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温香软玉

作者:君上邪 字数:368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见楚灵鹤不纠缠,彩玲和彩馨俱是松了一口气,这些年主子的性子越发冷了,脾气也越发古怪,让她们服侍得战战兢兢的。

转头却见瑶华清冷的眸子直盯着楚灵鹤头也不回的背影,直到消失在屏风后,她才哼了声,甩袖离去。

彩玲和彩馨莫名其妙地对视了一眼,见主子走远,她俩才提起步子匆匆赶去。

楚灵鹤进了内殿,只见玉北王正半躺在白玉制成的贵妃榻上,凝神望着对面墙上一副画,画的是湛蓝的东海,海的尽头浮着半轮红日。

普通的旭日东升,并无奇特之处,倒是他衣襟半开,露出里面精致的锁骨,配着他绝美的姿容,当真销魂勾人的很。

主子功力强大,楚灵鹤身为男儿也大感吃不消,他微微不自在地别过头不去看他,笑着道:“尊主叫属下来可有事?”

玉北王没有回答他,只半眯着眼看他,里面锐意尽现。

楚灵鹤身子一僵,脑中却在极快地思索着可有哪里做的不妥当的,不过答案是:没有。

就在他如履薄冰时,玉北王终于发话了:“那桂花糕味道如何?”

给小狐狸吃的,他怎知味道如何?楚灵鹤腹诽了一句,忙上前回道:“极好,小狐狸让属下代为谢谢尊主。”

主仆多年,玉北王甚是了解他的性子,岂有不知此刻他在撒谎?那小狐儿就是个没良心的,这些年自己不找她,她也不曾找自己。她若知道桂花糕是自己特意带来给她的,恐怕立马扔雪地上了吧?不管是谁的意思,总是他带回来的,真要谢也该是她亲自来谢才是,让人代传有什么意思?瞧他捡回怎样一个白眼狼,自己纡尊降贵给了台阶下,她也不要!

玉北王想着这些越发生气,脸上的冷意更重了几分。

楚灵鹤苦恼不已,瞧两人就像闹别扭的小孩,偏生一个身为女子却执拗的很,另一个又是自己的主子轻易说不得。

他不动声色地瞄了一眼旭日东升图,心一横便道:“属下看尊主也是极为关心小狐狸的,既如此,又何不放她一条生路?”

一语未了,直觉玉北王看他的眼神透着杀意,他心一颤,还没来得及跪下请求饶恕,一阵劲风便呼啸而来,接着他胸口似被沉闷一击,人已倒在了地上,生生吐出一口血来,染红了身下白色的垫子。

但他不敢喊痛也不敢调息,咬着牙立马爬起来跪好,听候发落。

令他意外的是玉北王根本不置一词,甚至朝他扔来一瓶治伤的灵丹,温言软语地说道:“回房好好疗伤,十日后本王带着小狐儿去妙音山庄,你也一同前去。”

楚灵鹤听见“妙音山庄”几个字,心脏骤然一缩,随即强烈的痛意往四肢百骸蔓延开来,但他知道因为小狐狸的事尊主生气了,让他一同前去妙音山庄根本就是为了惩罚他。因此他并不曾反驳,只一手捂着心口,一手捧着灵丹便退了下去。

在他走后,玉北王又盯着那画看了许久,直到夜幕降临,他才讥诮一笑,一挥手,墙上的画便收了起来,自动放至一旁架子上,白垫子上的深红色血痕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午夜十分,宁玉从阿竹住处回来,她踩着雪地上自己的影子,一蹦一跳的,好不快活,冷不丁却被洞口负手而立、神情睥睨的人吓了一跳。

对别人都是温和有礼,对自己确是蹬鼻子上脸,玉白,你这样人格分裂你妈造吗?

宁玉哼了声,拧里吧唧的越过他便往洞里走。

下一秒,一阵风呼啸而过,洞口除了一串脚印,哪还有人的影子?

重重地被扔在厚厚的毡垫上,宁玉又羞又恼,她早不是八、九岁的孩子了,这么暴力,还有没有人权可言?

见她恶狠狠地瞪着自己,玉北王眉梢一挑,脱了外衣便半躺在榻上,神情惬意、姿态撩人,比牛郎店的头牌还要媚骨三分。

“过来!”玉北王朝她勾了勾手,动作挑媚却有着不容人拒绝的威严。

“你让我过去我就过去?”宁玉嘴犟,只不过在见到他眸子半眯时,还是十分软骨头地过去了。

在他榻前停下,宁玉实在不敢看男人半裸的胸膛,近几日一直被阿竹叨念着双修的好处,搞得她也有点想入非非,而面前这位恰是幻想中的男主角。

呸,什么双修、男主角,这个男人可是个人面兽心的,当初他连牡丹仙子都想杀!

想到此处,她朝他狠狠一瞪,凶巴巴地问道:“半夜三更不睡觉,你把我掳来做什么?”

