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军法伺候

作者:青睐格格 字数:397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顿饭,叶珞被头顶上那道若有似无的视线弄得没有什么胃口,慢吞吞的吃了几口之后便放下了筷子。其中从上菜前到上菜后,大家都是满脸带笑的说这说那的。梁深也跟叶珞说了好一会,虽然算是一问一答的形式,但也没让气氛尴尬或将她冷落之类的。

叶珞吃完饭之后就不想在这充满酒气和吵闹的包间里坐着,想出去,但又想到上次在X市被迷晕的事情,虽然这里地方高级不会,很小的可能会发生那种事情。但隔壁还坐着个明目张胆的冤家呢!在这敏感事情又被不识好歹的狗仔抓拍了怎么办?到时她的婆婆……

想到这里叶珞不由就觉得有些心烦郁闷。正想找出手机看看股市,身侧却传来了异样。低头看去,竟是已经被小袁侍候饱的小焕然,此刻他的小手还在轻轻的扯着自己的裙子。

小焕然睁大着眼睛,就是不说话的看着她。白嫩的小圆脸许是在吃饭的时候热的,两腮上面红红的,红嘟嘟的小嘴在抹上一层油后,更加的you人可爱了。叶珞心一软,低下头去,问他说:

“怎么了?是要去厕所么?”

三岁的小焕然小嘴一撇,似是不屑当那种连吃喝拉撒自己都管不了的那种孩子。在叶珞讶异之际,小焕然眨了眨大大的眼睛,乖张的说:

“不是!焕然是不会在美女姐姐面前去厕所的!我是想问,姐姐我可以亲你一下么?”

叶珞:“……”

这才是这孩子的真是本性么?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突然叶珞像是意识到什么重大问题一样,皱眉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满眼的担忧。

小焕然见叶珞没说可以也没说不可以,又等了几秒后,就委屈的嘟起了小嘴,然后动作利索的爬上了bb专用座椅,跪向叶珞大声的说:

“美女姐姐,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包间内的吵闹瞬间变得极静,大家的眼睛都停在两人身上,小焕然旁边的小袁一手夹着菜肴惊愣的看着自己三岁的儿子,菜从筷子上掉落了都没知觉。刚喝下一口汤水的莫项离被也呛得咳嗽了起来,眼神幽幽的看了眼叶珞,然后面无表情的看向梁深,那眼神仿佛在说“看你教出的什么儿子?竟然敢挖我墙角?”

小焕然没注意到自家老爸严肃的眼神,依旧盯着叶珞的眼睛说:

“不给亲的话,那可以摸一下吗?我们小区的美美也是害羞不给我亲,只给我摸!”

只见梁深额头青筋跳动,站了起来就要呵斥,安静的包间却响起了一道低沉又略带焦急的声音。

“不可以!!”

只见莫项离也站了起来,大步流星的绕到叶珞身边,捉起她的手就往自己身后带,一副护犊的模样。板着张脸的看着小焕然说:

“臭小子,你才多大就敢跟叔叔抢老婆?以后别说亲,你连碰都不可以碰!”说着,瞪着眼睛看了眼梁深,然后拉着叶珞对着已经脸泛酒红还没回神的叶成说:“爷爷,叶珞身子容易劳累,我跟她就先回去了。之后还要麻烦梁队帮忙照看一下,莫让爷爷喝太多了!”

说完,周身冷风萧萧的拉着叶珞走了。

包间内安静了几秒,然后就听到两老人的大笑声。随后叶成笑问了一句:

“这小子,到底是像谁?”

袁程颐眼神若有似无的嗔怪地看了梁深一身,然后才扭头对着依旧背对着自己半跪着的小焕然呵斥了几句,又拿他爸爸会怎么样怎么样来吓唬了他,小焕然才不情不愿的嘟着嘴坐好。

其实这性子虽说一半是随了某人的色胚基因,但也有一半是因为袁程颐那一年带他去的地方民族开放。但一直忙于工作只找人帮忙照顾的袁程颐怎么都想不到,他外语没学到几句,那些开放的风俗他却全沾了!现在才三岁,以后就更让人担忧了!

卡宴车内,叶家的专用司机正满脸忐忑的偷看着后面的两座冰山,虽不知道姑爷为什么会黑着一张脸的拉着小姐下来,但这气氛真是让人坐立难安啊!

车内气氛正压抑着,那座千年不变的女冰山突然开口说话了。

“我想吃柳橙,你在有超市的地方停一下。”

在叶家做了几年司机的大叔受宠若惊的应了一句,正想问需要买多少斤或多少箱?就听另一座冰山说话了。

跟个小孩子一样跟她唱反调的说,“不要停,直接开回市中那边的公寓!”

额……司机大叔为难的从后视镜看了眼莫项离,按理说他是拿叶家工资就应该听叶家人的话,但,为何这姑爷的眼神如此尖锐?直盯着他背后冒冷汗啊~真是要命,以前这姑爷好像不是这样的啊!

叶珞冷脸的斜视了他一眼,姿态傲娇不甘示弱的说:“不用理他,买完水果之后回叶家!”

