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新年礼物

作者:君上邪 字数:374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关键时刻,玉北王停止向宁玉施展媚功,宁玉迷茫的双眸渐渐变得清明。

两人之间隔着的距离不足寸许,半裸的手臂还搭在他修长的脖颈上,宁玉眨了眨眼,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何事,为何她觉得房中的空气略显稀薄?

还未待她反应过来,玉北王一个翻身,自己已重新躺在榻上,而她也稳稳立在了边上。

“双修虽好,但后遗症也多,不如清修,你该收收心了,不要跟着没人管的小竹精一天到晚想些有的没的。”他淡淡地说道,脸上的神情再正经不过。

宁玉愣了愣,双眸大睁。

双修?

有的没的?

几个意思?

难不成他认为自己刚才是在勾引他?

宁玉气得小脸通红。

偏生榻上的人已翻过了身,好似对她失望透顶,只拿漫不经心的背脊对着她,摆了摆手道:“快回去吧,今天是新年第一天,本王在你寝洞中放了礼物。”

因为太过羞恼,宁玉根本没半点欣喜感,怒气冲冲地踏出了殿,外面的冷风一吹,她才骤然一醒:“我和阿竹说什么他怎么知道?”

到底是未经过人事的小妖精,阿竹跟她讨论双修时根本就是躲着众人的,就连阿壁都不知道,玉白如何得知?

细细一想,宁玉气得冲殿中大喊:“呀!你个偷窥狂!大流氓!”

站在星羽宫外几个伺候的美婢齐齐变了脸色,又对她能进宫而感到嫉妒不已。

宁玉理都没理她们,御风下了山,回到洞中便被石榻上的衣服惊呆了。

做工精美、颜色艳丽,这便是玉白所说的新年礼物吧?可是要不要这么多?赤橙黄绿青蓝紫,堆了满满一床,她穿几百年都穿不完呀。宁玉一头黑线。

待她第二天穿了去看楚灵鹤时,楚灵鹤一脸的惊讶:“九天玄衣,你哪来这么好的衣服?”

修道者皆能用术法幻化成衣服,但曾经的天后极是爱美,专门去人间找了几个制衣高手收在天宫中,她们织出来的布颜色比彩霞还美,做成的衣服看不到一丝缝隙,因为用的是极寒之地所孕育的冰蚕吐出的丝,衣服韧性极好,刀枪不入,被誉为九天玄衣。

他也只是曾经在繁华派见到过那么一件,这才知道有九天玄衣这样华贵的衣服,小狐狸怎么会穿着?

“什么是九天玄衣?”宁玉眨着眼睛问道,“是玉……尊主给我的,说是新年礼物,你的礼物是什么?九天玄衣很贵吗?这样的衣服他送了好多,我都穿不完。”

自从天帝、天后殁,神界日渐凋零,侥幸存活的天神便找寻隐秘之地专心修炼,不再管六界之事,天后钟爱的九天玄衣之术便也失传了,偶尔存留的也就成了稀世之宝。

尊主一下子送了小狐狸许多件……

想到昨天和小狐狸的尴尬事,以及尊主的无名之火,楚灵鹤目光微闪,左而言他道:“我们也各得了尊主的礼物,小狐狸穿这身衣服倒好看。”说着一阵咳嗽。

宁玉忙上前帮他拍背,眉心微拧:“你怎么受伤了?我听金雀仙子说了还不敢相信。”

青丘山众妖一心修道,玉北王处事也很公平,妖与妖之间并无利益之争,相亲相爱自不是怖晋城之妖可比,况且也没听说有敌人入侵啊,楚灵鹤这伤实在弄得古怪。

见她疑惑,楚灵鹤点在嘴角的手便是一顿,随即微微笑道:“无妨,只是昨天见了你后御风回来途中走了神,不小心摔下山去才受了伤,尊主已给了治伤灵药,休息几日便不碍事了。”

听说是因为她之故,宁玉不觉难受起来,自责道:“必是我昨日不小心弄倒了冰雕,你为救我泄了真气,回来才会栽下山去的。”

楚灵鹤实在没想到她会把过错揽到自己身上,便有些懊悔寻了那个借口,但话已出口,更改容易露出破绽,只能安慰她道:“不怪你,是我学艺不精。”

宁玉在楚灵鹤房里耗了一个时辰,只他两人向来亲厚,众人并不觉得有何不妥。

待她离开,站在拐角处半日的彩馨便催促主子道:“小狐狸离开了,护法可以进去探望楚公子了。”

她们中午就来了这楚公子住的鹤舞居,还未进去便听到了昆药子的声音,瑶华立马退了出来,避在这拐角处。

彩馨十分不解,对方虽年岁看起来稍长,但主子是护法,万没有相避的道理。

接着金雀仙子、紫蝶仙子、陆执事、章执事,鹤舞居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主仆俩便等了又等,偏生瑶华只站着并不叫走,彩馨只能陪着她站了两三个时辰。

直到最为古怪的蒲云风也看了人走了,彩馨松了口气,暗道今日看望个人真不容易。

瑶华也准备进去了,恰好此时宁玉又来了,主仆俩又避了过来。

彩馨这时发现主子脸色十分难看,不过她只当她是不待见宁玉之故。

这一等又是一个时辰,待宁玉出来时已月上柳梢头,她们足足站了半天!

