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堆个雪人像他

作者:君上邪 字数:368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阿壁和阿竹两人跟着宁玉,修为没长进多少,煮食烹饪的水平倒达到了业界顶峰。

曾经有寒轲手下左使为魔族崛起的事来青丘山商讨玉北王,刚进山便碰到了正在做蛋糕的宁玉三人,那天正好是宁玉来青丘山的第七个年头,三人一合计决定要庆祝一下,宁玉便提议说要做蛋糕。

散发着浓浓奶香味的蛋糕、精致可口的牛排、别具特色的葡萄酒,瞬间让这位左使大人迈不开步子。

宁玉、阿竹几个甚是好客,立即便请看着像好好先生的左使大人共进午餐,致使他多喝了几杯酒醉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傍晚才醒来爬上了星羽宫。

从此以后青丘山有三位出色的厨子的事便如野草般传遍了六界八荒,惹得一向与青丘山不太走动的妖界大佬们此后频频光顾,妖界空前团结起来,当然不是为了一起修炼,而是为了一起堕落。

还有一件事也值得一提,那便是失了侍寝丫头的容融回到紫晶门便大哭了一场,容天没法,只得让座下几个弟子带了他的拜帖上青丘山讨人。

据说玉北王看到那张拜帖脸都绿了,颠覆形象地一把撕了那拜帖不说,还有违常理地把那几个紫晶门弟子踢出了青丘山,之后几天看宁玉的目光都淬着毒。

容融不甘心,偷偷跑来青丘山几回,但每回都没见着人,小孩子心性,气恼之余也就忘了让他羞于启齿的摸咪咪事件了。

……

洋洋洒洒一夜大雪,整个青丘山都银装素裹,鸟儿飞绝,宁玉会心一笑,前世她是南方人,很难见到这般银霜铺地的景象。

等了半晌也不见阿竹和阿壁来找她,她才忆起今天是青丘山大大小小的妖精前去星羽宫拜谒的大日子。

玉北王好游历人间,故把凡人的那一套也都搬来了青丘山,每年的大年初一他都会在星羽宫像个帝王一样接受众人的朝贺,那是一年中众人唯一能踏进星羽宫的机会,所以青丘山上下都很期待。当然机会也不是人人都有的,只有修炼有成、符合条件的人才可以,余者只能在宫门外行跪拜礼。

按照宁玉现在的修为,她完全可以去星羽宫,可第一年她还没完全踏进门槛,玉北王冷冽而又淡漠的声音便传了出来:“出去!”让一只脚在门内,另一只脚在门外的宁玉瞬间红了脸,又气又羞,从此再没上过星羽宫,连在门外参拜都不曾。

抬头看了看满目白霜中唯一的一点红,她撇了撇嘴,步出洞外悠闲自得地做了一节韵律操。

小溪中的水早就结冰停止流动了,时常在透明的冰层下面能看到几尾被冻住的小鱼,她便和阿竹、阿壁把冰敲碎,取了小鱼出来炸小酥鱼吃。

今天她沿着小溪走了很长一段路都没看到有冰冻小鱼,便百无聊赖地玩起雪来。

起初捏个雪团打到山谷中的树上去,后来又用术法把雪堆了一个现代版的别墅,感觉别墅里少了些什么,她便撸起袖子堆雪人。

高鼻梁、宽额头,狭长的眼睛眼梢微微往上挑……

“你这堆的是尊主?”背后有人凑近问道。

宁玉一惊,继而猛挥衣袖要把那酷似玉北王的雪人推倒,却不知慌忙中使出了七八层的功力,不仅成功让雪人碎成冰渣,更让后面足有五六米高的“别墅”也轰然倒塌。

大小不一的冰块铺天盖地地砸来,让早已傻眼的宁玉忘了使用灵力逃生,楚灵鹤见她呆愣着不动,骂了一句“笨蛋”,连忙一手揪了她的衣领凌空跃起,待一切归于平静,他才携着他重新落于碎冰之上。

宁玉吞下金蟾内丹后与千年修为相辅相成,严寒酷暑根本不惧,因此这数九寒天也只穿了一件轻纱裁剪的衣服,薄的与纸片差不多。刚才被楚灵鹤一揪,本就不太牢固的衣料便被撕裂了一道口子,露出她修长的脖子和背上一大片玉脂凝肤。

冷风一吹,宁玉莫名打了个哆嗦,更是羞得满脸通红。

楚灵鹤虽然心中把她当成妹妹,但他成为鹤妖之前本是人,知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道理,因此见她露了背不免也尴尬起来,随即转过身去等她收拾。

宁玉慌忙施展不成熟的术法重新换了套衣服,又抓了一把雪拍了拍红透了的脸颊,感觉不那么烫了这才问楚灵鹤道:“今天这样的日子楚大哥怎有时间来寻我?”往年他都是要留在星羽宫中听候玉北王差遣的。

楚灵鹤知道她收拾妥当了,这才转过头来,不过想到来之前主子不置一词地扔给他一包人类的吃食,他便眸光一闪,微微笑道:“知道你喜欢吃,年前我便托尊主带了一包桂花糕给你。也幸亏我来得及时,否则你不是要作茧自缚被埋成冰人了?”一边说着一边递出手中浅褐色油纸包裹着的糕点。

要不是你吓我,我至于失手弄倒了冰雕吗?宁玉心中腹诽着,脸上却攫着一抹笑去接那油纸包,甫一打开便觉有股桂花的恬淡之香扑鼻而来,捏碎一小块放进嘴里,入口即化,当真十分好吃。

宁玉双眼一亮,笑着道:“早上起来吃了点东西,我现在不饿,待会吃!”

