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失礼了

作者:青睐格格 字数:405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叶家

莫项离前脚刚踏进院门,一直站在院子里的陈伯收起手机便迎了上去,老脸挂满了歉意的笑容,说:

“姑爷回来了,我还正想打电话给你,叫你不用担心了呢!”

匆匆忙忙赶了回来的莫项离愣怔了一下,随后不解的问:“怎么回事?什么叫不用担心了?人找回来了吗?”

说起这个,陈伯脸上的歉意更甚,讪讪的说:“是这样的,小姐不见的时候,我太紧张了,没来得及看监控器就给你打了电话,刚刚才看完,发现小姐不是被人绑去了,而是被良家少爷带走了。因为看了监控,才知道那道男声是被小姐咬了的良少爷发出的。”

说着脸上露出宽心的笑容,但见莫项离一脸紧绷不见半点喜色,脸上刚显露的笑容顿时又被歉意所代替,小心翼翼的问:

“是不是我耽误了姑爷的事情?若重要的话,现在赶回去可来得及?”许是见莫项离少有这样的穿着打扮,陈伯以为真的有那么一件事,不等他回答就拿出手机,边说边拿出手机。“姑爷有事的话,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我家那小崽子打电话,叫他过来送你去吧?”

陈伯跟陈婶的儿子,还在读大学,但因为最近暑假,想着他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叫他出来接近一下叶家的人,大学以后没准能有个关照!

“不用打电话了,我也没什么事,只是不知道爷爷知不知道珞珞出去的事情?”莫项离脸上的紧绷依旧,声音却没有多少责备的意思。他正想着,胎儿还不稳的人就这么偷偷的跑了出去,叶成肯定会生气的,更何况还是跟着良成俊一起?不用他说什么,叶珞这一顿骂是少不了的!

却不想陈伯笑笑的说:“老爷还不知道呢!好在我担心他身子没告诉他,不然乌龙一场引起老爷身子不适,那我真是罪过啊!”

却见莫项离脸上依旧不见笑意,脸上的黑沉好像还更甚了!正庆幸着的陈伯不由讪讪的收起笑容,疑惑地看着他,不等他问就听莫项离说:

“陈伯,我先去梁家坐一下,珞珞回来的话你就给我个电话吧!”说着,转身踏出了院门。

陈伯只能呐呐的“哎……”一声,见他真的走后才关上了门,满脸不解的往回走。

虽然算是隔壁邻居的梁家,但梁家的距离还是隔得有十几米远,并不是两家紧挨着的那种。

而叶家所处的旧区,虽然看上去不算很华丽,但这个区里却是一片树叶都能砸出两个贵人的地方,治安也是甚好的!至少没有人给门卫传话的话,那些阿狗阿猫是钻不进得来的!

莫项离步行到梁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本是又问题找刚回来不久的梁队的,却不想刚想按门铃,院门就突然开了,一个小崽子猛然的向自己撞来,紧接着闯进视线的还有一头黑色短发的嫂子。

“焕然,不可以到外面去!”说话的是袁程颐,只不过话刚落,那个叫做焕然的小崽子已经绕过了莫项离,有点脚步不稳的向外跑出去了。

袁程颐讪笑的看着莫项离,问了句:“项离是来找叶爷爷的吗?”

“不是,我是来找梁队的,我有点事情想问他。焕然他……”

莫项离还没说完,袁程颐就已经打断了他的话,匆匆的说:

“哦,那你快进去找他吧!他在二楼的书房里,焕然跟他爸闹脾气,我先去哄哄他!”说着,白皙的胳膊往屋里引了引,然后越过他向小焕然的方向跑去。

莫项离愣然,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随后像走在自己家后院那般自在的走进梁家。

院子内,一葡萄架下,叶成正跟梁家爷爷下着围棋,莫项离过去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上了二楼。

晚上七点时分,在B市以奢求闻名的郊外酒庄。

叶珞身上穿着米色的小西装,低头不语的吃着自己桌前的牛排,清冷的面容看不出任何情绪。

对面的良成俊满眼噙着温柔的笑意,目光灼灼的看着她。谁都想不到一向吃相斯文的叶大总裁会有狼吞虎咽的那一天,虽说看着有些狼吞虎咽,但却丝毫影响不了她身上那种安静淡然的美感。

良成俊优雅的抿了一口红酒,满是桃色的眼角流露出几分惬意。

有多久他们没有在一起吃过饭?好像是从她七岁那年开始吧!那时在学校看到她也是一副犹犹豫寡的模样,因为几家人之间也生了间隙,尽管他很想跟她说话,但还是被在一起的杨邵华等人拉制住了。高中和大学就更别说了,他有了那种心思却请不到佳人了。

而看上去安静的叶珞却是一边一边诽腹着良成俊,竟然让她一个孕妇等到七点多才吃晚饭?这不是故意饿她的节奏么?虽然中午的时候她也没少吃,但一整个下午闹情绪也是很费劲的!

心里想着回去以后,跟他再也不见后会无期,远远看见他就躲到一边去,誓要跟他一刀两断再无瓜葛!男女力气上硬不起,咱还躲不起么?

