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喝完?

作者:流年桩 字数:298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叶谷不用方老叮嘱,就开始飞速运转疾风心法,因为他感觉之前运转心法,宛如逆水行舟,行速缓慢;现在运转心法,仿佛顺水推舟一般,进步非凡,有日行千里之势,并且势不可挡。

三种颜色,三个不同的梵文速度开始慢了下来,现出深奥的梵文,带有神圣的气息,漂浮不定,波动阵阵,就像是地狱阿修罗的意志,不可磨灭。

叶谷在梵文中间,修炼速度如虎添翼,叶谷本来修炼速度就不慢,现在感觉自己已经触碰到了修者六境的突破屏障了,不过却怎么也突破不了,丹田内的真气却越发精纯,让人感觉快要实际化了一般。

金阳子在叶谷丹田内,不过却还未全部让叶谷全部吸收,之前吸收的,已经化成了纯净的真气,让叶谷丹田内的状态,已经接近饱和。怎么样也吸收不了,断碎的经脉此刻还没有任何愈合的迹象,宛若死灰,让叶谷心中一阵着急。

“方老,经脉还没有修复的迹象,怎么办?”叶谷皱着眉头,严肃的说道。

“呵呵,不急,看我的”方老说完,道貌清风,一改以前的疯癫状态。

只见衣袖一挥,一株幽幽发亮的药草飞出,带着点点神圣的星辉,极其美丽,不输百花之艳。

这株就是康神草,药如其名,带有极其神圣的治愈之力,这株明显是二阶的康神草,星辉点缀,泛着幽白。因为是人工养殖,所以最大阶的也才达到二阶,陈府的存货也是不多,但据说,七阶的康神草,就算性命危在旦夕,吃下一口都能起死回生,不可谓神药也。

飞出的康神草,在方老的一声暴呵中震成粉末,洒落水中,平平常常的清水,变得闪闪发光,虽然不是极其耀眼,但是却温和无比。

当康神草粉末落入水中,迅速的发挥了神效。将整锅药水药效催发到了极致,叶谷发现自己的身体竟在温和的修复,由外到内,皮肤,然后渗透血肉,包裹着受伤的经脉,是叶谷浑身舒爽,在锅中的滚烫,也变成了舒爽的清凉。

淡淡的幽光,将受伤的经脉包裹,感觉就像在细心的呵护可爱的婴儿一般,温柔体贴。经脉渐渐的将那幽幽的光芒吸收,有了生长的迹象。身上的经脉不知道断成多少段,叶谷感觉自己四肢百骸之间,都有一股血肉再生的痒感,不过却宝象庄严,极力运转疾风心法。

经脉在愈合,就像千百条公路汇接连在一起,汇成一个循环。此时丹田也不在安定,真气又开始疯狂的蓄能,叶谷的丹田再次传来一阵胀痛,感觉又要破裂一般,不过好在经过金阳子滋润的丹田,变得更加牢固,没有了之前的爆裂现象,不过却让叶谷剧痛无比,快要晕过去一般。

感受到经脉一截一截的愈合,仿佛比以前更加粗壮了一般,不过却还没有全部治愈,感觉变得越发强劲的经脉,叶谷又惊又喜。

终于,断尽的经脉全部愈合,海纳百川,丹田一股真气汹涌的席卷而来,一股作气冲刷着每一段经脉,席卷每一个角落。

四肢百骸传来无穷无尽的力量,不过,全部力量之源都来自与一个“大海”,丹田。叶谷以不可想象的速度在运转着疾风心法,要是以前,必定爆体而亡,但是现在经脉感觉比以前更加粗壮了,功法运行起码比之前快了两三倍,没有一丝的拖泥带水,没有一丝的停滞,一气呵成,犹如天灌。

叶谷周围的天地精气开始暴动,明显是受了叶谷的影响,这是突破的迹象,而且是多重才会出现如此暴动。叶谷此时的实力也开始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修者六境后期巅峰

