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神秘的急速轮船

作者:女子如莲 字数:704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个夏天对于要离开的我来说,有太多的不舍,这里的每片海,每个沙滩,每个人都对我意义深远。夜幕降临时,我坐在3号沙滩软绵绵的的沙子上,远远地手托腮凝望远处海滩的陆铭,他此刻是我入眼的风景,难掩哀伤的情绪。

九月初,像所有的岛外孩子一样,我带着一个粉色的行李箱就上路了。妈妈和陆铭到港口送我,仅一晚不见,感觉妈妈好像突然老了很多,眼角有一些浅浅的细纹,这对一向对外貌一丝不苟的她来说,是极少出现的,我知道她舍不得我走,就像我舍不得她一样,但这对倔强的母女,谁都不愿表现出亲昵,却都写在心里。陆铭跟在妈妈的身后,满脸的忧伤,有的时候我在想,如果我有一个陆铭一样的弟弟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安心的离开妈妈了?只可惜陆铭有自己要守候的妈妈。

轮船即将拔锚起航的汽笛声响起,我转身看了看妈妈,她的眼角似乎有了些晶莹的东西,怕被我看见,隐藏的紧紧地。她快步走到我面前,把一张纸条塞进我的手里,说:“到了对岸,就打这个手机号,有人会送你去学校。”

我点点头,准备看向身边的陆铭,谁知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我面前,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我刚要开口,他便用手指示意我不要发火,坏笑着“我是经过阿姨允许的。”

急忙转身看了看妈妈,她没有说话,嘴角微扬。

船长叔叔已经向我示意赶快上船了,水手已经把我的行李接了去,虽依依不舍却不得不走。船起锚了,我站在甲板上看着慢慢变小的妈妈和陆铭,心里不由得产生一种酸楚,我不知道这种酸楚来自对小岛和小岛上的人的眷恋,还是对未知世界的恐惧,或许都有那么一点点吧。

这是我第一次出海,和陆铭一样,我们最羡慕出海打渔的人,每天晨曦时,伴着点点的灯光靠岸。我倚在船上想,他们今天在海上有没有遇到什么新奇的事儿,有没有遇到传说中的美人鱼,等等。

船在平静的海面上缓缓地行使,暮城小岛越来越小,渐渐地消失了。我乘坐的船是岛上最大的一艘油轮,此刻不是旅游季,所以穿上都是本岛的居民,按惯例三天往返暮城和江州一趟,外地的游客,谢绝乘坐。船长是一个长满黑色胡须的老者,总是笑嘻嘻的,给人很踏实的感觉。他家就住在我家前面,每次回来他都会带很多江州的小玩意儿给我们,他的姓氏我已经记不住了,但岛上和我一般大的孩子们都叫他圣诞叔叔。

我破例可以出现在驾驶舱里,听圣诞叔叔船长讲述关于这片海和他的感情。他指着不远处的一块礁石说:“你瞧,我第一次驾船就在这里触了一次礁,所以每次到这里我都很小心。”他笑了笑,似乎还很介怀这件事儿。

我只是点点头,对他微笑了一下。

“小荷这一次出去上大学,回来的次数就少了。”他一边看着驾驶舱各种数据,边对我说。

“我会经常回来的。”我不加思考的回答。

船长“哈哈”的笑了笑:“到了江州,不要乐不思蜀才好。”

我也跟着笑起来,不知道江州到底是怎样一个世界,反正去过的人告诉我,那是一个去了就不会再回来的地方。

和圣诞叔叔聊了一会儿,便回到自己住的船舱里,大家都已经休息了。我却丝毫没有睡意,与其在这里干耗着,不如到甲板上去。夜深了甲板上已经没有什么人,时至9月,海上有些微凉。但月色是极美的。

就在这时,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两条光一闪而过,飞速的往西北方向奔去。吓得我一下子蹲在甲板上,瞧了瞧四周的人,他们似乎没有看到,依旧干着自己的事儿。

我从惊恐中还未走出来,就感觉脚下的船只飞快的向前驶去,还来不及站稳,身体就被那突然地加速,惯性的往前推了几米。还好我抓住身边的把手,不至于撞到船舱壁上。

片刻过后,船只就到了岸边停了下来。我看见远处高楼云集,一眼看不见那边,不像海岛一眼都看到尽头了。

大家陆续的从船舱里出来准备下船,我见圣诞叔叔和几位水手把船停稳后,便忙走上前去,把我刚才的见闻跟他说了一下。没想到他竟一脸怀疑的看着我:“哪里,三天前我们出发的,好不容易才到了江州,你怎么能说一下子就到了呢?”

