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暗涌、一夜

作者:青睐格格 字数:286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MT旗下的大型酒吧内,跑来放纵男男女女或站或坐或不带约束的在舞池里摇摆,灰暗角落更有人正在上演着大尺度的春宫秀。鱼龙混杂之地,正蓄养着不少黑暗……

二楼包间内

“你说我们的货贵?呵呵,一分钱一分货,合作这么多次杨少现在不会是在质疑,我们的货吧?”一道带着讽刺夹着不耐的笑声从坐在包间中间的男子嘴里发出。

只见他上半身隐于灯光的薄弱之处,除了魁梧的身板之外让人看不清其面容。

此话刚出,他身后的站着的几位男子,都凶神恶煞的看着对面那身穿白色西装吸着烟悠闲坐着的男子。

只见其缓缓的吐出一口白烟,跟这紧张的气氛相反,语气轻快的说:

“我也不是说贵组织的货不好,只是你都说了,合作那么多次,贵组织难道就不能给个优惠价吗?虽然本少也不是缺那么一点钱,只是为了以后的长期合作,我认为这是很必要的!”

MT集团的太子爷杨邵华,早就收到消息说他们这次入境的行踪暴露,此刻仍被B市的刑警在进行地毯式搜查呢!不趁此机会敲他们一笔,着实对不起他那伪君子的称号!

对面的男子沉鸣了一会,半垂的眼眸掩盖了他眼中的犀利。

正在此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杨邵华微微侧了侧头,一直站在他身后的男子会意,警惕的看了眼猫眼才打开了门。

只见服务员打扮的男子手里拿着台平板,恭敬的伸到杨邵华的面前。

杨邵华眯着眼看着屏幕里面已经乔装过的熟人,对于他的出现微感讶异。

879团的参谋是出了名的正经,而那么正经的他竟会出现这种鱼龙混杂的场合??目的很明显,肯定是接到了有毒枭出现的风声了。

传言,这个少有名声的参谋最是跟贩毒过不去!至于为什么那么痛恨毒枭,也就他本人知道了。

“真是难缠的男人,给他找点乐子,别让他干扰到我!”

那个服务员恭敬的收回平板,随后微微点了点头,便一声不吭的出去了。

对面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的魏虎,脑袋转了转便猜到了是什么事情,却是对此事绝字不提。

“竟然杨少有心想要保持长期合作关系,魏某不表示一下的话,那就成了我们组织的小气……”

“蠢货,快点!”

酒吧的男厕所内,三个男子正围着一个看似醉倒在地的男子,在经理的催促下,几人不免用劲的将那体重应不止两百斤的男子抬出酒吧,搬上车内。

那一身正装的被称为经理的男子,见那男子被搬上车内才对着面前气喘喘的几人说:“你们去将他送到酒店,记住必须拍下照片,不然你们自己去给少爷交代!”

三人齐齐应了一声是,随后恭送走那经理才陆续的上了车。

“真是搞不懂经理,明明有很多方法来弄死这个死条子!为什么一定要给他送女人?这么好的待遇,怎么就不让咱遇上呢?”

坐在后座的男子,看着后面的暂时“昏睡”的人,苍白消瘦的脸上充满了羡慕妒忌!

坐在前面的男子恨铁不成钢的回头给了他狠狠一掌,一副“让大哥教导你”的模样,愤愤的说:

“真是死脑袋!难怪你永远都是给人做小弟!经理不是说过他是个当官的吗?而且官职好像还不小,要整他还不容易?只要一张艳照,不止能将他的前途一夜毁灭,弄的好的话,还能给咱少爷出一份力!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到,整天只顾着泡妞、泡妞!”说着,又恨铁不成钢的拍了他几巴掌!

市北方向的MT酒店内,为了躲避叶成的寻找,叶珞故意入住了离叶家相反方向的酒店。

生日趴时故意逃开,在逃往市外别墅时有不小心除了车祸,虽只是撞伤了一下额头,但在那个古板又严肃的爷爷眼里,这些“惊”心动魄的大事足以让他消化两三天,而她被逮到肯定少不了一番说教不说,那老头又肯定会借此机会逼她去学做自己最不喜欢的料理!

十九楼的总统套房,偌大的房间内,却只开着几盏壁灯,身穿真丝柔滑睡衣的叶珞,脸带嫩红的从浴室走了出来,脸上锁骨和暴露出来的大腿上都裳了一层薄薄的水汽。微暗的气氛更将她婀娜多姿的身材映得越发诱人。

走到了吧台内,开了瓶79年的红酒便开始独自喝了起来。俏丽的面容上竟带着少有的情绪,迷离的双眼更是噙满了说不完的伤和恨。

一瓶洋酒很快就见了底,带着微醺感的叶珞脚步不稳的走向露天阳台。

是夏,夜微凉。叶珞脚步缓慢的走到栏杆处,俯视着在夜里猖狂喧哗的城市。

长长的黑发挡住了那姣好的面容,微风一吹青丝摇动,一道不轻不重的声音随风飘走。

“总有一天你也会栽在我手上吧?呵呵……”

酒精的作用之下,叶珞没有了以往的冷淡,说玩,脸上带着满目的讽刺无厘头的大笑出来。看似疯癫,眼底深处的恨意却无人得知。暖风吹过促进着她酒作用的泛起,纤弱的身子不稳的倒睡在了露天沙发上,柔滑的睡衣随着她的动作微微倘开。

不久,安静夜幕被一道痛喊声划破,紧接着的是一缕黑影在空中一跃……

黑暗的人影气息不稳的跌倒在地。

本以为那杯酒只是下了迷药,却大意的没闻出还有其他成分!

那道黑影就势趴在地面上,他来不及理会手肘上的擦伤和体内那足以燃烧他意智的火热,便屏住呼吸的听着隔壁两米多阳台处传来的声音。

“快追!他的药效已经发作了,肯定走不远!”

直到脚步声离去后,才拖着踌躇不定的身板向屋内走去。

抬眼却见原以为没人的沙发处躺着一个人,一个穿着暴露的人!

柔滑的睡衣轻贴着那高挺的双峰,松散的衣服将她的半球出卖,而那不禁一握的细腰被那腰带轻轻系着,开膛的下角将那双腿之间直直的暴露了出来!

屋漏偏逢连夜雨,说的就是他此刻的情景。身体本就不受控制的燥热不堪,偏偏还遇上了这个尤物,是天意还是敌人故意??

莫项离只觉小腹一息,本就难受的小弟不服输的又挺了挺,紧跟着一阵胀痛传来,本是黝黑的脸上泛起点点汗水。

莫项离低咒一声,努力压抑故意视而不见的从她旁边走过。却听那女子娇媚的“嗯……”了一声,让那浑身紧绷的黑影整个为之一震。随后莫项离暗骂了一声娘,随后像是红了眼的狮子一般,带着几分不管不顾大步的一跨便走了过去,铁臂一捞便将那柔软的身子抱上了怀里;只是柔嫩微凉的触碰就让他忍不住舒服的呻吟一声,大步流星的走到床边,毫无怜惜之意的将她往软床上一扔,便如狼似虎的压力上去……

不久,房间里响起了低沉的喘息声和那让人脸红不已的暧昧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