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舍不得那朵花

作者:君上邪 字数:385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宁玉拍掉头上沾着的雪花,不满地咕哝道:“蒲大叔,你出来就出来好了,非得弄得这么复杂做什么?看我的头发都湿啦!”

头发湿了只要用法术烘干即可,可她一向不喜动用法术,蒲云风嗤道:“学艺不精,算计不够,难怪差点小命不保!”

青凤偷袭她时并无余半点生机给她,若那剑刺下去,不死也残。宁玉不好意思地腆着笑道:“不是正好给蒲大叔英雄救美么?”

自从怖晋城一行,宁玉便知这位看着极难相处的古怪大叔其实有着一颗柔软的心,他喜欢牡丹仙子,而牡丹仙子又因为自己这二十年中一直在闭关,大概是怀着一份愧疚吧,宁玉时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去看他,陪他度过清冷孤寂的夜晚。

蒲云风听她如此不要脸地夸自己,难得的脸红了,瞥见杀人不成的青凤正欲趁两人不备逃走,出手一点,也不知使的是何法术,青凤瞬间变回了原形,只见凌乱的雪地上有只锦鸡正在焦灼地蹦跶着。

“你怎么把她变回原形啦?尊主那里可要她伺候呢!”宁玉大惊。

蒲云风瞥她一眼,不客气地讥讽道:“咸吃萝卜淡操心,管好你自己吧!”

宁玉这才想起寒轲正等着吃她的烧烤,道了声:“谢谢蒲大叔相救!”便急急忙忙欲离开。

“回来!”蒲云风叫住她。

“怎么啦?”宁玉问。

别扭了片刻,蒲云风这才粗声粗气地问道:“你怎么知道刚才是我出手的?”明明自己对这臭丫头一向没好脸色。

宁玉眼尖地发现他耳后根处有一抹殷红,知他不自在,便故意逗他道:“因为蒲大叔虽老了点,脾气也古怪了点,但十分帅气,术法又好,我很是倾慕,当然关注你比较多啊,所以你一出现我就知道了!”

真是个不要脸的臭丫头!蒲云风没想到会问出这样的答案,已不算年轻的脸庞涨得通红,偏生又装出凶恶的样子挥赶她道:“真想给寒王做兰姬夫人不成?还不快去忙你的!”

宁玉怎不知他就是个面恶心善的纸老虎?闻言乐不可支地跑开了,边跑边嚷道:“其实是那片叶子出卖了你!”

牡丹花叶子,整个青丘山独一处有,也只有蒲云风常会去那里。

蒲云风睨了睨半掩在雪下的叶子,目光微黯,半晌又瞧着宁玉离开的方向骂了句:“臭丫头!”便抓起地上的锦鸡也离开了。

尊主一片玲珑心肝,怎会不知青凤报复的心?早就让他暗中保护宁玉了。

而且寒轲对尊主还有用,他虽舍了一个青凤与怖晋城联姻,但女人妒忌心重,柳三娘和冰姬便是个中翘楚,尊主怎能不心生防范? 青凤还未离开青丘山,犯了同门相杀的错误,尊主罚她理所因当,待毁了青凤的根骨,她想要再晋升是不可能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一天天老去。试想没了美貌的姬妾谁会喜欢?寒轲也就不会被她挑唆了。

青凤被罚的时候宁玉正好去送吃食,也就知道了她代替自己做寒轲侍姬的事。到底因自己而起,且被毁根骨时极为痛苦难受,宁玉的同情心便又泛滥了。

玉北王笑着在她耳边道:“同情她?要不还是小狐儿你去做寒轲的兰姬夫人?”

宁玉一个激灵,再不敢看青凤,连忙摆手道:“我粗鲁庸俗,不够格去伺候寒王,还是留在青丘山的好。”

玉北王冷哼:“确实粗俗不堪,但厨艺还行,勉强能接受。”

宁玉瞪眼。大哥你倒真会顺着杆子往上爬,姑娘我貌美如花,说粗俗不过是在自谦懂不懂?

玉北王懒得去猜她那点小心眼,一指霸中赑手中吃得津津有味的烤鸡腿,颐指气使道:“本王饿了,小狐儿你也去烤一些来给本王吃。”

还有完没完?我还饿着呢,还有没有点人生自由了?宁玉眼皮掀了掀,只当没听见。

玉北王也不生气,懒洋洋地威胁道:“本王为了某个小妖精去了个称手的婢女,那个小妖精竟还不懂得感激,真是吃力不讨好,还不如……”

怕他又说出送她去做兰姬夫人的话,宁玉愤愤地抬脚就往前走。吃吃吃,吃死你!

