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废弃的钢琴房

作者:女子如莲 字数:367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自从方凯出现在暮城高中,他就成了众女生饭后课前的必有谈资。方凯接的是高三,依照暮城高中的惯例,年轻的男教师一般都会被留在高三,因为他们年轻力壮,有的是干劲儿。

在高三即将面临毕业的时候,高二的学生已经在猜想,方凯老师会哪个班。为了迎合方凯老师的喜好,这些发疯的女娃儿们竟开始疯狂的补习英语,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成为方老师眼中的好学生。

有一天,妈妈无意间路过方凯的居所,看到一位穿着暴露年纪不大的女孩,从方凯家出来。妈妈是一个非常有责任心的老师,再加上到现在为止她还以为自己女儿的经手人是这个人人爱戴、人面兽心的方凯老师。她定了定气,敲响了方凯家的门。

方凯打开门,妈妈往里面看了看,一床被子正搭在沙发上,她心里似乎有了自己的想法。于是抬眼看看方凯说:“我会让我的女儿离开暮城的。”

方凯愣了一下,却突然好想明白了什么似的说:“您能想明白就好,我就是这么一个人。”

妈妈伸手指着方凯的鼻子说:“你好自为之吧,如果再让我发现一次,我一定会告到学校那里。”

方凯没说什么,关上了房门。他背倚着房门,心却在隐隐作痛。为了白荷,他什么都愿意做,甚至不惜破坏自己的名誉来迫使妈妈同意我去江州找宁洛,他真的用心良苦。

紧接着,六月来了,在六月的第七天,我参加了人生第三次高考,我不再固执的把题目做错,而是拼劲自己的全力,为了心中的宁洛的方向,努力前进。

时间就这么流过,到了六月中旬,同学们都选择到岛外游玩。而我想在岛上走一走,或许,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将会离开这里,离开海滩,离开椰子林,离开最爱的薄荷奶茶,还有可爱的陆铭,到一个叫做江州的地方,去找寻真爱。高考结束之后一个月,录取通知书发到了小镇的邮局。邮差叔叔一大早面带微笑的把通知书送到我家门后的粉色油桶里。许是心里有了感应,我刚好出门倒垃圾。

接到通知书,妈妈热泪盈眶,她不似别的家长那么欣喜。在她的内心深处有个真实而又自私的想法,她养女儿就是为了时刻有人陪着,以此来赶走孤独。女儿现在要走了,是真的舍不得。

我似乎也知道了妈妈的苦心,决定经常回来看妈妈,不让她感觉太孤独。然而更多的时候在想宁洛,我真的是一个自私的女儿。

记得那是高一五月,海岛上火热的盛夏。我们都在学校宿舍午休,宁洛偷偷的发短信给我,要我陪他一起逛校园。那时只要一会儿看不见他我的心就空落落的,便跟宿舍的老师说,我来例假了,痛得厉害,一定要去看校医。宁洛就站在女生宿舍门前的芭蕉树下,笑容灿烂如盛夏,我是冰,注定要被他的火热融化。

他看见我出来,忙过来拉着我的手,转过小花园,看看四下无人偷偷的对我说:“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看他这么神秘,我也满心期待。

他拉着我转过学校的花房,绕过操场,来到一个废弃的教学楼前,我有些疑惑的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你知道吗?这里原来是一个音乐楼,很多艺术生都在这里上课,但是因为年久失修,就成了危楼,被封了起来。”

作为艺术生,对于音乐楼的传说我是有听说过的,但是这么近距离静静的观察这座楼,还是第一次。墙体上有些细微的裂痕,像是岁月留在女人脸上的印记。楼的左侧爬满了爬山虎,隐隐约约还有刻在墙上口号似的东西从缝隙间露出来,但是已经看不清了。

“走吧,我们进去。”宁洛重新拉着我的手,指了指前面虚掩着的门。

我本是一个胆小的人,但今天我似乎充满了勇气,他拉着我,我什么都不怕。

我们们小心翼翼的越过栅栏,踩在好久没有打扫过的地上,能感觉得出来有厚厚的灰尘散落在地上。虚掩着的门被宁洛轻轻的推开,映入眼帘的是一条长长的走道,阳光从玻璃缝隙里照射进来,映着窗外茂密的灌木丛,斑斑驳驳的。宁洛在前面轻轻地拉着我的手,我的脚步紧紧地跟着他。大约往前走了10米,走廊的右侧有一个门,上面有一把生锈的铜锁,看起来许久没有人来过了。

