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尴尬

作者:落雪格 字数:384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灵仙和少昊对坐喝了半天的茶,瑶姬在一边也插不上嘴,有人在也不好在用法术,只好闷着头一个字一个字地看,没有法力哪里看得懂,她一个花妖,天生地长,别说认字,就连讲话都是土地仙一句一句教出来的,在还没有化成人形的时候她就已经可以用语言表达感情,谁又曾想到有一天要面对这样的难题,若非有法力相助,她恐怕犹如睁眼瞎,这些用字认识她,她不认识字。百无聊赖,忍不住哈欠连连,最后干脆眼睛一闭用书页挡住了脸,一股树叶的清香扑面而来,昌意曾说,符禺山上生长着一种树叫文羽杉,树叶雪白且如扇,轻薄柔韧,人们最早用它来做蒲扇,后来才渐渐转变为记载文字。如此质地光滑又不易损坏的树叶经裁剪装订做成的书,真可谓是天地最好的馈赠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风吹来,顿觉凉飕飕的,瑶姬这才缓缓从美梦里醒来,眼前一片漆黑,有一瞬间她以为自己瞎了。惊慌失措地伸手摸索着喊道:“灵仙爷爷,师父,你们在吗?我看不见你们了。”一摸桌子,水杯不见了,四周寂静无声,莫非真的是黑夜了?看来他们走的时候顺便带走了所有的书,而且悄无声息地放她自己在这里睡大觉。

瑶姬揉了揉眼睛,刚想站起来,谁知道用力过猛,腿早已经麻了,眼看着就要撞到身后的石柱上,突然背后一软,瑶姬稳稳地落在了一个人的怀里。

黑暗中一个声音问道:“你还好吧?”

瑶姬听出是连城的声音,于是放心地扶着他的手臂,感激地说道:“多亏了你,不然我肯定摔的很惨,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连城扶着瑶姬坐好,这才说道:“我来还书,听灵仙说你在这里睡觉,我就想过来看看你是否醒了。”

瑶姬心想,这大冷天的若不是师父的嘱咐,灵仙怎会让她一个人在这里露天而眠,看来这又是师父在惩罚自己了。不过想来师父没有当着灵仙的面喊醒自己并臭骂一顿已经是法外开恩。

“瑶姬,你怎么了?腿是否好一些?我送你回去吧?”连城在黑暗中看不清瑶姬的表情,见她一直不说话,有点担心。

瑶姬这才回过神来,点头笑道:“恩,回去吧,不知道花影怎么样了?听说昌意今天去找你了,你们玩的可还开心?”一边说一边站起来,和连城一起往外走。

“哦她啊,今天和昌意在重云宫不知怎的一时胡闹竟不小心打碎了师父的琉璃盏。”

“什么?”瑶姬没等连城说完变惊叫道,“以你师父那个德行,花影这次完蛋了。”

连城拍了拍她的头安慰道:“别担心,花影和昌意都没事,有事的不是他们,是汀然。”

汀然?他是有多讨厌汀然。

“关汀然什么事,这个空墨真是奇怪。”

“汀然虽有看管不当之责,但说到底是花影太放肆了,我早该放她下山去才不会生出这些事端。”连城对这个表妹始终是不太放心。

“花影的本事比我强多了,规矩也比我懂得多,这次并不能全怪她,恐怕昌意小师叔也脱不了干系,我这就找他算账去。”

连城迟疑了一下,立刻追上去,刚好进了玄经阁,灵仙正坐在灯下整理东西,听见脚步声,头也不抬地说道:“醒了?快过来把这碗汤喝了再走。”

瑶姬有些惭愧,毕竟自己贪睡,还让灵仙这般惦记,一时心里各种滋味涌了上来。

“还愣着干嘛?快过来。”

瑶姬听他催促,扭头看了一眼连城,连城笑着示意她过去。

“爷爷,这么晚了,您怎么还不去睡?”瑶姬端起那晚热汤说完便喝了一口,竟没想到是这个味道,“这是什么汤这么奇怪的味儿?”

灵仙好像刚整理完,眯着眼嘴角堆满笑意,“这我可要考考你了,《奇异录》里记载着地界所有药材的实用图谱以及功效禁忌,这其中有一味名叫荜澄茄,你可记得?”

莫非这碗热汤竟是荜澄茄吗?听到灵仙要考自己,瑶姬顿时来了精神。

“当然记得,荜澄茄,其味辛辣刺鼻,微苦,有温暖脾肾,健胃消食,散寒,行气止痛的功效。而且它全身都是宝,根可以用于胃寒呕逆,脘腹冷痛,寒疝腹痛,寒湿郁滞,小便浑浊。叶可以外用治痈疖肿痛,虫蛇咬伤,预防蚊虫叮咬。它的子对风寒头痛,消化不良,胃痛也有很好的治疗效用。可是,爷爷怎么知道我最近肠胃不好呢?”

灵仙眼睛一瞪,故作嗔怪道:“我当然知道,你每日午膳时分来去匆匆,如此短的时间进膳,回来后又一头扎进书堆,我若是你的肠胃必然把你吃的东西都扔出去,你以为犯困是偶然吗?”

