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突然而至

作者:落雪格 字数:354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灵仙接过瑶姬手中的《万筋经》,看了看她所指之处,只见上面写着三个字:情丝锁。

“情丝锁,情丝锁。”灵仙口中喃喃念叨,“难怪你不懂,像你这般年纪又岂会知道什么叫情丝。”

灵仙捋了捋白花花的胡须,一时间眼神有些许迷离。

瑶姬听了,本想反驳,不经意间瞥见自己一袭道袍的男装,这才想起自己的身份,于是悻悻道,“弟子虽年少,想来这情丝也未必是什么玄妙难懂的东西,弟子奉命前来熟读藏经,又怎能敷衍了事避重就轻呢。愿闻其详,弟子洗耳恭听。”

灵仙轻叹了口气站起身面对紫潋湖负手而立,巍巍高山倒影在紫潋湖的柔波里,秋风略过湖面,吹进湖心亭,吹乱了灵仙花白的胡子,鼓动着衣袂轻舞飞扬。

“上古时期天地间有龙、凤凰、麒麟三族。龙族后人悭臾、凤族后人女魃、麒麟后人仲离,三人志趣相投是极好的朋友,经常一起遨游山川河流沉醉其间,有次三人在外仙游之时被上古妖兽乌蛇偷袭,女魃受伤昏迷,仲离为了保护她,让悭臾带着昏迷的女魃离开,而自己与乌蛇兽苦斗了三天三夜才将妖蛇屠杀。可当他千辛万苦准备回到族里时却发现漫天黄沙狂风拔地而起似乎要将整片蛮荒都尽数摧毁,什么都没了,往日的痕迹完全被黄沙掩盖,谁会想到短短数日三族竟发生如此毁灭性的争斗。他再也找不到悭臾和女魃,从此后三族灭亡,麒麟族唯一幸存的恐怕就是侥幸躲过了战争的仲离。”

灵仙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突然发现身后一点动静都没有,回头看去,却发现瑶姬双手托腮正听的入神,于是便走到石桌前坐下,接着说道,“仲离托着残败之躯,一直寻找着女魃,只可惜茫茫蛮荒,漫天黄沙,想找她谈何容易。”

瑶姬见他讲到此处又停了下来,略显着急地问道,“后来呢?这情丝锁又从何而来呢?”

灵仙饮了一杯凝露这才开口道,“后仲离昏倒在荒漠之中幸得鸿钧老祖相救,这才保得一命,鸿钧老祖见仲离虽活了下来,却每日被思念所扰,恐怕就算救好后也是命不久矣,故而便将仲离的情丝封锁,情丝紧锁,人便再无男女之爱困扰。”

无男女之爱困扰?

最后的这句话,瑶姬脑海中冷不丁闪现出一个人,他有手足之情、父母亲情、师徒之情,甚至有朋友之情,却唯独没有男女之情。这个疯狂的猜想让瑶姬吃了一惊,但很快她就否定了自己,不能单单因为他不喜欢自己,就断定他是受情丝锁所困,这太离谱了,再说,情丝锁是鸿钧道祖所创,世人又怎会随随便便知晓呢?

“灵仙爷爷,这么说情丝锁只有鸿钧道祖才知晓如何使用却不为外人所知是吗?”瑶姬不死心,非要听到肯定的答案从别人嘴巴里说出来才甘心。

灵仙一怔,听到她唤自己“爷爷”,原本紧锁的眉头舒展了不少,眼角含着笑意,说道:“非也,非也,到如今,恐怕掌握这情丝锁的人远不止老祖一人了。”

瑶姬刚喝了口茶,灵仙话音刚落,这边已经噗嗤一声,喷出万丈水花。

“咳咳,咳,你说什么,不止老祖一人?”瑶姬心里的猜疑这次更加坐实了七八分,原本还抱有一丝希望,现在就算不幸确认了,也没人能解了。

灵仙的亏躲得快,不然很可能要迎接一次人工降雨而且是带着唾液。

“怎么?看你似乎很惊讶。”灵仙本想心疼自己的凝露一番,打趣她,却见她似乎比自己还悲伤的样子,于是打趣改为关心。

瑶姬也没心思回答,从灵仙手里拿过《万筋经》放在眼前几乎贴到了眼珠子,上下左右前前后后的仔细寻找,想碰碰语气,她不相信这本书记载了那么多有关人体穴位和经脉的奇门异术使用方法和破解方法,却唯独只有这情丝锁例外,或许正是因为特殊所以有可能记载的方式和其他不同,她想通过自己仔仔细细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的寻找方法以待能有所发现。

“哈哈哈,你这样是没有用的,原本就是一片空白,又如何能寻得见?”灵仙笑着摇摇头,索性边喝茶边看着她这股的执着劲儿,突然像是想到什么,问道,“你为何这般在意这情丝锁?”