不知叶珞在想着什么的良成俊,缓缓的放下酒杯,靠在桌子双手撑在下巴,摆了个自认帅气无比的姿势,眼眸如星辰的看着她放下刀叉,模样风情吐气如兰的说:

“要不要在点一盘?”

刚抬头的叶珞看到他这骚包又矫情的模样,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刚塞了点东西进去的胃隐隐抽搐。脸上却是不见表情的看着他,冷冷的说:

“我吃饱了,你什么时候送我回去?”夹带着许些不满的脸上,明显的写着“一刻也不想多待”。

良成俊笑笑,不答反问道:“你什么跟他说离婚?”

“我说了我的事不用你管,如果你再说那是你要的‘回报’的话,我想今天我已经够回报你了!”她的身价上百亿,找她当“女伴”一个小时多少钱,真要算的话,她可不好意思说出来了!

叶珞那颇有咬牙切齿的模样,配上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看起来明明很骇人,偏偏良成俊还是能笑得出来,让叶珞一再有种想要撕烂他嘴巴的冲动!可良好的素质让她不能这么做!

之后良成俊没再故意留她,也没逗她,许是终于发觉了自己的过分,在吃饱喝足之后埋了单便开始送叶珞回去了。

灯火通明的叶家内,晚饭都已经撤下了还没见叶珞回来的莫项离,坐在黑暗的院子内,整张脸都黑得能跟这夜色融为一体了,若不是那点红光真的看不出有人坐在这里。

傍晚叶成回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叶珞出去了,出乎莫项离意料的是叶成竟然追了几句之后就没再说话,也没有表现出多大的不悦。最让莫项离憋火的是,现在已经八点多了!!孤男寡女的到底去哪里又干了什么需要大半天的时间??

莫项离正在咬烟头忍毅着,就听院子外响起了一阵引擎声。

骚包的奔驰车内,良成俊熄了车灯,安静的看着已经睡歪脑袋的叶珞,可能真的是太累了吧!毕竟她现在是孕妇……

良成俊充满柔情的眼神顿然一冷,一整天还算不错的心情被一个不愿想的事实全部搅乱。

一个黑影悄然的出现在车前,看着叶珞走神的良成俊被突然的敲门声吓了一跳,看到一张黑得分辨不清轮廓的脸靠在叶珞那边的车窗时,良成俊顿时讽刺的笑了起来,不由分说的开门,下车。悠然的靠在车门上,邪笑着一张脸看着对面已经直起腰杆的莫项离,语气充满欠揍的揶揄,先发制人的说:

“嘿!晚上好啊,莫先生!您这是靠在我车窗前偷、窥么?没想到您还有这样的嗜好啊?”

偷、窥?他说他偷窥自己的老婆?莫项离紧绷的脸部终于发生了一点变化,只见他挑了挑剑眉,漆黑如深潭的双眼在黑夜了闪着猖狂的光芒,像足一个安静趴着石头上的狮子,浑身散发着压抑的气场。只不过好像是良成俊离得有点距离,毫无感觉,面上依旧是欠揍的笑脸。

“良家少爷真是巧舌如簧,大白天强行带走人家的老婆至深夜才归……难道现在的富家子弟已经开始饿不择食了?需要找有妇之夫来消除寂寞么?还是只是您的嗜好比较独特?”阴测测的语气,毫不留情的撕破了两人之间那抹若隐若现的假面具。

两个差不多两年的人一口一个“您”的,真是讽刺的很!

良成俊低头,又是吃吃的一笑。“莫参谋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有那么一回事啊!以前我还总看不透自己在做什么,为什么看到她结婚,我心情阴霾的想要迁怒他人;又为什么见她对我冷冷淡淡的模样,我就会很生气。没想到莫参谋一语惊人,让我茅塞顿开!早知道我这么放不下她,在大学的时候我就应该加把劲……”说到眼光闪闪,嘴角噙着笑看向莫项离,没再说下去。

莫项离黑眸瞬间并发出了寒光,没有接话,直径的开了车门,弯下腰将差点跟者掉了出来的叶珞抱了出来。低头看着已经熟睡的叶珞,好似说给她听一般,温柔的说:

“几天任由着你,你没有一丝警惕的自觉,傻傻的跟着别人跑,万一别人将你绑去卖了怎么办?以前不是被自己最相信的人绑过?怎么这么缺心眼呢?看来以后都不能轻易让你下床了!”说着,抬头看向良成俊,脸上不见一丝刚刚阴霾,笑笑的说:

“谢谢良家少爷把我的老婆送回来,也劳烦了你,今天带我老婆出去散散心。刚刚我只是等得太急了,一时说得气话而已,你别当真,我怎么能这么说珞珞一直视如哥哥的你呢?真是失礼了!”

今天下午,莫项离一直追问着梁深的,都是怀里这小冰块的事情,当然不止知道了她曾经被绑,更知道了之前看到的照片的几个男孩都是谁谁,其中就有这个良成俊!

良成俊咬着牙,明知道他是故意这么说的,也不可能跟怀孕的她做些什么事,但他的心情还是很不争气的暴躁了!

“大哥回去的时候,慢一些,天黑了不好走。那么我和珞珞就先回去了!”

你才大哥,全家都是大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