玉北王没好气地哼了声,她闹小脾气,自己还恼火呢,原以为捡回来的是朵解语花,没想到接触久了才知道是个母夜叉,亏自己九芝灵果、洗颜丹之类的一股脑儿给她吃,白给她一张倾国倾城的脸。

他突生一股无名火,不答反问道:“你手上拿的是什么?”因为怒火。即便是问话也火药味十足。

宁玉没想到他会关心自己拿着什么东西,握着油纸包的手便往后缩了缩。

阿竹和阿壁被金雀仙子教训了一顿,两人心情不佳,她便分了些桂花糕给他们,自己那一份却没吃。

楚灵鹤看似温和为人却淡漠,对穿衣住行一向不在意,况且这青丘山除了阿壁、阿竹和她三个不求上进的会吃东西,另一个也只有修为已不知高深莫测到何种地步的玉北王。穿衣骚包,用物讲究,单看脚边被他随意扔下的那件天蓝色的广袖外袍,金色澜边,胸口至下一路绣着繁复的七彩霞纹,束腰衣带上嵌着数十颗流光溢彩的宝石,便可见他生活精致,而这桂花糕色香味俱全,店家还特地做成梅花形状,看着十分诱人,倒像他喜爱之物。

因此她没舍得吃,阿竹当时还十分惊讶地问她:“你这个吃货,有什么好东西从不留夜,今天怎么这么反常?”

她脸一红,只好撒谎说肚子不舒服暂时吃不下,即便如此阿竹和阿壁还将信将疑的。

玉北王看她神色不自然,又不答自己的话,狐疑地手向前一抓,那油纸包便落入他手中,打开一看,里面整齐地码着几块桂花糕,花香浓郁,整个房间顿时充斥了这股好闻的味道。

这小丫头并非像表现得那么排斥自己呢,否则怎么舍不得吃他买的桂花糕?也是,当初她还是孩子是便对自己迷恋不已呢。念头一闪,他已冁然而笑起来:“这桂花糕可好吃?下次……”

“这桂花糕是楚大哥托尊主买的,谢谢!”宁玉道,话说得又快又急。

在蓝幽洞中她便知道他的楚楚之姿是装的,实则狡诈腹黑,为达目的冷酷无情,从她以自己的性命相威胁他放了牡丹仙子时,她对他的迷恋便下降了不少,这加上这些年的不闻不问,她早没了当初的天真。而猜到这桂花糕是他特地给自己买的,她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舍不得吃,这种感觉很微妙,也很羞于启齿,怕被笑话,也怕他讥笑讽刺,因此直觉不想让他继续说下去,便不管不顾地截了他的话。

玉北王呢?他的确对所有人都戴着面具,即便这小狐儿也是因为他别有目的才捡回来的,但他对她好既是补偿也是真的,没想到好心当作驴肝肺,他岂能不恼?再听她话语中对楚灵鹤亲昵胜于旁人,他更觉气得快要炸了。

难道他比不得楚灵鹤?

怒气之下常常干出出人意料之事。

一阵天旋地转,宁玉已被他拉着仰躺在了榻上,而他正压着她,修长的腿儿正杵在她两腿中间,惩罚意味甚浓。

做了两世狐狸精也没经历过这样的场景,宁玉羞愤欲死,一双眉目盯着他欲喷出火来。“你你……你想干什么?”

温香软玉在其身下,玉北王的怒火倒是奇异得消散不少,甚至在想小丫头发育得不错,腰肢细盈如柳,胸脯鼓鼓,随着她的呼吸起伏不定,朱唇半启,齿如含贝,腮凝新荔,鼻若鹅脂,眼角微微上勾风情赛桃花,偏生一双如盈盈秋水的眸子彰显着她的冰清玉洁,灿如春华皎如秋月,难怪看破生死的楚灵鹤都对她关爱不同别人。

想到日间他在日月镜中看到的一幕,他眸色一深,瞬间又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宁玉心头一跳,顿时失语。

玉北王一手抬起她的下巴,念了几句咒语,本就勾人摄魄的眸子越发幽深起来,只看得宁玉像是没了魂魄的躯壳一样。

“本王是谁?”玉北王问道。

“玉白。”宁玉一板一眼回道。

总算还没认错人,玉北王满意地勾了勾唇,看着她精致却又明显失神的眉眼,继续下命令道:“亲本王!”

底下的女子闻言连抗拒都没有,双手抬起勾住了他的脖子,因为举高宽大的袖子滑落至肘关节处,玉北王只觉那贴住自己的肌肤滑腻得犹如刚出生的婴儿,又像剥了壳的鸡蛋。红艳艳的唇儿微微撅起,朝着他的慢慢凑近。

心跳渐渐失序,呼吸越来越急促,玉北王只觉得身体很难受,几千万年来竟是头一次有这种感觉,真不知是惩罚她,亦或是他自己。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