瑶姬闷不做声,随后又怕灵仙多想,于是随口说道:“到时候师父问起,我若是不会,就算我输了。”然后便又自顾自地进行着自己匪夷所思的寻找方式,一会儿趴上去用手指抠,一会儿拿到阳光下去照,一会儿又回来趴在桌子上,眼珠子一转,刚要吐一口唾沫试试会不会有反应 ,刚汇聚了一点唾沫一抬眼灵仙正用一种鄙夷地眼神盯着她。

“你吐,你吐个试试。”

瑶姬或许也觉得这样当着人家的面做不太好,于是悄悄的把唾沫咽了盘算着等下偷偷试。

一阵清风袭来,只听衣袂破风之声,灵仙早已注意到,但见瑶姬这么认真,索性当做没看见。

“看书就要有看书的样子,把腿放下去。”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让瑶姬猝不及防,慌忙将书胡乱地翻了几页,站起身笔直地等待训话。

少昊一袭水蓝道袍出现在瑶姬身后,木兰玉发冠紧紧束在头顶,剑眉不怒而威,湖眸冷淡幽深,薄唇紧闭,一副“我不喜欢女人”的样子。

“见过灵仙。”少昊下巴微颔算是行了礼,虽然在瑶姬面前自持清高,但是在灵仙面前,瞬间还是回到弟子身份,照样毕恭毕敬。

灵仙点点头招呼少昊过来一起品茗,少昊看了看周围乱七八糟堆了一堆的书,眉头微蹙,听到灵仙召唤颔首走过来坐在一旁。

“说说看,你有多久没来了?难道灵仙这里的凝露都吸引不来你了是吗?也不知小时候是谁带着弟弟天天泡在我这玄经阁中,天天嚷着喝我的凝露,看来好东西可是喝腻了。”

灵仙一边为少昊倒茶,少昊忙抬手扶着杯子,满脸歉意,想来倒真有些时日没来过了,不过这种话若只有他们两个在还好,偏不巧的是一旁还有一个看热闹的瑶姬。

“天!天!喝!这么补的东西岂能天天喝?”瑶姬果然不负所望地完成了一次很好的回馈。只见她惊讶完随即低声嘟囔道,“可见是喝坏了脑子,不然怎会这么不正常。”

“你说什么?”少昊听了个完整,这丫头看来是教不好了。“教你的规矩都扔到山外去了?当着灵仙的面岂可如此无礼。”

瑶姬头一扭,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回头冲少昊灿烂一笑,“嘿嘿,师父,您误会了,灵仙就好像是我爷爷,我怎会对他无礼呢,我再怎么无礼最多只是冲自己来,绝对不敢冒犯尊长,您的教诲我可是一个字都没有忘记,全部都记在脑子里了。”

灵仙一旁隔岸观火,不亦乐乎。

“你这个弟子可比你当年差不了多少,每天把自己埋在书堆里不出来,若不是怕饿死,估计连吃饭的时间都用在读书上了。”灵仙似乎一高兴说话就特别风趣,见少昊的眉眼舒展了不少,接着故作惊讶道,“怎么你的跟屁虫昌意没来?”

少昊稍稍缓和的表情随着灵仙的问话而变成谦恭,“昌意去了重云宫找连城。”

说完看了瑶姬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是谁警告过他不准踏足玄经阁半步的。瑶姬仿佛读懂了他眼中的含义,心虚地低下头端起水杯轻轻抿着。

“连城?可是前几日来借书的那个连城?我记得他,生的眉清目秀,仪表堂堂,依我看,三界若你的容貌排第一,他绝对可以算第二。”灵仙观察的地方总和别人不同,这番话让少昊也差点呛到。

瑶姬一听这话,顿时有种“四海寻觅千百遍,偶然难得遇知音”的感慨和激动,但她认同的是倒数第二句,至于最后一句,她倒真没放在心上,估计是和连城认识的早了些并未过多关注他的容貌,人的眼睛里若专注于一个人,那么其他人再怎么闪亮恐怕也无法照进一双已经迷失的眼睛里。

“爷爷您,哦不对,灵仙您说的简直太对了,我师父他……”

“咳咳……”这两声一听就是个不会说谎的人,连咳嗽都这么假,瑶姬只好闭了嘴,师命不敢违。

“您说连城也过来借书?”少昊似乎觉得有些蹊跷。

灵仙不知道他怎会对一个普通的小弟子借本书如此感兴趣,但还是点点头,“说是替他师父找的,他的师父是空墨,这个我还是知道的,不过说来也怪,空墨几时改了习性?”

少昊眼神飘到紫潋湖上,沉思片刻,心里有了疑问,空墨向来最讨厌看书,宁愿让其他弟子记下来后背给他听也不愿自己多看一眼。怎么这次这么勤快。

“可还记得借的是什么书么?”

灵仙偏头仔细回忆,片刻回道:“《山海图治》。”

关闭