却又紧张,这就是我对方凯的感觉,永远都充满歉意。

挂断了电话,我翻了翻电话本,有60多个未接电话,其中30多个是陆铭来的,20多个是方凯的,我的妈妈竟一个电话没有跟我打。这是多么的不合情理呀,女儿出来这么远上学,妈妈居然一个电话也没有,我有些生气的给母亲打了回去,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无法接通。

我连续打了几个,都是相同的情况。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从小到大,她的电话总是响两声就会通的,今天是怎么了?

我想到打电话给方凯,让他到我家去看看,很快方凯就打回来电话:“你别着急,我想白阿姨一定是有事出去了,明天我到小学看一看,你不要担心。”

显然,妈妈此时并不在家,这几天发生了太多让我不能理解的事,但让我最不能理解的是,妈妈一声不吭就这样消失了,到底放发生了什么事,连女儿都不能说一声吗?

“不行,我现在要回去。”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只能想到回去亲眼看一看。

“你等等,我看到门上留了一个字条。”方凯念道:“亲爱的女儿,你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家,我也好久没有一个人出去旅行了。从今天起,我想到时间各个地方去看一看,你也要好好地上学,不要挂念我。”

方凯念着,嘴角也显出一丝的不可思议。他顿了顿,安慰我:“你不要着急,我想白老师可能想要出去散散心吧。作为孩子,我们不能太自私了,她们把我们养大已经实属不易,现在是该让她们去做些自己喜欢的事了。”

方凯说着这些话,似乎也在规劝自己,方阿姨也有她自己要做的事情,作为成年人,不能再对她有所牵绊。

我是一个很识劝的人,方凯说的很有道理,从小到大,我都围着妈妈,现在是时候让妈妈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我想妈妈对我也有同样的期许。

我仰起头,看着被霓虹点亮的星空,小声的告诉自己,以后我就要在江州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了,希望一切都能顺利。

在校外度过了周末,怀着复杂的心情,回到了学院。我觉得学院某种程度上就是一个被权利和金钱堆砌成的监狱,在这里的同学都是他们的俘虏,并且要一生引以为傲,摆脱不得。很可惜,我也是其中的一位,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我会爱上这里,因为它真的是一块儿学习的天堂。

回到学校,就听到余末几个叽叽喳喳在一起讨论“迎新生大会”的事儿,余末家里有情报,所以大家都希望从她那里得到一些讯息。

余末坐在那里,穿着一身很有民族特色的宽松套衫,大长腿自信的漏在外面,手里端着一杯咖啡,像公主般的被其他两位簇拥着。

“今晚,我们都要盛装出席,因为这是一个被默认的相亲大会。”余末的话一出,引得大家张大了嘴巴。

欣悦尤其的不明白,忙问道:“相亲大会?不是迎新大会吗?”她扶了扶自己的黑框眼镜说。

“傻姑娘,我不是告诉过你们吗?能够在艾琳学院上学的同学,家里都是有头有脸的,父母一般不会反对我们谈恋爱的。”

欣悦一脸的似懂非懂,江琳此时开始抠自己的手机,似乎对这样的事情不感兴趣。

“可是,你哥哥不是这么说的。”我看大家冷了下来,忙说道。

此刻三人都用惊讶的眼光看着我,尤其是余末。她走到我的面前,把我拉到沙发上坐下来,脸凑过来问道:“你见过我哥?”

“是的,机缘巧合。”

“他跟你说了什么?”

