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原来

作者:青睐格格 字数:357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六月中旬,天气正是炎热之时。

在开满各种花卉的院子中,身穿白色轻质的吊带背心和紧身的白色长裤的叶珞,一头长发松散的绑在脑后,一副悠然自得的低头看着颜色鲜艳的月季,早上的阳光打在她白色衣服上,瞬间被蒙上了一层暖光。

那天晚上,叶珞被他意气用事的强吻过后,莫项离就离开了房间,晚上也没有回过来。对于他不会再跟自己共处一间房,叶珞是高兴的。

只是,从那晚之后,到现在已经过了三天,叶珞再也没有在叶家内看见过他,是他有意避开着自己还是三天没回叶家,叶珞就不得而知了。

此刻,叶珞正因陈伯说得花儿长得好,所以在左看看右看看的打发时间呢!

这两天,小袁和她的小娃子也来过两三次,交谈过后,叶珞还是觉得她的性子很温柔娴淑,给人的感觉也算不错,至少她不会因为叶珞的冷场而尴尬!

正想着要不要摘几朵花放回屋里,就见不远处的陈婶满脸急色的走过来说:

“哎哟,小姐,您怎么能走进那些花丛中呢?有些花粉很容易早让人流产的!!”

叶珞一愣,随后抬步走了出一盆一盆的花卉丛。刚一出来,陈婶就满脸担忧拉着她左看看右看看,最后惊疑不定的问:“小姐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有些花粉啊,不但对胎儿不利更伤孕妇的神经!”

叶珞面无表情的听着,心里却是觉得孕妇真是神烦!这里不可以去,那里不可以吃,现在还搞了个不能闻!面上却是没有表露半分出来,嘴角微弯的对着陈婶说:

“我没事,以后我会注意的,你不用理我,回去忙吧!”说着,看了走廊上放着的几个购物袋,显然是刚买菜回来。

在叶珞的印象中,陈婶一直都是个百岁过半面目慈爱的妇人,从小看着她长大,在她一再受挫的时候,更是给了她无声的关怀。所以,叶珞就算对着叶成是一副面瘫样,对着陈婶都是脸带温和的淡笑。

最后陈婶又问她想要吃什么,才拎着东西进了屋。

走到屋前的那棵大树下,叶珞刚喝了口水,院子外就响起了一阵车声。不到一刻,她放在小桌上的手机也跟着响了起来。

叶珞看到来电的人就不想接,但电话那人好像非常清楚她的想法一般,院子外也跟着响起了喇叭声。电话挂掉之后,那喇叭声好像很有耐心一般,一声一声的,惹人心烦意乱!

门外

良成俊看到叶珞一身白色出来的时候,眼里闪过几分明亮。身躯休闲的靠在车门,脸带着阳光的笑容对着叶珞扬了扬手,痞痞的说:“哟!好久不见,叶大美女!”

叶珞面无表情的脸上柳眉深皱,按捺着心里那股烦躁,语气很是不悦的说:“良大少不去上班,跑来我这里晦气什么?”

良成俊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自动自觉的忽略了她后半句,依旧笑得迷倒众生的模样,说:“你是在家待傻了吧?今天是星期六,全公司都不用上班。而且就算星期一我不去上班,又有谁说我的不是?”

说着,向着叶珞走进,同样一身白色的他,跟叶珞站在一起,完完全全就像是情侣装。虽然现在没人做穿情侣装这种俗气的事,但不可否认的,良成俊看到她穿着白色的时候,心里万里晴空风和日丽了!

叶珞依靠在院门边,看他走近,脸上的不耐越来越盛。

“那能随心所欲的良大少来我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呢?”其实她更想甩她脸色,然后关上门不理他。以她叶珞认识他二十几载的经验来看,跟他在一起定没好事!但,又碍于他随心所欲带来的猖狂举动,为了叶家的安宁,叶珞只能牺牲小我了。

良成俊在她面前距离一步的地方站定,剪了个利索发型的头颅不安分的绕过叶珞的肩,看向院子内,笑笑的说:“爷爷应该不在家吧?从上次之后,我到现在还有有点点害怕他看我的眼神。”

看他笑得一脸得瑟的模样,叶珞真的看不出他哪里害怕了!!

“少在这里贫!到底有什么事,不说我就进去了!不是每个人都有心情,像你这样在别人家门前傻乐!”说着,转身就要关上院门离去。

良成俊看着她捉急的模样,吃吃的笑了出来,在接受她的兵刃一般的眼神之后,才有所收敛的绷着脸。手在她转身之际,准确的捉住。

“别啊!我是专程来找你的。几天不见,脾气倒是变得挺大!”

