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失约

作者:青睐格格 字数:275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晚上十点多,B市别墅区。

良成俊站在偌大的落地窗边,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拿着盛着红酒的杯子,失神的看着窗外黑乎乎的景色,良久都未曾都一下,直到一阵铃声响起,他才走回了大厅,放下酒杯,拿去电话。

“嗯,我知道了。”简洁的一句话后,偌大的空间又恢复了寂静。

好一会,一阵刺耳的破碎声响起,原是放在桌上的酒杯,被满脸黑沉的他给摔破了,红色的液体开始顽固的缠在了纯毛的白色地毯上,深色的红异常的明显……

X市“夜笙”某间包间内,已独自一人喝了半瓶洋酒的叶珞安静的看着米小小夫妻俩不厌其烦的一直深情对唱着同一首歌,无聊间又拿起了酒杯。

从进包间的开始到现在,已经大半个小时过去,她名义上的丈夫,在此地算的上熟悉的人,一直都没有进来过。虽说温儒的大哥和大大咧咧的大嫂对自己也算得上亲切,不过,谁来告诉她,这个趴在她大腿上的小毛孩要干什么??

叶珞眼神哀怨的看着安安静静趴在自己大腿上的莫谦谦,只觉得他手上拿的那个橘子已经玩了有半个钟了,他却颇得他爸妈的真传一样,不厌其烦的摸摸看看!

“你躺在沙发上自己玩好不好?小婶婶想要去厕所。”叶珞故意软下了声音挂上了笑容看着他。

整个空间都是震耳欲聋的音乐,只有三岁半的莫谦谦只知道这位小婶婶跟自己说话,却没听到她说什么。见她满脸温柔的看着自己,白皙又带着婴儿肥的小脸也挂上了笑容,穿着鞋子爬上了沙发,小手捧着叶珞的脸就是一吻下去,吻完之后还笑得一脸天真讨喜。

叶珞有些错愕看着他,觉得人家单纯不会有半点黄色成分,才笑笑的摸了摸他的小平头,跟他说了不要乱跑之后就出了包间。

看着叶珞走后,莫谦谦才蹦跶着小腿下沙发,跑向还在唱着歌的莫笙齐面前,抱着他的大腿说:“爸爸,小婶婶好香!比妈妈还香!”

已经走了出去的叶珞当然没有听到小盆友真心的“赞美”,故意在包间内用厕所的她,更多的只为求个清静。走在灯光迷离的走廊上,跳舞池那边的音效连这边都听得一清二楚,叶珞看了眼走廊出口的方向,暗想他是不是也加入了男男女女的放欲群列之中,没想出结果也没好奇到想去一看究竟的程度,转身,向走廊的另一边走去,没有让她失望的是,走廊的尽头有个通往二楼的楼梯口和一个不算大的露天阳台。

虽然这里只是一楼没什么好看的,但只要是个清净的地方,那就是好地方。

外面的繁华街道和灯光都被这酒吧围墙内的大树给挡住了,除了不远处有一盏不是很明亮的灯光外,其余的地方都是一片漆黑,虽然还没到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但对于常年对着电脑的叶珞来说,没有灯光的黑夜一直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

安静的待了两三分钟左右,一直吹着夏夜微风的叶珞酒劲也起来了,身体有些无力的靠在了栏杆上,面无表情的脸上也染上了几分潮红。

这时,那楼梯口处的电梯开了,陆陆续续走出了三四个浑身酒气的男子,更有一个已经完全醉死过去的女人被两个男人搀扶着走出了。叶珞听到声音只是微微侧脸的看了一下,没有八卦或多管闲事的意思,看了一眼后就收回了视线。

而走在前面之一的男子,一眼就看出了眼前这个只留他被背影的叶珞就是刚才进来时的清纯又带着些冷漠的女人,男子双眼冒着精光的看了周围一眼,见除了自己的人之外竟空无一人,当下色胆壮起,靠着头与旁边的男子细语了几句之后,就向着叶珞靠近。

身子跟脸颊都有些热的叶珞,刚转身想回包间,就被眼前放大的面孔吓了一跳,而后还来不及惊叫或后退,一块白色的抹布一样的东西就袭向了她的嘴鼻,一种似曾相识的味道瞬间袭击着她的大脑,久违的恐惧开始在心里某处蔓延,直到她完全失去了意识……

那男子没想到会这么容易得手,脸上全是惊喜和激动,跟旁边人说了两句,然后两人半抱半扶的向走廊出口走去。

舞池内,莫项离正被偶遇到的青梅竹马莫程程纠缠着,想脱身却被她缠得更紧,是以,莫项离很明智的选择留下来陪她嘴里说的“喝两杯叙叙旧”。

身上穿的一身黑色包臀连衣裙的莫程程,美胸半露玉腿直视无阻的呈现在莫项离的眼皮底下,美目更是迷离的盯着他的俊脸看,良久见他依旧对自己引以为傲的身材没反应时,才不屑的嗤了一声,语气酸酸的说:

“我记得你以前跟张妤在一起的时候,不是三天两头就玩个热吻什么的吗?那时候如狼似虎的,现在年纪大了还是守身如玉啦?”说着话的同时,还不忘向旁边不远处一直看着自己的男人抛了给媚眼。

莫项离仰头喝完面前最后的一杯酒,以极度懒惰神态斜视了她一眼,脸色沉静严肃的对着她说:“酒喝完了,如果你说的叙旧就是翻人旧伤的话,那你还是找别的男人‘叙旧’吧!”

说完就站了起来,视线余光看到门口的那道略带熟悉的背影,也没有多想,双手自然的插在口袋里,姿态潇洒挺拔的走了。不管莫程程在后面喊了些什么,都没有回过头。

包间内,已经唱累的小两口正在玩猜拳灌酒的游戏,随便等着叶珞回来,意外的是叶珞没等到,等到的是开着纽扣一身随意懒散的莫项离。

莫谦谦几乎是第一时间蹦跶着小腿,扑向这个不是很熟悉却又对自己很好的小叔叔的大腿,并瞬间抱住。奶声奶气的说:

“小叔叔你怎么现在才来?妈妈跟谦谦都要走了。”

莫项离笑笑的摸了摸他的头,半真半假的说:“你叔叔我长得太帅了,刚刚一进来就被外面饿女们围住了!谦谦现在就走的话,叔叔就可以跟那些美女姐姐去潇洒一回了!”

莫谦谦仰头看着他,大大的眼睛疑惑的眨了眨,又奶声奶气的问:“什么是恶女?什么是潇洒?”

后面的米小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刚想开口说话,旁边的人却比她更急,板着张脸严肃的说:“项离!你别教坏我儿子!谦谦过来,别跟你叔叔走太近,他会拐走你的!”

找借口也不是这样找的吧?而且还说的那么严肃自然?莫项离很不给脸的笑抖了肩,正想当着小谦谦的面拆了他的台,却对上了大嫂那略带担忧的眼神,不由正色的问:

“大嫂怎么了?有什么事情么?”

米小小看了一下手表,才疑惑的说:“小叶去个厕所怎么去了这么久?都快半个钟了……”

莫笙齐也皱了皱眉,正想说打一下她的电话,莫项离急急的说:

“我跟大嫂去找一下,大哥你先在这里看着谦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