修者七境

修者七境后期

修者七境后期巅峰

……

原本丹田内未吸收完的金阳子,也在这是一股作气的被叶谷净数吸收,成为了增强丹田最好的养料。

叶谷浑身变得金光灿灿,就像一尊金童,神像庄严。

方老也没有停歇,口中不停的喃喃着一些奇怪的咒语,灵指虚空中一点,一层淡淡的透明结界照笼着整个小屋,因为这里的动静太大了,叶谷突破时候的天地精气暴动,极有可能引来陈府的高手。

叶谷实力一路飙升,感到体内无穷无尽的力量,心中一阵狂喜,不过心法却运转得越发成熟。

要是有旁人在这里,嘴巴肯定是一个大大的O型,因为心法口诀的运转,必须又要蓄势才能催发,遇到转换还需要停滞,但是叶谷却好像极其随意,收发自如。

终于,叶谷周围的天地精气不在暴动,原本锅中闪闪发亮的药水变得清澈透明,丹田内的金阳子早已耗尽一空。

叶谷缓缓的睁开双眼,白皙的皮肤变得极其刚阳,向虚空挥动两拳,便有阵阵音爆之声。感受体内的真气流动,不由得一惊!

修者十境巅峰!

叶谷深深地吸了口气,虽然他知道自己实力突飞猛进,但是最多以为在修者九境,不过现在看来,还是深深地震撼了自己一把。

凭借现在的实力,再遇到向虎王那样的实力,几乎可以做到轻松斩杀,叶谷对自己的战力相当自信,眼神里充满了坚毅。

方老随手一挥,小屋外的结界转眼间便化成了空气,叶谷身旁的三大梵文也泯灭于虚空。

利剑般的目光扫了叶谷一眼,叶谷第一次感到方老的强大,因为方老目光扫向自己的时候,自己的灵魂感觉在颤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不过结合方老刚才的表现,相信没有人会质疑。

“嘿嘿,小子怎样?我厉害吧?”方老这时候恢复了疯癫的本性,打趣道。

这次方老的确帮了叶谷很大的忙,所以乐意吹捧一下方老:“当然,方老您是世界上最最厉害的人了,而且还是最帅气的那个!”其实叶谷在想,这话真是对不起党啊。

“哼,当然,小子你得了便宜就卖乖了?”方老有些得意道。

“嘿嘿,不说这个了,方老头,这锅水咋办?我待会得把锅还回去才行,不然被人发现就糟了”叶谷跳出大锅,拍了拍大锅说道。

“嗯?虽然你已经吸收的差不多,但是你还是把这锅水喝完了吧,对你还有用处”方老不以为然道。

叶谷差点吓了一个踉跄,喝了?这里得有多少水啊?十二桶清水,被方老一烧,现在至少还剩下六七桶啊,当我傻牛啊?还不撑死?而且这不等于是我的洗澡水吗?想想叶谷就发寒。不过叶谷可不敢顶撞方老,嘿嘿笑道:“可不可以不喝啊?”

“可以,不过这次不喝,下次一定要喝的,嗯?我还不清楚下次有剩多少水,不过我尽量留给你”方老拍了拍叶谷肩膀,意思你懂的。

叶谷此时真想骂娘,还有下次?算了把,认命,别让我有一天打的过你,不然把你点起来打。

叶谷在心里诅咒了方老一百遍,非常苦逼的面对现实起来,喝水的速度宛如长鲸吸水一般,但还是喝得够呛,让叶谷跑了三十多趟厕所。

叶谷深知,现在的实力比较虚浮,喝完这些药液便感觉巩基不少,不过却还是对方老的做法极为不忿,转念一想,要是其他草药都收集完毕,那实力是何种地步?

皎洁的月光下,水车波澜的点滴着清水,荡出阵阵涟漪,一个熟悉的身影,总是在厕所里穿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