“说了迎新大会的事儿,还说要我穿的普通一点参加。”

余末眼神有些奇怪的看着我,似乎有些不解,却又有些不信。

“我哥哥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余末的声音低了下去。

我想我不应该在这个时刻说这么一句话,也就是我冒犯了这位公主的权威,她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我显然是错了。

“不好意思,可能是我理解错了。”我急忙道歉。

此时,江琳凑了过来,一把把我搂住,小声的说:“老实说,余夏长得帅吧。”

我点了点头,笑了笑。

“我也觉得,可是呢,我不喜欢他那一型的。”

江琳抬眼看了一眼余末,余末的眼神似乎要杀死她。

“喂,江琳,你可不要企图违抗父母之命,在我的心里早就把你当成我嫂子了。”

“嘘嘘嘘,我才不要呢,我可是一个御姐,你哥哥整天喜欢要求别人,我讨厌死了,余家的少奶奶还是留给别人去做吧。”

欣悦和我都一脸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两位,觉得就好像妯娌两人在吵架。

余末“切”了一声,把目光落在我的身上,我被她看得有点毛骨悚然。许久,她伸出无名指在空中来回晃了几下:“NO,过不了父母那一关。”

江琳也饶有兴趣的看了看我:“的确不是贡梅阿姨的选媳标准。”

我听懂了她们的话,忙解释:“你们误会了,我有男朋友,他在江州工作,我来上学就是为了找他的。”

江琳也笑了:“我们也是开玩笑的,你也别当真。据我所知,余夏不喜欢女人。”

这更激起了余末的不满,她拿抱枕朝江琳砸来,两人笑着吵着扭打在一起,欣悦和我在一边无奈的看着,谁会知道身材高挑,美艳不可方物的两位,竟在闺房里如此的疯狂。

晚上,8时刚过,就听到门铃响了起来,开门一看,竟是段叔叔。他满脸堆笑:“孩子们,准备好去参加迎新晚会了吗?”

大家忙都点点头,跟着段叔叔欢呼雀跃的走了出去。坐上我们的“宝贝车”开始出发了。宝贝车是江琳给这个功能强大,造型一般的校车起的名字,我们都跟着叫了起来。

宝贝车很快的停在大圆顶门后,我们看见有很多的同学们,身着晚礼服,气场十足。大圆顶从门后铺下来鲜艳的红地毯,一直延伸到很远的地方,段叔叔把宝贝车停好,就领着我们四位走上了红地毯,江琳和余末本来就有1.68的身高,现在又穿了“恨天高”,走在人群里,特别的显眼。我和欣悦稍微矮小一点,我也没有准备很高的高跟鞋,只是向江琳借了一双5厘米左右的银色高跟鞋,穿着妈妈不知什么时候放在我箱子里的一身白色抹胸小礼服。项链和首饰也都是借余末的。说实话,我并没有打算来参加迎新活动,是她们强逼着把我打扮成这个样子拉来的。

大圆顶今天被装扮的更加富丽堂皇。一楼的阅览室位于大圆顶的正中间,此时一片漆黑。四周却被圈成了通道,也铺上了红地毯,每逢几米,就有一位师姐指引着大家上电梯,电梯分布在一楼的6个方位,有人安排按照人数的多少乘坐电梯。

段叔叔带着我们四个,绕了两个电梯,才有一个电梯可以让我们几个同时进去。

电梯门刚刚打开,眼前就突然地亮了起来,三楼会议厅里灯火通明,舞台的一侧,交响乐团正在演奏着美妙的乐曲,几位穿着西服师兄模样的人,走了过来,拉着我们的手。段叔叔就像一个送嫁的父亲,停在电梯门口,没有跟过来。我转身看他时,他只对我微微笑,挥手让我们往里面去。

我被一个师兄牵着走进了音乐厅,厅里前排的座椅已经被推走,留出一大片空地,几张铺着雪白桌布的桌子上,摆着各种美食和红酒。余末和江琳都松开了师兄的手,朝人群走去,我朝师兄笑了笑,他也知趣的走了出去。此时我小心地看了看四周的人,这些年轻人本就出身很好,加上精心的打扮,顿时觉得自己仿佛到了安徒生童话里,国王为王子选妻时的会场。

