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宴会

作者:青睐格格 字数:345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莫项离的吻开始落在叶珞露出来的肩上,环在她小腹前的双手更加用力,仿佛要将深深烙入自己的身体一般。

而叶珞却在他的吻落下时,浑身都狠狠的抖了一下,然后不管不顾用力的挣开他的怀抱,拿着手上的衣服准备就要转身跑开,却被莫项离就势将她压在衣柜与他之间,狂热的吻铺天盖地而来,瞬间鼻间口腔都是属于他身上的香草味,叶珞抗拒的唔了两声,但话没能说全就被他全数吞入了腹中。

他的吻越来越急促,叶珞就感觉自己身上越来越没力,最终他扯掉了叶珞身上的浴巾,大掌毫不犹豫的占领着属于她的城池,同时莫项离感觉到了那一直撑在自己胸膛的双手垂了下来,他以为她这是无声的同意了,抱起她的人转身往床上一扔,刚要压下却看见她那张苍白到连嘴唇都不见一丝血色的脸,莫项离突然浑身一冷,慌张又无措的看着那美目紧闭完全没有了反应的女人,诱人的身躯就躺在那里却再也提不起一丝灼热。

两日后

华灯初上的时分,市北佩家里早已人声鼎沸热闹非凡,而能造成这般热闹场景的都是B市略有名望的大家族和商人。今日,是佩家二公子的生辰,作为四大家族之一,叶珞自是会出席在这里。

只见,一辆黑色卡宴缓缓的停在了佩家院子外,车门打开,一身黑色露背晚礼服的女子,伸出白皙又修长的美腿,踩着反着光的粘钻十寸细跟凉鞋下了车,顿时玲珑有致的身躯暴露在了门前保安的目光中,无不闪过惊艳之色。

只见叶珞脸上略施淡妆,长长的黑发盘于脑后露出白皙诱人的脖子,明明很老土的造型,偏偏换在她身上就生出了几分冷艳。

而再次作为叶珞男伴身份出现的唐斯,更是一身合身铁色西装,不长不短的头发用咖喱弄了上去,露出整张洁白养眼的俊脸。

唐斯停好车之后,便提着礼物亦步亦趋的走在叶珞旁边,咋一看,两人也算是郎才女貌。两人一同走进佩家花园的时候,理所当然的招来了不少的侧目和叶珞听不见的窃窃私语。

叶珞目不斜视的走到还在跟着别人寒暄的东家面前,脸上扯着淡淡的微笑,态度谦和的说:

“佩叔叔,好久不见。”却是对着佩家董事佩町华说的,对于他旁边衣冠楚楚的二儿子,叶珞瞅都没瞅一眼。

佩町华脸上的笑容在看到叶珞之后笑得更大了,目光恳切的看着叶珞,闪过了几分微不可见的惊艳和贪婪,面上却是带着长辈该有的客气,笑笑的说:

“确实是好久不见啊,刚刚咋一看,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呢,你真是长得越发俊俏了。瞧瞧,在场的男人不都看着你?”

对于佩家,叶珞并不是很热熟的,他们举办婚礼的时候,佩町华并没有参加,代表佩家来得是佩家大公子佩译成。表面理由是说身子不适,如今见他不但身子明朗还目光切切的看着自己,真正的理由是什么,也就佩家人自己知道了?

外面的传言,叶珞也有略听一二,能与她嫡亲的父亲交好的定不是什么好鸟!

“佩叔叔说笑了。”说着脸带微笑的看了一眼后身的唐斯,接过他递来的小盒子,续而继续笑笑的说:“这是一点小礼物,祝贺二少爷的二十八岁生辰。”

说着,视线终于落在了那个一直看着自己的佩二少身上。

只见佩闵的目光泛着不明的亮光,一直看着叶珞暴露在外的玉颈,见她转脸过来看向自己,目光中的直白更是毫无掩饰。

“叶妹妹客气了,你能来就已经是给佩闵面子了,还用得着带礼物?”

说着,却是亲自伸手接过了东西,大掌还好似无意的触碰了一下叶珞的小手。

叶珞眼中寒光顿显,脸上的笑意也淡了几分。

“二少爷说得哪里的话?哪有参加别人生辰不带礼物的道理?这种小礼物,我们叶家还是拿得出的!”话,却不似刚刚那么客套,将叶家拿出来自是生疏了。

佩町华自是对自己儿子的心思明了的很,而能叫她一声叶丫头,也是看着自己与她父亲的交好罢了,哪能让自己的儿子失了分寸?倘若弄得真翻了脸生了分,吃亏的还不是佩家?

