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饱受折磨

作者:流年桩 字数:321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事情已经时隔一天了,话说叶谷被陈虎霸带回到阴暗潮湿的牢房,这里就算是死刑重犯,一般都不会带来这里,因为这里简直是一座人间地狱。

重伤的叶谷被陈虎霸抛到地上,而且故意的让伤口崩溃,融入了真气的力道,使昏迷的叶谷发出一声闷哼。

“呵呵,还会哼一下,待会让你失声痛哭哈!”陈虎霸丧心病狂的笑道,这是他阴冷的另一面,就算是同为手足多年的陈氏兄弟,都不知道他如此心性,当然,大多数暴行被陈虎霸遮掩过去了。

“泼”

一盆冷水泼在叶谷身上,这不是一般的冷水,而是加了盐的辣椒水。由此可见,陈虎霸是如何的残忍。

“啊!”

叶谷猛的睁开双眼,但他的双手双脚早已被锁真石禁锢。锁真石,顾名思义,可以将真气禁锢,使其与普通人无异,而锁真石,也分三六九等,而眼前的锁真石,则是三品。

三六九等,一品可封锁黄阶初期,二品则是黄阶中期,以此类推,最高是九等,可封锁地阶后期高手,但对天阶高手无效,因为天阶高手初具元神,无法禁锢。

在这个风雨城的三个世家面前,三品锁真石,也算是格外珍贵,由此可见,陈虎霸对叶谷的重视。

“你要干嘛!”叶谷双眼通红,被盐水淋湿,一看面前此人就是面色不善,开门见山道。

“嘿嘿,你有资格质问我吗?”说道,陈虎霸一只脚狠狠地踩在了叶谷手上,骨头碎裂的声音清脆可闻。

“啊!”

叶谷额头冷汗直冒,额头青筋暴起,双眼瞪得老大,仿佛要将陈虎霸碎尸万段。

“哟?还想吃人呢?狗杂碎!”陈虎霸重重的踢在了叶谷肚子上,真气加持了一番,剧痛无比,但不至死,心肠恶毒。

“噗”

叶谷喷出一道血剑,原本破掉北斗七星阵已经伤重垂危,要不是服用了一株四阶康神草,恐怕已经一命呼呼。

“狗贼,他妈的有种弄死我,不然我出去将你碎尸万段!”叶谷狼狈不堪,鲜血淋漓的身躯,已经脆弱无比。

“还不知死活?”陈虎霸捏其叶谷下巴,右手蓄力,硬生生的将叶谷捏的变型。

“啐”

趁陈虎霸对自己放松戒备,一口浓痰吐到陈虎霸脸上。陈虎霸咬牙抹了一把,怒目圆睁的看着这只蝼蚁。

“啪!”陈虎霸一掌拍在叶谷脸上,要不是有所顾忌,恐怕叶谷已经被其一掌击毙。

“好好好!”陈虎霸甩了甩衣袖,连说三个好字,一脸恶毒的盯着这个卑微的下人。

“来人,上针板!”说完,只见两人抬着一块满是钢针的铁板上来,看向叶谷的神情,好像是在嘲笑,又好像是在讥讽。

“嘿嘿,我可是很少动用这种酷刑的,因为对那帮废柴简直浪费,不过今天我对你开了特例,你的好好尝尝滋味。”说道,只见叶谷被陈虎霸单手抬起,摔在针板上面。

“嗯!”叶谷不多哼一声,这种折磨,在地球何时有过?但是面对这种丧心病狂,只有一种念头,千刀万剐!

“诶?倒是条汉子嘛!呵呵,有意思!”只见陈虎霸连连打出三道真气,大呵一声,钢针由暗黄色开始变得赤红,显然已经到达了一个恐怕得温度。

叶谷被陈虎霸锁住了穴道,使其无法晕过去,硬生生的饱受折磨的痛苦。

而陈虎霸,将叶谷带进来,对于冰心雪莲的事只字不提,叶谷也是明白人,想必是要将自己折磨至死。

“滋味怎样?”陈虎霸见叶谷也不多哼一声,要是以前的囚犯,早就鬼哭狼嚎了,所以遇到叶谷,他心里变态的心理收到了极大打击。

陈风历就是感觉陈虎霸心术不正,一直不敢传位于他,而传给自己的弟弟,陈刚。所以陈虎霸恨陈老爷子,更恨陈刚,慢慢的养成了这种变态的心理,从而发泄在囚犯身上。

叶谷原本惨白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因为此时此刻比死了还难受,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不会饱受折磨。而陈虎霸,则是打算丧心病狂的折磨至死。

