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妖王的青睐

作者:君上邪 字数:375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阿竹素来也看不惯青凤,闻言接口道:“小玉你这话讲错了,我们都是妖,哪会讲人话啊?嗯,我是竹妖,金雀仙子是只孔雀,阿壁是壁虎,楚公子的原形是只白鹤,青凤姐姐嘛……”说着上下扫视了一眼青凤,“咯咯”笑了起来。

明明是只山鸡,却硬是给自己取名叫“青凤”,不要脸!

“你们!”青凤气得浑身发抖,自从被选为星羽宫的婢女,谁对她不是笑脸相迎的?就连瑶华护法要见尊主都要通过她。

而她日日对着尊主那张风华绝代的脸,一颗芳心早已遗落,尊主对她也是温和有加,她早便把自己当成星羽宫半个女主子了。

妖界排得上号的人物跟前的大丫头,最后全都成了主子的枕边人,相信她也不会成为例外。

这两个不成气候的小妖精,不仅对她恶言相向,更是拿她的出身嘲笑她,青凤眸中怒火翻滚,连此行的目的都没来得及说,便一跺脚回去告状了。

阿竹见她一言不发就离开,不免有些着急,扯着宁玉的衣袖道:“那只山鸡定是告状去了,尊主要罚我们怎么办?”

宁玉“嘿嘿”一笑,故意逗她:“讽刺她是山鸡的是你,要罚也罚你。”

阿竹听了气得去拧她的脸,边拧边道:“人家着急,你还逗我,只罚我一个,好啊,到时候我拔光你的狐狸毛!”

宁玉便也“哎哟哎哟”地边叫边躲,两人闹了一阵,楚灵鹤竟是亲自来了。

见两人嬉闹,楚灵鹤难得板了脸:“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情闹!”

听到他的声音,阿竹如被蜜蜂蜇了一下,立马缩回了手,不停地在胸前绞着,头埋得低低的,根本不敢看楚灵鹤。

她常在宁玉面前叨念双修的好处,便是因为她喜欢楚灵鹤。

宁玉眼珠子一转,根本不惧玉北王发怒,上去抱着楚灵鹤的手臂便拖他往里面走去,经过阿竹身边时还故意踢了她一脚。

阿竹尽顾着羞了,哪还管报仇?

宁玉得意地对楚灵鹤道:“今日做烧烤,楚大哥留下尝尝。”

楚灵鹤的冷脸便有些板不下去,无奈地说道:“寒王与尊主讨论了半天的事,突然说想尝尝你的手艺,尊主便遣了青凤来找你,偏你是个嘴巴不饶人的,把青凤气哭了,回去便说你不肯去,尊主生气了。”所以派他走一趟。

而那青凤也是个有能耐的,不说事情的原委,只说宁玉不肯去,今日寒轲在,这个“不肯去”便值得人恼火了。

往浅里说,是她宁玉枉顾主子的命令,玉北王御下不严。往深里说,是玉北王根本没把寒轲放在眼里,连想吃顿饭玉北王都不愿满足。

无论如何,玉北王都要重罚她给寒轲一个交代。

只是楚灵鹤都知道青凤在撒谎,玉白却不知道么?宁玉气得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蹦三尺高:“姑奶奶我大姨妈来了,今日不爽去当厨娘!”

楚灵鹤直皱眉,阿竹怕她犯浑起来后果一发不可收拾,便抬头小心翼翼地道:“小玉你不是孤儿么?哪来的大姨妈?你快去吧,回来我保证把这些竹签子都削好了。”

宁玉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干脆坐下不动了。

知道她小姐的拧脾气又犯了,楚灵鹤只好无奈地透了点低:“几日后尊主要外出一趟,说好带你的,你现在拂了他的面子……”意思是这难得的外出机会就要泡汤了。

听到能外出,宁玉的小脾气瞬间消散了,兴高采烈地拖着楚灵鹤就走:“现在就走,就走,寒王喜欢吃什么?煎炸煮烤我都会,随便他点。”说着又回过头来交代阿竹:“你快削,削不完把阿壁叫来帮忙。”

“哦。”阿竹应着,眼睛却不离楚灵鹤的身影,想到他自进门起就没看过自己一眼,不觉眼睛涩涩的。

玉北王是在碧星宫接待的寒轲,碧星宫地势低于星羽宫,且风景也不如星羽宫,寒轲却没有丝毫的不悦,可见其姿态摆得足够低。

宁玉到的时候众人正分坐着,笑语晏晏,看不出玉北王发怒的迹象。

寒轲样貌平常,只一头玉色的头发十分显眼,身上搭配穿着白色的衣服,表情和缓,看着不像妖王,倒更像蜀山弟子。

他和玉北王一左一右坐着,带来的三人坐在他下首,其中有一人宁玉不认识,另两个是见过的毕王和音姬。

青丘山这边出席的只是陆、章两位执事,头上空着一位置,大概是楚灵鹤的,瑶华并没有来。

见到宁玉进来,玉北王分神看了她一眼,眼中眸色不定。

青凤站在他身后朝宁玉得意地扬了扬下巴。

有外人在场,宁玉恭敬地行了礼,倒不是她怕玉北王会罚她,蜀山和怖晋城一行,让她知道自己身世的不同,玉北王根本不会要她的命。主要是因为二十年没曾离开青丘山,她憋得慌,听闻玉北王要带她出去,她怕惹恼了他去不成,一辈子老死在这里。

