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许是厌恶

作者:青睐格格 字数:313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他日日夜夜的想,当年为了不顾家人的不同意去帮她,她好歹会心心念着自己的好,却没想,此刻她的笑是那么伤人。良成俊闭上眼,双手环在她的后背,静静的抱着她,感受着她赐予的疼痛;而她挣扎了一下,却又突然挣扎。

“你知道我一直想要的是什么,明天晚上你来找我。”说着在她的红唇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他不怕她会逃,因为他深知她的“知恩图报”!

叶珞面色紧绷,身体却有些无力的靠在墙上,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些黯然失色。当年,若不是叶成逼着她上任,又暗里接受了他们两家的帮助,或许,高傲的她会选择了鱼死网破的这条路。如果没有了叶氏,或许她早就被他不怀好意的“收留”了吧?

正无力的靠在墙上站着,不远处的说话声却传进了她的耳朵。

“姐姐你说跟在叶珞身边的那个男人是谁啊,上次参加婚礼的时候,新郎不是他啊?结婚后第一次出席这种宴会,她怎么带了别的男人来啊?”

两个结伴而行的妇女,见此处灯火黯淡又四下无人便开始大胆的说着起别人的闲话。

“有什么好惊讶的?看那小白脸那么帅,身材那么好,是我也会心动的。叶家那么有钱,而且那个叶珞又是个好强的,有点本事的肯定不是安分守己的人!哪像我们这些成天呆在家里等自己老公临幸的?”另一个高盘着头发的妇女,语气酸溜溜的说着,眼底还盛着浓浓的不屑。

“啊?你的意思是说,像叶珞这样的冷傲的女人也会好那种事情?上次见她老公的身材也不错啊,难道是中看不中用?”相刚刚开始说话的那个惊讶了,满脸的不敢置信。

“你是真的不知道才这么大惊小怪的吗?在这圈里的,谁不知道本事越大的就会玩乐啊?谁说冷傲的人就没有哪方面的需求?或许人家欲~望比你还强盛,夜夜求欢呢!”

“不是,我就看她那么冷傲像个不食烟火的仙子一样,实在是想不到她也会这样!”那个比较年轻的妇女,脸色讪讪,明显的不相信。

“哼!你也真会说笑话,在这个圈里谁不是仪表堂堂的?只是背地里有多禽·兽也就自己知道了!就像佩家的董事一样,你看他还不是像个慈爱的长辈?但了解他的,谁不知道他都五十好几了还喜欢玩那些十几二十的小女孩?……”

说话声逐渐走远,站在暗处的叶珞细细打量着那两张颇为熟悉的脸孔,想了良久,只能想起那个有过两面之缘的张乔氏,也就刚刚说话酸溜溜的那个,是书香门第张家的媳妇。叶珞双眼冷漠的看了那背影一眼,紧绷的嘴脸说明了她的不悦。

刚想抬脚离开,视力颇好的她,却看到了不远处的亭子下缠绕在一起的身影,安静一听,隐约还能听到轻微的喘息声,想到刚刚她们说的话,叶珞的秀眉不由皱的更深。

那边,B市有名的军三代梁深一进来便被人围住了,因梁家鲜少出现这种场面,不少想要巴结求庇护的人都不想错失这次能混个熟脸的机会。

梁深正按捺着耐心应付着,而身边的莫项离却丢下一句“我还有别的事,你们慢慢聊!”就走了。一向少言的梁深那个叫气啊!如果不是他求着自己带着他来,他会犯.贱的来自讨苦吃?

一身合身西装的莫项离,手里拿着外套,开着两颗纽扣的衬衫将他古铜色的结实胸膛暴露了出来,结壮的腰肢就连行走的动作都充满了力量,加之那周正帅气的五官,早已成为了在场美女们注意的对象,更有被家里宠坏的千金小姐拿着酒杯前去搭讪,而那两位爱咬舌根的妇人当然也看到了那不断在人群中寻找什么的莫项离。

刚刚语气酸溜溜的张家媳妇,突然笑了出来,对着旁边的陈氏说:“你猜那个叶家的新姑爷认不认识今晚叶珞带来的男人?”