“可是”我依旧很坚持我的意见。圣诞叔叔招呼大家下船,并没有理会我很多。我也不好再问了,许是我在做梦吧,但是梦境也太清晰了。

我带着满脸的疑惑下了船。拿出妈妈给我的纸条,拨通了电话,只觉得刚播完号,对方就已经接了起来,像是随时待命似的。

“你好,是白叔叔吗?”

“你好,白荷,车子已经在2号港口了。我已经看到你了,你穿着一身淡蓝的连衣裙对吗?”

我忙点点头,惊讶于他对我的熟知,江州的雾特别大,直到上了岸才看到码头出口的标志,忙按事先约定好的出口走了出去。远远地一辆天蓝色的跑车停在那里,一个穿着灰色大衣,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站在车前,微笑着向我招手,我忙挥手回应。

车子转了个弯儿停在我身边,我忙按照妈妈的嘱咐和妈妈的朋友白叔叔打招呼,他是个非常和蔼的中年男子,没有头发,文质彬彬的,浅笑挂在脸上,显出中年人的睿智。白叔叔帮我把行李放进了后备箱里,开车门让我小心翼翼的俯身进去。以前在暮城海岛的时候,不管男女老幼我们都是骑自行车的和电动车,因为小岛不大,需要去的地方都有公共交通,加上是旅游点需要保护环境,因此大家约定俗成都不开车。但偶尔会有拉风的年轻人改装的三人坐的摩托,疾驰而过时不失为一道风景。

车子迅速的在江城宽阔的街道上飞驰开来,疾驰而过的风景还没有在眼里留住分毫,就已经在迎接下一段风景,以前在在海岛上的时候,生活节奏很慢,但到了江州给我的感觉就是快速度,我很不适应。车在江州的街道上飞快的行驶了2个小时之后。我们停在一个靠近海岸线的一排整齐的建筑物门口。

“到了,下车吧。”白叔叔打开车门,对我微笑着说。

我忙下了车,抬头看对面建筑物上面写着四个深灰色的大字——艾琳学院。

什么情况?我怎么会来这里,录取通知书上明明写的是江州大学艺术学院,为什么会变成学院?

急忙向白叔叔求证:“叔叔,我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白叔叔忙微笑着接过我递来的录取通知书,看了看,不由分说的在我的面前撕得粉碎。

一瞬间让我瞪大了眼睛,急忙去拣可怜的小碎片,我用五年青春换来的通知书,还没有发挥它的效用,就被一个陌生人死得粉碎。更可恶的是一阵风吹来,纸片随着风吹的到处都是,这可怎么办?

“别傻了孩子,你会感谢我的。”

白叔叔拉着我进了院子,门口有位热情的保安,低头向叔叔和我问好。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不大的院子,寂静得很,与我知道的大学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概念。

我满脸的疑惑,还有对未知的恐惧,白叔叔拉着我走进门对面的大楼里,我们刚进门,门就自动关上了,只感觉所处的这个空间慢慢的往下降,然后飞速的行驶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停了下来。门又缓缓地打开,此时,一个热闹的世界出现在我的面前。这个校园比之前看到的那个要大的多,一眼看不到尽头。院子里到处葱葱郁郁,同学们在校园里自由的交谈,各种体育设施齐备,还有我最喜欢的网球场。我飞快的跑了过去,这个网球场比暮城中心网球场还要大,还要气派。尤其是网球场里细软的沙子,不比海岛上的差。

虽然如此,我还是对这个学校充满了不信任。此时白叔叔走了过来,对我说:“孩子,可能你不知道这个学校的存在。但它却在这里生存了15年了,这里有最先进的教育技术,还有最完备的图书馆。最重要的,不是谁都可以进入这里学习的。”

我不知道怎么说,但渐渐映入眼帘的世界让我充满了好奇。

走到一个砖红色的多层建筑物旁,白叔叔转身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放在我的手里,淡蓝色的卡片上,写着大大的“艾琳学院”学生证字样。我接过来拿在手里看,与普通的证件无异,但最下面一栏,清楚地写着一行小字2014j3,2d,,NO.2。

“叔叔,这串字符的意思是什么?”

