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杀人犯

作者:青睐格格 字数:385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吃完晚饭,小叶珞去了趟厕所,出来后却怎么找都找不到小伙伴们的身影。后来,那晚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半人高的粉色小身影月下夜景中东钻西窜,给热闹清凉的晚上平添了几分色彩。

小叶珞终于找到小伙伴的时候,是在厨房里。她找遍了所有的房间和小角落,唯一没找过的厨房和厕所。本来就没抱多大的希望,在走近厨房门口听到熟悉是说话声时,叶珞那满是失落的脸瞬间荡起大大的笑容,琉璃色的眼睛也明亮的很是可爱。

“咦,这里竟然还有奶酪蛋糕!阿琮,你妹妹不是最喜欢吃么?待会拿块过去给她吧!我们躲也躲够久了,以她的性子肯定都一直在找我们,待会看到她,就拿这个哄她吧!”说话的,是小叶琮一岁的良成俊,十岁的他小脸白净俊美的,一看又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

站在一旁的叶琮听到他的话时,嘲讽的一笑,桀骜不驯的说:“只要她一哭全部大人都全围着她了,谁会自讨没趣的去哄她?要去你就你自己去,别拉上我!不过说实话,你为什么每次都想着去哄那个爱哭鬼?你不会是喜欢她了吧?”

十岁十一岁,那时候已经是懂得谈情说爱的年龄,也是最敏感别人拿自己说笑的变扭年龄。

叶琮这话一出,一直都对良成俊有好感的杨芯艾也跟着酸酸的说:“不会吧?良成俊原来你喜欢像叶珞那种小豆芽型的啊?你喜欢她摸起来很嫩吗?”

“当然嫩啦!毕竟才七岁嘛!”浪荡不已的调调,是才八岁的佩闵。

叶珞靠在墙壁上,看不到他们的嘲笑的脸,只听到良成俊有些恼羞成怒的说了一声:

“谁喜欢那个爱哭鬼?!叶琮,连你这哥哥都讨厌她,我怎么会喜欢她??”

然后大家又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然后听到她亲爱的哥哥说:

“我是讨厌她,但不代表你会跟着讨厌他啊!”年长一岁,却明显比他们成熟一丁点的叶琮面不改色的说着。

“难怪每次都是你叫我们躲着她,刚开始我还以为你是怕弄哭她回去怕挨骂呢!”良成俊一本正经的说着,又是惹得大家呵呵的笑着。

“只有你这么迟钝吧?谁喜欢看到她一脸天真无邪却老是在背后打小报告的嘴脸?因为她我都被经常被我妈骂我笨呢!”带着两分哀怨意味的,是杨芯艾。

“你确实是笨啊?别怪到人家叶珞身上好不好?人家什么时候打小报告了?你们欺负她时刚好被捉得正着罢了?而且,叶琮她是你妹妹,你怎么能叫着大伙一起孤立你妹妹呢?你是妒忌了吧?”说话的,是一直都很正义的良钟茌。

正义凛然的话,让门口外的叶珞早已哭红了大眼睛的叶珞,心里一暖,眼泪却流的更加急了,像是受了委屈终于找到可以倾诉的人一样。

之后,他们又七嘴八舌的说着她怎么讨人厌,只有一两个是为她说话的。

那晚,叶珞的小脸上不没有笑容,独自一人的坐在屋内等着回家。他们回来的时候,叶珞故意低着头掩盖红红的大眼睛,一声不吭的跟在他们身后。

虽安静的出奇,但却几乎无人问津。想来最后的结果是人单力薄的良钟茌被说服了吧?

自那晚之后,叶珞在学校里也不爱跟他们一起玩了,常常都是孤身一人的上课下课。最后终于酿成大错的,是在暑假的时候,可能是叶母细心的发现了她的闷闷不乐,所以在暑假的时候便自作主张的将他们两兄妹送去了佩家,似乎是想让他们大伙在一起欢快的玩。

却不知‘格格不入’的叶珞,是无法穿过铜墙铁壁走近他们的,欢快没有,有的只有感到更多的孤寂和委屈。

七岁的她,不算早熟,但情感什么的,在那天晚上之后她就变得很敏感,也开始很在意别人的脸色。

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叶珞低着头一言不发的待在他们身边不远处,看着他们玩牌玩游戏。良家兄妹也曾经来邀请过几次她,但叶珞都呆呆的说不想玩。

后来,家里唯一的大人也说要出门了,他们叫走了家里的佣人,开始玩得更加疯了,最后竟还学大人们一样喝起了洋酒,玩着大胆的游戏。

跟真话大冒险差不多的游戏,说什么手指点点,点到哪个人叫他做什么就要做什么。

一两次下来,叶珞终于看不下去了,走到叶琮的身旁扯着他的衣角说:

“哥哥,别玩了!被爷爷发现的话,你会被吃鞭子的!”

正在兴头上的叶琮,看到厌烦的嘴脸已经觉得有些扫兴的,再听到她的话更气酒气上头,恶狠狠的看着她说:

“你不说爷爷怎么会知道?告诉你,如果爷爷知道我喝了酒打了我,我就让你好看!”