莫项离气什么,叶珞此刻不想知道了,她只知道他今天一整天都没给自己好脸色,虽然刚刚好笑他连小孩子的醋都吃,但叶珞的冷傲气节上来的时候,就不管你是谁要不要顾全大局……敢在太君头上动土?大不了撕破脸?看你怎么跟你妈交代!

莫项离满脸紧绷的看着她,低沉的声音不急不慢的说:“回公寓!你不想明天爷爷辞掉你的话!”

“敢听他的,我现在就辞了你!”叶珞冷眼的跟莫项离对视着,只是不知是不是车内灯光暗的问题,她竟觉得他紧绷的脸跟梁深严肃起来的模样很像,很……好看。叶珞皱眉,别过了头不再看向他。

那司机大叔正为难的抬头看向后视镜,就见自家姑爷气势逼人的向自家小姐逼着过去,愣是将一向泰然自若的小姐逼到车门边。司机大叔呼吸一泄,不敢再看,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前面。

莫项离眼神深幽的看着她不肯示弱的琉璃眼,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更向自己拉近。

“最近没驯你,你的心又痒痒了是不是?”

“狂妄自大,放……唔……”叶珞双手成拳的抵着莫项离的胸膛,力道不轻不重的敲打着推搡着,他却稳如古松丝纹不动。

莫项离的舌头像是带着他今天的郁闷,狂猛的啃咬闯入,让叶珞生痛不已,不停得将他的舌头抵出去,却不想遭来他的穷追猛打,口中的空气被他全数吸光,还搅得她舌头发麻,脑子开始七荤八素的,敲打着他的手也变成软绵绵的放在他胸膛上。

看得前面的司机大叔在心里笑说了一句:“这就是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啊!”,然后很自觉地将方向往市中心的公寓里开。

一吻毕,莫项离不舍的离开了她的红唇,抬头,看到她双眼迷离的模样时,又忍不住再亲下去。却没想已经反应过来的叶珞伸手就要给他一巴掌,若不是自己眼快手快,就着她这手劲,一回去还不知道他爱儿如命的杨女士什么表情呢!

“我说过,你有需要可以去找你昨天那个小妹妹!别碰我!”叶珞咬牙切齿的说着,眼睛里的迷离早已换上了冷若冰霜的锐利。只是,被他握着的手,竟不争气的微微颤抖着。

莫项离是感受到了,但也只是认为她因为是太过愤怒。心下虽疑惑她怎么会知道自己昨天见过张妤的?但此刻什么都比不上驯妻来得重要,莫项离握着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一下,依旧保持着半压着她的姿势,眼神认真的说:

“我竟然有妻子为什么要去找外面的燕燕莺莺?小妹妹?不用我解释你都知道那是我妹妹了,那你还吃什么干醋?你是我妻子,你就有这样的义务!以后别再我面前说这些话,不然以后我会生气……到时候你就必须帮我‘消气’!”

叶珞突然灿烂一笑,满眼讽刺的看着他说:“真是会装!若不是见识过你演戏的那份自然,还撞见过你带那小妹妹去吃饭,我真的还差点信了,信你是个专横专一的人!?不知道,你跟那小妹妹是不是也经常这样说啊?”说着,收起笑容,猛然的抽回自己被他握着的手,满脸阴色的说:“将你那些甜言蜜语和虚伪全部收起来!我看着就觉得恶心!”

莫项离愕然的看着她微红的眼睛,虽恼她不识他人真心,却更加茫然不知自己那句话算是甜言蜜语了?又是哪句话让她情绪如此!

前面竖着耳朵仔细听着的司机大叔心下骇然,不敢再偷看,心里却想着:原来这才是表面总是毫无表情的小姐的本性,真是冷锐的让人不敢接近啊!

莫项离下一刻的动作却出乎司机大叔意料,只见他霸道的将美人按着自己的怀里,不知是神经大根的没感受到小姐身上散发出的冰冷气压,还是故意耍帅,说:

“我那不叫伪装,是单纯的哄长辈开心。你可以在我面前任性,但在长辈面前不能。还有以后你不能跟那个良成俊走得太近,焕然那小色坯也不可以,也不可以没带电话就消失,你知不知道昨天……”被吓慌了!

“不管怎样,不听话就军法伺候!”

叶珞正被他抱得恼火着,听到他这些话更是莫名其妙的笑了出来,依旧咬牙切齿的说:

“呵……你以为你是谁?我凭什么听你的?放开!”说着,又双手抵着他胸膛,用力的拉开距离。

莫项离像是没感受到她挣扎一般,微微闭着眼哑着声音说:“你像继续今天早上未完的事,就继续动吧!”感觉到怀里的人儿身躯一僵,莫项离顿时笑弯了唇角。

司机大叔的耳朵竖得更长了,心里暗暗猜想着那“未完的事”到底是什么,不是说小姐怀孕了么?

叶珞虽然是安静下来了,但心里愤愤然的她靠着他的胸膛张口便咬了下去。

司机大叔只听到莫项离闷哼一声,声音更哑了,宠溺的说:“不可以咬这里……”惹得司机大叔频频偷看后视镜!

叶珞愤然,再愤然!!心里第一次破例骂一个人为贱、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