“嘿嘿,得罪了冯汪霸还想活着,亏你异想天开!”陈虎霸阴阳怪气的说道。

“什么!”此时叶谷已经动容,自己与陈虎霸只不过有所不快,而对方却是想将自己置于死地,心狠手辣,不可谓不毒!想必冯汪霸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嘿嘿,还可以说话?”听到叶谷终于有所反应,陈虎霸心里一乐,不过很快便没了兴趣,因为针板虽然残忍,但是对叶谷这种毅力极坚之人,有所捉襟见肘。

很快停止了惨无人道的酷刑,看着地上气喘吁吁的叶谷,心里更为恶毒起来,不过再折磨恐怕会伤重垂亡。

到那时候陈老爷子那边不好交代,毕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就把人弄死,暂时没有更好的说辞之前,是不可能对叶谷同下杀手的,不过想到过两天就是讨伐青空寨的时候了,心里难免有些激动,但是确实嘴角一笑,好像期待着什么。

“说!盗走冰心雪莲的是什么人!”陈虎霸一脚飞踹,叶谷飞出三丈远,要不是经过淬体,可以叶谷已经气绝身亡。

“不说是吧?哼!等过两天看你还嘴硬!”陈虎霸说完,甩了甩衣袖,好像憧憬着什么,对门口两个狱卒吩咐道:“你们两个看紧点,我不在的时候可要照顾好他!”

说着,给两个狱卒使了使眼色,狱卒很快会意,连忙点头说是。

灯光昏暗的密室里,陈风历正襟危坐,盯着那摇摇欲坠的灯芯,心里忐忑不安。

“为什么这里我总感觉有奇怪,青空队无缘无故抢劫不说,而且不把我们谈和的信使放眼里,到底有什么强大倚仗?”陈风历不亏为多年的家主,人老成精。

“父亲,孩儿有一事相求!”只见陈刚单膝跪地,拱手说道。

“起来吧!”陈风历挥一挥手,看向陈刚的神情多了一丝疑惑。

百药阁的事情已经料理完毕,虽然对明天的大战有所影响,但是还有刘家支援,想必赢得此战,也会旗开得胜。此时陈刚的到来,让陈风历疑惑。

“什么事?”陈风历缓缓说道。

“恳请父亲将叶谷交给孩儿处置!”陈刚不是扭捏之人,开门见山的说道。

“哦?是不是破掉阵法那小子?不是交给老大处理了么?怎么?”陈风历捋了捋胡须。

“恐怕此时另有隐情,孩儿想将它查个水落石出!”陈刚想到女儿心头一紧,肯定的答道。

“哦?细细说来!”陈风历一眼就看出陈刚另有隐瞒,但是却没有居心不良在内。

“父亲,这个叶谷并非凡人,之前在淘宝街,被冯汪霸一击即中,却只是重伤,还借力打力的冲击黄阶,虽然最后失败,但是冯汪霸可是玄阶高手啊!一个小小的修者居然能有如此体魄,想必并非凡胎!”很快,陈刚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完。

“嗯,刚儿你说的没错,不过擅闯宝地,也是死罪啊!”陈风历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掀起了不小波澜,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成就,恐怕也是头角峥嵘之辈。

陈风历心里也有所疑惑,毕竟一个修者,是如何破掉北斗七星阵,让其百思不得其解,北斗七星阵,就算玄阶中期高手,都有可能陨落!

“父亲,能否将叶谷交给孩儿处置?”陈刚再一次恳请道。

“刚儿,这件事等讨伐青空寨后再议吧,现在大敌当前,我们应该以要事为重!”陈风历模棱两可的说道,不过还是比较赞同陈刚的建议,但是不想因为此事揪心,从而影响明天的发挥。

很快,陈刚叹着气离开了密室。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