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女人的嫉妒

作者:君上邪 字数:367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宁玉大急,她能保证玉白不杀她,可她不能保证他不把自己送人!

再也顾不得生气、矜持了,她近乎哀求地抬头去看玉北王,后者却什么表示也没有,见她看来,笑着挥手道:“大王要尝你手艺,你速去做些拿手的好菜来。”

宁玉大感失望,但这紧要关头也不敢违逆了他,只得匆匆离去,希望看在她如此听话的份上不要把她送人。因此也没看到楚灵鹤让她稍安勿躁的暗示。

玉北王意味不明地看了楚灵鹤一眼,转头对寒轲道:“大王贵为妖界之主,尊贵异常,而这小狐狸修成人形不过二十年,野性难驯,实在当不得兰姬夫人之名。大王若真榻上空虚,本王身边的青凤倒是温柔可人的,尤其跳的飞凤舞极好,大王带回去做个舞姬倒也使得。”

此言一出,寒轲等人哪有不明白他不肯将小狐狸相送的?只是这青凤比之那小狐狸实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们都看得分明,主子遣她去叫人,她没完成命令不说,且女子间绊了几句口舌,她便心怀怨恨狭私报复,实在是个心肠歹毒的。

不过此行的目的便是更好地拉拢玉北王,他愿意让出一个青凤,也算是低了头,寒轲勉强也能接受。女人嘛,只要有了权力,哪里找不到?

于是“哈哈”大笑道:“本王恭敬不如从命,劳驾玉北王割爱了。”

青凤瞬间面如死灰,尊主并没有如她想象般重罚宁玉,更是冒着得罪妖王的威胁拒绝相送小狐狸,分明对小狐狸很不一般,又主动把自己送出去,却把兰姬夫人的位份降至地位最下等的舞姬,如此折辱自己,显然早已知晓她对小狐狸的计谋,故以此惩罚她。

双腿一软,青凤已重重地跪在玉北王身侧。

玉北王眯了眼,浅淡却又满含锋锐地说道:“怎么,你不满意本王的决定?”

几百年来第一次对她语气严厉,却是为了那上不得台面的小狐狸,青凤心如刀绞。

旁边寒轲也冷眸盯着,他贵为妖界之王,面子至关重要,已被拒绝了一次,必定不能接受第二次,青凤只要拒绝,下场必定异常惨烈。

到底不甘,青凤婉转提醒道:“能侍奉大王,是奴婢之幸,又怎么会不愿意?只是大王素喜美食,奴婢却手拙不若小狐狸,伺候不周,就怕污了尊主和青丘山的颜面。”

寒轲不吭声,此女心机太甚,若能带走貌美的宁玉他更愿意。

玉北王似笑非笑地略一抬手,叫青凤起身,行动间已恢复平常的温和笑容,语带寵溺地对青凤道:“你得本王调教数百年,最是乖巧懂事,小狐狸不及你甚多,你不必妄自菲薄。”

说着便示意楚灵鹤带她下去:“你亲自去给她备份嫁妆,必不能叫她委屈。”

楚灵鹤虽知玉北王不会随意把宁玉送人,但此刻事情能定下来,他还是愿意看到的,闻言无有不应,立马起身让青凤随他离开。

青凤绝望不已,但也莫可奈何,只能含泪僵硬地跟着楚灵鹤退出了碧星宫。

说什么让楚灵鹤准备嫁妆,还不是监视自己,怕自己跑去报复小狐狸。青凤脸上青白交加,多年的希望落空,她心火顿起。望着楚灵鹤从容不迫的背影,她借口要去找同在星羽宫伺候的好姐妹道别。

楚灵鹤略一犹豫便同意了。

青凤心中一喜。

楚灵鹤却望着她飞身前往星羽宫的背影,眸中精光一闪。

从星羽宫拐了个弯,青凤去了宁玉常待的小溪边,果然见到她正和阿竹两人在雪地上忙活着。

“阿壁呢?怎么今天都没见着他?”宁玉一边架火堆一边问道。既和阿竹削了竹签子,她便打算做些烧烤给寒轲等人尝尝。

“哦,听说寒王来咱们这的途中救了个人,似乎中了什么很严重的毒,需要颠云山上的一种草药才能解,金雀仙子把他叫去寻草药了。”阿竹回道,手上不停地把串好的肉往火架子上放。

什么人?宁玉愣了愣,寒轲此人虽足智多谋,却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若那人没什么来头,他必定不会花费心思相救,正要问得清楚些,却听阿竹嚷出了声:“青凤?”