是想与阿竹阿壁两个一同分享吧。楚灵鹤笑望着她,也不揭穿她。

而宁玉想了想,又打开了油纸包,重新取了一块完整的桂花糕便往他嘴里送:“一年之计在于春,吃口甜食甜到心,今日我借花献佛,请你一起吃桂花糕。”

这么多年玉北王始终不曾管她,瑶华对她一如既往的冷淡,受他们两人的影响,金雀仙子等人对她虽然客气,却不亲近,也只有楚灵鹤的确做到了当初认她为妹妹时的诺言,处处关心她、呵护她,亲哥哥也不若此。

宁玉是十分感动的,接触久了也知他做人时曾发生过许多不好的事,过得十分悲苦,即便他现在每日笑脸迎人,但她相信他内心深处并不曾真正放下那些事。

她过得无忧无虑,总也希望楚大哥能放下心结,真正开心起来,因此每次都想着法子逗他开心。

楚灵鹤哪不知小女孩那点纯真的心思?倒不是他怕坏了修行,活长活短,对于他这个空皮囊又有什么区别呢?只是这些桂花糕是尊主特地带回来给她吃的,自己岂能染指?因此头一偏便躲了过去。

偏宁玉存了心要跟他闹,锲而不舍地继续往他嘴中送。

一个追,一个跑,两人倒在雪天一色的美景中嬉闹了许久。

那块桂花糕宁玉终究没如愿让楚灵鹤吃下去。

阿竹和阿壁今天又未能如愿踏进星羽宫,待拜谒结束,阿壁免不了被金雀仙子点着头骂了一阵,阿竹跟他亦垂头丧气地并排站在一处。

金雀仙子恨铁不成钢,怒扫了两人一眼意有所指地骂道:“你们两个,一个不如人家运气好,另一个不如人家有副好皮囊,却整天跟在人家屁股后面厮混!闹吧!等到你们白发苍苍,人家还俏丽得像一朵花,你们就哭去吧!”

金雀仙子口中的“人家”显而易见是宁玉。

二十年过去,阿竹和阿壁也已长成大人的模样,阿竹一如既往长得像根竹竿,样貌中等并不出挑,阿壁长得还算清秀,只是天生皮肤黝黑使他看起来逊色了不少。妖族盛产美女帅哥,其中以青丘山为最,难怪金雀仙子对他们既无美貌又不肯好好修行而恨得不行。

阿竹和阿壁跟宁玉一向要好,若往常必会阻止金雀仙子这番责怪的话,但今日他们刚受了打击,也知金雀仙子是为他们好,便垂着头乖觉地任她责骂。

金雀仙子想到刚才在殿中有人讽刺她教出两个好吃的徒弟便气不打一处来,待要接着数落罪魁祸首宁玉,却见楚灵鹤已归来,楚灵鹤一向偏帮着宁玉,尊主也不曾责怪过他,这也是青丘山众人明知尊主和瑶华不待见宁玉,却不敢欺辱他的原因。

金雀仙子瞳孔骤然一缩,又狠狠地瞪了两人一样,这才转头跟楚灵鹤打了声招呼,接着下了山。

楚灵鹤看阿竹和阿壁垂头丧气的模样便知发生了何事,但他待人一向宽容,倒不曾因为金雀仙子不喜宁玉而责难过她,只是笑了笑对两人道:“快去找小狐狸,她差点受伤,受了不小的惊吓。”

“啊!”两人震惊不已,又不知发生了何事,等不及和楚灵鹤行礼便下山去找宁玉了。 楚灵鹤笑着目送他们离开,这才转身踏入星羽宫。中途与正好出来的瑶华错身而过。

这二十年来瑶华容貌依旧,只是越发清冷孤僻了,且轻易不踏出孤未宫的宫门。

对于她这二十年来莫名其妙的疏离,楚灵鹤百思不得其解,此刻见她目不斜视地走出去,他心中一动,等回神时人已拦住了她的去路。

瑶华驻了步,目光清冷地盯着他,并不说话。

彩玲小心翼翼地觑了主子一眼,上前一步恭敬地问楚灵鹤道:“楚公子您找护法什么事?”

果真连话都不愿意讲了么?楚灵鹤心中一阵怅然,却柔和一笑道:“无事,本想问问护法刚才尊主讲了些什么,不过我正要进去,亲自问他罢。”说着错开步,直直地往内殿走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