年轻妇女愣了愣,随后感觉不怎么好的摇了摇头。

“那你想不想知道叶珞是不是真的养了小白脸?”

妇女看着身旁笑得极其温柔的张氏,那不安的感觉越发明显了,从她那算计的眼神就可以看出,张氏不是个安分的主,她才刚进陈家一年,可不想弄出什么妖蛾子!当下,想也不想的说:

“我还是不要知道了,别人的家事知道那么多,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还是不要招惹叶家比较好!”说着,点了点头,一副想要就此离去的模样。

张氏讽刺的一笑,慢悠悠的说:“你怕什么?我又没有让跟我一起去打小报告,呵,你只管看着就好了!”

说完,直径走向不远处的莫项离。

陈氏半惊半疑,却是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不远处。

独自站在一边看着手机的莫项离,正想着要不要给自家媳妇打给电话,身后却传来了一道充满惊讶的声音:

“哎哟,这不是叶家姑爷吗?还以为是我认错人了呢!”

叶家姑爷,而不是莫先生……一个称呼说明了他在这种场合的地位,在他们眼里他莫项离只不过是攀着叶家的男人,而不是军区的参谋长。莫项离微眯的眼里闪过一丝冷锐,脸上却带着适度的笑,见是个面生的,不由一问:

“你是?”

张氏呵呵的笑了出来,却是不肯自报家门,说:“我们这种家里没什么名望的,说了您也不认识。我也就见你走来走去的,好像在找人似的,才按捺不住过来问问,姑爷你可是在找叶总?”

莫项离见她脸上虽然笑得温和,但给人的感觉却是不怎么样。听她说到叶珞,脸上自是笑得更加温柔,让自己显得更加憨楞,说:“呵,我表现的有这么明显?”

张氏用手掩嘴,笑呵呵的说:“有!不过啊,我也不知道叶总现在在哪,我也是在不久之前,看到叶总亲热的挽着个男伴进场的时候见过一下,之前没看清的时候,我还以为那人是你呢。你看那叶总带来的男伴,身材差不多跟你一样,如若不细看还真会认错人呢!”说着,是纤手一指,指着正站在某处跟人交谈着的唐斯。

莫项离挑了挑眉,心里一片明了,眼带笑意的看着前面的“好心”为自己指点的女人,笑了笑,正想‘答谢’之类的话,却看见了前面不远处正缓缓走过来的身影,到嘴的话不由改为:

“哦?不知他们怎么个‘亲热’法呢?”

张氏心里一笑,眼里闪过一丝得意,脸上却颇有为难的神色,说:

“这个我就不好说了,毕竟我站得比较远,不过,听他们前面的人说,那人看上去跟叶总关系很不错的样子……”

张氏正说着,身后却传来的高跟鞋踩着地面的“哒哒”声,在离人群比较边缘的位置,听着很是响亮。张氏心里发虚的转头看起,却见叶珞好像穿着夜色的外衣,身影修长妖艳又带着几分邪魅,缓缓的走过来。

张氏俏脸一白,发虚的挂上讨好的笑,上前迎了两步,心里却是暗骂了不知多少声祖宗关键时刻打了瞌睡之类的话。

“原来叶总在这啊?姑爷可是到处找着您呐!”

叶珞冷冷的斜视了张氏一眼,然后踩着冷傲的步伐目不斜视的向前走着,经过莫项离身边时脚步都不曾停顿过。

在原地踌躇了一会,看着叶珞的高傲背影,不知是喜还是忧。而那个远处观火的年轻妇女,早在看到叶珞出现时便没了身影。

莫项离也跟着高姿态的看了张氏一眼,留了句“好自为之”之后,就走了。不久后,当张家败落的时候,张氏才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此刻,莫项离目光灼灼的看着她那露出来的洁白后背,知道她还在躲避或者已经厌恶了自己,所以也没敢出声,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