“你的班级,宿舍号。记着,要在这里学习,这张卡一定不能丢,它是你出入各处的唯一凭证。”

白叔叔把卡片拿了回去,右下角扣出指甲盖大小的一个芯片之类的东西。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粉蓝色的手机,打开后盖装上卡片,交到我的手上。

“进到学校里之后,一切都要用这个手机来解决问题,这个手机可以跟外界通话,不过是隐藏号码的。”白叔叔继续说着。

“可是以前的手机呢?”

“已经被我收起来了,现在开始安静享受你的大学时光,跟以前的你愉快的告别,这里有全国最好的大学教育设施,最好的师资力量,最全的图书收藏和网络文献资源,和你一起读书的同学将来都是本行业的世界精英,你懂吗?”

白叔叔的话让我似懂非懂。这里难道是传说中的贵族学校?应该说比贵族学校还要更加诡异的组织,是一种超越贵族,只有极少数人可以享受到的高端教育。

“记住了,你只有在这里才能得到世界上最好的,最高端的教育,好好把握在这里的每一天,祝你好运。”

他把手机放在我的手里,便转身走进了那个建筑物,亦或是电梯的地方。

我拉着行李箱往前走着,一位穿着制服的男子朝我走来,手里拿着一个看起来像pos机的东西。他指了指我的手机,示意我把手机交给他。他在那个机器上一刷,便走到我面前拉着我的行李箱走在前面,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只能乖乖地跟在后面。

不跟着他走了好长时间一段路,便看到远处有三排整齐的连体别墅,每一个别墅的样子都一样,但颜色却不同。第一排全部都是白色的,第二排是粉红色的,还有一排是橙色的。

我看了看四周,充满诧异的问:“你好,请问这是要去哪里?”

穿制服的男子:“去你们的宿舍。”

我在暮城长大,从小学到高中从来没有在学校住过,但我知道宿舍的环境一定没有家里面好,我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

“大一新生的宿舍在第一排连体别墅里,你住在第二栋。”

“这些别墅是学生宿舍吗?”我有些惊讶的问道。

“不全是,最前面一排橘红色的别墅,是给学校来讲学的教授们准备的,也接待短期学员。中间粉红色的是大二学生住的,最后一排是大一学生宿舍。”穿制服的男子认真的跟我解释道,丝毫没有一点厌烦之意。

“那大三、大四的学生住在哪里?”

穿制服的男子微笑的看着我,似乎很难以置信我会问这么简单的常识性问题。

“没有人告诉你吗?这个学院只有大一、大二学生。大三、大四就要转到瑞士的学院去学习,但年级排在后十名的学生,是不能去瑞士的。”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不是说上了大学之后就可以轻松了吗?怎么觉得比高中还残酷。

“不过,你不要担心,你在这里学习两年,比你在一般大学学4年学到的知识多得多。假如你第二年被淘汰了,学校会退还你交了4年的学费,还让专家给你的一套创业方案,你可以在国内做自己的事业。”

“学费?”我想起来妈妈似乎没有提这件事儿,但再说了学费怎么够做创业基金呢?

我充满好奇的问:“可是,我不记得妈妈给我我交过学费。”

“那一定也交过了,否则你不可能拿到你手里的那款艾琳手机。”穿制服的男子说。

我忙问道:“那学费是多少钱?”我想一定是刚才那位叔叔帮我垫付了学费,我要想办法还给人家。

“500万。”穿制服的男子轻描淡写的回答。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心想把我卖了也不值这个价钱吧。我之后该怎么还这笔钱呢?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白叔叔的脸出现在手机屏幕上,依旧是一脸的严肃:“小荷,你的学费和一切生活用度,你母亲已经在1个月前替你准备好了,不用担心,好好享受自己的大学生活。”

还没等我说话,电话就已经挂断了。

我不知道母亲哪里来的那么多的钱,她一向节俭,从不忘枉花一分钱,而如今居然给我出得起这个还没等我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穿制服的男子就拉着我的行李往前走,我不由得跟上。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可不能自己做决定。

