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苏醒

作者:流年桩 字数:261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陈家会议就此落幕,风平浪静,不过陈家高手们都知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相信不久,将会有一场血战。

一片小森林里面,一位慈眉善目的中年人好像在思索着什么,不过眼睛却是露出阴毒之光,颇为渗人。肩膀上,站着一只凶猛的猎鹰,凶光渗渗,身上散发出黄阶才有的气息波动。

“哼,老夫潜伏陈家那么多年,终于探查清楚陈家的机密,我看突破有望,哈哈”中年人笑得格外阴险,与其样貌格格不入。笑完,又是浓眉一皱,“不行,得给老二他们送信,进行下一步计划,嘿嘿”中年人说完,一个细小的竹筒装着一张纸条,猎鹰高鸣一声,翱翔而去……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古人说的话不无道理啊,好像给此刻的叶谷量身定制一般。

一座清幽的小草屋里,一位少年全身被伤布包裹着,但是可以清楚的看到凝结的血痂,床边坐着一位少女,看着床上的遍体鳞伤的少年,柳眉一皱,颇有一番风韵。

床上的少年消瘦的手指微微一动,浑身便传来一阵剧痛,少女柳眉一松,盯着眼前这位少年,让人感觉楚楚可怜,忍不住升起一丝怜香惜玉之情。许久,少年眼睛微微的撑开一条微小的眼缝,朦朦胧胧看到一位长发少女,好美,少年拼命的睁开臃肿的双眼,希望能看清楚此女的容貌。又想努力的出发声,但是嘶哑的喉咙却是不受支配,没有一丁点声响。但一切都是徒劳的,不论怎么努力,还是看不清,说不出,只好作罢。少女转身,对一个丫鬟吩咐道,“帮我照顾好他,等他醒来就告诉我”声音宛如黄莺出谷,娓娓动听。“是,二小姐”丫鬟点头道。

叶谷朦胧的看着离去的身影,我这是在哪?那天?与虎王大战,我不是死了吗?不对,后来我好像被人抛上了马车,现在?我被救了?叶谷心道。心里不知道是哭还是笑,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现在自己是经脉尽废,体内没有一丝真气在运转,比一个普通人还要普通,心里一阵苦笑。也不知道是不是伤势太重,叶谷又昏迷了过去。

叶谷眉心一闪,一道白光慢慢放映出一个虚幻的人影,渐渐的凝实。此人就是方老,不过眉头却是紧锁,像被揉皱的纸团。“虎王大战的时候,为什么我突然会跟叶谷失去联系,最后发出那招风卷残云,连我都不由的一振,实数超乎我的意料啊,可我却感觉不到其他能量波动,不知道是福是祸啊,哎”方老长叹一声,感觉事情超乎自己的预料。他此刻不由得怀疑,是否有第三方势力在盯着叶谷,而且力量在方匹之上。“哎,算了,看来现在不会对叶谷有什么不利,待到日后再有不测,随机应变!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方老眼神变得坚毅起来。

灵指一点,一缕金光从方老手中崩出,直射叶谷眉心处,只见叶谷的伤势开始加速好转,原本只是止住鲜血的绷带,此时上面却化成了干固的血痂。叶谷的伤势太重,不可能短时间恢复,所以方老只是将致命伤修复而已,暂时不影响今后的行动。

“有人?”方老白眉一拧,顷刻之间便射入了叶谷眉心。

只见小屋百米多米,一位白衣女子轻脚步松的走来,身姿曼妙,气若幽兰,不过脸上却是一种病态的美。

很快,女子便来到了叶谷的小屋外。叶谷刚刚被方老治疗,早已醒来过来,当他听到方老说有人,便装睡起来。

女子打开房门,步履轻盈的走了进来,目光却射向病床上的叶谷。女子目光深幽,给人一种看不透的感觉,叶谷被她盯着,仿佛一切秘密都被看穿了一般。随后白皙如雪的脸颊,却划过了一道令人不解的笑容。转过身去,便离开了小屋。女子走出小屋不久,叶谷吐出一口大气,心道,现在的女人都这么厉害么?她来我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不过叶谷却是摇头苦笑,算了,自己的伤都没好,管他那么多?

“喂,方老头,可以出来了吧,刚刚躲那么快干嘛?该不会你有女人恐惧症吧?”叶谷摆出一副天真烂漫的表情道。方老满脑子黑线,要不是他现在是伤号,估计又是一顿爆栗。“咳咳,小子,不想活了?”凝实的方老抡了抡衣袖,枯瘦的手腕挥了挥拳头,瘦小的拳头次次让叶谷“热泪盈眶”,叶谷吞了吞口水,“别,我错了还不行么?再说了,我现在是伤号,你得可好对我好点”叶谷立刻变脸,变得楚楚可怜起来,不过,这表情也太假了。

“嘿嘿,小子长记性了?”方老一阵得意道,不过心里却是记下来了。“既然受伤了,那就老实点”方老点头说道。

“说到这,你个死老头,我差点死了你知道吗?那时候怎么不出来帮忙?”叶谷愤愤道。

方老一阵语塞,不过却不想让叶谷知道那么多,接着道,“我这不是为了磨练你吗?好激发你的潜能”方老大义凛然道,摆出了一副滑稽的表情。

“真的吗?”叶谷一阵疑惑,虽然有点不信,但是谁让他打不过方老呢?只好认命了。不过当他看到方老那个表情,差点从病床上跳了起来,方老嘴巴紧闭,一脸严肃,不过眼睛却是不时往叶谷这里瞄,老脸的皱纹七上八下,挤眉弄眼的,一阵微风拂过,白发飘飘,把叶谷恶心的不轻。

“哎,我现在经脉都断尽了,跟一个废人差不多,不死也报废了”叶谷头皮发麻,想到这里,惋惜起来。

“谁说你废了?咳咳,你不看看谁在你面前?我可是人称方老方神医的人物,妙手回春,不在话下!”方匹开始牛逼哄哄的说道。

“真的?”叶谷一振,不过心道想了想,是呀,我穿越了,我是主角,我死了那戏还演个屁啊,小流不如死了算了?

“我还骗你的?”方老反问道。

“好吧,你没骗我,那有什么办法?”

方老立马化身世外高人一般,淡淡的吐出几个字,“天机不可泄露”“咳咳,世界上最好的方老,你是我前进路上的指明灯,是我远方的……”

“哎,看你如此虔诚,那老夫今日就破例一次”方老做了一个很不情愿的表情。

“谢谢方老”叶谷心道,这招真灵。

“不过,现在你伤势未愈,我看还是等伤好病愈再说吧”

终于,叶谷发狂了。

“你个死老头,坑我呢?我xofy@#*”

方老嘿嘿一笑,便便闪入了叶谷眉心。

此刻风平浪静,不过一座巍峨山头上,三人正大马金刀坐在大厅上商量着什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