本是好意的叶珞,看到他这凶神恶煞的模样被吓的小心肝一震,不由又想起他说过讨厌自己的话,顿时委屈的满眼溢满了泪水,一向被宠惯的她,突然不甘示弱的哭喊道:

“我就要去告诉爷爷!我现在就去!”

然后,话才说完就跑了出去。等叶琮也跟着追出去时,大家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叶珞冲出佩家的大门,眼泪直流的冲过马路,心里只想着快些回家,却没注意到身后尾随而来的叶琮,也跟着冲出了马路,而不远处甚少有车经过的马路上,一辆装满矿泉水的小型货车直直的冲了过来。

“嘭!”

急急地笛鸣声,还有紧急刹车声翻盖了那撞到重物的声音。叶珞闻声回头,在看到货车不远处的躺倒在一片血泊之中的叶琮时,叶珞整张脸都白了,眼泪也无声的停了,整个人都失了魂一样傻站着。

时间仿佛过了很久很久,叶珞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里,在叶祈君的怀抱中。耳边震耳欲聋的是她母亲的哭喊声崩溃声,就连一向严肃的爷爷,也发出呜呜的哽咽。

刚回神的叶珞面无表情的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哥哥,耳边仿佛还传来一道惋惜的声音说:“抱歉,少爷送过来时,已经失血过多……”

那一天,叶珞整个人都处在失魂状态,滴水未进,脑袋发胀耳朵直鸣。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过后,听说这三天她发烧不断,三天来都是陈婶照看着的。听说她的哥哥已经死了,尸体更是在今天火化了。听说她的母亲哭晕了好多次,爷爷更是整个人苍老消瘦了许多。听说那个小货车是去送水的,被查出酒后驾驶最后蹲入监牢了。听说,良成俊他们一伙,不管男女都被家里的大人狠狠的打了一番,最后被关在家里哪都不许去了。

最后葬礼以低调的方式办了,叶珞在陈婶的带领下远远的第一次看到她的母亲哭晕在地,叶祈君满脸苍色的抱着她。

葬礼过后,叶珞才发现那些疼爱她的亲人,开始不再疼爱她了。严肃的爷爷也不再抱着自己,也不再动不动就亲自己的小脸了。

而现在改变,跟性情大变的叶母比起来,几乎是微不足道不值在意的。

那一天,天下起了秋雨,冷冰冰的又夹着一股苍凉。叶珞下学刚被司机送了回来,刚一下车却冒着雨跑来的母亲狠狠的捏住了胳膊,用力将无措的她拉进雨里,紧紧攥着她往门口那边拉,嘴里似是无情的重复着说:

“你这个杀人犯,你这个杀人犯……”

叶珞看着这样的母亲哭了,大颗大颗的眼泪堪比现下的雨。叶珞哭喊争辩着:“我不是,妈妈我不是……”

“你个杀人犯你个杀人犯,如果不是你,我的小琮就不会死!我的小琮我的小琮……”

两个人都各自重复这同一句话,一个神似魔愣,一个痛哭辩解。

噗通的一声,叶珞的手肘和膝盖顿时传来一阵阵尖锐的痛,叶珞浑身湿透的趴在地上,那双通红的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将她甩出家门的母亲。

她说:“你滚去!我家不要杀人犯!!”

那年秋天,她才七岁,浑身狼狈的趴在自家门口前,泣不成声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关上院门,留她一人淋着冰凉的秋雨颤颤发抖,一句一句的说着:“我不是我不是……”

最后,叶珞能回到家里面去时,是半个小时后,刚下班的叶成和叶祈君,看到她浑身湿透的站在门口前,不进去也不找个地方避雨,白色小裙还沾着膝盖上的血,本扎成两个小辫的头发更是湿哒哒的贴着那没有一丝血色的幼齿脸上。

顿时,叶成愤怒,领着叶珞走进家里怒骂了一顿佣人,然后叫他们领包袱走人!那时,叶家很热闹,佣人有六人!

后来,真的除了陈伯夫妇,其他人都被辞掉了。她的母亲也被狠狠的骂了一顿,而骂的话无疑就是“叶家无后”之类的。

那天,叶珞又发烧了,还烧出了肺炎。没有想象中的关怀,没能跟想象中一样的撒娇。也是那天起,叶珞本就了无生气的脸上,变成了以后的面无表情。

虽然她的母亲不再对她细言细语的说话,不再关心她的病痛,更不再夸奖她的优秀……但唯一能让叶珞觉得庆幸的是,她也不再叫自己杀人犯,不再将自己扔出门口。虽然她开始了一贯的漠视……

而那天秋雨的冰凉,直直的滴入叶珞心中,迅速的结成了冰……

有人说,心里悲愤太多了,怎么样的惩罚都不足以减去一丝一毫。因为那些悲愤像是有生命的一样,刚消去一丝它就长出一分,久而久之便成了怨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