玉北王见她怒火冲天地跑了出去,一摸下巴,低喃道:“这么好使的厨娘,本王怎么浪费了二十年呢?”转头瞥见寒轲四人吃得满嘴流油、“吧唧”声不停,他突然不痛快起来,自己还没吃过小狐儿做的东西,倒白白便宜了这几个粗俗不堪的家伙,于是甩袖步出了碧星宫。

到底不是自己的地盘,寒轲吃过东西就带着三个下属和新收的舞姬青凤离开了。

而颠云山离青丘山不远,金雀仙子和阿壁当晚便采回了草药,宁玉好奇寒轲救的到底是谁,软磨硬泡让阿壁送草药的时候带上她,去了碧星宫一看,傻眼了,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在宣正殿中差点一剑劈了她的蜀山弟子秦茗。

二十年过去,这个暴龙长相成熟了不少,此刻虽因中毒而昏迷着,但他粗黑的眉峰仍然紧紧地攒着,薄唇紧抿,显得十分紧张不安。

宁玉朝他“呸”了一声,四平八稳地坐到一边椅子上,看着阿壁在捣草药。

“这是什么草药?”她问道。

“听师傅说叫红草,长在颠云山上的一处绝壁上,那里有好多解毒圣药。”阿壁答道。

宁玉眼珠子一转,暗想着自己如果在青丘山混不下去了,也许能去颠云山倒卖草药也不一定。于是拖着凳子往阿壁身边挤了挤:“那颠云山上是谁的地盘?”

靠得越近,她身上那股特殊的清香味丝丝入鼻,搅得阿壁有些心绪不宁,他几乎不敢去看她的眼睛。“那里没……没人住。”

“那你们为什么住在青丘山,不住颠云山?”

“颠云山虽然有许多奇珍异宝,但相对的……毒草毒瘴也很多,一不小心就会丧命,有……有小南海之巅之称,我和师傅也是因为有尊主给的辟毒丹才敢进去。”

宁玉“哦”了声,眼睛却一亮,心想着什么时候去玉白那里讹个辟毒丹,转头却见阿壁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目光呆滞,神情痴迷。

宁玉一惊,连忙伸手抓住他的双臂死命摇晃:“阿壁,你怎么了?”

被她拔高的嗓音惊醒,阿壁羞得满面通红,忙欲盖弥彰地继续捣药,心内却又是欢喜的,间或抬头看她一眼,显得十分羞涩。

前世这样的目光宁玉见得多了,但阿壁虽为妖精,却率真善良,对她也是真心的好,因此她并不觉得讨厌,笑眯眯的趴在桌上托腮看他,随意找着话题道:“阿壁,师傅不让你靠近我。”

阿壁闻言急了,放下草药道:“小玉你千万别误会师傅,她只是不想我……不想我……”说了半天也没说得清楚,顿时手足无措,慌乱无比。

宁玉“哈哈”大笑,连连摆手道:“我知道我知道,金雀仙子不想你沉迷于双修之道嘛。”

见她一个人事不知的女子竟这么大大咧咧地说着羞人的话,阿壁黝黑的脸更红了,结结巴巴地解释道:“小玉,你……我……我们……”

宁玉横他一眼,嗤笑道:“什么你啊我的,你这草药要捣得多碎啊?还不快给人服下,死了看你如何交代。”

听她如此说,阿壁又是一急,慌忙跑到床边去看秦茗的状况,见他还是老样子这才松了口气,转身见宁玉笑得眼泪都流了下来,便知自己给她戏耍了,但也不生气,温柔缱绻地说道:“小玉,我待会有礼物送你。”

宁玉一直以为阿壁只是一时的迷恋,金雀仙子对他管得严,他也轻易不出青丘山,自然旁的女人接触的少,把对她的习惯当成了男女之情也正常,所以她并不刻意回避阿壁,甚至有时还拿这事逗他。

可此时他虽腼腆地笑着,但神情严肃,说送自己礼物时,眸子里的正色是夫妻间才有的。

宁玉一惊,觉得自己好像疏忽大意了什么。

阿壁已不再看她,拿着捣碎的药便往秦茗嘴里塞。

秦茗即便昏迷着戒心也很重,嘴巴紧抿着就是不肯松开,药末根本塞不进去,阿壁苦恼地向宁玉求救。

宁玉只能上前,因为心烦意乱,手上难免没个轻重,一捏秦茗的下巴,便听得“咔”一声,似乎是下巴被卸下来了。

秦茗挣扎了一下,表情显得很痛苦。

阿壁忙道:“你轻点……”

是妖,本性却很善良,反而秦茗作为由人修道的仙,却生性好杀。

宁玉有些心虚,没好气地说道:“我跟他有仇!你还要不要给他服药了?快点!”

没想到一句话惹得她发怒,阿壁有点急,动作显得更加笨拙了。

宁玉蹙了蹙眉,抢过草药便胡乱塞进秦茗的嘴巴,又用力把他下巴往上一托。“好了,接上去了,你别担心了。”说着就往外走。

阿壁以为她因为刚才的事生气,忙跟着站了起来追了出去,但宁玉跑得飞快,哪还有她的影子?

手掌一摊,一朵鲜艳欲滴的大红色花朵便出现在他手中,他凝目看了看,又瞧了瞧空无一人的碧星宫,垂头丧气地回去继续照顾秦茗。

待他回了屋,躲在角落里看着这一切宁玉暗暗叹了口气,有些理不清这段烦人的情感。

却听身后有人讥诮地问她:“怎么,舍不得那朵花?”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