寒轲见她低着头,不由笑道:“卢方说你厨艺极好,本王便想见识一番,因此招了你来,你别拘谨,抬起头来给本王看看。”

所以说老天是公平的,世上没十全十美的人,但有这个不足,总赐予别的优点去弥补,寒轲虽其貌不扬,但他的嗓音却雄厚有磁性,十分动听。

当然玉北王是个例外,完美的叫人嫉妒,宁玉已把他归为变 态一类。

宁玉依言抬起头,为表矜持,看了一眼寒轲后又迅速低下头。

呃,其实是发生前两日那一幕,她有点不想见玉白的脸,怕见了会忍不住上去揍他。大流 氓!偷窥狂!

但她低头的瞬间却听到一片抽气声。

“小狐狸长得好俊!”有道爽朗的声音道,恰是那个宁玉不认识的,她忍不住腹诽道:“大哥你是北方来的妖吧?”

此人叫霸中赑,正是妖界右使,前头寒轲说的卢方是左使,被宁玉评为六界舌头最长的男人。

寒轲咋一见宁玉,确实有惊为天人的感觉,妖界美女不少,可美到不见半点妖气,看着倒像天神的却是没有,因此霸中赑起了个头,他便煞有其事地接口夸赞道:“右使此言不差,还是青丘山养人啊,玉北王的玉容便是六界难忘项背,手下连个小狐狸都生得如此貌美,本王看繁花派柳琴儿天下第一美的称号实在言过其实了。”

柳琴儿宁玉虽没见过,但她的美却是听过的,当初躲在容融的乾坤袋中,可是听蜀山派那个暴龙秦茗说了不下百十遍,况且大佬见面,通常是互相恭维的,她才不信自己的美貌有寒轲说得这么夸张。

等着瞧吧,玉白接下来便是要谦虚一番,顺带打压打压她。

不过出人意料的,玉北王并没有接口,好似承认了寒轲的话。

这下客人们便有些面色不好了,特别是霸中赑,身为右使必定是寒轲心腹之人。

人间的说法:“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妖界也一样,青丘山再养人,也是妖王的地界,玉北王再俊美,也是妖王的臣下,身为妖王的寒轲赞美,你一个玉北王竟敢自大地默认,这意味着什么?

不是脑抽,便是找屎呗!宁玉暗中翻着白眼。好不容易扳倒了一个与他不对付的万鹰王,如今连寒轲也要得罪,这玉白同志咋让她这么没安全感?

气氛有些僵。

偏青凤有些幸灾乐祸,心中给宁玉挂上了“红颜祸水”的牌子,只等着她倒霉自己好踩上一脚。

玉北王若无所觉地低头整了整衣襟,寒轲虽脸上仍挂着笑,但放在膝上双手已握紧。

却是音姬捂嘴笑道:“大王看中她美貌,想把她带回紫辰宫伺候直说便是,妾定不会吃醋的,就是娶她做王后,妾也甘愿伺候。”

宁玉听了心中一紧。

寒轲倒是瞬间明白了音姬的意思。

历来六界王后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做的,是为了摆平各方势力而立,就是如夫人也是大有来头,音姬这等在寒轲身边伺候了多年的,寒轲做了妖王,也只是封了她一个侍姬的位置。这小狐狸虽生了一副好颜色,但也万不会让他坏了规矩,音姬这么说也是为了提醒他不要与玉北王闹僵。

不过这小狐狸当真好看的紧……

寒轲心中一动,松开了手的同时对玉北王笑道:“音姬说的不错,本王向来喜欢美味佳肴,玉北王若肯割爱,本王便封她为兰姬夫人如何?”

妖王身边排的上号的除去王后便是以四季之花命名的四大夫人,寒轲欲封宁玉为兰姬夫人,竟是四大夫人之首,仅次于未来妖后之下,已是给足青丘山面子。

毕王、霸中赑觉得好,虽然有些便宜这个小狐狸,但与青丘山紧密联结的目的却达到了。而音姬一向听从寒轲的话,并不会拈酸吃醋。

陆、章两位执事也觉得好,觉得既缓和了青丘山和怖晋城的关系,也成功把这烦人的小妖精扫地出门。

青凤更是觉得好了,小狐狸走了,也就没人跟她瓜分尊主了。当然,她对宁玉能得到妖王的青睐还是十分嫉妒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