“回孤未宫!”瑶华一甩衣袖,竟是不去看楚灵鹤了。

彩馨连忙提裙跟上,劝道:“护法这些年与楚公子相处得并不融洽,但他到底是尊主的人,其他人都来看过了,护法这样独立特行并不好……”

事实上瑶华一早便知道楚灵鹤的伤并非意外,而是玉北王打伤的,因此早便叫彩馨拿出了压箱底的好药,刚过中午便带她往鹤舞居来。彩馨当她此举是为了缓和和楚灵鹤的关系,当然欣喜异常,哪想到人没看成,主子似乎更生气了。

这些年来主子待楚公子一直冷冷淡淡的,话都讲不了几句,楚公子却对她一如既往的友好,连她和彩玲都有些看不下去,今日送药正好可以解开两人的误会,彩馨并不想主子错过。

她不劝还好,一劝瑶华更加生气,手一抬,压箱底的好药便被她扔进了山下皑皑白雪中,也不等彩馨,自己御风先回去了。

彩馨看得目瞪口呆,有些可惜那瓶药,想要下去找,又怕主子生气,只好垂头丧气跟着回了孤未宫。

过了两日,楚灵鹤拖着还未完全复原的身体去青丘山入口处接人,此次是妖界新王寒轲亲自到访。

寒轲自当了妖王后一向审时度势,在玉北王面前从来不端大王的架子,不仅增加了怖晋城和青丘山的联系,更是年年赐下丰厚的礼物。

宁玉对他会来并不好奇。

当初一场天劫声势浩大,不仅神、仙两族受损严重,就连魔族亦是遭到了重创,再无撑得起门面的领军人物,万鹰王在位时为了转移内部矛盾,时常领着他的黑翼妖军攻占其他几界,魔界更是被驱赶得只剩下了诡域一块弹丸之地休养生息。

恰在近二十年,魔族竟出了个名叫夜沙的长老,魔法高超不说,更是重整了魔军,在与寒轲御下的黑甲妖军对阵中,七场竟赢了三场,魔族领地扩大了一倍不止。

夜沙更是放出话,魔界将迎来新的魔王。

如此寒轲岂能不急?

妖族几千年来能独占鳌头,除了其他几界没什么灵力特别高超的人物,也是因为各界皆失去王者,犹如一盘散沙。

若魔界有了新的魔王,对妖界势必是重大的打击。

况且妖界表面看着光鲜,寒轲却知道自从天劫之后,族人晋升更加困难,全仗永生之泉,如今泉水已经枯竭,妖界没了优势。

他虽贵为妖王,但灵力却是史上最差的,甚至连万鹰王都及不上。

若想妖族长盛不衰,或许还得靠看似万事不管的玉北王。

二十年前怖晋城一战尤为激烈,寒轲忙着收服众妖稳固地位,而宁玉服下金蟾内丹后排异反应极重,接下来半个月都是在疼痛和昏迷中度过的,因此没能见上一见新王,自然对他的到来也提不起反应,只是有些责怪玉北王太不体贴下属,楚灵鹤伤还未好便逼着他开工待客。

为了避免给人当免费的厨娘,宁玉从早晨起就避在阿竹的住处,但到晌午时,玉北王其中一个婢女青凤还是找了过来。

青凤见两人正一根根削着竹签子,便知道她们又要做烧烤了,有些不屑她们明明有法力,却总是不用,于是下巴微抬,目中无人道:“妖王来临,你们还有心情做这些有的没的。”

自从十三年前那个左使撞见她们在做吃食后,每年来青丘山的使者都会特意绕道金雀仙子的地界蹭些吃的,见青凤找来,宁玉便暗叹今年又逃不过了,本来正郁结着,又见她一副鼻孔长得比眼睛还高的嚣张模样,更加恼怒三分。

冷冷地瞥了一眼青凤,宁玉手上不停嘴上却道:“说人话!”求人还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欠抽!

青凤气得嘴巴都歪了,她可是星羽宫婢女之首,谁不巴结着,偏这狐狸精对她从不假辞色,着实可恨。

若是宁玉知道她的心声,不免要喊冤了,明明是大姐你从来把自己当成玉白的侍寝婢女,对只要接近玉白的母的,上至瑶华,下至青丘山看门的母狗小花,都要带上三分敌意好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