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陈家会议

作者:流年桩 字数:249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陈诗瑶微微一笑:“爹,我没事,只不过这次护镖有失,望爹责罚。”说完,陈诗瑶便低下头,负荆请罪。

“瑶瑶,你没罪,没人会责罚你的”说话的是是一位清风道貌的中年人,样子比家主大上十岁左右,不过却已年过六旬。

“谢李伯”陈诗瑶点头谢道。

“哼!谁说诗瑶没罪,事情没清楚之前也太早下结论了吧?难道好端端的青空队,回来抢劫我们陈家商队?其他人怎么不抢?我看诗瑶是在狡辩!”一位口舌刁钻的中年人说道,连用了三个反问,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让人憎恶。

“静一静,我看先把事情弄清楚再下定夺。”男子身材魁梧,声音无比洪亮,充斥着整个大厅。

这时候站起来的家主抬起来的大手向下压,示意肃静。“陈松说的没错,这次事情没弄清楚之前妄下定论”陈松是家主三弟,给陈诗瑶扣大帽子的人是大哥陈虎霸,由此看出陈家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和睦,老大陈虎霸对老家主传位二弟陈刚一直耿耿于怀,所以经常念叨对陈刚的不满,对此陈刚也是早有耳闻,但每次都是深吸长叹。念及兄弟之情的陈刚,一直对陈虎霸处处忍让,这也是老家主看中陈刚的原因之一。老大为人桀骜难训,心胸也不怎么宽广;老二为人比较正直,凡事以家族利益优先,但是有时候做事不能果断,所以只要陈虎霸不做太出格的事,都会对陈虎霸忍让;相反,老三刚正不阿,公正无私,说不定以后有手足相残之事,所以权宜之计,大任便落到了老二头上。

孙极比陈诗瑶先到一步,一直不语,他也是个明白人,不会傻到引火烧身。不过当他看到陈虎霸质问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道:“各位,先听我孙某人和二小姐将事情交代清楚,可否再下定夺”孙极虽然极其不忿,但是此刻他也比较清楚情形,不将事情说清楚,很容易被陈虎霸胡乱加罪。自己是一个执事,实力不弱,因此成为陈家陈家的食客之一,拿人好处,替人办事,所以这次护镖,简简单单的事,手到擒来,但是青空队不守信用,使在场的人都极其不忿,尤其是孙极,孙极与二小姐关系较好,一直想向家主求婚,赐婚给自己的爱孙。之前二小姐叫自己直呼自己姓名,是因为自己执事职位,稍微比二小姐低了一点,但也没有放在心上。

“好,大家先让孙执事把事情原委说清楚如何?”家主立马打了个圆场,不过陈虎霸却是一阵冷哼。

“事情是这样的……我与二小姐护镖前往琉璃国,一路北行,但是到了青空寨下,一切风平浪静,却在这时,山上冲下来一批人马,将我们团团包围”孙极说着,看了看那个病貌女子,一直古井无波,此处最为神秘的就是她了,宛如一个局外人。

孙极又接着说了下去,“将我们包围的人马,头领是一个独眼大汉,我想那应该是青空队的四当家,独龙。独龙提出一些无理的要求,将我们的人左砍又杀,说要将二小姐纳为六妾。老夫与其首领过上几招,吃了不少亏,实力应该是玄阶初期巅峰……”孙极说的有声有色,让众人眉头都是一皱。

玄阶初期?陈家老爷子也不过才玄阶后期期,青空寨果然实力不可小觑,不知道他们的大当家实力了到了何等境界。在场的各人都面面相觑,这里有几个玄阶?不由得摇摇头。

“陈刚兄,我看此事还是禀告老家主在商论吧,事情超乎我们的能力范围,玄阶初期我们这里不是没有,但是青空队的大当家至少也是玄阶后期的实力,没准更高呢,到时候用着老弟的地方就直说”说话之人是一位比较精壮的中年人,说话没有丝毫做作,,身上气势如虹,实力是玄阶初期。

“那就多谢王兄了”陈刚拱手道。

“陈家主,到时候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叫小弟(老夫),一定尽力相助”其余众人齐声道。陈刚感激的道谢,虽然这些都是场面话,但有这句话也踏实了不少。

“在座的皆为鄙府食客,相助本府,实在感激不尽啊”

“呵呵,陈家主不必多说,我看现在先通知老家主吧,这关系到贵府的颜面,我看此事,改日再议”

“好,改日再议,我先去和家父商量一下对策”陈刚说道。

“好,陈家主,那就先告辞了”高手们随即便出了陈府。只留下几人在大厅只上,左手撑着头,陈刚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眉头皱成了川字。

会议到此结束了,但是可能将有一场大风波在酝酿……

话说叶谷被安排到了一座优雅舒适的小屋里,郎中在给其看病。右手把脉,郎中不由得摇了摇头,然后叫人帮叶谷包扎好胸前的血淋淋的伤口,还有大腿,后背,极其恐怖,叶谷遍体鳞伤,包扎起来疼得一阵闷哼,但是却没有醒来。郎中见状,去翻了翻叶谷的眼皮,对身后的丫鬟道:“我这里开副药,三碗水熬成一碗,每天两次,不出三天他就会醒来的,不过他经脉已断,恐怕没有二阶以上的圣疗师恢复不来了。”

叶谷最后时刻激发潜能,使出“风卷残云”,秒杀虎王。不过修为不足,真气将经脉震断,才出现如今这般现状。

窗外面的水车在嘎嘎转动,陈府规模宏大雄伟,这里小屋美景如画,颇有桃园仙境之道。小屋后面便是一片草药原地,芳草馨香,诗景如画,让人流连忘返。这是陈府的百草园,这里的草药虽然等级高低不一,最好的也就三品,最低的只是普通的草药,药效不高,但是聚到一起,便有了淡淡的馨香,灵气不凡。

郎中退去,丫头便去抓药,希望少年能早日康复,也许,更多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心底都是善良的,虽然容易被利益驱使,但心里却是一颗淳朴的心。

“这位少年伤势怎么样?”家族会议结束,父亲忧郁的回到了书房,二小姐则是体贴入微,心底善良,所以随后便赶来看望受伤的叶谷。这个少年让他感觉亲昵,不会有排斥感,对叶谷的目光颇为柔和。少年身上被白色的裹得严严实实,跟个结茧的蝴蝶似得,只留个聪明的小脑袋冒出来,样子引人发笑。

“等他伤势好了之后,将他就在这里当百草园的药童吧”二小姐美妙动人的声音回响道。

“是,小姐”丫鬟应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