一席话说的瑶姬无言以对,只能猛咽了下口水端起碗咕咚咕咚一饮而尽,喝完打了个饱嗝,说道,“只可惜无法亲眼见识到如此种类繁多的草药,不然我一定认得更准确。”

“你当真不知道?你们无忧宫那片药圃的草药,恐怕囊括了《奇异录》整本书的记载,你去了那么久竟然一无所知?”灵仙摇摇头,看来少昊对这个徒弟并不十分的中意,若不然怎会这么重要的地方都不让她知晓。

无忧宫?药圃?瑶姬迅速地在脑海中搜索记忆,仿佛是有那么一个夜晚 ,她在云虚殿后院的确是闻到过很多香气,莫非那就是灵仙口中的药圃?

“行了,天色不早,你们该回去了,这些都是你明天要看的书,我已经帮你整理归置好,从明天开始,好好吃饭,宁可你回去睡一睡也不可在这么匆忙,可听见了?”灵仙夺回瑶姬手里的玉碗,一边颤巍巍地站起身,一边下逐客令。

瑶姬赶紧起身欲相扶,却被灵仙制止。

“爷爷,那你早点休息,天气转凉,夜里要盖好被子。”

瑶姬说完一步三回头地跟随连城离开了玄经阁。

秋叶如水,月明星稀,一轮半月在云层中穿梭,似乎在追随着这二人的脚步前行。

连城抬起头看了一眼明月,轻轻地叹了口气,虽很轻却被瑶姬听见。

“连城,你有心事?”

借着月光,连城扭头看了看瑶姬那张纯洁无暇的脸颊,月光清辉洒在她的眼眸里,摇曳着一汪清水,仿佛是一朵月见草,在这寂静的月夜悄然绽放。

“没,只是被这美妙的月色所触动,心里有点思乡罢了。”

瑶姬对连城所说的思乡是一种怎样的情感,不甚了解。偶尔会怀念姑瑶山算不算呢?或者说更多的时候她怀念的是当初有土地仙陪伴的时光,这个难道就是所谓的思乡?

眼看快要到无忧宫了,瑶姬突然不忍心这么快让连城满腹心事的回去,为了他刚才那及时的相助,她觉得有必要回报。

“连城,跟我来。”瑶姬拉着连城的衣袖,带他到紫潋湖旁边,找了一块儿石头坐下。“把眼睛闭上。”

连城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还是放心地闭上了眼睛。

瑶姬双手合十,一脸虔诚,口中默念咒语,随后双手缓缓打开,眼前出现一片幽幽的树丛,天空中开始出现晶晶闪闪的挥动着翅膀的蝴蝶,大大小小,越来越多,瑶姬往前走了几步,脚下随即开出一地的月见草,透明的闪闪的,被风吹动着,蝴蝶在花丛中飞舞,瑶姬伸手轻轻拂过花朵,便有蝴蝶飞到她的指尖,她快乐的一抬手,好几只蝴蝶飞过来落在她的肩膀,臂弯,头上。

“来,连城。”瑶姬轻轻走到连城身边,拉起他,跟着自己走到花丛中。“现在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连城缓缓地睁开眼睛,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梦幻的世界,透明的蝴蝶,透明的花朵,却是那么灵动,在皎洁的月光下这一切宛若仙境。

“我瑶姬可是一个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人,你方才帮了我,现在我就算回报你,还记得当初我让你陪我捉妖的那个后山吗?不知道眼前的场景和当时的有几分相似。我虽不能体会你所谓的思乡之情,但你还有花影,还有昌意,还有我,甚至还有整个天苍,你和我一样,不再是两个单独的人,而是一家人。”

连城虽惊讶于眼前的美妙,但却知道这只是障眼法,难得的是她这一番苦心。眼前的场景和那晚的多么相似,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子,心无杂念一片赤诚,造化弄人,若有一天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还会不会如今夜这般心思纯粹无忧无虑?

刚想开口说话,顿觉胸口闷闷的,脸上也开始发热,连城惊慌地摸了摸脸部,感觉有些异样,立刻回转身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服下,又调理了一下气息,这才缓缓地回过身来,若无其事地抬手在瑶姬脑门上点了一下,笑着说,“有你这个鬼灵精在,我简直好太多了。“

瑶姬见他心情果然好了许多,一时得意忘形伸手就在他脸上拧了一把,嘿嘿笑道:“想不到你这天下第二美男子的脸竟然这般光滑,比女子还细嫩,来,再让本公子摸一把。”

连城本来就被她这突然袭击搞得惊诧不已,眼见着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头要对自己施暴,慌忙闪躲,瑶姬没料到他会后退,一个来不及,身子直直地往前扑去。

蝴蝶纷飞,扑朔迷离,花丛舞动,晶晶闪闪,夜风阵阵夹带着香气钻进人的鼻子里痒痒的。

瑶姬抬起头却只能看得见连城的下巴,他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完全不像是一个男子的气息,而连城伸开的手臂硬生生地抬着丝毫不敢触及瑶姬的身体,两个人仿佛时间静止一般定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