他不知道,叶珞的脾气早在那件事之后,就已经是这么大了!

叶珞冷眼的瞅着他搭在自己白嫩如玉的手臂上,脸上的不耐又夹带了两分嫌弃。

“有事就说,狗爪拿开!”

良成俊不但没放,还捉着她手臂的手还拇指摸摸她的幼嫩的肌肤,一脸为难的说:“这事单单是说的话,你还帮不了我,要不你直接跟我去个地方?”

叶珞被他摸整个手臂起了鸡皮疙瘩,听到他的话,脸上冷色更甚。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臂,颇有些咬牙切齿的说:

“口头上解不了的话,就自己解决去!谁说要帮你了?”她就知道没好事!去地方?谁知道他要带自己去哪里?先不说她现在可以出门了,就说他上去将自己强行带去他家还被他发了一通脾气的那件事,她再跟他走就是fan贱了!

只是话刚说完,良成俊动作快速的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笑得一脸得意的说:“这可由不得你,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

叶珞被吓得一跳的同时顿怒,想着她叶珞是很好欺负是不是?一个抱过又一个的!不向你撒气你就觉得她是个乖顺的布偶猫是不是?

叶珞是这样想着的,动作也很不客气的朝着他的脖子就咬了一口,狠用劲的那种咬。

良成俊似乎怎么都想不到一向“文静”得可怕的叶珞会有这样的举动,有种他们之间更亲近的感觉油然而生,但这也不能抵挡痛楚袭来!

良成俊倒吸了一口气很销。魂的“啊!”了一声,抱着她的手不由更加的用力,最后很光荣的给叶珞的大腿留下了一道不深不浅的红痕,到了晚上叶珞洗澡发现事,更是对良成俊更是恨得牙痒痒!当然这是后话!

屋内的陈伯听到好像是在院子内传来的喊声,不由快步的走了出去查看,但那还见人影?整个院子除了大开的院门外,早已经空无一人了。

陈伯看到那本是叶珞休息的地方没个人影时,心里顿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快步的走进屋内喊了几声小姐,没人回应又跑了上楼查看,等终于发现自家小姐都不在这屋内时,整个人都像被风吹得一震震的老树一样。

B市北区,某条大道上

良成俊当然不知道自己这次的举动会闹出怎么样的后果,此刻,他一手撑着驾驶盘一手抚摸着自己受伤的脖子,脸上表现出来的痛楚依稀存在。

而叶珞,整张脸都黑得跟个锅底似的,扭着头看向窗户一边,就是不说话不看他!

到了一个红绿灯,车停了下来。良成俊扭头看向她,却不小心扯痛了那被她咬的破皮的伤口,顿时刚到嘴边要问她饿不饿的的话,改成了:

“你是属狗的吗?你是属狗的对不对!你看看你看看,都流血了,不就抱你一下嘛!至于下这么重的口么?我又不会卖了你……”

良成俊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却没发现叶珞此刻的注意力早就不在他身上,虽然是从一上车注意力就不在他身上来着。

他们停车的道路,刚好是B市繁华街道,饭店购物商场什么的都有。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叶珞看向的那家饭店,此刻正有两个人齐齐的从里面走了出来,一个是她面熟却不熟悉不了解的莫项离,另一个是有着一头长发的萌妹子,会说她是萌妹子确实是因为她长得很萌,有点婴儿肥的鹅蛋脸,眼睛远远看着还挺大的,脸部不知是她天生白皙还是化妆后的白,整个人看着像是二十岁左右,年轻秀丽又可爱。

此刻那个萌妹子不知道仰着头跟莫项离说着什么,脸上羞涩的笑意很是明显!

叶珞突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心想原来他是在外面找小妹妹谈情说爱啊!难怪三天都不曾看到他!感情是根本就没有回去啊!

这样想着,叶珞又突然想到要将这一幕拍下来,以后离婚真的闹到法庭上了好做个证据!但她浑身摸了一边,才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机还在院子里的那张小桌子上,不由又暗叹了一句可惜!

叶珞独自分神着,直到耳边传来一阵暖气,她才猛然回神。扭头一看,那是暖气啊?根本就是良成俊这厮的口臭气!

“在看什么看得这么入迷?”良成俊那双大眼明亮明亮的,嘴角噙着暧昧的笑容看着叶珞的脖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