当下,瞪了一眼不懂的收敛的小儿子,随后笑笑的看着叶珞身旁的唐斯说:

“这位是叶丫头的男伴?莫菲就是新进叶家的姑爷?”

说完,目光变得热切的看着唐斯,明显的生了攀谈之心。

叶珞皱眉,还没说话,就听那个佩闵说:“爸,你真是老糊涂了,这哪是姑爷啊,是叶氏的首级秘书唐斯!”

佩町华的眼里闪过一丝失望,尴尬的笑着说:“瞧我,真的是该退休了,这么老糊涂!!”

叶珞笑了笑,不语,只是脸上的笑比之前的又淡了许些。

“叶妹妹,怎么不跟妹夫一起来啊?上次婚礼我在外地没有参加到,你也不带来认识认识??”见叶珞笑而不语,便又讪讪的自圆说“呵呵,妹夫没来那肯定也是有琐事缠身了,咱就不提他,不提他……不知叶妹妹是否能赏个脸,一起跳支舞?”佩闵真恳的看着她。

旁边的唐斯早就不喜这俩父子的嘴脸了,现在他竟还不知好歹的邀请自家总裁跳舞?脸色没有了公式化的笑容,略带难看的说:“对不起佩少爷,我家总裁身子不适,不适合与人跳舞!”

佩家父子双双脸往下一沉,难看的好像别人打了他们一巴掌似的,而这个巴掌还是一个跟屁虫打的!

“呵呵,叶妹妹是哪里不舒服吗?正巧今天我家的私人医生也在场,要不让他给你瞧瞧?”佩闵半是客气半是讽笑的开口。

唐斯脸色更是一沉,说:“叶家不是没有私人医生……”

话未说完,却被叶珞扬手阻止了他再说下去,只见叶珞脸上依旧是笑笑的,语气缓慢的说:“不必了,我也没什么大病,就是对某些脏东西过敏罢了。”

脏东西?佩闵的脸色也沉了下来,看着叶珞的眼睛充满了显而易见的危险,只是他还未发作,便被佩町华暗暗拉住了。

叶珞笑笑,当没有看见,随后找了个借口走开了。

两天前,她确实是身体不适跑了一趟医院,只是那时她是昏迷状态,是怎么样的不适她不知道,但醒来后回想起那种抖得心都震的感觉,还是很清晰的。

当时莫项离面无表情的坐在病床边,叶珞感觉连闻到他的气息就有一种想吐的冲动。那时还是凌晨两点,叶珞不管不顾的回了自己的公寓,这两天更是以公司忙连叶宅也不回了。而那个莫项离,她自是再没看到!

佩町华看着那道倩影,对着自己的儿子说:“下次你别去惹她,货色不错的女人多了去了,别为了她丢掉佩家现有的地位,她可不像她爸那么好糊弄!”

一向吃喝玩乐占生活最多的佩闵,自是乖巧的应了。

而那边,叶珞刚甩开了佩家父子,在这边却遇到了婚礼后就没见过的良成俊。

只见他穿着浅蓝色衬衫和西装裤,胸前的两颗纽扣随意的开着,看到叶珞时脸上带着闪过几丝惊喜,然后看到她身后的唐斯时,脸上的笑就变得了意味不明。

“你先到一边等我吧!”这话是叶珞对着唐斯说的,虽然她人是看着眼前的良成俊。

等唐斯走后,良成俊才说:“怎么带了个秘书来?你的老公呢?”

老公这两个字用在她身上,良成俊觉得很讽刺很不搭,语气不免带着些嘲讽。

“要带谁是我的自由,良少爷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看重平常人家的行事了?”

在他们这圈里,就算结了婚的,都可以找小三,养小白脸,然后分居的,离婚的……这些都很正常,听他的语气,她叶珞找个男伴就变得不正常了?

良成俊被她那句‘良少爷’气得一息,脸上的讽笑更加明显,他说“叶珞,什么时候在你心中我变得跟佩闵那些人一样了?还良少爷?呵,大学的时候你再生气也没有这样生疏的叫过我,现在……是因为结了婚还是因为当年那件事?”

叶珞看着他不语,面无表情却更衬得她那双眼寒气逼人。

往日,他总是花招百出的讨她欢心,只是那时她已经有了那人的陪伴,没空理他也不想理他。现在,她已成为人妇,不想理他,也不屑理他!

不是看不起他,是不想看到他的嘴脸,就会情不自禁的勾起回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