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陈虎霸的刁难

作者:流年桩 字数:260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小叶,你怎么了?”看到突破失败失神的叶谷,陈梦瑶一惊,忐忑不安的说道。

因为此时的叶谷脸色苍白,根本不像一个健康的少年,面无血色,令人担忧。

“二小姐,我没事,谢谢”叶谷微微一笑,看向陈梦瑶的眼神多了一丝柔情。不知道为何,此刻的二小姐让人感觉更平易近人。

“没事就好,刚刚吓死我了”陈梦瑶嗔怪道,多了一丝小女情怀。被叶谷盯着的眼神微微脸红,煞是风景。

丫鬟小兰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对今天二小姐的表现也是出乎意料,她跟随二小姐那么久,何时见过二小姐露出如此情怀,顿时让人目瞪口呆。

感受到小兰的怪异目光,陈梦瑶颇有不舍的移开了视线,“小叶你没事就好,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好”半天小兰才反应过来,叶谷和陈梦瑶不由得苦笑,这表现得也太明显了吧?

到底缺少了什么呢?叶谷心道,感觉这次已经触摸了突破的屏障,但是始终突破不了瓶颈。

叶谷衣服的血迹早已干枯,不过血迹斑斑的衣衫,看起来煞是吓。左边的胸部,还有一个明显的掌印。

被小兰搀扶起来,“叶公子小心。”

叶谷这次突破其实危险重重,因为被冯汪霸打伤后,自己巩基已经接近圆满,这才离自己突破才多久?昨晚到现在,都还没有一天的时间,这次失败也是原因之一。

经脉被真气耗损,原本健壮无比的经脉也因这次突破失败受了不小的创伤。修复的话恐怕需要花费不少的力气,要是换了另外的修者十境大圆满,恐怕早已爆体身亡。

“小兰,我们回府吧”陈梦瑶看向叶谷,眉头多了一丝堪忧。因为以前也听说过有人强行突破,不过最后都是暴毙而死,要么就是终身残疾,但是眼前的叶谷看样子只不过是真气耗损,受了很重的内伤外,并没有性命之忧,看待叶谷的眼光又高了一层啊。

三人也没有再多的逗留,陈梦瑶叫小兰安排两辆马车,因为这里离陈府还有一段路程。

“驾驾驾”一路顺利,很快就回到了陈府。

马车上的陈梦瑶落落大方,叶谷在小兰的搀扶下也下了马车。其实叶谷并不需要搀扶,只是陈梦瑶吩咐小兰,要细心照顾好叶谷,心里总是放不下,但自己贵为千金之躯,并不好屈身去照顾一个“下人”。

“小姐,您回来了”门前的守卫拱手道,语气温和,并没有以往的凶神恶煞。

陈梦瑶点头,并不回答,叶谷紧随其后,不过小兰也颇为尴尬。因为搀扶叶谷,自己却颇有妻子之相,以前陈梦瑶从没有吩咐自己去搀扶任何一个男人。因为老爷和其他大少都有专门的仆人伺候,自己只负责照顾陈梦瑶。

在众人诡异的目光下,小兰脸颊却是一片羞红,叶谷由不得尴尬的苦笑。

陈梦瑶吩咐小兰将叶谷送回百草园,自己则被叫到了议事大厅。

“梦瑶啊,听说你收了个外人在府内?”最近陈府重要人物,都在忙的焦头烂额,原因无他,是因为都在商量与青空队摊牌一事。但此时不知道大伯为何如此关注此事,以往都没有过问,这让陈梦瑶微微一愣。

“大伯,叶公子不幸遇难,险些丢了性命,我这才好心将他收留的,可不能让他丢命荒野啊!”陈梦瑶细细道来,声音无比委婉动听。

“哼!我看是包养什么野男人吧!”陈虎霸一口咬定的说道。

“这绝对没有,我只是好心收留而已”陈梦瑶一慌,好像被人戳穿了心思一般,额,收留在百草园算不算包养呢?陈梦瑶摇摇头,自己在想什么啊?

“没有?看你这样子意思是说我污蔑你了?”陈虎霸不饶人的说道。

“大哥,你这是演的哪出?梦瑶哪里会做出这种事呢?”陈刚眉头一皱,对今天陈虎霸所作所为非常不满。

“三弟,你有所不知啊,刚刚在淘宝街,陈梦瑶那个野男人出言顶撞冯汪霸冯公子,发生冲突,被教训了一顿,留了一条狗命!”陈虎霸一副大义凛然说道,直呼陈梦瑶全名。

“爹,这是冯汪霸欲调戏梦瑶,叶公子机智帮我解脱,反而冯汪霸出手重伤叶公子”陈梦瑶解释道。

“哼!现在是为你那野男人说辞了吧?解释就是掩饰!”陈虎霸强势的说道。

“我…”陈梦瑶还想说什么,现在被污蔑的百口难辩,最重要的是连累叶谷。

“好了,你先到一旁去吧,待会跟我细细说来”陈刚老脸一黑,对陈虎霸极为不满,但是碍于手足之情,一直处处忍让。

冯府

“冯少,那个小子真不知天高地厚,居然那么不识抬举,你教训得是!”苟汰阳讪讪的说道。

“哈哈,我已通报陈虎霸,我想这次他一定吃不了兜着走,哼!还想跟本少抢女人!”冯汪霸眼神闪过一丝恶毒。

“那是那是,不过听说那个小子想强行突破,差点一命呜呼!”

“呵呵,突破?他也配?不让他废掉就算好的了!”冯汪霸恶毒的说道。

“哈哈,我们冯少天赋异禀,年纪轻轻就到达玄阶,那小子跟您斗,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冯汪霸挥了挥手,“下去告诉陈虎霸,一定要让那小子生不如死!”

“是”

叶谷回到小屋,一直回味当初突破的场景,但是总是感觉缺少什么,百思不得其解。

“算了,可能缺少时机吧?”摇摇头,只能归咎于升级太快,没有到达一定的时候了。

“快要到药材入库的时间了,哎,有的忙了,还有那该死的白衣女子!”叶谷埋怨道,想起那个白衣女子的实力,至少陈家任何一个人强,因为在她嗅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诶?奇怪了,那个女子的实力比陈府任何一个人都强,盗取药材不难啊?为何还要我帮忙呢?”叶谷这时候恍然大悟,这女子太奇怪了。

不愿多想,叶谷越想越头疼,药材入库就在这两天了,因为天气适合药材的储存,不会药性散失。

落日黄昏,运转心法修复损伤的经脉,这次突破,虽然失败,但也积攒了不少经验,受益匪浅,叶谷慢慢的消化这些至关重要的信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