她不是在碧星宫伺候着么?怎么来这里?宁玉双目闪过惊讶,她并不知玉北王已让青凤代替她伺候寒轲的事,只以为她来是因为玉北王又有什么新的吩咐。

想到对方的狭私报复,宁玉心中犹生着气,因此也没理她。

青凤见状气得差点咬碎一口银牙,想着此行的目的,才把心中的怒气生生压了下去,看也不看阿竹便对宁玉道:“我找你有事!”

无论什么事都非好事,还不如不应!宁玉低头做忙碌状。

青凤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表现得和缓一些,又道:“难道你不想知道兰姬夫人的事是如何决定的?”

宁玉手一抖,瞪大了眼睛看她:“你到底想说什么?”

青凤拿乔地一努不远处的竹林:“我们去那边说。”

阿竹一会儿瞧瞧这个,一会儿又瞧瞧那个,不知道她们打的是什么哑谜。

宁玉却起身拍拍手,交代了她一声小心照看吃食,便率先往那边竹林走去。

直至离溪边很远,她才冷着嗓子道:“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没想到转头的瞬间便迎来了青凤手中寒光闪闪的剑。

“你疯啦!”宁玉惊叫,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与这里八字不合,穿越而来几次遭遇追杀。

青凤手上攻势不停,嘴上却冷哼一声道:“你这个害人精,我今天就杀了你,看你以后如何再勾 引尊主!”

宁玉眉头拧成个“川”字,她勾 引玉白?这话从何说起啊?没看见他对自己从来不假辞色吗?难道就因为他送了自己几件衣服当新年礼物?

宁玉边躲边回嘴道:“青凤,住手!现在我还要给寒王做烧烤呢,你……你你这是妨碍公务!再不依不饶的小心我去告状!”

青凤冷笑一声:“我什么都没有了,难道还怕你去告状?”说着手上又是一个剑花,直向她软弱的心肺处刺来。

宁玉大吃一惊,本以为她只是发发小脾气,没想到竟是真要自己的命!

她因缘巧合吃了蜀山的精元丹,又吞下上古妖兽怨恨的内丹,青凤修为根本不及她,但她并不是真心要青凤的命,只守不攻,再加上对战经验不足与青凤,躲得便越来越觉狼狈,忍不住骂道:“你平时处处针对我就算了, 现在寒王还在呢,你不顾尊主的颜面同室操戈,你就不怕他罚你?”

青丘山规第一条,门下弟子不可倾轧动手,所以宁玉平白得了千年修为,又拥有人人觊觎的上古妖兽的内丹,即便青丘山众妖嫉妒非常,也不敢真对她如何,使她安然无恙至今。

青凤听了宁玉的警告动作一顿,但想到尊主就要把自己送去给寒轲做低下舞姬了,已不属于青丘山的人,还管什么不可动手的规矩做什么?于是握住剑柄的手一紧,闪着冷光的剑再次向宁玉袭去。

只见一阵上下翻滚的气浪包裹着凌厉的剑直击女人最为在意的门面——脸,宁玉又气又怒,再顾不得同门之谊,双手一推,带着她七、八分灵力的掌风便反击了过去,力量之猛就如那次弄塌了冰雕。

青凤被她掌风击得胸口一震,快速地倒退了几步,反手一插,剑尖便没入雪下坚硬的石头缝隙里,这才勉强止住退势。

看着晶莹的雪地上一连串狼狈的脚印,青凤不可置信地吐出一口血,恨声道:“你竟敢伤我?”

宁玉本被自己竟轻而易举打败青凤震惊不已,闻言气笑了:“只许你取我性命,不许我还手反击么?”

顿了顿,又讥诮地问道:“简直是个弱鸡,还打不打?不打我还有事呢!”

青凤只咬唇不动。

宁玉翻了翻眼皮,暗道往日竟是错了,既然暴力这么管用,早就应该收拾青凤一顿,也就由不得她当着寒轲的面跟玉白搬弄是非了,兰姬夫人,鬼才愿意去做呢。

想着便拍了拍手,绕过青凤准备继续去弄她的烧烤。

她原本就不知跟怖晋城联姻的人变了,也就不知道青凤的恨有多深,当她与青凤错身而过时,青凤突然发难,竟是使了十层的灵力欲置她于死地。

宁玉骇然,可为时已晚,如此短的距离,如此短的时间,她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应对。

眼瞧那剑即将穿胸而过,关键时刻横空飞出一物,打在青凤的手上,她虎口一麻,剑便脱手而落,摔进厚厚的雪地里,溅起一阵雪花。

看出击中青凤手的暗器是一片鲜绿的牡丹花叶子,宁玉大叫:“蒲大叔!”手却往额头抹去,那里已汗湿一片。

竹林上空随即响起一道冷哼声,接着一阵夹杂着竹叶的雪花簌簌狂落,宁玉尖叫着躲避,等一切归于平静,蒲云风带着点古怪傲气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