他说着把行李推到2号别墅门后,我看到别墅门后有四个停车位,停放着三辆车子,还有一个停车位空着。

“对了,你的车子呢?”穿制服的男子问道。

“我没有车子。”我照实回答。

他一直都很镇定,直到我说到这句话。片刻之后,似乎明白似的说:“对,来学校开车的机会的确是少的。”

显然他的理解,并不是我要传达的意思。

说话间,他轻轻的叩响别墅的门。并用我的手机在门把手处轻轻的刷了一下,等了一会儿,听见门从里面打开了。

一个身材高挑,眉眼带笑的女孩儿打开了门,她的头发随意长长地散在两侧,却很符合她的脸型,显得精致、干练、甚至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高傲,。

她身上穿着淡蓝色的制服,衣服的边缘有淡淡的蕾丝,显得娇俏可人。这时,我才发现,我身上的衣服和她是一样的。

她仿佛也在瞬间明白了我的身份,浅笑一下:“原来是新同学到了,欢迎欢迎。”并转眼对穿制服的男子说:“段叔叔,谢谢你。“

段叔叔离开之后,我被她请进了屋子里,她不喜欢笑,但说话声音很温柔,进屋之后便对我说:“我叫余末,你可以叫我小末,住楼下的1号区域,你应该住在我对面的2号区域。楼上3号区域江琳、4号区域是欣悦,我们是金融3班的同学。”

“谢谢你的介绍。”

我对她表示感谢,但心里却还是莫名的难过,作为一名艺术生却转学了金融,像是强迫一个感性的人突然理性起来,简直是要命的。

“这里是公共区域,当然只是为了不空着才摆了几件东西,我们各自的区域里都按照喜好设计好了。”余末简单的介绍着,指了指我的房间的方向。

听她这么一说,我迫不及待的想进我的房间看看,事已至此,走走看看。拿手机对着门上磁卡区域刷了一下,此时门的一侧出现一片电子屏幕,分别是0—9,10个数字,这让我有些犯难了。

“是要输密码的,你如果没有改,就是你的生日,再加上别墅号2,区域号2。”

按照她的提示,慢慢的按下一个个红色的数字,只看见门锁转了一下,“吱”的一声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小小的客厅,四个藤椅围着透明的桌子,靠近墙的桌子上摆放着铁艺花架,摆放了四排各种花色的薄荷,我仔细走上前去,花盆上的团让我惊讶,居然和家里时一模一样的,准确来说是用心的把家里的搬来了,我对这些薄荷再熟悉不过了,满屋子都弥漫着淡淡的薄荷香味,旁边是一个大的落地窗户,外面是一个校园,也是满眼绿色。我的眼睛眨都没眨一下,只顾看着令我压抑的屋子,这简直就是海岛上的家的缩小版。这样的陈设多少让我减少了对家的思念,心里也舒服了一点。

小厅的旁边有一个小门,轻轻推开,这是一间小小的书房,简单,纯白木质书架上整齐罗列着三层厚厚的书籍,书架前面是吊着的藤椅,放着厚厚的坐垫,给人一看就像坐上去的感觉。我走上前去,在第一层随意抽出了一本,不看不知道,一看简直要疯掉,怎么是全英的,而且还这么厚一本,随即拿下第二本、第三本,居然全部都是,简直不敢相信,虽然我也学了这么多年的英文,但真的看起全英书籍来,那可比开一个世界名曲要难得多了。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随手拉开一个抽屉,里面有张粉色的卡片,我急忙打开,上面只写了一句话:书架上的书是你在这两年内学习完,所以,请你合理安排你的时间。我顿时有些傻眼了,高中时候读了难么多的书籍,但与这慢慢的一书架书想必也是小巫见大巫了。

再往里面就是一间卧室,卧室的布置竟跟自己在家里几乎一样,我不由得惊叹,这所学校对学生服务实在是太周到了,只是好像少了些什么,就在这时门铃突然响了,是刚才的段叔叔,他从身后拿出一个快递,这是你的最后一件物品,请您收好。我迫不及待的打开包裹,高兴地简直要跳出来,对的,这就是我少的东西,宁洛第一次和我约会的时候送给我的大笨熊,我每晚都拥他入睡,就像宁洛一直在我身边一样。

直到接到这个快递,我才相信这一切其实都是母亲为我安排好的,在我之前20年的生涯里,我都不曾想过我会有这样一种大学生活,虽然还是有很多的不确定性,但还是希望在这个特殊学院可以好好地生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