只见洛宁往后退了几步,用力的撞向门,许是想要耍帅。但铁将军依旧纹丝不动。我心疼的看着他,他却转身把我的脸转向另一侧,还在我的耳边轻轻的说:“不要转过头来。”

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能听他的话,过了几分钟之后,我听到门被他打开的声音。他朝我这边说:“转过来吧。”只看见他满头是汗的一手扶着墙壁,大口的喘着粗气。

慢慢的走过去,他伸出长长地手臂将我轻轻的挽住,并用另一只手拂去眼前的蜘蛛网。刚走进屋子,便觉得一股冷意袭来。屋子很久没有人进来了,显得冷清极了。这里是一间极大的教室,墙角放着一架旧钢琴,钢琴许是坏了,许是为了纪念这里曾经充满了音乐才没有搬走。教室的后面堆着一些旧板凳、旧书桌,刚好把后黑板上的板报掩盖住,但在缝隙间还可以看的出来五个字的大标题:“痛并快乐着。”

刚进来的时候觉得这里阴森森的,有些可怕,可现在想到在这里曾经有那么一群像我一样让爱音乐的师姐师兄们,就觉得亲切不已。

他把搂着我的手轻轻的放下,转而拉着我的手。一瞬间只觉得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处于亢奋状态,麻酥酥的。

“我读高一的时候,这里还在用,现在已经荒废了。”他拉着我的手,往钢琴的方向走。

我抬头看着他,竟放心的让他牵着。

他走到钢琴边打开了蒙满灰尘的钢琴盖子,里面的琴键却干净如初。

“你会弹那首《水边的阿迪丽娜》?”他把板凳擦得很干净放在琴边,拉着我坐下问道。

我点了点头,这首曲子我10岁就会了。看着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我的心也跟着悸动了。我轻轻地拨了拨琴键,确定琴键没有任何问题,便开始弹奏这首曲子。

关于阿迪丽娜有个美丽的希腊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孤独的国王,他雕了一个美丽的少女,每天痴痴地看,最后他竟爱上了这个少女。于是,他向神祈求,爱神被他的虔诚打动,赐给了雕像生命,于是国王和这位少女永远的生活在一起。

我记得十岁的时候,我学这首曲子,每一次教我的钢琴老师都满含眼泪,当时我不懂,现在我有些许懂了,或许老师也有这么一个朝思暮念的情人吧。今天我谈着首曲子似乎是明白了作者的意思,顺利极了,我都被自己打动了。

抬眼看宁洛,他正出神的看着琴键,眼睛里似乎有些晶莹的东西。

曲毕,我轻轻地走到宁洛的身边,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我竟伸出手,拭去他即将留下来的泪水。他一把把我涌入怀里,我能感到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却那么坚决。

许久,他才放开我,我的脸已经通红。

他拉着我坐下,轻轻地吐了一口气说:“不好意思。”

我看着他轻轻的笑了笑,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任何人在音乐面前都会变成天使。

我下意识的问:“你怎么会对这首歌这么感兴趣呢?”我想或许他曾经也有个朝思暮想的对象,便问道。

可他用手捏了捏我的鼻子说:“什么呀,只是对这首曲子很感兴趣,没有什么意思,你以为看电视剧呢。”

我点了点头,思考了一下,问:“你为什么要带我到这里来?”

他挠了挠头,神秘的看着我说:“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听他这么一说,好像跟我有关。

我努力的回想,这里我的确来过,初三艺考的时候来这里面试的,可是这跟宁洛有什么关系呢?

他坏坏的笑了笑,说:“哎,才半年你就把我这个大恩人忘到九霄云外了。我可是一直没有忘记呢。”

我实在想不起来,便求饶让他告诉我。

他轻轻的咳了一声说:“艺考那天,你骑着摩托车来学校,电子琴掉了都不知道,我一直骑车跟着你把琴送到你手里,你忘了?”

我恍然大悟,说道:“可是,你当时带着头盔来着,我想看看你长什么样的。”

“我本来也想让你看看我长什么样的,可是我还没把头盔摘下来,你就火急火燎的走了。”

“噢。”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接着说:“早知道…”

“早知道什么?”他把脸凑近了,我似乎感觉到他的气息,就像灌了魔水一样,让我有些窒息。我轻轻地闭上眼睛,等他的气息慢慢的靠近我,一股温热柔柔的轻触我的唇,如蜻蜓点水般轻轻,却让我着魔。

我的双手,紧紧地搂着他的腰,生怕错过了一丝他的爱抚。

这就是我的初吻。此刻,宁洛你在哪里,我真的好想你,此刻,有没有人在你的怀里温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