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中毒

作者:流年桩 字数:276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小子在干嘛?打理百草园,这是监守自盗?”此人用微不可闻的声音低喃道,心里充满了疑惑。

此刻方老呼呼入睡,在这个陈府中,有自己在,不可能有人对叶谷构成威胁,虽然方老一般情况不会出手。但是格外的享受此时的安逸,对黑影的窥视,也浑然不觉。

“不过有意思了”黑影微微一笑,觉得这个少年不简单。不做多余的停留,黑影一闪便没了身影,身法了得。

“刚刚我怎么感觉我被人盯着了?不过现在这种感觉又没了?我还以为是身体不适呢”叶谷东张西望,却没有发现半个人影。

“算了,我可能多心了”叶谷摊了摊手。

“康神草,这味药这里有不少,可以採多点,嗯?金阳子?好像这里没有,算了,再找找。”

金阳子这味药其实对小世家来说,也算是比较珍惜的药材。金阳子,药如其名,这种药草长成时,结出一棵金色的圆形果实,里面蕴含的阳刚之气,极其霸烈,一般与阴性的药材中和才可吸收。

皇天不负有心人,叶谷找了半天,终于在一片比较荒废的土地里找到,虽然陈家的百草园不算大,但是却也有方圆六七里,由此可观,陈府规模也是极其宏伟。

叶谷两眼冒心,恨不得现在就将其采摘,不过,听方老说,一般稀奇药草,灵株,都会有灵兽守护。现在经脉尽断,叶谷不由得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灵兽,吸食天地精华所成长,也称为伴生灵兽,原因无他,是灵兽一般都会伴随某种天材地宝成长,等待灵株成熟,将其吞食,使自己实力达到圆满境界。

果然,叶谷火眼金睛一扫,便在金阳子附近,发现一条黄枫蛇,此蛇身体金黄,蛇首宛如一片秋枫之叶,口吐蛇信,给人一种极具危险的信息。

叶谷不由得重新审视一番,因为他发现,这条黄枫蛇,实力居然在修者五境,心情凝重了一番,便伸手探向腰间,摸到了一把小铲,这是采药用的,一般有些药是取其根部,所以此次叶谷将采药的工具都具备齐全。

叶谷现在虽然经脉尽断,但是武功未失,而且,还有一张强劲的底牌。

“疾风微步”

叶谷手持“小铲”,爆冲黄枫蛇,宛如纵身千影,速度欲与破风,没有真气加持就如此威力,如果实力恢复,不知到达何种地步?叶谷欲趁黄枫蛇不备,斩于铲下,第一招,便倾尽了全力。

蛇天性就是警惕非凡,两只阴毒的蛇睛早就将叶谷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在他心里,叶谷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普通人类,不可能翻起什么大浪。不过当叶谷爆冲那时候,它再一次警惕起来,因为此人速度,在修者五境,简直有过之而不及,嘶嘶的吐着蛇信,毒牙突兀,宛如一只火箭扑向叶谷!

“风花雪月”

小铲挡下黄枫蛇一击,震得叶谷手臂发麻,幸好小铲为精钢所制。不然方才早已击穿。

叶谷头皮发麻,因为他发现,自己低估了此蛇的战力,此蛇,绝对是同阶中的佼佼者!

叶谷没做多余的停滞,手上的麻痹很快消退,便再次发动攻击。

“疾影杀”

只见叶谷步伐诡异,接连踏出七步,一个X形的白芒交叉,叶谷闪到了黄枫蛇的后面,不过却传来一股刺痛,手臂上出现了两个牙签大小的血孔。

只见黄枫蛇尾,被削掉了一节,鲜血一下子泉涌而出,溅到到了碎石之上。

黄枫蛇怨毒的盯着叶谷,让人冷冷发寒,明显要与叶谷不死不休。

“嘶”

黄枫蛇暴怒,阴森森的吐着蛇信,身上金灿灿的鳞片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神圣,化作一道金光,射向叶谷的咽喉。

叶谷暗道不妙,连连使出风花雪月,挡下了黄枫蛇数十次的攻击,不过早已满头大汗。

“妈的,拼了”叶谷咬牙道。

“疾风剑斩”

小铲化作一道银弧,与爆射过来的金光相撞,撞出火花震震。叶谷砍向黄枫蛇的七寸,让黄枫蛇一阵吃疼,撞在小铲上的力道小了不少,不过黄枫蛇威势不减,将叶谷的手臂洞穿了一个大孔,极其狰狞。

此时的黄枫蛇也是极其狼狈,尾巴鲜血淋淋,七寸之处,更是现出一道狰狞的血口。

叶谷心惊,黄枫蛇的七寸之处,防御惊人,仅仅是一道较为严重的伤口,要是这一击打在其他五境之蛇七寸之处,必定当场暴毙。

不过此刻的黄枫蛇明显是强弩之末,准备做好最后的生死搏斗!

不待叶谷蓄势,抢先一步发动了攻击。

“铛”

黄枫蛇险些咬破叶谷喉咙,幸好叶谷反应及时,不然早已成了嘴下冤魂。

“嗤”

未等到黄枫蛇落地,叶谷一铲斩向其七寸之处,一股鲜血溅到了脸上。

只见黄枫蛇已经奄奄一息,七寸之处更是接近断碎,周围还有斑斑血迹,显然是鳞片脱落的伤痕。

叶谷此时也好不到哪里去,先前被黄枫蛇咬中手臂,现在已经发黑,敏捷虽然下降不明显,但是力量却在流失,相信很快就会四肢无力,任由宰割。

叶谷强忍伤口带来的剧痛,嘴唇已经发黑,争取快速击杀黄枫蛇。

只见烈阳高照,仿佛叶谷的动作被慢放了一般,黄枫蛇被时间定了格。

“疾风烈刃”

“碰”

一声闷响,石坑凹显,黄枫蛇彻底的瘫软在了地上,地上黄褐色的碎石却成了粉末,金灿灿的蛇麟尽数脱落,此时的黄枫蛇像极了一根腊肠。

“嗞”

叶谷取出蛇胆,也顾不得腥臭之味,张开大口,便吞服此胆。

黄昏落日,天边被抹得一片嫣红,一位少年盘坐在百草之间,身上染了不少鲜血,紧闭的双眼微微一动,缓缓的张开了双眼,随后,一口黑血射出,溅到地上的碎石之上,冒出一股浓烟。

“没想到此毒还如此强横”叶谷叹气道。

他并没有将所以毒素逼出来,只是逼出了极小的一部分,现在危急不了生命,不过日后就难料了。

将身旁的金阳子摘了下来,手上便传来一股炙手可热的感觉,心道,真不愧叫做金阳子!放入背篓中,便看望四周。

“五还花?听方老说,这种话挺怪的,五色五味,生长条件比较苛刻,根据不同的天气,变幻不同的颜色,但却样貌跟平常的花一样”叶谷沉思,“算了明天再说,先休息一晚。”

夕阳西下,叶谷清点了今天的收过,今晚需要的药材总算到齐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