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君上

作者:落雪格 字数:305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无忧宫的大门悄悄开了个缝,一个人影闪出来,绕过一片山石花丛,径自往紫潋湖走去。

连城和瑶姬像是刚反应过来似的赶紧松开弹出一步开外,一时间空气里多了一分尴尬和不自在,瑶姬手一挥收了法术,月光下两个人面面相觑,到底是瑶姬心无杂物,爽朗一笑说道:“让你占了个大便宜,若换了别人,早死在我的脚下了,你说,你是不是很幸运?”

连城听后心里也释然了许多,故意拍了拍胸口作惊吓状,“下次逗人开心可不带这么玩的,让别人看见还以为你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

“你!”瑶姬好心被误解,羞恼地举起拳头就要往连城身上砸,怎奈身高有限,手刚一抬就被连城轻而易举的抓住了手腕。

“好了,好了,是我对不起你,不该占你便宜,还请瑶姬姑娘看在鄙人曾救过你的份上,饶了鄙人的一时失言。”

连城的声音有一种磁性的雄厚,面对如此的求饶,瑶姬果然受用,手一挣甩开了连城,嗔怒道:“白白陪你浪费了这许久的时间,我困了,你自己慢慢赏月,走了。”

瑶姬说完头也不回地往无忧宫大步流星而去,连城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追上去拦在她前面,狡黠地笑道:“我敢打赌你明天会去后山的青石溪。”

瑶姬心里笑道,这人是不是高兴过了头,难道他不记得我这几日天天都要在玄经阁背书吗?没头没脑的这是打的哪门子的赌?

“我为何要和你打赌,再说,青石溪是天苍弟子打水的地方,我去那里做什么,连城,我看你今晚不是有心事,你今晚是吃撑了。”

连城高大的身影挡在瑶姬身前,将她整个人都罩在了阴影里,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连城也不在继续纠缠,主动让开了道,“如果你去了就算输,就要答应我一件事,如果你不去,就算我输,如何?”

瑶姬一把推开他,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回头说道,“若你输,又该如何?”

连城手一抬躬身施礼道,“悉听尊便。”

“好,你今晚回去最好练习一下如何哭才好看。”瑶姬说完,脚下一用力身子腾空,往无忧宫飞去,和他费这半天的劲早已经没有心思走路,不如用飞的更快。

“出来吧。”连城目送瑶姬飞远后,头一扭,正颜厉色地冲一旁说道。

果然不多远的树后,慢慢走出一个人,迟疑了一下便往这边走来。

“今天这件事办的不错,明日她会去青石溪,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了吧。”

那人抱拳回道:“是,君上。”

连城手一扬,示意来人退下,那人却迟迟不肯动,像是有心事。

“怎么?还有事?”

那人犹豫半晌方道:“不管君上是否生气,我还是要说,她只是别人的一颗棋子,您是我们的王,还请君上不要乱了分寸。”

“说够了没有?”

那人立刻跪地,依旧恭敬之中带着坚决:“花影对君上一心一意,时刻为君上着想,若不是为了大计,君上也不至于受制于人,在这里屈尊做人家的弟子,花影只是担心君上心生旁骛延误了大事。”

“放肆!什么叫受制于人!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敢逐你离开越发胆大妄言了,啊?”

花影依旧跪地没有要起的意思,连城回头看了她一眼,摇摇头走过去扶起了她,这丫头打小就跟着自己,脾气真是一点没变,真让人没办法。

“你的君上是个专情的人,心里的人可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取代的。你要是对你的君上还有点信心就管好自己的嘴巴,只管认真做事,其他一概别管。”

花影听他都这么说了,一颗心算是放下了,认真地点点头,松了口气,缓了缓试探地说道:“君上还在想念着离寒姐姐?”

连城听到这个名字,眉头不自觉地扭成疙瘩,信步走到湖边。

“离寒……”口中反复念了几遍,抬头望月冷笑了一声,“我永远不会忘记她在我怀中灰飞烟灭的样子。”

“如果不是离寒姐姐当初相救,就没有今日的花影,君上要为离寒姐姐报仇,花影自当义不容辞。”

连城体内有股热流开始窜动,仿佛要把五脏六腑都拧在一起用烈火焚烧,利刃宰割。

花影察觉到他的变化,赶紧上前扶住他,却被他一掌推出几步开外。

“君上,你这样耗尽内力维持真身是不行的,那个药丸虽有效果但毕竟有副作用,它会扰乱你的心智,长此以往你会走火入魔心力衰竭而死,还是赶紧变回去吧,花影不会介意的,花影只是不想看君上这么痛苦。”

连城的额头上沁出大颗大颗如豆般的汗珠,浑身疼的发抖,花影说的没错,药丸的副作用的确太大了,若非情势所需他断不会冒这个险。

“你走吧,我不想你看到我变身的样子。快走!”连城声音沙哑地低吼道。

花影鼻子发酸,心如刀绞,眼泪簌簌地往下掉。

“我走,我立刻走。”

刚跑出去没多远,就听见身后哗啦啦的水声,花影忍不住停下来,回身。

月光下,紫潋湖上人影飘荡,衣袂翻飞,广袖飞舞,飘飘然往重云宫去了。

清风殿外,站着一个人,花影迅速擦干眼泪往前跑去。

“花影,你去哪了,我等了你好半天,担心死我了。”瑶姬见花影回来,赶紧上前一把握着她的手关切地问道。

花影心里本就难过,见瑶姬这般嘘寒问暖,没忍住一把抱住她痛哭起来。

瑶姬被她哭蒙了,好端端的这是怎么了?

“不哭不哭,花影不哭,发生什么事了?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帮你出气。”

花影只是摇头,哭了半天才抽抽嗒嗒的停了下来,松开瑶姬,转而破涕为笑。这可让瑶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花影,你没事吧,别吓我。”瑶姬心想,你们表兄妹今晚是闹哪样,一个发神经,两个不正常。

花影抹了抹脸,拉着瑶姬进了清风殿,关上了门。两个人坐在了殿内的桌子旁,花影倒了两杯水,递给瑶姬一杯,自己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这才缓缓说道:“你知道吗?我一直喜欢我表哥,甚至为了追随他,不惜女扮男装进了天苍,只为能离他近一点,只要想他便能见到他,我就很开心了。”

“你果然喜欢连城,我就说嘛,你一个女孩子哪里来的这份修仙之心,若不是这份真情,又能是什么。”瑶姬欣喜的并不全是证实了自己的猜想,更重要的是天下竟有和自己这般相像的女子。

花影羞涩地笑了笑,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那你呢,该不会和我一样吧?”

这都能看得出来?有这么明显吗?

瑶姬脑海中浮现了一个人,但仔细想了想又默默的否认,迟疑了一会儿想了想,说道:“我可没你那么命好,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是谁。“想起往事,瑶姬略显忧伤,走到窗前推开窗,月亮已渐渐西沉。“那个人是谁我都不知道,我唯一记得的是他当初的样貌和声音,可是时间过去这么久,他恐怕早已经成年,变了模样,想再找到谈何容易。”

花影走到她身边,轻轻搂住她的肩膀,惋惜地说道:“别难过,有缘自会再相见。”

瑶姬苦涩地笑了笑,握住了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但愿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