不得不说,他们由于出身好,基因优良,各个长的都很出色。

欣悦今天打扮的也非常漂亮,她摘掉了了黑框眼镜,露出迷人的内双大眼睛,长长的睫毛修的精致妥当,精致小巧却很挺的鼻子,配上樱桃小口,可爱的齐耳卷翘的短发,乖巧的很。她穿着一身薄荷绿的衣服,美的不似江琳和余末那样出挑,却有难得的清新。

我有些不太适应这样的场合,不知道自己应该站在什么地方。我以为欣悦会和我一样紧张,但没有想到,她一进会场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很热情主动地和身边的人打招呼,不一会儿就跟几个女孩子熟络了起来,相谈甚欢。就在我准备找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的时候,身后不远的舞台上,传出一阵试话筒的声音,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到舞台的方向。

舞台上一个男孩面带微笑,穿着一身合适的燕尾服:“亲爱的学弟学妹们你们好,欢迎来到艾琳学院,今天师姐师兄们为大家准备了美味的晚餐和红酒,希望大家尽情享用。另外,等一会儿我们即将玩一个艾琳学院的传统游戏。现在,请大家举起酒杯,为艾琳学院干一杯。”

没有拿酒杯的同学忙走到餐桌前,端起酒杯,跟身边的人干杯。

“好了,谢谢大家对学院的祝福,现在我宣布游戏马上开始。刚才大家手里都拿了酒杯,现在请看看杯子底下有没有数字?”

我忙拿起酒杯,看看杯子下面写着5字。

“大家杯子上面写着你现在要去的楼层。请大家在10分钟之内到达你所要找的楼层,找到指定的书目,书的名字会在一个特殊的时刻传递到你的手上。”

大家觉得这是一个挺有意思的事儿,便快速的离开音乐厅,走到各自的楼层。就在这时,图书馆里传来一阵声音,说道:“请大家站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我们的信使会给给位送上书目。”

就在这时,我的身边出现一个蒙面的使者,他把一个粉色的盒子交给我,就在我打开的一刻,图书馆的灯突然熄灭了。随后就听见一些的尖叫声。

这时,广播又一次说道:“请大家镇定,不要惊慌,我们在各处都有摄像头,保证各位的安全。现在请大家打开自己的盒子,里面有书的名字和手电筒。大家开始在各自的楼层寻找。记住,只有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的书名是一样的,如果你们在规定的五分钟里同时找到书的话,就说明你们两个有缘,至于以后就看各自的发展了。当然,如果你们没有在规定的时间找到话,就说明你们真的没有缘分了。”

我小心的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张纸条和手电筒,我忙打开手电筒,看纸条上的内容。书的名字是李兰妮《旷野无人》,刚好是一本我非常喜欢的书。我小心翼翼的扶着墙,图书馆的书都摆放图书馆五层,走廊一侧的书架上。我拿着手电筒,根据图书馆馆藏书目的编码仔细的分析。

《旷野无人》应该属于心理学范畴,以前在岛上的时候,我曾经做过图书管理员,我知道心理学的书应该是B84开头的,现在快点找到B84的书架,五分钟应该够用。我拿着手电筒,开始看书架上的信息条,幸运的是,B84就在离我不远的第三个书架,我快速的从最底层书架往上找,隐约中,我感觉身边有人似乎也到了书架边上,大家也顾不得彼此交谈,快速的根据字条寻找答案。就在这时,大喇叭开始倒计时,5、4、3、2、1……时间到。

灯在数到一的时候,准时亮起。《旷野无人》已经在我手上,而在书的另一边,有一个人也握着。

广播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们的摄像头已经记录下灯亮一瞬间各自的表现。让我现在开始搜索,谁是最心有灵犀的人。

过了一会儿,广播开始宣布:今年的有缘人有三对,分别是来自工商管理的龚晓和市场营销的雪莉。会计系的朱芳草和官方语言系的穆赫,还有同样来自金融系的余夏和白荷。希望你们有了这次契机,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至于以后的发展,就看你们的了。

此时,图书馆五层楼里,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我不好意思的放开书,对余夏笑了笑,他也报以浅浅的微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