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冤家是谁?

作者:青睐格格 字数:270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不久之后,莫项离在叶珞疑惑的眼神中从楼上走了下来,他明明就是面无表情的模样,但看在叶珞的眼里不知怎么的就觉得他是黑着张脸。

莫项离身穿白色长袖衬衫,胸前的纽扣留着两颗没扣上,下身是黑色西装裤,踩着拖鞋。随意乖张,硬朗的骨架在白色衬衫的包裹下肉隐肉现,面无表情的模样不动声色的带上了几分桀骜不驯和狂野,跟以往一样,但又好像哪里不一样了。叶珞正皱眉的看着他,旁边的莫母在看到自己的儿子时,就已经双眼放光的的站了起来,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嘴里嗔怪着他说:

“怎么睡得这么晚才起来,以后回部队了,这习惯有你好受的,而且你妈我都来了好一会了,也不见你来接一下,真是越来越懒了!”说的话,是责怪,但语气里更多的是宠溺。

而且叶珞还发现了一点,就是叶成看向莫项离时的眼神,竟然也是带着了几分笑意。这场面……她是个无关重要的外人么?一种爹不疼娘不爱的凄凉感在叶珞心里油然而生!

等莫项离挤到她身边坐下后,叶珞就跟她妈一个模样眼观鼻鼻观心的静坐着,但尽管这样她还是感觉一道灼热的目光停在自己的半脸上,耳根开始莫名的发热。

晚上,因为梁深回来了,昨天的时候两家就已经决定一起在外面吃顿晚饭,好热闹一下。吃饭的地点就定在了一家具有多样风格的私人会所,等叶珞去到之后,才知道是B市某大官背后开的饭馆,御芎。让人印象深刻的不止是一顿万金的价格,还有这饭馆的装修风格,每一层都是不同国家的风格,菜肴更是多样化。叶珞以前也跟国外客户来过这里几回,不算陌生也不至于有亲切感。

叶珞身穿红色连衣长裙肩上披着白色披肩,脚里踩着平底鞋,头发轻挽,打扮随意却又穿出了该有的端庄,冷傲又冷艳完全没有在公司时的穿着古板单调,周身的冷气场也随着她红色的色调消去了不少。

梁深初见到她时,那张冰山脸还直勾勾的看着她,直到突然出现的小袁走到他身边他才憋出一句“长大了!”然后在转身之际又说“项离那小子有福气!”。叶珞那时在心里诽腹,如果二十七岁才算长大的话,那就这样吧!完全没注意听他后面那飘渺的一句。

下车,走进“御芎”的时候,那一直拉着她妈妈小手的焕然小孩童,出乎众人意料的放开了她妈妈跑来捉住了叶珞的手。

叶珞一愣,低头看着他,那双黑乎乎的大眼明明有怯生生的害怕,他却又大胆捉住自己的手。小焕然见叶珞只是看着自己,并没有责怪的意思,便壮着小胆说:

“姐姐,你拉着焕然好不好?”

叶珞很想问,为什么是姐姐?你妈妈不是在这里么?但她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没拒绝。而后就听后面走来的大家一人一句的说:

“你这小子,这么小就懂得巴结漂亮姐姐了?竟然连亲妈都不要!?”语气嗔怪的事袁程颐。

“叫阿姨,不是叫姐姐!”冷冰冰说的,是梁深。

“哈哈!算你小子懂得看人巴结,曾爷爷告诉你,这姐姐不止漂亮还有很多钱钱呢。你能讨好她,到时候想要什么都可以问她要!”说的为老不尊声音洪亮的,是叶成。

还没来得及说话的正牌曾爷爷梁仲生就不乐意了,满是皱纹的脸紧绷着,不屑的说:“你算是谁的曾爷爷?你只不过是隔壁家的老头罢了,还曾爷爷?呸!”

这话一说,人还没入席两人就已经在大堂内争论了起来。叶珞眉目淡淡的看了一眼一言不发刚从焕然身上收回视线再看着自己的莫项离,随后面无表情的拉着小焕然向预定好的包间走。

因为莫母说路途乏累,且这两家的聚餐她不适合参加,便以要回去休息拒绝了。回去的地方,当然是莫项离在B市的房产。还有值得一提的是,今晚他们夫妇也要搬回那里去住,这是中午的时候叶成说得,还说怕叶珞睡不习惯,下午就派人去添了新的床褥,就连摆设的东西都跟她原来房间的一样。足以可见他多怕她睡不好,影响胎儿!

先一步走到包间门口的叶珞,刚想打开门,隔壁的门却开了,一身纯黑色西革的良成俊出现在叶珞和刚走过来的众人面前。

叶珞第一个念头就是:冤家路窄!目光却不由自主的看向莫项离,见他也在看着良成俊便作罢!

还在跟梁仲生争论着的叶成,看到良成俊时,第一反应就是,幸好那个刁蛮亲家不在这里!但随后却是板着张脸走到叶珞面前,挡着良成俊的视线说:

“没想到良小子也在这里吃饭,真是好巧啊!”面上却没有“好巧啊!”的惊喜。

良成俊的视线在众人面上扫过一圈,之后才笑笑的说:“是好巧啊爷爷,这位是梁大哥吧?真是好久未见了,从我回国后这是第一次吧?”说着转过脸笑笑的看着梁深,微红的脸上满是热络。

面无表情的梁深看出了叶成对他的不喜,便也只能冷淡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良成俊也不恼,好像早已见惯他这般冷淡模样一般,脸上依旧带着笑容,看到袁程颐和焕然的时候,又说了几句,是台面话还是真心话就辨不清楚了!到了最后他又问了一句,说:“大家这是一起给梁大哥和嫂子办接尘吗?”

听到这话,叶成便浑身警惕了。他就是怕这小子死皮烂脸的跟过来,让他堵心!刚想对梁深使个眼色,就听良成俊话题一转,说:

“可惜啊,今天我也有饭局,不能一起给梁大哥接风了!”

站在叶成身后的叶珞,明显的听到了他松了一口气。脑子里不由又想到昨天自己“跑”出去的事,正奇怪他怎么没有发作,在看到某人板着张脸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时,才想起这次能避免唠叨的全拜莫母所赐。如果有得选的话,她宁愿被叶成说教,也不愿那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莫母出现在她面前!

说什么教她怎么样养胎,但背地里怎么样折磨她又有谁知道呢?上次好几天都泡在厨房里,就已经让她饱受精神的折磨了,耳朵还时不时听着她的摧残!

别过良成俊,走进包间,落座时,焕然也要跟着叶珞,要照顾他的袁程颐便坐在了叶珞右手旁边的旁边,左手边的话坐了叶成。不知不觉的叶珞就跟莫项离坐对面了。这样他的目光变得更加明显了,叶珞头痛不已,要么不理人,要么就是幽幽的看着你。真不知他这个今天发什么疯!难得还在因为今天的早上的事情生气?

事实是,莫项离何止生气?在看到良成俊的时候,周身都泛起了醋意,只是该闻的人没闻到,不该闻的情敌却闻到了!莫项离怎么都无法忽略他转身回包间时,那眼充满挑衅意味的眼神!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